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真爱要有善

    不过,就算如此,他也觉得自己站住了理。

    “你擅闯民宅,殴打我的女儿,你还说我教女无方,我倒要问问你,你的教养又在哪里我警告你,你再敢伤害我的女儿,我就报警抓你”

    “好啊”陆安安冷笑出声:“我也正想报警,既然你也同意,那么我们就报警吧哦,对了,这位就是警察,你有什么想说的,可以告诉他”

    陆安安说着,伸手指向门口的唐骏。

    莫晚婷的父亲自然认识唐骏,除了唐骏的官位,还有就是唐骏的背景。

    他想不认识,也不可能。

    只是,唐骏跟着陆安安前来的,莫晚婷的父亲多少心里有了些衡量。

    他转过头看向自己的女儿:“晚婷,你究竟做了什么”

    莫晚婷见自己的父亲质问自己,又看到唐骏在,就算再笨她也不会承认自己做的事情。

    因此,她捂住自己的脸颊摇摇头:“爸,我什么也没有做,是她,一切都是她的错”

    她的手指着陆安安

    陆安安对她的行为一点不惊讶,只是冷眼旁观。

    商震却无法忍受她对陆安安的胡乱指控,于是,走了过去。

    “莫晚婷,你到了现在还不知道认错吗你难道非要我们将你送去警局”

    “商震,你为什么要帮着她伤害我”莫晚婷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反过来质问商震。

    商震对她彻底失望:“晚婷,既然如此,我们让警方介入,调查所有的事情。”

    莫晚婷的脸瞬间变得苍白,心里既愤怒,又难过。

    她此刻深深明白,她是真的失去了商震。

    唐骏在此刻走了过来,做出了他一个警察该做的事情,他对莫晚婷的父亲说道:“令千金涉嫌指示他人伤害陆安安小姐,现在陆安安小姐表示要追究此事,我们警方将带莫晚婷小姐回警局接受调查”

    “你们你们有什么证据”莫晚婷的父亲虽然心里多少猜到了些什么,可是此刻他仍然站在自己女儿这边:“如果你们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我女儿做过这些事情,那么我绝不会让你们将她带走。”

    “莫先生要证据,正好我这儿有证据”突然另一道声音闯入,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大家纷纷将目光看向说话的人。

    只见,说话的人不是别人,赫然是慕廉川。

    身着一身黑色手工西服的他,潇洒从容地走进莫家大厅:“很抱歉,没有经过同意就进来了,不过我按了门铃,没人应。加上大门没有关,于是我自作主张进来了。”

    说着,他扬了扬手。

    很快,他身后的手下便将两个男人丢了进来。

    陆安安一怔,她认出了被他带来的其中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在舞池和她们打架的男人。

    她隐隐约约间像是明白了什么

    倒是商震不解地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慕廉川薄唇轻扬,解释道:“这两个狗东西在我的宫爵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被我抓了起来,仔细盘问了一下,原来他们是莫晚婷小姐指示的,所以我带过来对质一下,我可不想冤枉谁。当然,我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在我宫爵闹事的人现在你们两说说,莫晚婷小姐都让你们干了什么”

    两人大男人虽然人高马大,可是此刻却非常狼狈。

    想必,早已经受过教训。

    听到商震如此问,想也没有想,直接招了:“莫小姐她他让我们去宫爵引开陆安安小姐的注意力,然后在她就里下药”

    “你们两个混蛋”商震生气地将两人踹晕过去

    本来他还不打算放过他们,幸好慕廉川将他拦了下来:“行了,交给警局处理吧唐骏在这里不是”

    商震这才放了他们,没有继续踹死他们。

    唐骏也大概知道了事情经过,于是上前出示证件,要将莫晚婷带走。

    莫晚婷哭着摇头,却什么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将埋怨的眼光等着陆安安。

    而莫晚婷的父亲,无力地坐倒在地上,无计可施。

    他伸手指着莫晚婷,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字。

    总之,他对这个女儿已经失望透顶

    此刻仅剩的,便是心痛

    或许陆安安刚才骂的极对,他真的没有把自己的女儿教好。

    可是,他也非常难过,毕竟这是他唯一的女儿。

    看着自己的女儿出事,没有那个父亲会好受。

    陆安安看着莫晚婷的父亲,也替他感到难过,毕竟她也有一个深爱着她的父亲。

    但是莫晚婷所做的事情,她不会原谅。

    如果不是唐骏碰巧路过,那么她会有什么样的后面,那真是不敢设想。

    因此,她是不会放过莫晚婷的。

    看着莫晚婷被唐骏带走,她只是冷漠地看着,没有说一个字。

    她不是兮兮,可以原谅任何伤害她的人,她陆安安做不到,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

    “唐警官,这两个狗东西,我让人送去你们警局”慕廉川一句话也决定了心怀不正两人的命运。

    这个世界上会有原谅,但是也有底线,不是每一件坏事都能得到宽恕。

    唐骏离开前朝慕廉川点了点头:“有劳慕少”

    慕廉川从容地回以一笑,然后吩咐人将他们带去警局。

    既然敢在宫爵闯祸,那么后果就必须有这个勇气担着。

    “哦,对了。”陆安安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脸上尽是疑惑:“他们说下药,可是我根本没有”

    “那是因为有人替你喝了加料的酒。”慕廉川也是看了监控才知道,他们两个一个引起她们的注意,一个悄悄地下药。

    以为做的很隐秘,那全是不把宫爵放在眼里的蠢货。

    “啊,兮兮”陆安安恍然明白过来,想起了和苏颜兮对调酒杯的事情。

    她着急地抓住商震的手臂:“商震,是兮兮替我喝了有药的酒,怎么办兮兮会不会有事”

    商震伸手握住她的手,试图让她冷静,意味深长的目光却看向了慕廉川。

    慕廉川带着浅笑,朝商震微微点头。

    两人非常有默契,哪怕只是一个眼神,他们已经明白一切。

    于是,商震将目光移回到陆安安身上,看着她此刻狼狈的样子,心里很是心疼,他将唐骏的外套拿下来,然后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安安的身上。

    陆安安没有注意到他眼中的心痛,而是着急地追问:“我们去找兮兮吧,我担心她”

    “你别着急”商震握住陆安安的双手,温柔的目光看着她:“有顾少在,她不会有事”

    陆安安一怔,想了想才点头:“也对,有顾少在,不过”

    “天色不早了,我们这个时候去顾家也不方便,明天我再陪你过去看看。现在我先送你回去,以免伯父担心。”

    “呃,那好吧”

    现在的时间的确不适合去顾家,陆安安心里担心,却也相信有顾西城在,苏颜兮不会有事。

    因此她朝商震点了点头,答应先回家。

    毕竟夜色不早了,她的父亲也会担心她。

    至于兮兮,她只有明天去看望她。

    想到自己的好姐妹因为自己才遇到这样的事情,她心里就感到内疚,心里更是下定决定不会放过莫晚婷。

    带着疲惫的心情,她便随着商震一起离开了莫家。

    慕廉川好人做到底,将他们送回了陆家。

    商震和陆安安是在陆家大门口分手的,两人依依不舍,比刚在一起的时候还粘着彼此。

    陆安安抬眸看向商震,想了想问道:“莫晚婷的事情,你很难过对不对”

    商震微怔,抬头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庞:“不难过,她应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也希望她可以借此机会,好好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

    陆安安能听出商震话里的真心,她微微送了一口气:“那我就放心了,这件事我不会轻易放过她。”

    “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吧”这几年,商震一直纵容莫晚婷,只是因为心中那一抹歉疚。

    可是现在他发现,自己对她的纵容,只会换来她一次一次令人发指的行为。

    与其现在给她一些教训,也好过将来她做出更多无法挽回的事情来得好。

    陆安安深呼吸一口气,想到晚上遇到的事情,她就感到一阵后怕:“商震,如果今晚唐骏没有出现,我没有逃过这一劫。那么你还会还会要我吗”

    商震身体一僵,接着又像是全身的血液在逆流那般难受,他伸手将陆安安拉近自己,然后在她额头上重重亲了一下:“陆安安,你无论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我商震认定的女人,你将是我商震的妻子,是我未来孩子的母亲这一点,谁也不能改变,除非我死”

    陆安安抿唇轻笑,深邃的眸光望向商震,眼泪一颗颗地滚落下来。

    她本不是爱哭的人,此刻她真的好想大哭一场。

    不为今晚的委屈,只为商震这一席话。

    够了,她陆安安已经别无所求,只要这个男人是真心将她对待。

    如此,就好。

    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事,比你遇到一个真心待你的人还要幸运。

    以前他们都挣扎过,试着放弃过,可是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

    既然如此,那么以后都认定眼前这个男人,再也不后退,再也不逃避。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幸福,其实很简单。 :\\

    遇见了,欣然接受。

    失去了,勇敢承受。

    不要去畏惧,不要去害怕失去,也不执念于占有。

    如莫晚婷那般,最终只会将自己推向灭亡。

    真正的爱,至少要有善

    陆安安与商震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心意,也从这次事件中更加懂得去珍惜彼此。

    而另一边,苏颜兮和顾西城却是另一番场景。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