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我要跟他煮饭

关灯
护眼
    顾西城看着躺在怀里的苏颜兮,心里很是疼惜。两人在车上待了快两个小时,可是苏颜兮仍然没有完全清醒的迹象,整个人仍然小脸通红,目光迷离。

    对此,顾西城突然有种想将那群下作的人灭了的冲动。

    刚才慕廉川来电话告诉他,查出是莫晚婷干的事情。

    他只冷冷地回了一句,送去莫家,交给商震处理。

    想必现在,事情也已经告一段落。

    顾西城抽了一支烟,然后将自己的外套披在苏颜兮的身上,现在苏颜兮有多么迷人,只要他才清楚。

    但是他并没有完全被冲昏头,所以也没有不计后果地索要她。

    哪怕自己想,也极为的克制着,在给予苏颜兮喘息的时间。

    有些疼惜往往体现在细微之处,我们的顾少就是如此。

    不在乎的人是生是死,对他来说无关紧要。

    如果是他用生命来在乎的人,那么他会痛惜到对方掉落一个头发丝都会紧张。

    最后,他亲自开车带着苏颜兮回了顾家。

    所幸的是现在时间已经很晚,顾家虽然灯火通明,可是大家都已经休息了,整个顾家非常安静。

    因此,顾西城抱着苏颜兮回卧室的一段路,并没有被任何人看见。

    当然,也没有人察觉到他们此刻衣衫不整的样子。

    他们刚进走进卧室,苏颜兮便低吟着,双手搂着顾西城的脖子。

    声音极为柔软地说着:“难受,我难受”

    顾西城原本要去打开电源的手,改为再次抱紧苏颜兮。

    接着淡淡的月光,他心疼地抱着苏颜兮去到他们的大床。

    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安慰着她:“不要担心,有我在,你不会有事。”

    所有的一切,都将会过去

    而他们的幸福,将永远围绕着他们,不离不弃。

    这是他们的坚守,也是他们付出的回报。

    。。。

    嘀嘀嘀路灯下,出租车司机不断地按着车喇叭,本想着让屋里的人出来,却发现怎么按,里面都没有动静。

    无奈之下,他只好将目光移向后座的乘客。

    “我说小姐,这里真的是你家吗你确定里面有人吗我已经按了快十分钟,里面都没有人出来。你该不会在糊弄我吧”

    “呸,你当本小姐是什么人”这位乘客小姐不是别人,真是秦若雅。

    半醒半醉的状态,看上去特别的让人无语。

    当然,最无语的是司机。

    “可是没人出来啊,我说小姐,你倒是想想办法把车资付了,我好走啊”司机真是感觉自己出门没有看黄历,怎么就遇到这样一个主了。

    坐了那么远的车,居然没有钱付车资,这叫什么事情。

    表面看上去也不像是没有钱的人啊,怎么就偏偏真的没有钱啊

    秦若雅摇头晃脑地看着司机:“我不是说了嘛,我没钱。嗝我未来老公有钱,他就住里面,你去找他,让他付车钱。”

    “问题是你这个未来老公根本不出来,你叫我怎么找他拿钱”

    “笨,他的脚不方便,怎么出来啊”莫晚婷摇晃着手,指向小洋楼大门:“你去按门铃,他他一定会出来”

    司机瞧着秦若雅醉得不轻的样子,很是怀疑她的话:“你确定”

    “不然呢”秦若雅趴在车窗上,要吐不吐的样子。

    司机人很老实,面对这样的情况无可奈何,如果不收钱,也不切实际,因此他只能下车去按门铃。

    没想到,门铃响了不久,还真出来了人。

    不过,是两个大男人,样子很魁梧。

    司机看着他们,有些心颤。

    于是,他走回到车子面前,目光看向秦若雅。

    “我说小姐,这两个谁是你的未婚夫”

    “嗯”秦若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了一眼,发现既然是连城的保镖。

    她摇了摇头:“他们他们都不是”

    “啊”司机真是糊涂了:“那你的未婚夫究竟在哪里呀”

    “屋里”

    “小姐,我说你能自己进去拿钱吗”

    “不能”

    “这这为什么”

    “他不让我进去”秦若雅说着,就忍不住瞥了瞥小嘴,很是不满。

    司机却因为她的话而不高兴了:“你是他的未婚妻,他怎么可能不让你进去,小姐,你这是逗我玩吧”

    “我没有”

    “你还说没有,我也不跟你耗下去了,你赶紧拿钱”

    “钱也没有”

    “黑,小姐,你这就不对了,你知道你的行为是什么吗”司机再好的脾气,现在也受不住了:“你这是坐霸王车”

    秦若雅被吼得一愣愣的,趴在车窗上,歪着脑袋:“那你把我栽回上车的地方吧”

    司机吐血,他发誓这一辈子再也不载这样的醉鬼。

    送到这个地方,他已经亏了,还让他送回去,当他是傻子吗

    “小姐,我告诉你,你既然拿不出钱,我就把你送去警察局”

    “咦,这个好”秦若雅推开车门,跌跌撞撞地走下车,然后伸手指向小洋楼:“你就报警,让警察来抓他,他不帮我付车费,你就告他”

    “哎哟,我的姑奶奶”司机嘴角一抽,真是快崩溃了。

    “他太过分了,既然将我丢在这外面不闻不问”秦若雅指着小洋楼怒骂,身体摇摇晃晃地险些摔倒:“我们就告他,让警察抓他,让他后悔好不好”

    司机捂脸,真是崩溃至极

    正好在这个时候,连城的助理得到通报,走了出来。

    当他看到一副醉得不轻的秦若雅时,无奈地摇了摇头。

    心想,这个丫头还真是够固执的。

    他走过去,将情况大致了解了一番,最后主动将车资给了司机。

    司机这才拿着钱,痛痛快快地走了,再待下去,他一定会疯掉。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助理将司机打发走以后,才来到秦若雅身边,看着她摇摇欲坠的样子,想伸手扶住她,可又觉得不太合适。

    手拿起来了又放下:“秦小姐,你怎么又来了”

    “嗝嗯,我来了”秦若雅挥挥手,独自向前走:“你不用招呼我,我自己进去”

    “啊”助理黑线,这人还真不客气:“秦小姐,你不能进去,先生不会见你的”

    “我知道,嗝他不见我,我去见他,一样的”秦若雅看着前面的路,皱了皱眉:“怎么摇摇晃晃的”

    助理嘴角一抽,追了上来:“我让人送你去顾家吧,秦小姐,你还是暂时回顾家吧”

    “不要,我有事找大叔”她秦若雅来可是有目的的。

    助理不解地看着她,这喝得伶仃大醉,能有什么事:“不如这样,你将事情告诉我,我代你转达给先生。”

    “不行”秦若雅摇摇头,修长的手指指向助理:“我要跟他煮饭,所以所以我要自己找他”

    “煮饭”助理傻住了,抬头望向这黑漆漆的天空。

    这大半夜的,煮什么饭呀

    碰咚秦若雅刚走两步,便噗咚一声栽倒在地。

    助理一惊,目光随之看了过去,只见秦若雅双眼紧闭地趴在地上。

    他着实愣了好半响,最后反应过来的他,无奈地摇摇头,连忙招呼着保镖,将秦若雅带进了屋子

    这个时间点,连城早已经休息,助理才会如此擅作主张。

    不过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总不能将人家一个女孩子放在外面不闻不问吧

    因此,他让人将秦若雅扶到她原先住的卧室。

    秦若雅醉得不轻,此刻已经沉沉睡去。

    助理想着,这样的她也不会惹出什么事,明天一早再让她离开就成。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刚退出秦若雅住的房间,就遇到了坐在轮椅上的连城。

    他顿时吓得不轻

    “先先生,你不是已经休息了吗”

    “外面那么吵,就算是死人也会被吵醒”连城双眸微眯:“她在里面”

    “呃,是”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助理再想隐瞒也没有办法:“秦小姐喝醉了,想着也不能将她放在外面置之不理,所以只好将她带进来。”

    连城俊脸略有些严肃:“这个月的工资扣一半”

    “呃,是,先生”助理连忙颔首,对这样的惩罚倒是感觉松了一口气。

    连城没有再理他,而是自己推着轮椅回卧室。

    助理见状,连忙上前帮忙推轮椅:“哦,对了先生,秦小姐说有事找你”

    “她有说什么事”

    “我也没有听明白,好像是说要和先生你煮饭”

    连城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异样,接着冷冷回道:“扣掉一个月的工资”

    “啊”助理彻底傻住了:“这个先生,我不明白,我”

    “你若是明白,你的工作也不必扣除了。”连城并没有解释:“明天她醒过来,直接送去机场。”

    “呃,是”助理没有在意自己的工资,也没有想明白连城的意思,倒是觉得秦若雅不会那么听话去机场。

    这件差事,可不怎么好办

    像是察觉到他的想法那般,连城突然又开了口。

    “我不是让你查她的背景吗查的如何”

    “呃,大概后天可以知道结果”

    “她若是执意不肯离开,那就通知她的家人。”

    “呃,是,先生”助理想来想,发现这个方法不错,她的家人来带她回去,也不怕她不从。

    回到卧室,助理本想扶连城到床上去,却被连城拒绝。 百度嫂索 总裁误宠替身甜妻

    “不必了,过不了几个小时,天就该亮了。”连城深邃的眸子看向阳台外的星空,表情让人难以琢磨。

    助理却明白他,一定是因为刚才被吵醒,所以现在没有了睡意。

    不过

    “先生,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你还是休息一下吧”这样身体怎么能吃得消

    连城微微摇头:“推我去阳台吧”

    助理见他没有打算要休息的意思,便不再劝说,听令地将他推到了阳台。

    望着漆黑的天空,等待着,黎明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