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舞池一闹

    商震看了顾西城一眼:“你们这究竟怎么回事”

    “是啊,我也好奇,我以为你会迫不及待地想结婚”慕廉川也忍不住插话:“已经等了五年,还想继续耗下去”

    顾西城淡淡地瞥了他们一眼:“你们以为我不想结问题是现在根本不能结”

    说到结婚的事情,我们的顾少不能淡定了。

    而他的反应也引得司徒朔他们疑惑:“究竟怎么回事”

    顾西城眉头微蹙,沉默半响后,最终还是将整件事告诉他们。

    毕竟,都是他可以信赖的兄弟,没有什么好隐瞒。

    再者,他也需要人来提醒自己冷静。

    苏颜兮被陆安安和秦若雅带到了一楼,一楼非常吵闹,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烟酒味道,音乐似乎已经开到最大,就像要震聋人的耳朵那般,更有不少男女在霓虹灯闪耀下的舞池里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腰肢。

    也有打扮冷艳的女子正嘻嘻哈哈地混在男人堆里面玩,用轻佻的语言挑逗着那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男子。

    因为太吵闹,苏颜兮选择了幽暗角落,比较安静的地方坐下。

    昏暗的灯光下,调酒师轻轻地摇摆着身体,极其优雅地调配着一杯五彩的鸡尾酒。

    当看到苏颜兮她们时,很礼貌地点了点头,然后将调好的鸡尾酒首先给她们三人送了过来,一一摆放在她们面前。

    秦若雅来到一楼就安静不下来,坐了不到五分钟,她便忍不住拉着陆安安一起去舞池疯。

    陆安安本想让苏颜兮一起去,苏颜兮毫不犹豫地拒绝。

    最后陆安安没有办法只能自己和秦若雅去玩。

    她们走到舞池中央,彼此面对面疯狂舞动着。

    秦若雅毕竟年轻,所以非常大胆,扭动的每个动作都让她看上去极度性感,也能看出她姣好的身材。

    陆安安笑着跳着,瞧她如此,不觉地向她竖起大拇指。

    秦若雅大方地朝陆安安抛去一个媚眼,然后两人都忍不住大笑出声。

    坐在角落的苏颜兮,品着酒看着她们,瞧着她们笑得那么开心,她也不觉地扬起了嘴角。

    在这样的夜里,她整个人很快就放松下来,依偎着沙发椅背,渐渐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修长的手拿着酒杯,摇曳着,迷离的目光看着舞池里扭动着身体的大家。

    原本紧靠在一起跳舞的陆安安和秦若雅,被一个高大的男人挤开。

    陆安安瞧着突然横过来的人,不是很忙,跳着舞步试着再次移向秦若雅。

    可是她移动一步,那个男人也移动一步。

    总之,就像是铁了心要横在陆安安和秦若雅的中间。

    对此,秦若雅也非常不乐意。

    于是,她高傲地仰起头,伸手朝眼前的高大男人比划,示意他让开。

    男人笑得极其邪魅,耸耸肩,摊摊手,表示不愿意。

    秦若雅双手放在腰间,瞪着他,火气又被挑起来了。

    因此,想也没想,伸手就将男人一把推开。

    接着,若无其事地跟陆安安继续跳舞。

    只是没想到,那个男人并不死心,他快速走过来,也和刚才秦若雅推他那般,伸手推了秦若雅一下。

    秦若雅大概是没有想到他会如此,也没有及时防备,被他这么一推,身体向后退去好几步,甚至撞上了好几个人。

    不过幸好,她最后稳住没摔倒。

    被撞的人全都带着不满的表情看向秦若雅,眼神中带着质问。

    秦若雅对他们倒是不在意,而是一双怒目瞪向了推她的男人。

    这个该死的混蛋

    “喂,你干嘛”陆安安见状,上前不客气地推了一下那个男人:“你什么东西,她是你可以推的吗你当姐姐我是摆设啊”

    语气中的保护味十足,陆安安对姐妹向来是非常照顾的。

    所以看到刚才这个男人推陆安安,非常的生气。

    男人看了一眼陆安安,不屑地朝着陆安安竖起了中指

    “我靠”陆安安顿时火了,上前再次推了男人一把。

    男人退后两步,脸上却仍然笑得极为的不怀好意。

    秦若雅也不客气,上前朝他出手,一时间,舞池里的其他人都怔住了,停下了跳舞,站在原地看着这一幕。

    苏颜兮发现情况有异,连忙放下酒杯站起身快步走向舞池,来到陆安安和秦若雅身边:“怎么了”

    陆安安冷眼扫向对面站着的嚣张男人:“没什么,遇到一个贱男春而已”

    “臭女人,你嘴巴放干净一点”贱男春不满,沉着脸,说着就像向前教训陆安安。

    苏颜兮见状,连忙挡住了陆安安前面,在贱男春靠近时,毫不客气给他一个回旋踢,将他踢倒在地。

    哗哗在场的人惊呼一声,纷纷让看,都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苏颜兮。

    他们对一个娇小的女人,打到一个高大的男人,非常佩服已经难以置信。

    秦若雅和陆安安走过来站在苏颜兮左右边上,并且很默契地朝苏颜兮竖起了大拇指,接着又非常默契地朝倒在地上的贱男春竖起了中指

    贱男春捂着受伤的地方,坐在地上,非常生气地瞪着她们,尤其是看到陆安安和秦若雅竖起中指,像是恨不得冲过来打一架那般。

    只是他刚刚站起身,就被酒吧的保镖架着拖了出去。

    酒吧经理在这时来到了苏颜兮她们面前,非常抱歉地朝她们深深一鞠躬:“很抱歉,是我们的管理疏忽,扰了顾少夫人和陆小姐还有这位小姐的雅兴,请见谅,刚才那位我们会处理,希望三位能消消气。”

    苏颜兮和陆安安互看了一眼,最后对酒吧经理说道:“我们没事了,你忙你的去吧”

    刚才也没让那个男的讨到好,她们的气也已经出了,没必要跟慕廉川添麻烦。

    听她们这么说,酒店经理顿时松口气:“好的,希望三位能玩得愉快。”

    苏颜兮微微点头,然后拿着陆安安和秦若雅的手离开了舞池,来到了她刚才坐的地方。

    “你们怎么回事,怎么跟一个男人对峙起来,万一他伤到你们怎么办”

    陆安安:“不是还有你吗”

    秦若雅:“不是还有你吗”

    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让三人都不觉愣住。

    最后苏颜兮最先反应过来,无奈地摇摇头,斜睨两人一眼,走到沙发上坐下。

    陆安安和秦若雅相视而笑,也跟着走了过去。

    在苏颜兮身边坐下的陆安安顺手拿起面前放着的鸡尾酒喝了一口:“啊,渴死我了”

    当陆安安放下手中的杯子的时候,苏颜兮微微一愣:“这这杯酒是我的”

    “啊”陆安安擦着唇角,看向苏颜兮,只见苏颜兮伸手指了一下她放下的酒杯。

    她这才恍悟过来:“呃,喝错了”

    苏颜兮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嗯”

    “哎,没关系,我和你谁跟谁呀,我不嫌弃你,既然我喝了你的,你就喝我的吧”陆安安说着,将自己的酒杯推到了苏颜兮面前。

    苏颜兮对她此举很是无奈,不觉地笑了笑,拿起酒杯喝了一口,也借此表示自己也不嫌弃她。

    好闺蜜,好朋友,就是如此亲密

    秦若雅慵懒地半躺在沙发上,没有在意苏颜兮她们的谈话,而是在心里琢磨着,陆安安说的生米煮成熟饭,这饭怎么煮啊

    包厢里

    顾西城将最近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了商震他们,仨人在听完他的简单诉说后,都忘记该如何出牌了,索性放下手中的牌。

    “这也未免太戏剧性了吧,我说,那个连城是什么人,连你也查不出来”商震觉得这也太邪乎了吧。

    虽然在瑞士的势力不似在a市,可是要查一个人,想来也不难,怎么就查不清楚

    “既然查不出来,说明这个连城的身份也不似表面那么简单”慕廉川仔细地琢磨了一番:“这一切真的是巧合”

    “什么意思”司徒朔疑惑,眉头潜意识地蹙紧:“你意思是这一切都是那个连城设计好的”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啊”商震微微挑眉:“五年前,我们费尽心思才找到关嫂子的地方,可是这个连城怎么就这么凑巧救下了嫂子,他为什么那么巧出现再者,为什么要带嫂子去瑞士,不让她留下a市并且一去就是五年,现在嫂子回来了,他还是费尽心思让嫂子签下什么结婚申请书,擅自做主将两人的结婚证给办了,要说他不是别有居心,我还真不敢相信”

    顾西城双眸微眯:“他想要龙神集团”

    “什么”商震三人顿时一惊,不可思议的目光全看向了顾西城。

    尤其是司徒朔,不满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的目的是龙神集团他大爷的,这是痴人说梦吧”

    顾西城略微点头:“只要龙神集团给他,他就会放手,不会再为难小兮”  .{.

    “你答应他了”商震瞬间皱紧了眉头,双眸看向了顾西城。

    “没有”顾西城淡淡回道,语气让人听不出他此刻的情绪。

    可是观察细微的慕廉川还是察觉到一些异样:“你没有答应,可是你在考虑是否到答应不对吗”

    顾西城看了一眼慕廉川,最后沉默。

    司徒朔左右瞧瞧,然后目光还是落在了顾西城身上:“顾老夫,你该不是真的要答应那个家伙吧你可想清楚,龙神集团可是顾家几代人的心血,怎么能让一个外人夺走,当初那个什么金瑶夫人出现,你都没有轻易放弃,现在叫连城的家伙算什么”

    “他比金瑶厉害,至少他懂得掐住顾老大的喉咙,这可是不用费一兵一卒,就能让顾老大动摇的棋局”商震瞥嘴,倒是有几分佩服这个连城,够狡猾的

    慕廉川的表情也严肃了几分:“这件事嫂子知道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