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对着流星许个愿

    “没错,如果顾少愿意将龙神集团拱手相让,我一定遵守承诺将苏颜兮还给你。”连城嘴角上扬,眸光与顾西城直视:“怎么样,顾少愿意交换吗”

    “这就是你的目的”顾西城的声音冷了几分,双手在潜意识中握紧。

    连城却仍然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摊了摊手:“你比谁都清楚,龙神集团给人的诱惑。我也是俗人,别人会动用的心思,我也会忍不住有这样的想法。怎么样,顾少,这笔交易你愿意做吗”

    “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被迫答应你”

    “那就要问问你自己,龙神集团和苏颜兮,谁在你心里的份量多一些。”

    “就算你不答应解除结婚关系,我也有的是办法让你答应,你认为我会这么轻易向你妥协”顾西城带着怒意从沙发上站起来,不过他却表现得很平静:“想得到龙神集团的人多不胜数,如果龙神集团可以轻易拿到,那它就不是龙神集团”

    “顾少有这个信心,我替你高兴”连城薄唇轻扬,始终带着无所谓的笑:“顾少不愿意,我自然不会勉强。既然如此,那我们也没有什么可谈的。反正,苏颜兮现在的身份是我的妻子,得到龙神集团还是得到她,对我来说差别不大”

    “你”

    “怎么了”苏颜兮和秦若雅在此时推开房门进来,看到对立的两人,心里非常疑惑。

    秦若雅在苏颜兮耳边说道:“姐姐,你有没有觉得气氛很奇怪”

    苏颜兮嘴角一抽,她又不是傻子,怎么会感觉不到。

    没有回答秦若雅,苏颜兮走到了顾西城身边,伸手过去扯了一下他的衣袖,用眼神询问着他。

    顾西城看到苏颜兮,原本紧握的双手渐渐松开,他不希望自己的小丫头感觉到他的怒意。

    但是顾西城不知道,苏颜兮在靠近他那一刻,就感觉到了他僵硬的身体。

    她的目光在他与连城两人身上来回,像是想看出什么异样。

    不过,却什么也没有看出。

    只因顾西城有心的隐瞒,连城熟练的演技。

    突然间,她的手被握紧,她回过神,看向手的主人顾西城。

    对方朝她扬起了唇角,低淳的嗓音说道:“你不是去找医生了吗怎么这么快回来”

    “呃,医生在开会,待会儿再去”苏颜兮压下了心中的疑惑回答着。

    “辛苦你了,颜兮”连城表情平静地看向苏颜兮:“这些事情我会让人处理,你不用太操心。”

    “没事的,连城先生”苏颜兮转而看向连城:“希望连城先生好好休养,可以早日出院。”

    连城淡淡一笑:“放心吧,我这点伤算不了什么”

    “那大叔,你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啊”秦若雅走了过来,好奇地询问着。

    连城看了她一眼:“这不是你现在该操心的事情,不是让你倒开水吗”

    “哦,马上”秦若雅举着手中的一次性杯子,瞥了瞥小嘴。

    这人真是的,对这位姐姐客客气气的,怎么到了她这儿,就凶凶的样子

    区别待遇啊

    顾西城和连城虽然不对盘,可是此刻却非常有默契地将话题转移了,没有再提起刚才的事情。

    苏颜兮在医院待到了傍晚,顾西城也无所事事地陪着她待着。

    当然,本就窝火的他,自然不会让连城那么舒坦。

    比如,眼看苏颜兮替连城削好的苹果,我们的顾大少毫不客气地夺过来吃掉。

    心里还有所埋怨,他家小丫头还没有替他削过苹果,这个连城果然留不得。

    苏颜兮面对这样的状况,只能无奈地笑笑,再就是尴尬地看了看连城。

    连城很大方地朝苏颜兮回以一笑,更是非常鄙视地斜睨顾西城一眼。

    秦若雅啃着苹果,坐在一旁看着,眼眸中尽是疑惑,三人的表情让她觉得怪怪的。

    可究竟什么地方怪,她的小脑袋却想不清楚。

    以至于太用心研究,啃苹果的她险些啃到自己的手。

    直到苏颜兮和顾西城一起走了以后,她才好奇地询问连城。

    “大叔,你和那个什么顾少是仇人吗”

    连城揉了揉额头,瞥了一眼秦若雅:“这个你能看出来”

    “当然啊,那个顾少一副要灭了你的表情,好可怕呀”秦若雅摇摇头,甚是感叹。昨天看顾西城对方一群混蛋时,她觉得他酷毙了。

    现在看看,不只是酷毙了,简直是冷透了,谁挨着他一定可以被冻成冰棍。

    “我真佩服姐姐,居然跟冷冻机在一起。呃,不对,冷冻机在姐姐面前就不一样了”

    连城微微挑眉:“什么不一样”

    “呃,他好像就变得不冷了,他还会对姐姐笑”秦若雅肯定地点点头:“对,他会对着姐姐笑”

    连城双眸半阖,看向秦若雅,心里倒是有几分惊讶。

    虽然这丫头看上去,大大咧咧,但是观察能力却不错。

    她说得对,顾西城在苏颜兮面前,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那般。

    就因为如此,所以苏颜兮毫无疑问是顾西城的软肋。

    一个强者,本就对任何事无所畏惧。

    可是只要有了软肋,最终会是不堪一击的

    想到此,连城的俊脸上露出了似有似无的笑。

    “大叔,你的笑怎么让人感到毛骨悚然呀”秦若雅扑捉到连城的表情,不屑地斜睨了他一眼。

    连城瞬间收回心思,没好气地瞪了秦若雅一眼:“你是想让我把你赶出去”

    “呃,你”秦若雅从沙发上站起来,快速走到病床边,目光紧紧地看着连城:“你怎么可以欺负像我这样的弱女子,这样传出去,你会被笑话的”

    连城无语:“如果不想被赶出,那就乖乖闭嘴”

    只要她开口说话,他就会头痛欲裂,真跟毒药似的

    秦若雅瞥嘴,顿时有种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感觉。

    小时候上课,听到这句话没什么感觉,现在可是切身体会。

    本想乖乖闭嘴的秦若雅,突然又想起什么,于是又忍不住多问了一句:“大叔,你为什么同意让我留下”

    连城神情微顿,他不留下她,难道眼睁睁看着她被人欺骗,让她流落街头,让她再次面临像昨天那样的危险

    她也不好好想想,就她那点社会经验,能在社会上闯荡

    当然,这些话连城懒得给她解释。

    只冷冷地回道:“我不想再重复我刚才说的话”

    秦若雅听到这样的回答,心情特别的不愉快,朝连城冷哼一声,转身向沙发走去。

    不过小嘴里还是在嘀咕:“本小姐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连城隐隐约约间听到秦若雅的话,俊脸瞬间一沉,这丫头真是不知死活,谁是虎谁是犬

    。。。

    苏颜兮和顾西城一同回到顾家,一路上,顾西城总是走神,苏颜兮对此非常疑惑。

    在两人走到顾家花园时,苏颜兮终于忍不住拉着顾西城的手询问。

    “顾西城,你在想什么”

    “嗯”顾西城微顿,转而看向苏颜兮,像是突然间明白过来,忍不伸手揉了揉苏颜兮的头发:“没想什么,怎么了”

    “我刚才跟你说话,你都没有回答”

    “额,有吗”顾西城眼神微闪:“我大概没有听见”

    “顾西城”苏颜兮歪着脑袋,开口打断了顾西城的话,目光落下他的俊脸上:“我认为现在我们之间应该坦诚以待,不该有隐瞒。你心里如果有什么烦恼,应该告诉我。虽然我不知道我可不可以为你解忧,但是我可以当一个最忠实的听者。”

    顾西城深邃的眸子看向苏颜兮,心里因她的话而感动,忍不住伸手将她揽过来抱在怀中,吻轻轻落在她的发间。

    “你会一辈子听我诉说心里的烦恼吗”

    “当然啊,难道不是这样”

    “是,当然是我们一辈子会在一起,携手共进”

    “嗯”苏颜兮满足地笑了,双手抱着顾西城的腰:“所以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在烦恼什么了吗还是连城先生对你说了什么”

    顾西城双眸微眯,脑中不觉地现出连城说的话,双手潜意识地更加用力抱紧苏颜兮。

    他明白,相爱的人之间不该有隐瞒。

    但是这件事,现在并不适合告诉他的小丫头,因为还没有到最坏的地步。

    “无论他对我说什么,都无法动摇我对你的心意,所以我并不在意他说了什么,明白吗”

    “可是”

    “你只要好好在我的怀里,做我的小丫头,什么事都不要操心,什么事情都不要去担心,只要相信,一切有我就好”

    苏颜兮抿唇,小脑袋倚靠着顾西城的胸膛,突然间觉得好踏实。

    她明白顾西城多少有大男子主义,所以他不会将心里所以的烦恼对她诉说。

    心里虽然有些遗憾,不过她选择尊重他。

    她会慢慢等,等到他愿意说为止。

    没关系,她会有很多很多时间,陪着他,听他说 ~ .. 更新快

    如此一想,苏颜兮心里释然了,也不再那么坚持。

    正在此时,天空划过一颗流星。

    苏颜兮惊讶地从顾西城怀中抬起头,望向天空:“顾西城,有流星。”

    顾西城微愣,随即朝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划过的流星走远。

    苏颜兮着急地扯了扯顾西城的衣袖:“快许愿,快许愿”

    说着,她已经双手合十,低着头闭着眼睛,开始许愿。

    顾西城却没有如此,而是低眸看向了苏颜兮,瞧着她嘴角扬起的笑,心里说不出的温暖。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