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真爱是替你受伤

关灯
护眼
    她蹙眉看向商震:“我怎么会和你在一起,还有我们我们为什么躺在同一张床上”

    发生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以前又不是没有同床共枕过,你紧张什么”

    “废话”陆安安生气地踹来商震一脚:“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现在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啊啊啊”

    陆安安风中凌乱了,她穿上跳下来,表情很是生气。

    商震也不敢在继续装睡了,连忙坐起身为自己解释:“你放心,我没有对你做什么,我们只是睡在一张床而已,你放心”

    “不然呢”陆安安瞪他:“你还想怎样”

    “我”商震哑言,他想怎样,他想吃了她

    “糟糕,现在几点了我的手机我的手机”陆安安在床上胡乱寻找。

    “呃,大概七八点吧你别找了,你的手机大概掉在酒吧了”

    “七八点陆安安冲商震又是一阵吼,险些把商震震下床

    “七八点怎么了”

    “怎么了怎么了,要死了”陆安安捂脸:“死定了,死定了,老爸一定饶不了我

    “呃”商震再次哑言。

    “商震,都是你的错,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为什么不送我回家,现在怎么办,怎么办”彻夜未归,怎么跟老爸交代

    完了完了

    商震轻声咳嗽了两声:“那个你也知道你爸爸不待见我,加上你昨晚喝得很醉,我担心你回去不能照顾自己,所以”

    “啊啊啊,要疯了”

    “安安,你冷静点”

    “冷静你个鬼”陆安安气结,伸手指向商震:“昨晚我们住一起的事情不准说出去,否则我要你好看”

    话落,陆安安便朝外走去。

    商震忍不住喊道:“你去哪里呀”

    “回家

    “呃,吃了早饭走吧”

    “滚”

    “

    看着关上的房门,商震从失神中慢慢回神,最后嘴角轻扬。

    陆安安,我不想再继续耗下去

    这一辈子,我非你不可

    。。。

    陆安安回到家,为了不惊动其他人,她将鞋子用手拿着,接着轻手轻脚地走进客厅。

    就在她好不容易走到楼道口,以为自己穿过了客厅时,一道非常有力地咳嗽声在耳边响起。

    陆安安浑身一僵,心里暗道,完了

    缓缓的,她朝声音来源处看去,毫不意外看到了她亲爱的父亲,正从饭厅走出来。

    她嘴角忍不住一抽:“爸,嘿嘿”

    “陆安安,你居然夜不归宿”陆父的表情是少有的严肃,他对自己的女儿一向宠爱,以前也不会这样管着她。

    自从因为商震的介入,他老人家现在非常关注女儿的一举一动。

    好像,生怕商震的奸计得逞

    “爸,您听我解释,我”

    “你喝酒了”浓浓的酒味,只要靠近安安就可以闻到。

    陆安安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一点点,一点点”

    “哼,说,昨晚去哪里了”

    “呃,去去去去顾家了。”

    “你和兮兮在一起”

    “是的”

    陆父打量安安一番,转而朝摆放座机的地方走去。

    陆安安发现情况不对,连忙上前挡住他:“爸,您干什么”

    “我必须找兮兮核实”

    “爸,您不要这样成吗我可是成年人了”陆安安心里忐忑啊,若是问兮兮,那还不穿帮。

    陆父斜睨陆安安一眼:“你跟着站好了,不许动”

    “爸”

    “也不准说话”

    “我”

    陆安安想反驳,可是陆父已经拿起了电话,可就在这时,他想起自己还不知道顾家的号码。

    于是,又看向了安安。

    “号码”

    “爸”

    “想让我把你赶出去”

    “159”

    不一会儿,电话就接通了,苏颜兮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陆安安捂脸,死定了

    “顾少夫人,我是安安的父亲,不好意思打扰了”陆父听安安说过,回来的苏颜兮失去了记忆,所以他自我介绍了一番,并没有忘记这事,也没有被陆安安气糊涂。

    刚刚陪孩子用完早餐的苏颜兮微微愣住,大概是没有想到陆安安的父亲会打电话给她。

    好半响,她才反应过来。

    “伯父,您好”

    “你好,我打电话来只是想感谢你昨晚照顾安安,她在顾家打扰一晚,很抱歉”

    陆安安吐血,爸,您太腹黑了。

    哎,怎么办,完蛋了

    打扰一晚苏颜兮顿时一个激灵,陆父什么意思难道安安昨晚一夜未归那她去哪里了呀

    难道她和商震在一起

    天哪,他们

    “顾少夫人”

    “呃,伯父,你太客气了,安安安安是我的好朋友,我非常欢迎她来顾家做客,怎么会打扰呢”苏颜兮扶额,这个回答没有问题吧

    太好了,兮兮

    陆安安在一旁停在,顿时松口气

    什么是闺蜜呀,闺蜜就是不用串通一气,她也能帮助你圆谎。

    咳咳是帮助你度过危机

    挂断电话后,陆父的表情才缓和了几分,转而瞪了陆安安一眼。

    “还不上楼梳洗,然后下楼用早餐”

    “呃,好,谢谢爸”陆安安开心地抱了陆父一下,然后犹如蝴蝶翩翩起舞,朝楼上飞去了。

    陆父看她的样子,不觉好笑

    就在此时,佣人走了进来通报。

    “先生,有客人来了。”

    “客人”陆父一脸疑惑:“这一大早的,谁会来”

    “呃,是是商震少爷”

    “商震”陆父顿时一脸不悦:“他这大清早的来做什么罢了,让他进来”

    他倒要看看他又想怎么样,这一次他非常他死心不可

    商震走进陆家客厅,就瞧见陆父一脸不悦的表情,正瞪着他。

    他心里瞬间咯噔一声,难道因为昨晚

    “伯父,昨晚安安喝醉了,所以我才将她带回我的住处,希望伯父不要为难安安,如果伯父要怪,就怪我好了。”

    “什么”陆父嗖地一声从沙发上站起来:“你刚才说什么安安昨晚和你在一起”

    “额”商震突然感觉不妙,陆父此刻的表情好似还不知道

    糟糕

    “陆安安,你跟我下来陆父生气地走到楼梯口,朝着楼上一声吼。

    商震嘴角一抽,更加确定自己的推断

    急匆匆从楼上走下来的陆安安,在看到站在客厅的商震时,险些从楼上摔下来

    这个家伙

    他他他为什么在这里

    “陆安安,你给我解释清楚,你昨晚究竟去了哪里”

    “爸”

    “伯父

    “你跟我闭嘴”陆父气极了,怒目瞪向商震。

    商震静默,不敢在放肆,我们的这位商少爷,怕是此时在陆父面前被吼的次数最多。

    陆父也不理会商震,伸手指向自己的女儿陆安安:“你你好啊,居然学会来骗我

    “不是这样的,爸,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

    “我看你是越来越不像话,今天我不好好教训你一番,就对不起陆家的列祖列宗”

    “爸,您别这样,我已经知道错了,您就别打扰列祖列宗了。”

    “你、哼,我今天非教训你不可”陆父被气到了极点,他虽然生气陆安安夜不归宿,可是他更气陆安安欺骗他,还和商震在一起。

    于是,陆父愤怒地在客厅转了一圈,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了鸡毛掸子,接着冲过来作势要打陆安安。

    陆安安吓了一跳,反应极快地闪躲:“爸,您别这样”

    在陆安安的人生里,她的父亲从来就没有这样对过她。

    想必这一次,真是气到了极点。

    “陆安安,你的脑袋里装的什么,你被他害得还不够吗你怎么就学不乖为什么还要和她在一起”陆父说着,拿着鸡毛掸子挥过去。

    眼看要打中陆安安的时候,商震眼明手快地冲过去,挡在了安安面前。

    因此,一记闷棍打在了商震身上

    商震顿时咬牙,好久没有挨打了

    “商震”陆安安惊讶地看着商震,大概没想到他会如此。

    陆父也微微震了一下,不过,很快便收回了思绪,不悦的朝商震吼道:“你让开,我教训我的女儿,不关你的事”

    “伯父,您如果要打安安,那就打我吧”商震将陆安安护在身后:“我不会再让安安受伤”

    陆安安浑身一僵,站在商震的身后,当看到他伟岸的背影时,心里酸涩无比

    陆父瞪了商震一眼,还真扬起了手

    商震站在原地,不偏不倚,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承受。

    随后反应过来的陆安安,微微一怔,接着条件反射地拽着商震的手:“走啊”

    不顾商震的意思,陆安安拉着他朝外跑去。

    “陆安安,你跟我回来陆父生气地大吼一声。

    不过,陆安安并没有停下脚步

    最后,陆父将鸡毛掸子愤怒地扔掉,无奈地叹息了几声

    陆安安拉着商震跑出了顾家,直到离顾家有一段距离,她才停下脚步,松开商震的手。

    “你傻啊,谁让你替我挡下,这跟你没关系” ~ .. 更新快

    商震微愣,随即蹙了蹙眉头:“怎么会没关系这件事因为而起”

    “够了,你走吧,以后别再出现在我家”陆安安说着转身,打算回去。

    商震见状,一把拉住她:“你还回去”

    陆安安的表情严肃了几分:“那是我的家,我自然要回去”

    “可是”

    “商震,什么话都不要再说了,我现在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想听,你走吧”

    话落,陆安安不再继续说下去,迈步朝回走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