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总是突然袭击

    苏颜兮摇了摇头,放弃玩电脑的打算,接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向了顾西城的办公桌。顾大少每天一半多的时间都是在这儿渡过的,苏颜兮很好奇,越是走近办公桌,越是觉得自己融入了顾西城的世界。

    当看到办公桌上的摆设有些微微凌乱,她便主动伸手开始整理。

    将精致的笔放回笔筒,将文件一份一份理清放好。

    “咦”苏颜兮的动作一顿,目光看向了放在边上的一份不怎么显眼的文件。

    她被文件上附带的照片深深吸引,于是伸手将文件拿了起来。

    仔细一看,文件上最显眼的字居然是连城先生,附带的照片也是连城先生

    苏颜兮的眉头潜意识皱了一下,原来顾西城在调查连城先生。

    从文件上的资料来看,似乎还未调查清楚。

    不过想必也要费些时间,毕竟那个人可是连城先生,她跟在他身边五年,也不是完全清楚他的事情。

    顾西城会调查连城,苏颜兮也并不觉得奇怪,如果换做是她,她想她也会如此。

    只是,顾西城会不会因为她,变得很辛苦

    想到此,苏颜兮的心就忍不住隐隐作痛,双手不觉地握紧了手中的文件。

    她或许该为自己和顾西城做点什么

    时间缓慢地行走着,苏颜兮站在办公桌前愣愣出神,就连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到了她身上,她也不知道。

    顾西城开完会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就看到如此一幕。

    当他走近,看到苏颜兮手中的文件时,表情有几分僵硬,不过很快,他便恢复了平静,并且伸手将文件从苏颜兮手中抽走。

    苏颜兮这才猛然回神,条件反射地看向了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顾西城,神色有些迷茫。

    “顾”

    “我调查他,并不是对你不信任,不要胡思乱想。”

    苏颜兮微愣,半响才明白过来,顾西城这是在向她解释。想想也是,既然他在调查连城先生,想必这五年她的事情,也会一并调查出来。

    心里一时间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最后只是无奈地扬起了一抹笑,伸手过去抓住顾西城的手,一双眸中好不闪躲地看向顾西城:“我没有胡思乱想,其实我早就应该告诉你,关于我和连城先生之间的事情。”

    “你可以不用说,我不会勉强你。”顾西城要的只是她留着自己的身边,其他并不重要。

    “不,我并不觉得勉强”苏颜兮的表情很轻松,像是已经放下了所有的心里包袱那般,她像刚才顾西城牵着她坐到沙发上那般,牵着顾西城走到沙发上坐下,继而缓缓开口说道:“五年前,我从医院醒过来,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我忘记了一切,忘记了自己是谁现在想想,那时候心里的恐惧真的好像要把我湮灭。幸好连城先生在那个时候出现,也是他让我渡过了那段恐惧的日子,他说给我一个新身份,让我可以重新好好活下去。而后来的我,也正因为这个新身份,和我们的两个宝贝,最后坚强地活下来了。”

    “对不起”顾西城听着苏颜兮的诉说,心仿佛被什么捏着那般,连呼吸都开始变得不顺畅。

    他很懊恼自己,懊恼自己在苏颜兮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不在她的身边。

    不用刻意去想,他也能感受到当时苏颜兮的恐惧和迷茫。

    “顾西城,我告诉你这些,不是想让你难过”苏颜兮知道顾西城的心思,知道他是心疼她,于是她更加握紧了顾西城的手,继续说着:“我之所以告诉你,是想让你知道,连城先生对我和孩子有恩,无论他做什么,我都希望你可以看在我和孩子的份上,不要与他计较。如果没有他,就没有我和两个宝贝。”

    顾西城眸光一沉,心里又开始堵得难受。

    理智在告诉他,他的小丫头说得对,如果没有连城,他的小丫头和两个宝贝会面临什么样的事情,他简直不敢去想象。

    这一点上,他的确要感激他。

    可是

    “我认识的连城先生很谦和,虽然我不知道这一次,他怎么会做出如此奇怪的事情,但是我仍然相信他的初衷,并不是要伤害我。”

    “但是他的目的一定不单纯”顾西城想到结婚证那事,还是非常的气恼。

    而他的气恼,苏颜兮非常明白,正因为明白,她才担心他与连城交手,他们两个无论是谁,她都不想他受到伤害。

    “顾西城,这件事你别管了,交给我自己来解决好吗”

    “你”顾西城蹙眉:“你想怎么解决让他把结婚证作废”

    “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但是顾西城,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想到解决办法”苏颜兮抓住顾西城的手,期待他的理解:“只要我们坚持,我们彼此不放弃,现在所有的困难都只是暂时的,我也相信,连城先生会理解我们,会成全我们”

    顾西城表情一敛:“你相信他,可我没有办法相信他。那天他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他绝不会轻易放手我不管他是身份,总之,我会用我的方法让他远离我们。”

    说到此,顾西城的俊脸暗沉了几分。

    苏颜兮扑捉到他的表情变化,心里顿时咯噔一声:“顾西城,你想做什么你你该不是想伤害连城先生吧”

    顾西城挑眉,看向苏颜兮:“你担心他”

    “当然”

    “嗯”

    “呃,我的意思是他毕竟对我有恩,我不希望你伤害他”

    这个世界上最难还的就是恩情,顾西城倒是第一次有这样的领悟。

    他伸手揉了揉苏颜兮的小脑袋,忍不住叹息,也不再吓她:“放心吧,我不会一枪崩了他”

    虽然,他其实很想这么做

    “顾西城

    “行了,我最多让他在离婚协议书签字,然后将他丢回瑞士最后以后别出现”

    “离婚协议书”苏颜兮眨眼,一脸的茫然。

    顾西城将她带到沙发上坐下,伸手从她身后环抱着她:“我已经问过律师,既然他已经把结婚证办了,那么走法律程序也只能再让他答应办理离婚手续。只要他愿意,这件事就可以迎刃而解。”

    “原来是这样”苏颜兮仔细想了想,也觉得只能这样办了:“我明天就去找连城先生,办理办理离婚手续”

    苏颜兮心里那个别扭啊,都不知道怎么就结婚了,现在又莫名其妙地到了离婚的步骤,她的人生真是奇葩。

    “你不许去”顾西城想也没有想便拒绝:“我让律师去”

    就算他去,他也不让她去

    苏颜兮转身与苏颜兮的目光对视:“顾西城,连城先生是我的恩人,我不希望用这样的方式对待他,你就让我去吧,好吗”

    “不”

    “顾西城,你答应我好不好”瞧着顾西城要拒绝的样子,苏颜兮连忙逮着机会撒娇。

    听安安说,在喜欢的男人面前撒娇很管用

    果然,她感觉到顾西城的身体僵了一下。

    于是,她乘胜追击,再接再厉

    “顾西城,求求你唔唔”突然天旋地转,苏颜兮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唇便被人封住。

    她瞬间瞪大眼睛,傻住了。

    顾西城他他居然又偷袭

    太可恶了

    其实啊,这也怪不得我们的顾少,如果自己心爱的女人对自己撒娇,他还能不为所动,那他还是男人吗

    所以说啊,从某个方面来说,陆安安的言论是正确的,女人对男人撒娇很管用,这个用在什么范围,那就很广泛了。

    总之,我们的顾少得到满足后,仍然将苏颜兮的祈求驳回:“不准去找他”

    他的决定顿时惹恼了苏颜兮,哪有人这样,既然不答应,干嘛还亲她,既然亲了她,干嘛又不答应

    这怎么算,都是她吃亏好不好

    怒这事她也不答应

    被惹恼的苏颜兮也不再征求顾西城的意见,和顾西城用过午餐后,她便悄悄地去了小洋楼。

    这一次,她一定要掌握主权,将所有的事情都统统解决。

    只是苏颜兮没有想到,一个不经意间的发现,将她的坚定信心全都打破。

    在苏颜兮来到小洋楼的时候,连城正在开视频会议,所以助理让她先在客厅等待。

    以前在瑞士的时候,苏颜兮也经常这样等待连城。

    因此,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

    只是想到要和连城谈判,心里就很烦乱。

    于是,她独自一人来到了花园透透气。

    却不想,在花园里意外见到了小苍兰的盆栽。

    苏颜兮顿时被花吸引,走过去在盆栽面前蹲了下来。

    从盆栽周围的装饰可以看出,花的主人非常用心地栽培,至少其他的花摆放很随意,不似小苍兰那般独立放在中央。

    她记得,顾西城父亲墓碑前的小苍兰品种和这个是一样的。

    怎么如此巧

    苏颜兮双眸微眯,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小苍兰。

    她记得这种花在a市并不好培养,连城先生是怎么做到的

    “颜兮,先生正在找你”助理突然出现,打断了苏颜兮的思绪。

    苏颜兮微怔,随即站起来身,接着转身看向助理,朝他微微点头:“好的,我马上去”

    苏颜兮说着,便朝客厅的方向走去,当她走到助理面前时,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便开口询问:“这盆小苍兰是连城先生种的吗”

    助理眉头潜意识地蹙了一下,然后表情平静地点了点头:“是,这是连城先生让人从国外空运过来的你应该知道,连城先生非常喜欢小苍兰”

    苏颜兮抿唇,她自然知道,因为没有再多问,直接走回到客厅。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