第352章 陆安安的劝说

    陆安安不悦地瞪向商震:“我相信兮兮这样做,一定有她的理由。”

    商震无语,在女人面前,根本没有什么道理可言:“得,当我什么都没有说”

    “我说你们两人是来斗嘴的吗”司徒朔黑线,他现在可没有兴趣看另外一对斗嘴。

    陆安安冷哼一声:“我先去找兮兮”

    话落,陆安安转身朝电梯的方向走去。

    看着她离去,商震才看向司徒朔:“嫂子怎么住在你的酒店”

    “偶遇”

    “居然还有这么巧的事情”

    “你废话少说”司徒朔表情不悦:“我让你来是想办法劝说顾老大,不是让你来调查我的”

    “得得得,我不问了还不成”商震也十分的无语,这段时间碰的钉子还真不少。

    “不问可以,但是你过去把顾老大拖回来呀”

    “为什么你不去”

    “废话,我能拖得了他,还能找你吗”司徒朔瞪向商震:“我们几个除了你可以制服他,还有更好的人员”

    商震是从小经过特别培训的,如果他和顾西城打架,顾西城能赢的机会不大。

    “我就算能制服他,但是我也不打算怎么做。”商震眼眸闪过一丝促狭。

    司徒朔双眸微眯,打量他:“你什么意思”

    “其实我今天才发现,我们几人中,就顾少的情商最高”此刻,商震深有体会

    听不懂弦外之音的司徒朔不耐地怒吼:“能说人话吗究竟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想让女人动心,这样的柔情攻势是非常不错的我们顾少的选择也是很明智的。”商震说着,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看向司徒朔:“我们的司徒少爷应该是这方面的翘楚,不是吗”

    司徒朔最嘴角抽了几下,总算明白商震的意思,无非是那些追求女人的手段。

    很多女人都是心软的动物,只要你做些让她心软的事情,她定能乖乖听话。

    不过至今,他也没有为哪个女人做出过这样的事情。

    因为,从未遇到一个值得他如此做的女人,又或者说,没有遇到一个愿意让他如此付出的女人。

    司徒朔转而看向外面的顾西城,其实他是幸运的吧

    商震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金表:“顾少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

    司徒朔蹙眉,双手环胸:“放心吧,救护车在候着”

    陆安安找到房间号,伸手便敲响了房门。

    原本站在阳台上的苏颜兮微微一怔,转过头看向房门,谁在敲门

    带着疑惑,苏颜兮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兮兮”陆安安精致的五官瞬间闯入苏颜兮的视线,让她有几分惊讶。

    “你怎么会来这里”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陆安安可不像顾西城那般客气,直接推门而入,完全不在乎对方是否愿意让她进屋。

    “你好好的顾家不住,怎么跑到酒店来了呀”

    “陆小姐,这是我的事情”苏颜兮的语气颇有几分冷淡。

    这可把陆安安伤到了,陆安安睁得大大的双眼盯着兮兮:“你叫我什么”

    两人从小就认识,还是第一次听到苏颜兮如此拒她于千里之外称呼她。

    就连五年后重逢,她的称呼也没有此刻般冷淡

    陆安安抿唇,心里酸涩无比:“兮兮,你真的不想把我当好姐妹了吗”

    “不是不想,是不敢”苏颜兮直言不讳:“就如你所知道的,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当然其中也包括不记得你。现在对我来说,你们都是陌生人。而你们说的话我也不敢全信,也不能全信万一你们是和顾西城联合起来欺骗我,我岂不是很悲哀”

    “欺骗你我从来没有欺骗过你啊,兮兮”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苏颜兮的语气透着几分悲哀,她无力去分辨真假,因为她脑子里一片空白

    她是一个连记忆都没有的可怜虫

    她不想变得可怜了。

    “兮兮,你听我说”陆安安知道苏颜兮的痛楚,她双手抓住她的手臂,强迫她听自己说:“我陆安安永远都不会欺骗你,因为我们是最好最好最好的姐妹。我就算欺骗我自己,也不会欺骗你。还有,顾少也不可能欺骗你,想必你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误会了他”

    “我没有误会,我怎么可能误会,难道他不是已经有妻子难道他的妻子不是叫贺锦兮”苏颜兮提起,就觉得莫名的心痛。

    陆安安微微一惊,疑惑地看着苏颜兮:“你说什么妻子贺锦兮”

    刚才苏颜兮的话在陆安安的脑中有些混乱,转动了好几圈,陆安安才慢慢有所恍悟:“等等,你的意思是你之所以离开顾家,是因为发现顾少的妻子是贺锦兮,所以”

    “我之所以离开,是发现我自己像一个笑话,被人玩弄在鼓掌之间而不知的傻瓜,我不想再继续被人欺骗下去,所以我要离开”

    “不是这样的兮兮”陆安安摇头,试着跟苏颜兮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没错,顾少的妻子是贺锦兮,你就是她的妻子啊”

    “陆小姐,你在说笑吧”她的名字叫苏颜兮

    “我没有说笑,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才是顾少最爱的人”

    “那贺锦兮呢”

    “她什么都不是,她”陆安安皱眉,突然有种被绕晕了感觉,忍不住伸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哎呀,我该怎么给你解释”

    “不用解释,我想我已经都明白了。”

    “你不明白,如果你明白就不会离开顾家了。总之,顾少没有做出任何欺骗你的事情,反而是我们在欺骗他”

    “你说什么”苏颜兮微怔,一脸疑惑地看向陆安安:“什么叫我们在欺骗他,我们你是说我和你”

    “没错”陆安安无从解释,唯有将所有的事情从头到尾告诉苏颜兮:“顾少的妻子的确是贺锦兮,可是嫁给顾少的人是你而不是贺锦兮。你难道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吗当初贺锦兮威胁你,让你代替她嫁到了顾家,嫁给了顾少。”

    “什么”苏颜兮吃惊地瞪大了双眼,对自己听到的事情感到不敢置信:“我代替贺锦兮嫁给了顾西城”

    天哪,这未免太荒谬了吧

    “这怎么可能”

    “兮兮,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只我一个,在我离开a市后,贺锦兮回来揭穿了这一切。可是顾少仍然没有为难你,因为他真的爱你”

    “不我没有办法相信这一切”太不可思议了

    “兮兮你听我说”陆安安紧握苏颜兮是手,与她对视,目光里的真诚没有一丝作假:“我没有理由,也没有动机来欺骗你,欺骗你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好处,所以你觉得我会欺骗你吗”

    “我”

    “你说顾少欺骗你,可是你仔细想想,你对他来说,又有什么利益可图他现在站在大雨中等着你,如果不是因为爱,还能是因为什么”

    “我不知道”苏颜兮只感觉此刻的她不只心乱如麻,脑袋里也乱成了浆糊。

    她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表情很是痛苦。

    谁的话她可以相信

    谁值得她相信

    “啊啊啊”苏颜兮蹲下身,尖叫,头痛无比

    陆安安见状吓了一跳,连忙跟着蹲下身扶着她:“兮兮,你冷静一点,不要勉强自己,跟着自己的感觉走,人家都说一个人感觉是不会欺骗她的”

    “感觉”苏颜兮蹙眉,脑中此刻现出这几日顾西城对她所做的一切。

    除了对她的好,她想不到一件对她的不好。

    一时间,苏颜兮混乱的思绪像是慢慢变清晰了那般

    他好像从未做过伤害她的事情,从未有过

    她的逃避,他体谅、他成全、他纵容。

    她的不爱,他守候、他等待、他承受。

    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在为她而付出,可她却一次次把他推开。

    她从来没有给过两人一次机会。

    安安说的对,她有什么值得顾西城欺骗的,像他那样的天之骄子,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什么非她不可

    那或许真的是爱

    她为什么不试着相信他一次

    “安安”

    “兮兮,我在这里,你没事吧”陆安安看着苏颜兮面色苍白,心里担忧不已:“如果你真的不愿去接受顾少,我什么都不说话了,你也别胡思乱想了好吗”

    她可不想看到自己的好姐妹像上次那样晕倒

    苏颜兮缓缓抬起头看向安安:“你可以告诉我过去关于我的事情吗”

    “呃”陆安安微愣,半响才反应过来,随即连忙点头:“好,当然当然可以”

    陆安安将苏颜兮扶起来,让她坐在沙发上,然后非常彻底地展现了她的演说功底,将整件事说了一遍,包括回国后知道的一切。

    当然,我们的陆安安小姐在某些地方稍稍做了较为完美的改动。

    “你原本叫贺颜兮,后来跟随着你妈妈一同离开了贺家,改名为苏颜兮。你和贺锦兮是孪生姐妹,你们长得一模一样,不熟悉的人完全分辨不出来。”

    苏颜兮目光微沉,电脑上的照片是她和顾西城

    “说起你那个姐姐贺锦兮,我对她的评价就两个字:坏透了”

    “好像是三个字”

    “呃,好吧,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居然可恶地绑架了你的母亲,逼着你代替她嫁给顾西城”

    “的确很可恶”苏颜兮呢喃:“为什么她不嫁,非要我替她嫁,真想不通”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