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一切都是我的计划

关灯
护眼
    守在门前的保镖惊呆了,看着一张张红钞票四处飞去,心肝那个颤啊。

    这个姑奶奶太不把钱当回事了吧

    或许是因为秦若雅的壮举,又或者是因为钱的魅力,不一会儿周围赌满了围观群众,一个个十分纠结,这个钱是捡还是不捡呀

    秦若雅站在原地,一双怒目始终看着小洋楼。

    对于旁人,她完全置之不理。

    时间就那样一点点过去,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甚至不知道谁通知了记者,a市各大报社的记者也纷纷赶到了这里

    原本安静的住区,此刻变得热闹非凡

    有记者上前对着秦若雅采访,却被秦若雅彻底无视。

    总之,场面非常混乱

    苏颜兮开车来到这里时,瞧着这盛大的场面,微微有些怔住:“发生了什么事”

    带着疑惑,苏颜兮下车,挤到了最前面。

    她抬眸,便一眼看到了站在最前面的秦若雅。

    于是,她快步来到了秦若雅身边,伸手拉着她的手腕。

    “若雅,发生了什么事”

    听到熟悉的声音,秦若雅才渐渐回神,一直专注看着小洋楼的目光渐渐移向了苏颜兮:“姐姐”

    一向大大咧咧的秦若雅,此刻的语气带着淡淡的忧伤。

    苏颜兮连忙拍了拍她手背安慰她:“有我在,别怕。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事”

    秦若雅眨着双眼,一脸难过的表情,伸手指了指小洋楼:“大叔他居然赶我走,姐姐,他好过分”

    说着,秦若雅的眼睛微微泛红。

    虽然从小到大她跟父亲经常斗嘴,父亲也经常说不认她这个女儿,可是从来没有真的被这样赶出来过。

    今天,她却被连城赶出来了。

    无论是心理,还是自尊,秦若雅都被深深伤到了。

    “赶出来”苏颜兮惊讶万分,这两人不是说要结婚了吗

    “姐姐,你帮我将他们两个打趴下吧,他们站在门口,我进不去”秦若雅伸手指了指站在门口一脸不知如何是好的保镖。

    总之,她还是有很多话要理论,她才不会拿着钱傻傻地离开。

    别以为她秦若雅是一点点钱可以打发,她可不是乞丐

    苏颜兮随着秦若雅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保镖们一脸的为难。

    她曾经也做过这样的工作,自然理解他们也是无可奈何。

    既然是连城先生的吩咐,那么没有连城先生的允许,他们是不可以让秦若雅进去的。

    可是为什么连城先生突然要将秦若雅赶走

    苏颜兮突然发现,她对连城的理解,少之又少

    “姐姐,你倒是说一句话呀”秦若雅见苏颜兮一脸沉默,也不出手帮她,于是着急地催促。

    苏颜兮回神,抬眸看向她,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你先别急,这件事他们做不了主,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找连城先生”

    “那那好吧,姐姐,你替我告诉他,我是不会走的”

    “好,我会告诉连城先生”苏颜兮略微点了一下头,这才转身朝里走去。

    保镖没有阻拦苏颜兮,因为他们只接到命令不能让秦若雅进去,可没有说不让苏颜兮进去。

    因此看到苏颜兮进去,他们只默默的地将脸朝向另一边

    苏颜兮带着复杂的表情朝里走去,当路过小花园,看到那显眼的小苍兰时,神色微微怔了一下。

    小苍兰的花盛开着,和上次看到的一样灿烂。

    只是,在a市这样的气候下,花的主人应该费了不少心思。

    苏颜兮双眸微眯,半响才收回思绪,走进了客厅。

    此刻,连城仍然坐在沙发的角落,安静地沉思着什么。

    助理最先发现苏颜兮的存在,大概是因为最近苏颜兮时常来的缘故,所以他并没有丝毫惊讶,而是走过去,在连城身边低声说道:“先生,颜兮来了。”

    连城收回思绪,抬眸朝大门的方向看去,目光正好与苏颜兮的视线撞上。

    接着,他扬起了一抹浅笑,开了口。

    “今天顾少没有陪你一起来”想他住院到出院这几天,顾少可是来得勤快得很。

    苏颜兮的目光没有避开,带着复杂的情绪回道:“他不知道我来这里”

    “哦,怪不得”连城眸中闪过一丝了然:“我就说,他怎么会让你一个人过来,这可不是他顾少的作风”

    “连城先生你为什么要赶走若雅”苏颜兮疑惑的目光打量着连城。

    连城眸光微闪:“这件事与你无关,你不用过问。”

    “可是”

    “你今天来难道是为了秦若雅的事情”

    苏颜兮微怔,想到自己来的目的,神情变得严肃几分。

    连城瞧她的反应,开口问了一句:“有事情想说”

    “是”苏颜兮认真地点了点头

    连城见她如此,心里多少明白了些什么,因此挥了一下手,示意助理先下去。

    助理微微颔首,看了苏颜兮一眼,才走出了客厅。

    最后,客厅里只剩下苏颜兮和连城。

    前者表情严肃,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后者。

    后者态度从容,一双深邃的眸子好似洞悉一切。

    “连城先生”苏颜兮收回思绪,走了过去,站在连城的旁边:“听说a市的气候不适合种小苍兰,不知连城先生是怎么做到,让小苍兰开的如此灿烂”

    连城表情一顿,双眸半阖,不过却没有看向苏颜兮,修长的手指犹如弹钢琴那般,在沙发上轻轻敲打着:“种花而已,只要用心,什么花都可以种好。坐吧,想必你还有很多话想说,站在会很累。”

    苏颜兮微微抿唇,最后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坐下,目光再次看向了连城:“连城先生,你认识顾西城的父亲吗”

    连城的手潜意识地移动了一下,眸光却平静看向了苏颜兮:“为什么突然这样问”

    苏颜兮一直看着连城,没有错过他的任何表情:“这段时间,有人时常会拿着一枝小苍兰去墓地看望顾西城的父亲”

    “所以你认为这个人是我”

    “顾西城让人查过,在a市没有花店有出售小苍兰,而我却在连城先生的住处看到了小苍兰,因此我忍不住想,送花的人是不是连城先生您”

    “呵”连城摇头轻笑:“只是一种花而已,你会不会想太多了虽然我这里有小苍兰,但是并不代表整个a市只有我这儿才有小苍兰。a市说大不算大,说小可也不是很小,你能说别人家就没有这样的花你单凭这一点说我是送花的人,会不是太牵强”

    “那天我陪奶奶去寺庙,连城先生你也在,这真的只是巧合”

    其他的事情她可以解释,这件事又该如何解释

    “如果连城先生你只是为了想对我说那些话,又何必大费周章地去寺庙对我说”苏颜兮深呼吸一口气,牵动了一下嘴角,清澈的目光始终看着连城:“这一切都让我忍不住去想,连城先生你就是那个送花的人。当这个想法从我脑中冒出来的时候,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从顾家到这儿的路上,我也想了很多很多,让我觉得惊讶的是,随着这个想法,我好像可以将所有的事情连在一起,真是一件很奇特的事情。”

    “所有的事情”

    “对,所有的事情”苏颜兮轻轻握紧了双手,感觉都奥自己的心跳在渐渐的加快,接下来要说的事情,连她自己都觉得很荒谬,可是却又那么无懈可击。

    “小西瓜被绑架,连城先生让我签的申请书,还有小西瓜被送往a市,我和顾西城五年后的重遇,这一切的一切现在想来,好像都是被安排好的那般。”

    连城眉头微挑:“这些事情,你不会也以为是我做的吧”

    “难道不是吗”苏颜兮深邃的目光与连城对视:“我和小西瓜还有小北之所以能在瑞士平安生活五年,全是因为连城先生您的照顾。正因为如此,除了连城先生你,还有谁可以将小西瓜无声无息地带走”

    连城薄唇轻扬,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继续”

    “绑走小西瓜的人,用小西瓜威胁我,让我去接近顾西城,这可以看出对方并非为钱而来。”苏颜兮在脑中仔细回想了一遍:“现在想想,对方的目标或许只是顾西城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除了这个解释,还有什么可以解释这一切”

    连城摊摊手:“然后”

    苏颜兮抿唇,审视的目光看向对面的连城:“我知道我的猜测对连城先生很无礼,可是所有的事情连在一起,让我不得不这么想。连城先生,如果我的猜测是错误的,那么请你亲口告诉我,这一切真的与你无关”

    给她一个理由,让她去相信自己是在胡思乱想 ~ .. 更新快

    “在我的心里,一直对连城先生十分的感激,所以我比谁都不愿意相信这一切和连城先生有关。我也希望自己一直最信任的连城先生,不会利用我去伤害我爱的人,所有请你告诉我吧,这一切都是我的猜测,不是真的”

    “颜兮,其实你的猜测没有错”

    “什什么”苏颜兮震住,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注视着连城:“这连城先生,你”

    “如你所说,这一切都是我的计划”连城的眉头蹙了一下,身体转而靠向了椅背,神情看上去没有一丝紧张或是其他的反应。

    他很平静,平静到让人感觉害怕。

    “为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苏颜兮的双手渐渐握紧,带着不解的神情摇头:“我我完全不明白你要这么做”

    “因为顾家”连城的冷漠的声音打断了苏颜兮的话。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