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你要等着我出来

关灯
护眼
    秦若雅躺在连城怀中,虽然肚子无比疼痛,但是心里却异常温暖,也非常踏实。

    刚才她会忍不住痛呼出声,现在去不会,她有力气挣下去。

    到了医院,连城也始终没有再开口对秦若雅说一句,

    在医生的检查后确定秦若雅的确是阑尾炎,必须立即做手术。

    连城没有犹豫,让助理办理了一切手续。

    秦若雅被护士推着进手术室的时候,她还紧握着连城的手不舍得松开:“大叔,你你陪我一起去手术室吧”

    连城无语地斜睨秦若雅一眼,她以为这样的事情可以随她闹

    还没有等连城开口,护士小姐却先开口了。

    “小姐,医院规定家属是不能陪伴病者去手术室的,所以你男朋友不能去手术室。不过你也不要太紧张,我们这里的医生技术非常好。”

    “他他他不是我男朋友”秦若雅忍着痛,纠正护士的话。

    虽然她很想连城成为她的人,但是他现在毕竟还没有成她的人,因此她不会任由别人乱说。

    秦若雅的直接,其实就这么简单。

    护士惊讶地看向她,似乎不相信。

    如果不是情侣,怎么会这么着急担心

    秦若雅没有在意护士的表情,而是认真说道:“他虽然还没有答应做我的男朋友,不过不过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

    这一点,秦若雅一直坚信。

    “秦若雅,你能闭嘴吗”连城实在忍无可忍,终于开了口,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有心情说这些有的没的,他真不知道说她什么好

    秦若雅一双带着水雾的眼睛看向连城,大概是因为身体不舒服的原因,这时候的她看上去多了点楚楚可怜的味道。

    她心里也十分委屈,因为连城要么不说话,要么开口就是教训她。

    这叫她如何不憋屈。

    其实仔细想想,她长这么大,所受的气还没有在连城这儿多。

    不是被赶出他的住处,就是被他送去警局,现在好了,医院也来了,还要乖乖地接受他的教训。

    她心里瞬间感觉委屈的慌,可是当她的目光对上连城的视线时,她心里的那些委屈又莫名其妙地不见了。

    眼看就要到手术室,她更是使劲地拽着连城的手不肯松开。

    “大叔,我害怕”从小到大这还是第一次动手术。

    连城瞧着她可怜兮兮的模样,表情总算缓和了几分:“刚才护士小姐已经说了,这里的医生技术很好,而且只是一个小手术,所以不必担心,放轻松。”

    “可是我还是怕,我能能不进去吗”

    “你想痛死”连城没好气地斜睨秦若雅一眼。

    秦若雅瞥嘴,摇摇头,她才不想死,她还没有和他结婚,怎么可以死啊

    “既然不想死,那么就忍着”连城语气严厉,可是仔细的听,可以听出他语气中带着的关系。

    不管怎么说,秦若雅只是一个小女孩,他平时对她冷淡,只是希望她不要有那些不该用的想法。

    可现在她要进手术室动手术,这是遭罪,他看着也会有不忍。

    因此,最终当秦若雅要被送进手术室的时候,连城对她说了一句温柔的话:“我会在外面等你出来。”

    “真的吗”秦若雅的两眼顿时发着光,像是忘却了身体的疼痛:“大叔,你说的是真的吗”

    连城微微点头:“是,真的”

    “好,我不怕了。”秦若雅露出一抹坚强的笑:“大叔,你一定要等我,一定不能走,知道吗”

    “嗯,我知道”到达手术室门口,连城承诺的同时,松开了手。

    当受伤那清晰的温度消失,秦若雅心里一阵失落。

    忍着痛,她抬起头看向停下脚步的连城:“大叔,你千万不要走哦,你一定要等我出来”

    伴随着秦若雅的声音,手术室的大门缓缓关上。

    连城仍然站在手术室外面看着关上的大门,心里默默回答着,他不会离开。

    至少,他要确定她平安无事才会离开。

    助理办好一切手续回来,看到连城站在手术室门口,于是赶紧上前扶着他在走廊的长椅上坐下。

    “先生,您还好吗需要先送您回去休息吗”

    连城回神,微微摇头:“不用,我答应等她出来,你打电话给秦夫人,告诉她秦若雅的情况。”

    “是,先生。”助理做事也速战速决,说打电话便将电话拨了过去。

    接到电话的秦夫人非常担心,也答应会尽快赶来。

    当助理再次回到连城身边时,走神中的连城突然开了口,语气带着几分疑惑:“我处理过大大小小的问题,为什么就解决不了关于秦若雅这个问题”

    助理一怔,转而看向连城,瞧着他沉着的俊脸,心里倍感疑惑,这话是跟他说的吗

    纠结了一分钟,他还是认真且小心翼翼地回道:“那是因为先生你没有处理过爱情这样的问题,再者就是爱情一向是没有道理可讲。”

    “爱情”连城蹙眉,深邃的眸光射向助理:“你说什么爱情我和秦若雅”

    “呃,当然,不然还有谁”

    “那是秦若雅在胡闹,你瞎参合什么”连城鄙视的目光扫了助理一眼。

    助理顿时被噎住,这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不过既然说了,他也冒死多说两句:“既然先生不喜欢秦小姐,当时为什么又要伸出援手救她,并且还收留她,带她回到住处”

    这不是有目的和好感,又是什么

    要是没有这些事情,现在他哪还有这些烦恼。

    连城听到助理的回答,整个人微微一怔,不由地想起第一次和秦若雅遇到的情形。

    是啊,其实他完全可以不用管她,毕竟他们非亲非故。

    可是最后他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管了这件事。

    只不过当时的他并不是对秦若雅有什么目的和好感,而是在秦若雅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仅此而已。

    她当时的处境,他曾经也经历过

    。。。

    苏颜兮赶到宫爵的时候,司徒朔正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不过没等苏颜兮开口,就在她走近的那一刹那,司徒朔突然睁开了眼睛。

    两人四目相对,各自揣着各自的心思。

    苏颜兮最先反应过来,在司徒朔对面的沙发椅上坐下:“这么晚了,究竟是什么事情要告诉我”

    司徒朔深呼吸一口气,接着坐直了身体,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才抬眸再次看向对面的苏颜兮。

    “想喝点什么”

    “不用了。”苏颜兮微微摇头:“司徒朔,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事”

    苏颜兮对司徒朔还是有些了解的,平日里极少看到他像现在这般严肃的表情,他总是扮演着花花公子的样子,说话什么吊儿郎当。

    而今天,他却异常的严肃,这让苏颜兮感到莫名紧张。

    司徒朔大概是看出了苏颜兮的紧张,酒也醒了一半,为了缓和气氛,他突然露出了一抹微笑。

    “别紧张,搞得好像上断头台似的。”

    苏颜兮被司徒朔突来的转变给糊弄住了,这究竟谁把气氛整紧张的

    “我说司徒朔,你能别笑得这么妖孽吗如果被其她的女人看的,一定又要被你祸害。”

    “我的笑怎么了”司徒朔偏要笑:“我知道喜欢我的女人已经围着a市绕了好几圈,不过不是因为我的笑让她们吸引,而是我本人的自身魅力。”

    “噗”苏颜兮不客气地笑出声:“见过自恋的,没见过你这样的,还自身魅力,你真能说出口啊。”

    “爷我实事求是,你这什么态度呀”司徒朔故作不悦。

    苏颜兮连忙举手求饶:“ok,我的错,你非常有自身魅力,那请问拥有自身魅力的司徒公子,你究竟有什么事要告诉我呀”

    司徒朔微怔,表情稍稍收敛了几分,意味深长的目光看向了苏颜兮:“听说你和那个什么连城的正在闹离婚”

    苏颜兮一愣,表情带着一丝惊讶,不过很快便也能想明白:“呃,顾西城告诉你的”

    “是”司徒朔微微点头,既然打算说这件事,那么他自然也不会有丝毫隐瞒:“本来这件事和我也没什么关系,可是仔细想想,我现在好歹也算你的兄长吧既然我知道了这件事,我就不能当不知道。你先说说,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

    苏颜兮抿唇,目光直视司徒朔:“我相信连城先生会和我离婚的,只是需要时间。”

    “多久一个月,一年”司徒朔直接切入主题:“万一他打算七老八十再和你离怎么办”

    苏颜兮惊讶地瞪大双眼:“不,不会的” 总裁误宠替身甜妻:

    “为什么不会,你就那么相信他”

    “我”

    “你知不知道,那个叫什么连城的想要龙神集团,他告诉顾老大,只要交出龙神集团,那么他就答应和你离婚,还你自由。”司徒朔眸光微沉,明显带着不悦:“他的胃口可不小。”

    “什什么”苏颜兮刹那间愣住,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司徒朔:“你你说的是真的”

    “我骗谁也不会骗你。”司徒朔的眸光闪过一丝不明:“我担心顾老大会答应他的要求。”

    苏颜兮听着,仿佛被人点穴了那般,一动不动地僵直坐着,神情变得木愣,面色也逐渐变得苍白,不过因为酒吧的灯光黯淡,因为司徒朔没有察觉。

    究竟为什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