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他们的圆满

关灯
护眼
    陆安安花了两个小时,从医院走回了陆家。

    这一路,她想了很多很多

    从她和商震的初遇,到两人在一起,再从分开,到后来的纠缠。

    总之,他们之间就像一次漫长的旅行。

    在这场旅行中,她尝尽了悲欢离合,可是很奇怪,她记忆里最深刻的为什么是那短暂的欢乐

    每每想到他们过去在一起的时光,她的心都会隐隐作痛,可还是会忍不住继续回忆。

    只是,她总装作每次回忆是无意间记起。

    这五年来,商震无数次对她示好,她都在努力拒绝。

    可是正如苏颜兮所说,如果你不喜欢这个人,你是绝对不会给他缠着你的机会。

    想来,没有做到最彻底的原因,还是因为那份爱意没有放下吧她一直不敢承认而已罢了。

    可是为什么啊陆安安,为什么你就不能放下

    商震对你来说,就当真那么重要吗

    陆安安的眼泪在此刻顺着脸颊滑落,仿佛已经听到心给她的答案。

    重要,为什么不重要

    当商震从台上摔下去那一刻,她就知道他对她究竟有多重要。

    这一次,她想逃避怕是无处可逃了

    陆安安疲惫地走进陆家客厅,无意间看到自己的父亲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

    也许是听到了她的脚步上,陆父此刻突然转过头,朝她的方向看过来。

    当看到陆安安,陆父朝她招了招手:“安安,过来”

    他这一举动,让陆安安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险些再次夺眶而出。

    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无论是什么样的情况下,陆父总会会朝她招招手,让她到他身边去。

    这一次,陆安安也像小时候那样,很听话地走到了陆父身边坐下。

    陆父轻声叹息一声,转而看向陆安安:“有没有受伤”

    陆安安微怔,抬眸与父亲对视:“爸”

    “我刚才在电视上看见了,你也不用瞒着我”

    “对不起爸,让您担心了”

    “只要你没事就好”陆父的语气颇有几分沉重:“时间过得真快,你早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小丫头了,爸爸却一直觉得你好像还是那个不懂保护自己的小丫头。原来不是我的女儿不懂事,是爸爸老了。”

    陆安安看着自己的父亲,眼泪终是没有忍住,不知不觉间从眼角滑落下来。

    陆父又一次叹息,继而又说道:“以后,爸爸不会再左右你的决定,你的人生你想怎么走,你就怎么去选择。不过无论什么时候,你都要记得,爸爸会永远支持你,这个家永远都是你的家。”

    “爸”陆安安哭泣着上前,一把抱住了自己的父亲:“对不起爸,我知道我一直都不听话,让您担心,让您难过,真的很对不起。我真的努力过要忘记过去,真的努力过可是我没有做的,对不起爸爸,请您原谅我”

    “爸爸知道,爸爸不会再生你的气,爸爸也知道你一直很辛苦。乖,别难过了,既然没有办法忘记,那么就照着自己的心意去做吧”

    “嗯嗯”陆安安紧紧地抱着自己的父亲,吸取他给予的温暖。

    这一生,她能有这样的父亲,是她最大的幸运。

    。。。

    商震处理好伤口出来的时候,陆安安早已经走了。

    他本想追去寻找陆安安,却被苏颜兮拦下。

    苏颜兮告诉他,让他给安安一些时间去理清自己的心思。

    于是,商震便放弃了去找安安的打算,独自一人颓废地回到了他和安安曾经共住的地方。

    一室的安静就如同他此刻的心一样,空得不像话。

    他疲惫地躺在沙发上,眼眸中带着浓浓的忧伤。

    此刻的商震,早已经不是曾经那个什么都不在乎的商震。

    因为心里有了在乎,所以现在才这般煎熬。

    老天爷好像知道他心里的酸楚,突然间下起了大雨,伴随着震耳的雷声。

    商震躺在沙发上完全没有动一下,只是那双深邃的眸子透过对面的玻璃窗,看向了外面的倾盆大雨。

    不知不觉间,他的眼泪从眼角滚落出来。

    像是瞬间被泪水灼伤那般,他连忙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也阻止不让自己眼泪再次落下来。

    这样的姿势一直持续到他疲惫睡去,也没有改变。

    虽然外面雷雨交加,可是室内却安静得出奇。

    除了商震均匀的呼吸声,其他什么声音也没有。

    直到许久以后,突来门铃声打断了室内的安静。

    浅眠的商震猛地睁开眼睛,迷茫的目光反射性地看向了门口。

    有人在按响门铃,还是他的幻听

    叮咚叮咚又是一阵门铃响起。

    商震一愣,随即从沙发上坐起来,深邃的目光闪过一丝惊喜。

    “谁,是安安吗安安”商震顾不得其他,凌乱的步伐快速地走到门口,然后一把拉开了房门。

    “安安”开门瞬间,原来一脸惊喜的商震,在看到门外的人时,声音和笑容同时僵住:“晚婷”

    没错,来人正是莫晚婷,而不是商震心心念念的陆安安。

    莫晚婷见到商震,连忙走过去挽着商震的手:“商震,你受伤了”

    商震微微蹙眉,心里的失落让他心情不是很好,他不留痕迹地挣脱开莫晚婷的手,转身朝室内走去。

    “你怎么会过来”

    “商震你去电视台了对不对你和陆安安那个不要脸的女人一起去的对不对你也是因为救她才受伤的对不对”莫晚婷很生气地质问,语气就好似是商震的什么人那般。

    商震蹙眉,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晚婷,我不许你说安安”

    “我为什么不能说”莫晚婷生气地跺脚:“陆安安本来就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她明知道你是我的,可是她还要和你纠缠不休,她就是不要脸,不要脸”

    “够了”商震本就心情欠佳,再听到莫晚婷此刻的话,更是怒火中烧:“晚婷,我最后告诉你一次,我是属于我自己的,不是属于你。还有就是,不要在我面前说安安的任何坏话。”

    “你”莫晚婷的大小姐脾气本来就要发出来了,可是在关时刻被她及时控制住了,现在的她学会了看商震的脸色,忍了忍,她主动上前挽着商震的胳膊撒娇:“不说她就不说她,你不要生气嘛,以后我们都不要再提她了,好不好”

    “晚婷”商震突然间发现,莫晚婷比他还要执着,他明明已经无数次拒绝她,她却仍然不肯放弃,他深邃的眸光微眯,看向莫晚婷,表情非常认真:“不要再这样了,好吗”

    “商震,你你说什么呀”莫晚婷强撑起一抹笑:“我不是已经答应你,不说陆安安了吗”

    “晚婷,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商震不给莫晚婷逃避的机会:“我们之间无论有什么,都已经被时间摩擦掉了,我希望你也可以早点忘记过去,重新开始”

    “商震,你非要如此吗”莫晚婷终于无法再克制自己:“我知道你受伤了,我冒着倾盆大雨来看你,你就这样对我你还记得你以前对我的承诺吗你说过你会爱我永远的”

    “可是你拒绝了你选择嫁给了别人你亲手一点一点将我们的之间摧毁,难道你也忘记了吗”

    “我”

    “晚婷,我们都不再是年轻时的我们,现在的我们更应该学会如何对待自己的人生。不可以再像过去那样莽撞,你明白吗”

    “我不明白,你究竟要我怎么样”莫晚婷怒吼:“我已经委曲求全地请求你的原谅,你等了我多少年我又等了你多少年难道我们之间就不能扯平吗就不可以重新再开始吗”

    “有些东西是不能用时间衡量的,就像我们回不去的过去,任时间怎么去改变,都无法将我们变回年轻时的我们。我们之间,早已经结束。我商震,早已经不爱莫晚婷了。”

    “够了商震,你不可以对我这么残忍”莫晚婷连连后退,因商震的话而流下了眼泪:“我已经不是以前的莫晚婷了,我现在也学会如何付出,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还是你根本不愿意去看。因为一个陆安安,你居然放弃我们之间的一切。商震,你难道不觉地自己很过分吗”

    “对不起晚婷,如果我伤到你,我很抱歉。不管在什么时候,我都希望你可以幸福。但是你的幸福,已经不再是我。不对,你的幸福应该从来都不是我,过去不是,将来也不是。所有我拜托你,将我们的过去忘记吧”

    “我不要忘记,我为什么要忘记我是爱你的商震”莫晚婷哭着上前,紧紧抱住商震,哭诉道:“我知道你也是爱我,全是因为陆安安,都是陆安安的错” ~:

    啪东西落地的声音突然在此刻响起,瞬间惊扰了屋内的两人。

    商震抬眸朝声音来源处看去,惊讶发现,陆安安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而地上掉落着雨伞,她空洞的目光正看着他。

    商震瞬间震住,完全忘记作何反应,仿佛这一切都是一场梦境。

    而眼前的陆安安,并非真实的存在。

    就在这个时候,陆安安突然清醒过来,面色苍白的她没有进屋,而是用自己都不熟悉的语气对屋子的主人说道:“抱歉,打扰了。”

    说完,她不带一丝犹豫转身便离开。

    只是,她没有能控制住自己的眼泪,就在转身那一瞬间,眼泪就从眼眶中滚落了下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