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醉酒难受的苏颜兮

    顾西城眸光一沉:“我并没有告诉她,这件事我不希望她担心。在她心里,对连城很感激。如果让她知道这一切,知道连城在利用她,她会不开心”

    “啧啧”商震摇头,谁说他们顾少不懂得体贴女人了

    站出来,保证不打死他

    司徒朔听他们这样一说,才多多少少明白其中的深意,敢情连城这个家伙在欺负苏颜兮,这一点让他非常生气。

    于是,他的俊脸瞬间沉下来,语气也冷了几分。

    “tnnd,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反正现在他在a市,我们将他绑来,看他能怎么横,我就不相信他的势力可以胜过我们四个弄不死他”

    “司徒少爷司徒公子”商震对他真是无语了:“这是法治社会,不是黑道,能别这么土匪吗”

    “靠,难道就这样被他牵着鼻子走”司徒朔不满,尤其对连城欺负苏颜兮的事情感到火冒三丈。

    还敢偷偷办理结婚证,这人还要脸不要脸

    “顾老大,你倒是说句话,该怎么对方这个家伙你说怎么办,我替你去收拾他”司徒朔向来做事不计后果:“我去,我定把他揍成残废,让他妈都不认识他”

    顾西城抬眸,扫了司徒朔一眼:“他已经是残废”

    “嗯”

    “他因为车祸,失去了一只脚。”

    听到顾西城如此说,司徒朔三人微微愣了一下。

    不过司徒朔很快反应过来:“大大不了,我揍他的时候用一只手不信打不过他”

    “你要想揍他,先过小兮那关吧”顾西城虽然不想承认,可是事实就是事实,要是去用武力教训连城,怕是第一个不许的就是苏颜兮。

    他家这个丫头,对连城的好真是让他嫉妒

    我们顾少此刻承认,他非常的嫉妒

    司徒朔听顾西城这么一说,顿时无语了。

    他可以不在乎任何人,可是苏颜兮

    “这件事还没有到最坏的地步,我也不希望让小兮为难,只要他没有做出别的过分事情,我可以暂时跟他耗下去。”顾西城深邃的目光闪着异样光芒:“等到了一定时机,我会让他放手”

    商震和慕廉川互看一眼,顾西城的话并没有让他们放心,反而让他们更担心。

    试问一向雷厉风行的顾少,突然选择于敌人耗下去,而不是当机立断铲除,那么只能说明一点,他遇到了难题,一个不好解决的难题。

    看来,苏颜兮真的是他不能除去的软肋。

    无奈,他们也不能说破,因为这个问题他们也无法破解。

    倒是司徒朔理不清状况,非常义气地说道:“顾老大,如果需要帮助,说一声,我倒要看看连城这家伙能有多大本事。”

    顾西城朝司徒朔点了点头,然后一脸平静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时间不早了,散了吧。”

    商震回神,耸耸肩:“成,这几天我也累得够呛,散吧”

    他与陆安安的婚礼全是他一手操办,因为时间比较仓促,所以准备这些事情不叫紧凑,他忙前忙后累得的确够呛。

    不过,他甘之如饴

    司徒朔和慕廉川也没什么事,于是跟着起身,也打算一起离开。

    于是,四大公子一同走出了包厢。

    “哦,对了”商震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伴郎人选就定你们了,谁也不能给我掉链子,我好不容易结一婚,兄弟给我吼住了。”

    “听你这口气,似乎伴郎不怎么好当”慕廉川一眼就看出了商震的心思。

    商震无奈地叹息一声:“陆安安的父亲虽然接受我了,可是不代表不会为难我,我听安安的口气,结婚那天,她父亲准备了难题,让我完成。想想,我就夜不能寐啊”

    “哟,这世界上还有让你害怕的人,真是奇了”司徒朔终于逮到调侃某人的机会:“不就是一个老头,瞧你那怂样”

    “你懂个屁”商震不屑地瞪他一眼:“那是一般的老头儿吗那是泰山大人

    司徒朔和慕廉川瞬间嗤笑出声,这人啊,真是一物降一物

    顾西城也难道扬起了嘴角:“伴郎人选就他们吧,我毕竟已经是孩子的父亲,当伴郎也不怎么合适”

    话落,他伟岸的身躯便移到了电梯里。

    商震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打击我们还没有儿子”

    慕廉川微微点头:“很明显”

    司徒朔冷哼一声:“有儿子了不起啊”

    顾西城伸手按在一楼的按钮上,淡淡的目光扫了他们一眼:“请别忽略我的女儿”

    商震:

    慕廉川:

    司徒朔:

    这倒是,人家不只有个聪明伶俐的儿子,还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儿。

    他们三个想追上,也无计可施

    舞池的人早已经走了一拨又换了一拨。

    秦若雅也喝了不少,她站起身,对苏颜兮挥挥手:“姐姐,我有事先走了。”

    苏颜兮迷离的目光看向她:“你你去哪里”

    “我要去找大叔”秦若雅跌跌撞撞朝外走去,没有在多说什么,她要去煮饭。

    苏颜兮不放心,想站起身阻止她,可是她刚站起来又无力地跌倒了回去。

    她潜意识地皱了一下眉头,自己这是怎么了

    明明没喝多少,为什么这么无力,难道醉了

    而起而起感觉好奇怪,好难受

    再次抬起迷离的目光时,已经看不到秦若雅的身影,反倒是看到了从电梯里走出来的顾西城和司徒朔他们。

    苏颜兮又想试着站起身,想过去找顾西城,可是她此刻压根站不起来。

    她皱着眉头,伸手拍了拍一旁睡着了的陆安安,希望她能帮自己一把。

    可是陆安安太过于疲惫,这段虽然没有管什么事情,但也操心了不少,加上喝了一点酒,因此躺在沙发上沉沉的睡着。

    迷迷糊糊感觉到有人在推她,她也只是翻了一个身,继续睡,根本没有睁开眼睛。

    顾西城刚走出电梯,目光就迫不及待环视四周,寻找那抹熟悉的身影。

    这时酒店经理过来,告诉了他们苏颜兮和陆安安的具体位置,并且将刚才的事情告诉了慕廉川。

    司徒朔也没有听是什么,直接挥挥手说道:“先走了”

    顾西城和商震同时朝经理说的方向走去,毫无意外地找了苏颜兮和陆安安。

    当看到面色通红的苏颜兮,顾西城微微一怔,他的小丫头喝醉了

    眉头轻挑,他快步走了过去。

    像是看到他走近,苏颜兮突然抬起头朝他妩媚一笑,招了招手,像是在示意他快过去。

    顾西城瞧着她此刻的呆萌样子,顿时感觉血液在沸腾。

    甚至没有喝多少酒的他,俊脸泛红起来。

    当走到苏颜兮身边,他伸手将她拦在怀里:“怎么喝这么多”

    听似责备的语气,却透着浓浓的关系。

    苏颜兮顺势依偎在顾西城怀里,摇摇头:“我我只喝了一点点。”

    顾西城无奈摇头,一点点已经这般无力了

    这时,商震也同样看到了陆安安,此刻的陆安安仍然沉睡着。

    看到吧唧了两下小嘴的陆安安,商震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么吵也能睡着”

    走到陆安安身边,他温柔地拍了一下她:“安安”

    陆安安没有一点反应,睡着很沉。

    商震瞧着她美好的睡颜,也不再忍心叫醒,索性弯腰将她抱起。

    然后对顾西城说道:“我们先走了”

    顾西城点了点头没在意,他的心思全在苏颜兮身上。

    打完招呼,商震抱着陆安安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出了酒吧,完全无视周围人异样的目光。

    顾西城也在此刻扶着苏颜兮站起身,想带着她离开。

    可是刚刚站起来不到一分钟,苏颜兮就瘫软在顾西城的怀里。

    顾西城低眸看她一眼,见她眉头紧紧皱着一起,忍不住腾出一手将她的眉头抚平。

    接着,也和商震一样,将苏颜兮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起,带着她离开酒杯。

    这样的举动让酒杯的人再也不能淡点,纷纷尖叫起来。

    不过,这样的激动被当事人自动忽略。

    正在听酒吧经理说话的慕廉川,闻声也看了过来。

    当看到顾西城和商震都离开,他也没有在意什么。

    只是对经理淡淡吩咐了一句:“以后这样的人直接丢去警局”

    找茬也不看清楚谁,简直愚蠢

    酒吧经理连忙点头:“是的,老板”

    因为知道会喝酒的缘故,所以四少今天全用了家里的司机接送。

    此刻,顾西城和商震的车子都在外面候着。

    在两人各自抱着自己心爱之人走出酒吧的时候,司机纷纷下车为他们打开了车门。

    顾家与商家本就不是一条路,所以车子背道而驰,不过是同时发动的车子,一起离开的酒吧。

    顾西城与软绵绵的苏颜兮坐在后座,他的手搂着苏颜兮,稳住她的身体,以免她不小心倒下去撞到车窗。

    像是感觉到他的气息,苏颜兮不着双眼,身体不断玩顾西城的怀里蹭,小嘴里还小声念叨着:“热好热”

    顾西城听到她的声音,微微低眸看了她一眼,发现她此刻的小脸比刚才还红。 :\\

    于是,他吩咐司机将冷气打开。

    可这似乎并没有什么样,车子没开出多远,他怀中的苏颜兮又开始不安静。

    “热,难受”苏颜兮低声说着,眉头紧皱在一起,手不觉地开始去扯自己的衣服,一不小心露出了香肩。

    顾西城见状,连忙将她的领口拉上:“小兮,别动,一会儿我们就回家了。”

    看来,下次得看着她,不能让她喝醉。

    像是听到了顾西城的声音,苏颜兮渐渐睁开了迷离的双眼,当她看到近在眼前的俊脸时,原本紧皱的眉头更紧深锁,她伸手抓住顾西城的衬衣衣领。

    “顾顾西城,难受我难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