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司徒朔死心

关灯
护眼
    于是,他再次握紧苏颜兮的手,非常肯定以及霸道的语气说道:“我们重新举办一次婚礼”

    “呃”苏颜兮傻眼了,此刻的她并没有表现出一个女人要结婚时的那种感动,反而表情有些僵硬。

    因为,她突然间想起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这件严重的事情就是在离开瑞士的时候,与连城签下的那份结婚登记申请书。

    “怎么了”顾西城察觉到苏颜兮的异样,于是开口询问。

    苏颜兮回神,有些心虚地摇头:“没,没什么”

    她脸上露出一抹笑,心里却暗自叫了一声糟糕

    怎么办,这件事要不要告诉顾西城

    可是要她怎么说出口呢

    难道要她说:顾西城,我已经和别的男人签了结婚登记申请书

    这个,会不会太可笑了

    “真的没事”顾西城对苏颜兮的每一个表情变化都观察细微:“可是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有心事”

    莫非,她并不愿意和他结婚

    想到此,顾西城的面色瞬间苍白了几分。

    他也无心多加思考,而是直接地询问。

    “苏颜兮,你是不是不想和我结婚”

    “啊”苏颜兮愣住,疑惑地看向顾西城:“我我没有啊我我我哈哈,你别乱想。我只是想说,如果我告诉你我和别的男人签了结婚申请书,你会怎么样”

    顾西城一听,俊脸瞬间沉了下去:“我会折断他的手,剁了他的脚,将他丢去海里喂鱼”

    “啊,算了吧,他已经只剩下一只脚了。”

    “你说什么”

    “哦,没什么,我是说”

    “你刚才是说真的”

    “哈,当然不是,我开玩笑的啦”苏颜兮心虚地大笑两声,伸手拍了拍顾西城的肩膀:“那什么,你别生气啊,我只不过开个玩笑,调节一下气氛,你干嘛那么认真,哈哈”

    顾西城看着苏颜兮的笑脸,刚才有些慌乱的心总算平静下来:“我知道,你在开玩笑”

    他的小丫头,怎么可能和别的男人签什么该死的结婚申请书。

    此刻和顾西城的平静心情比,苏颜兮的心情却是乱七八糟。

    哎,得想个办法拿回结婚申请书才行。

    连城先生,他应该可以理解的吧

    苏颜兮咬着唇角,暗暗下了决定。

    顾老夫人瞧着此刻的顾西城和苏颜兮,心情十分愉悦:“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你们像这样斗嘴了。”

    顾西城微愣,俊脸上的表情温和了几分,目光有些迷离。

    是啊,好久了

    “好了,说了关于你们的事。现在,我们来说说小北和小西瓜的事情吧”顾老夫人的表情严肃起来。

    苏颜兮不解地看向老夫人:“小北和小西瓜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等你们结婚以后,他们的身份也得公开。之前两个小家伙跟着你姓,不过等你们结婚以后,奶奶希望他们可以跟着自己的父亲姓小兮,你有意见吗”

    苏颜兮抿唇,深思熟虑了一番,摇摇头:“我没有意见”

    孩子无论跟着父亲姓,还是母亲姓,他们都是她的心肝宝贝。

    “小北是男孩,将来要继承顾家,就让他跟着我姓吧”顾西城在此刻突然开了口:“至于小西瓜,就让她跟自己的母亲姓,不用改了”

    苏颜兮一愣,转而看向顾西城,此刻的顾西城也正看着她,两人的目光再次相遇,苏颜兮看到顾西城眼中的真诚,心中莫名被感动。

    “顾西城,没有必要这样”

    顾西城朝苏颜兮微微一笑:“姓什么并不重要,无论姓什么,他们都是我们的孩子”

    原来,他们的想法是一样的

    苏颜兮咬着唇角,忍住想哭的冲着,突然有很多话想对顾西城说,可她却不敢开口,怕自己一开口,眼泪就会忍不住落下来。

    她越来越觉得,选择回来的决定并没有错。

    顾老夫人听完顾西城提议,思考了一会儿,最终点了点头:“这样也可以,不过孩子的名字必须改一改才成。”

    “是,奶奶”关于两个孩子的名字,顾西城也有要改的想法。

    苏颜兮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当初跟孩子取名是随意取的。

    因为当时脑袋空白的她,突然知道自己有孩子已经感到非常震惊,至于孩子的名字,她那还有心思去琢磨呀。

    在顾老夫人和顾西城都提议要改名字的时候,苏颜兮乖乖地选择了沉默。

    直到回到两人的卧室,苏颜兮才开口询问顾西城。

    “你打算跟孩子取什么名字呀

    顾西城脱下西服外套,看向苏颜兮:“你有什么好提议”

    “呃,暂时没有”

    “那就交给奶奶吧,取名的事情,她老人家来做,最适合不过。”

    “耶,对哦,我怎么没有想到”苏颜兮一脸恍悟。

    顾西城看到她表情变化多端的小脸,心情十分舒城,忍不住伸手刮了一下她的俏鼻。

    经过昨晚的事情,她身上似乎又多了一点过去的影子

    开朗,活泼,有些犯傻

    虽然不完全像过去,但是能够找回来一点这样的性格,他已经很满足。

    苏颜兮摸着自己的俏鼻,朝顾西城傻傻一笑,可以看出心情很好。

    司徒朔和慕廉川本来去医院探病,可是到了医院才得知顾西城早上便已经出院。

    两人无语地又将探病地点换成了顾家。

    在他们刚到顾家的时候,商震也来到了顾家。

    于是,四公子难得在顾家来了一次聚会。

    苏颜兮为他们准备了一些小吃,却没有留下了和他们一起聊天。

    她认为,男人的话题大概都是些关于工作上的事情,她就算听也听不懂。

    索性不听,将空间留给他们,而她自己上楼和苏染一起陪着小西瓜和小北玩耍。

    四大公子在顾家花园的凉亭里一边欣赏风景,一边聊天。

    只是,他们聊天的话题,并非如苏颜兮想象那般是关于工作上的事情。

    他们聊得,也是女人爱聊的那些八卦

    慕廉川仔细打量了顾西城一番:“气色不错,似乎并不像商震说的那样”

    顾西城挑眉,斜睨商震一眼:“说了什么”

    商震嘴角一抽,表情的变化颇有几分滑稽:“没什么,我就发自内心地说了一句,特别佩服顾少你,为了女人把自己折腾去了医院。啧啧,真是说出去都没人信”

    顾西城啊,神一般的人物,最终却被女人斩断了所有的骄傲。

    商震一副惋惜的模样,摇了摇头

    对此,顾西城不以为然。

    一脸严肃的他,目光看了其他三人一眼,最后非常认真地说道:“我要和苏颜兮重新举办一次婚礼”

    慕廉川错愕片刻,笑意从胸膛震出来:“这都第几回了”

    “顾少,你这样折腾有意思吗”商震的神态慵懒:“记得前两次可是状况百出”

    “正因为如此,所以更应该重新办一次。”顾西城的语气非常认真。

    慕廉川和商震见他如此,知道他主意已定,自然是无法更改了,于是也没有多说什么。

    反倒是刚才一直沉默的司徒朔,突然放下茶杯,来了一句:“这次,礼金爷我不送了。丫的,你们两个明摆着是联合来骗礼金的”

    谁像他们这样,同一个新郎,同一个新娘,办三次婚礼,有意思吗

    顾西城双眸半阖,视线落在司徒朔身上,接着淡定从容地回道:“司徒少爷不必客气,人来就好我们的幸福有司徒少爷见证,荣幸之至”

    司徒朔气结,险些被顾西城的话憋出内伤。

    他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

    他明明知道

    我们的司徒少爷真想冲过去和顾大少干一架,可是他最后一丝理智告诉他,他打不过的

    司徒朔咬牙,嗖地一声站起来直嚷嚷:“我饿了,我要吃饭”

    说着,他转身朝顾家大厅走去。

    顾西城也没有拦着他,仍然从容地品着茶。

    慕廉川抿唇,犹豫了几秒,终是没有忍住帮司徒朔说了一句:“你这是睬他的痛楚”

    顾西城淡淡地冷哼一声:“长痛不如短痛”

    大家多年兄弟,司徒朔的心思,顾西城早已经知晓。

    可是他的小丫头不知道,他也不会让她知道。

    她是他顾西城的女人,既然是他顾西城的女人,那么他就不会让其他的男人有可乘之机。

    谁也不可以

    商震倒是不认为顾西城的做法有错,任谁都明白,司徒朔的心思是不可能实现的。

    既然不能实现,又何必念念不忘。

    再说,这时间也已经够久了

    该放下的早就该放下了,抱着不切实际的梦,那叫自欺欺人。

    长痛不如短痛啊

    司徒朔好不容易压下心里的难受,却不想刚走进顾家大厅就遇到下楼的苏颜兮。

    苏颜兮看到司徒朔也微微愣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从容都迎了上去:“司徒少爷,你有什么事吗”  .{.

    在苏颜兮心里,对司徒朔还是感激的。

    至少,在她无处可去的时候,司徒朔无条件地帮助了她。

    原本压下心里不满的司徒朔,在听到苏颜兮称呼他为司徒少爷的时,火气又蹭蹭地冒了起来。

    大少爷脾气地朝着苏颜兮直嚷嚷:“司徒少爷,司徒少爷,这个称呼是你该叫的吗”

    苏颜兮嘴角一抽,被司徒朔突来的吼声吓了一跳:“不能叫司徒少爷那叫什么司徒公子司徒朔先生”

    司徒朔噎住,一张俊脸涨得通红:“你你难道就不能叫我一声哥吗怎么说我我的年龄也比你大啊”

    说到这儿,我们的司徒少爷突然冷静了下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