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无数谜团

    “就因为你太容易相信人,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局面,当初你要是多留个心眼,那个叫连城的家伙能这么得瑟”顾西城想到连城的提议,他就窝火。 网

    商场上,若是有人敢如此信誓旦旦地威胁他,他有的是手段对付。

    可是这件事牵扯到他的小丫头,他总是不能太过随意地处理

    “顾西城,那以后我都听你的吧”苏颜兮因为结婚证的事情对顾西城很愧疚,听到顾西城提起这件事,她连忙依偎在顾西城的怀里撒娇,虽然这样的她,连她自己都不能接受,但是她觉得在顾西城面前还是挺管用。

    “你那么聪明,一定可以告诉我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有你在,我就可以完全不用担心。”

    顾西城嘴角微扬,再遇后,他的小丫头极少会对他撒娇,对此刻这样的她,他很怀念,有力的大手回抱着她,紧紧的。

    “嗯,你只要相信我就好,我会拼尽一切保护你,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好”苏颜兮的小脸贴在顾西城心口,感受着他的心跳,她知道,他现在不生气了。

    叩叩房门突然被敲响的声音,打算了拥抱中的两人。

    苏颜兮连忙松开顾西城,转而看向房门口:“谁”

    “少爷,少夫人,欧阳先生来了。”管家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闻声,苏颜兮与顾西城互看了一眼。

    接着,顾西城转而看向房门,吩咐道:“让他进来”

    随着顾西城的声音落下不久,身着一身黑色西服的欧阳浩走了进来。

    欧阳浩看到苏颜兮也在,便朝她微微颔首。

    苏颜兮也回以礼貌的微笑,知道欧阳浩来一定是有事跟顾西城谈,于是便开口说道:“你们谈,我去跟你们冲咖啡”

    说着,她带着浅浅的微笑朝外走去。

    从欧阳浩身边走过时,朝他微微点头。

    当苏颜兮走出书房后,欧阳浩才将注意力移向顾西城:“总裁,我已经查清楚”

    苏颜兮刚走出书房,就遇到了站在外面的管家。

    此刻,管家带着笑对她说道:“少夫人,我已经吩咐下面的人准备咖啡拿上来,您就不用管了。”

    “哦,好,谢谢”苏颜兮对管家很是尊敬,也很是佩服,什么事情总会替你想周全,不用你操心。

    在管家转身离开后,苏颜兮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门口等待着楼下的女佣将咖啡端上来。

    突然,耳边传来隐隐约约的声音,才让她发现,自己刚才没有将门关严。

    于是,她侧身过去,想将门彻底关上。

    岂料,欧阳浩的话让她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花店的人说,小苍兰在本国很少见,不宜生长,所以极少会出售小苍兰,除非有人预定。但是我让人去a市所有的花店查询过,近段时间没有任何一家花店出售过小苍兰”

    “小苍兰”苏颜兮表情微顿,脑中像是有几个画面在来回播放。

    墓碑上的小苍兰,连城先生住处的小苍兰,欧阳浩口中的小苍兰

    这之间究竟有什么联系

    “不知道总裁您查这些做什么和那位连城先生有关吗”欧阳浩不解。

    顾西城双眸微眯,要了摇头:“与他没有关系,只是最近不知道是谁,总会放一枝小苍兰在我父亲的墓碑上,我想知道这个人是谁”

    “原来是这样”欧阳浩也跟着疑惑起来:“这就奇怪了,花店没有出售这样的花,那墓碑上的花又是怎么来的”

    “这样正是让我觉得奇怪的地方。”顾西城表情变得严肃起来:“看了这件事并非我想想那么简单”

    “那总裁,我们还继续查吗”

    “查”

    苏颜兮缓缓将门关上,面色越发的凝重。

    墓碑上的小苍兰若不是来自花店,那么那么是什么地方来的

    连城先生的住处也有小苍兰,这是巧合,还是

    “少夫人,咖啡好了”端着咖啡上楼的女佣,无意间打断了苏颜兮的思绪。

    苏颜兮回神,抬眸看向了说话的女佣,半响才反应过来:“哦,你送进去吧”

    话落,她从佣人身边走过,接着快步朝楼下走去。

    心里既然有疑惑,那么就去找可以解开疑惑的人。

    突然间,苏颜兮感觉自己的手脚冰凉,她希望,一切不要和她想象的一样

    。。。

    连城从助理口中得知秦若雅去了顾家,眸光瞬间变得冷冽几分。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一直等到了秦若雅回来。

    走进可以的秦若雅完全没有感觉到气氛不对劲,而是大大咧咧地走过去,在连城的身边坐下,并且开口质问:“大叔,顾少说你不愿意跟姐姐离婚,这是真的吗你为什么不和她离婚她明明不爱你,你们”

    “秦若雅”连城冷漠的声音打断了喋喋不休的秦若雅,也间接让秦若雅感觉到了他的怒意。

    秦若雅的视线落在连城身上,瞧着他此刻冷漠的样子,她疑惑不解的同时,伸手戳了戳连城的手臂:“大叔,你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吗”

    连城俊脸一沉,没有作答,而是将摆放在茶几上的几叠钱轻轻推到了秦若雅面前。

    然后,才冷冷开口:“那着钱,离开离开”

    “什什么”秦若雅惊讶地瞪大了双眼,目光在连城和钱之间流转,过来好一会儿,她才渐渐理清楚连城的话。

    “你你让我走”

    “是,立刻、马上、现在”连城的话非常决绝,完全不给商量的意思。秦若雅简直不敢置信,条件反射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大叔,你怎么可以这样,我”

    “你想自己离开,还是我让人赶你出去”

    “大叔”

    “出去”

    “不要”秦若雅想也没有便一口拒绝,她的怒火在瞬间爆发出来:“你什么意思,你亲了我以后,你就要把我赶走因为你不想和我结婚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很过分我不管,反正不结婚,我就不走,我一定要跟你结婚

    “秦若雅,你以为你是谁”连城冷眸扫向一脸怒气的秦若雅:“你以为我亲了你,就必须和你结婚那我告诉你,我亲过的女人你十根手指也数不清,如果要结婚,也轮不到你。你最好识趣地拿着钱离开,否则,我会让你更加难堪”

    “你”

    “把她轰出去

    没有再个秦若雅说话的机会,连城厉声吩咐,保镖连忙冲了进来,拽着秦若雅就往外拖。

    秦若雅长这么大,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对待,她心里又气又恼又难过。目光看到坐在沙发上沉默着的连城,她的眼泪不知道为什么滚落了下来。

    一双泪眸中带着失望,痛心

    那个会在遇到危险时,义无反顾保护她的大叔,此刻居然这样对待她。

    不,她不能接受

    “你们放手秦若雅摇着头,使劲挣扎,可是力气悬殊,她怎么也无法从魁梧的保镖手中挣脱出来:“你们混蛋,放开我,没听见吗”

    保镖一脸的冷漠,不予回答,直接拉着她朝外走去。

    秦若雅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无助和耻辱,她埋怨的目光再次看向连城的侧脸,他仍然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让她觉得刺眼:“大叔,你不可以这样对我,你快让他们放开我,放开我啊”

    没等秦若雅把话说完,就被保镖强行拽出了客厅。

    一时间,客厅从吵闹中安静了下来。

    连城微微叹息一声,紧闭着双眼,倒在了沙发靠背上,修长的手揉着自己发痛额头。

    隐隐约约之间,还能听到秦若雅从外传来的吼声。

    不过,他已经自动忽略

    助理走进来,看到这一幕的他有些于心不忍,因此忍不住对连城说道:“先生,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连城猛地睁开双眼,复杂的眼神看了助理一眼,助理莫名感觉有些慌。

    因此,他潜意识地退后了一步,没有再多说什么。

    只是没有想到,连城却突然开了口:“将这些钱让她带走”

    助理一顿,这才恍然明白过来连城的用意,他毕竟跟着连城身边有些年,所以对连城的了解比别人多。

    秦若雅现在对于他来说应该被归于麻烦这一类,所以他才会想着速战速决将麻烦解决掉。

    至于这些钱,只能证明他并非是一个冷血的人。

    助理如此一想,便没有再想替秦若雅说好话,而是按照连城的吩咐,拿着钱走出了客厅。

    连城要解决的麻烦,他身为助理,也必须帮他解决麻烦。

    秦若雅被赶出了小洋楼,被抛弃在大街上。

    她不服气地想找连城理论,可是有保镖把守着大门,她根本不能靠近一步。

    最后助理出来,将钱塞到了她手中,并且好心地安慰了她几句。

    “这些钱,可以让你买机票回家了,你还是拿着钱回去吧。至于我们先生,你也别再打扰他,他做的决定,谁也无法改变,既然他让你离开,那么你就不能留”

    “你让我进去见他,我还有话没有说清楚,我不会走的”秦若雅拒绝离开:“我不管他做了什么决定,我也有我的决定,我决定和他结婚,除非和他结婚,否则我是不会回家的”

    而且,她也不能回

    助理无奈地摇摇头:“先生不愿意见你,我们是不会让你进去的,你也别这么执着,回家去吧”

    说完,助理转身走进了小洋楼,让保镖守在门口。

    秦若雅完全没有办法,她心里堵得慌,从来没有这样堵过。

    为了发泄,她完全不假思索地将手上的钱用力抛了出去,一叠叠钱瞬间散开,被风带起,围绕着她四处飘落。

    开心阅读每一天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