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信老婆,得永生

关灯
护眼
    尤其连城现在的身份,那就是横在他们中间的障碍物,他没有将他处理掉已经是极限。

    如果再让他看着她与那家伙朝夕相处,他一定会疯掉

    想着,顾西城就觉得今天他完全没有错。

    苏颜兮自然不知道顾西城在想什么,此刻她心里是真的气。

    因此回到顾家后,她没有像往常那般直接回卧室,而是坐在大厅的沙发上,闷不吭声。

    此刻的时间点也正好,老夫人早已经睡下了,苏染也带着孩子们早早地休息了。

    偌大的大厅里,就这剩下苏颜兮和顾西城两人。

    顾西城刚走到楼梯口,才发现身后该跟着来的人没有跟上。

    他回头看去,才发现某人居然坐在沙发上,一脸的不高兴。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不高兴,他心顿时一痛,差一点就想上去哄她,答应她。

    可是仅存的理智让他没有如此做,不过他还是来到了苏颜兮身边,在她身旁坐下。

    一双黝黑的眸看向了她:“因为我不让你留下,所以你生气”

    “是”顾西城直接问,苏颜兮也直接答,回答那速度,把顾西城噎得不轻。

    “他就那么重要”

    “是”

    “比我还重要”

    “顾西城,你能别这样吗”苏颜兮蹙眉:“我知道,你在介意我和连城先生之间的事情,哪怕我们是清白的,你也在介意,这个我可以理解。但是顾西城,今天的事情和这件事是两码事,你的做法让我无法接受”

    “这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件事,你和那个叫连城的以前是怎么样,我可以不问。可是他拿着和你的结婚证,我就不能当他不存在。我也非常明确地告诉你,我不希望你和他有任何接触。你今天瞒着我和他见面,我也可以不追究,但是你要留下来照顾他,我坚决不会同意,因为你这样做,让我觉得在你心里,他比我重要”

    顾西城将想说的话,一次全说了出来。

    难得一次,他抛弃了他向来引以为傲的冷静

    说完后,他起身就朝楼道口走去。

    没有了冷静,他不想再谈下去,怕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伤到彼此。

    只是,苏颜兮没有给他机会离开。

    “顾西城,其实你心里一直不相信我对吗”

    “我没有”

    “你有”苏颜兮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平静下来的目光看向顾西城的背影:“你没有问我关于这五年的点点滴滴,不是因为你相信我,而是你不想知道,你怕你知道我和连城先生之间真的有什么,会无法接受,不能面对,所以你不问,对吗”

    “不是,我并没有”顾西城转过身,目光却不期然间撞上了苏颜兮的双瞳,一瞬间,他的话顿住,想说的话也在此刻全然忘记。

    两人四目相接,像是可以看到彼此的眼眸深处,还有内心深处

    时间或许不能隔绝他们的爱,却可以给予他们一些难以跨越的距离

    苏颜兮对这样的认知,有些难过和失落。

    缓缓低下头,仰去了眸中的忧伤。

    “我一直都在相信你”顾西城突然缓缓开口,微微有些空洞的目光看着苏颜兮:“但是你做的事情,总是在一点点瓦解我对你的相信,你知道吗如果只有答应你照顾他,你才会觉得我对你是信任的,那么你去照顾他吧”

    话落,慢慢后退了几步,顾西城才收起心中的不舍,转身上楼去。

    他在为她改变,为了她,他放弃了曾经的骄傲,一直守着她。

    可是为什么她就不能多在乎他一些

    难道对她在乎,他错了吗

    顾西城第一次因为两人的关系,而陷入了迷茫。

    而站在原地的苏颜兮,看到顾西城离去的背影时,眼泪忍不住滚落下来。

    他们之间究竟怎么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这一切都是她的错吗

    大厅的灯光很暗,却无法掩饰此刻苏颜兮心中的悲伤。

    顾西城回到卧室,将脱下的西服狠狠地砸在了地上,连带着手机也跟着遭殃,被他摔出很远,发出啪嗒的一生巨响。

    他双手放在腰间,像是已经在极力忍耐,带着沉重的呼吸来回走了两圈后,又回到了门口。

    看着被他刚才狠狠甩上的房门,他的心情复杂万分。

    不知道在门口站了多久,终于他放弃了心中那一点点想打开门的念头,转身走到床边,然后将自己重重地放到在床上。

    望着闪烁的灯光,他的思绪有些飘远。

    他究竟是怎么了

    抬手扶额,闭上眼睛,转过头,深深叹息一声。

    让自己稍稍平静下来后,他才又重新睁开双眸。

    突然一道闪烁的反光射过来,让他潜意识地双眼微眯。

    随着光看去,只见这道光来自床头挂着的一个吊饰。

    他疑惑地蹙眉,伸手过去将吊饰取了下来。

    挑眉一看,居然是玉佛吊坠,佛边上镶着一层金黄色的边。

    什么时候,床头上挂着这样一个东西

    将玉佛仔细打量一番,发现玉佛后面居然刻着字。

    顾西城随意地反过来,看了一眼上面的字,当看清楚刻的什么字时,他微微愣住。

    接着,嗖地一声从床上站起来。

    然后没有带一丝犹豫地打开房门,朝楼下走去。

    当顾西城急不来到楼下时,正好看到苏颜兮走到了大厅门口。

    他的心顿时收紧:“苏颜兮,不准走”

    伴随着一声急切的喊声,他快步走了过去,从身后将苏颜兮紧紧抱住。

    “不要走”

    低沉的嗓音让苏颜兮微微愣住,腰间有力的大手让她恍惚:“顾顾西城”

    “对不起,我错了”

    “什么”

    “原谅我,不要走”一向骄傲的顾大少爷,此刻的语气却带着几分卑微和请求,他的头埋在苏颜兮颈项中,感受着她的存在,仿佛唯有这样才能安抚他狂乱的心。

    是不是再晚一步,他又要失去她了

    该死的,他怎么可以叫她走

    “顾西城,你先松开我”

    “不,除非你答应我,不会不会离开我。”

    “我没有要离开你呀”苏颜兮疑惑,试着抓住腰间的大手转过身,与顾西城面对面。

    “我只是想去花园走走,你你怎么了”刚才两人不欢而散,现在气氛多少有些尴尬。

    苏颜兮也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顾西城,更不知道他是否还在生她的气。

    就在苏颜兮走神之际,顾西城突然双手捧着她的小脸,接着义无反顾地低下头,吻上了她的唇。

    他的吻十分急切和霸道,不留一丝余地。

    苏颜兮被迫承受着他带来的一切,思绪渐渐因为他的吻而迷失。

    时钟滴答滴答地走着,慢慢的将原本尴尬的气氛转变得温暖。

    这一刻,他们之间不再有任何的距离感,有的只是心跳加快的声音。

    良久,顾西城才恋恋不舍地松开苏颜兮,不过手仍然圈在他的腰间。

    深邃的眸子看着苏颜兮红润的嘴唇,一点一点的往上,最后与她眸光直视。

    “老婆,刚才是我的错,不该说那些伤你的话。”

    “你”苏颜兮因顾西城的称呼而红了脸颊,目光闪烁地看着他,神情略带着疑惑。

    他这突然间是怎么了

    顾西城在此刻扬起了嘴角,原本深邃的眼眸里也遮掩不了他的笑意:“我应该体谅你,不应该让你做违背心意的事情。你是我的小丫头,我们相知相爱走到现在,我怎么能不了解你”

    她的心一向纯善,这不也正是他最为喜欢的一点吗

    如果让她对有恩的人置之不理,这不是在拔掉她的善良吗

    她怎么能做到

    想到此,顾西城心里就升起一抹愧疚,抬手轻轻拨开苏颜兮额前的头发。

    “你如果不放心,就去照顾他吧”

    “顾顾西城,你没事吧”苏颜兮眨眼,对他突然的举动有些吃惊。

    明明刚才那么生气,现在却

    “信老婆,得永生”

    “嗯”

    “玉佛后面的字,是你要送给我的吗”顾西城带着深意的笑,将一直握在手心的玉佛吊坠呈现在苏颜兮眼前,昏暗的灯光下,玉佛闪闪发亮。

    苏颜兮顿时恍悟,这是她在寺庙里买的,当时只是觉得字好玩,所以才忍不住买了。

    潜意识地伸手想去拿,却不想,被顾西城避开了。

    “这个应该是送我的吧”顾西城打量了玉佛一眼:“既然送给我,那岂有收回的道理。”

    苏颜兮咬着自己的手指头,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瞧着她害羞的模样,我们的顾大少龙心大悦,再次将她搂入怀中。

    “放心吧,以后老婆大人说什么,我一定顺从” 嫂索总裁误宠替身甜妻

    “谁谁谁是你老婆呀”

    “呵,除了你还能有别人”顾西城的笑比起平日里张扬了几分:“是我太愚钝,一直没有体谅你的良苦用心,以后不会了”

    “良苦用心”苏颜兮嘴角一抽,她用什么心了

    “虽然我们没有筹办婚礼,虽然我们还没有拿证,虽然莫名其妙的跑出来一个程咬金,但是你原来早已经认定是我顾西城的老婆,对你这样的认知,我表示深深的赞同和支持”

    “顾西城”苏颜兮瞬间无语,小脸越来越发烫了:“那个玉佛,玉佛其实”

    “我知道,你的心意我已经收到”顾西城握紧玉佛,也抱紧了苏颜兮:“以后,我们好好的过吧今天这样的事情,永远不会再发生,这是我对你的回礼和承诺,有效期是永久”

    他顾西城,说到做到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