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往往有些阻碍

关灯
护眼
    不得不说,司徒朔的话太让苏颜兮震惊了,甚至难以置信,在潜意识中她不知不觉地握紧了双手,因为太用力,所以可以听到骨头摩擦发出的咯咯声音。

    司徒朔见她一直没有出声,心里有些担心:“我之所以告诉你,只是觉得这件事你有必要知道。按照顾老大的性子,他是断然不会告诉你。我也知道,那个连城曾经救过你,或许正因为如此你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些事情,这也不怪你。以前的你也这样,总是把所有人都当成好人,不愿意伤害任何人。可是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要取舍,顾老大和连城之间,你必须要有个取舍。否则你或许会同时伤害到所有人。”

    苏颜兮震惊地再次瞪大双眼,她被司徒朔的话深深震撼。

    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原本苍白的小脸此刻变得更苍白。

    她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抬眸看向对面的司徒朔:“谢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你没事吧”司徒朔这才终于发现苏颜兮异常,他微微蹙了一下眉头,心里有些担忧。

    “我没事”苏颜兮僵硬地摇摇头,接着强挤出一抹笑:“我想回去了。”

    “我送你”司徒朔看她的样子,很不放心。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来的,我可以自己回去。”

    “可是”

    “没事,很晚了,你也早点回去吧”苏颜兮说完,拿着自己的包转身就朝宫爵外走。

    司徒朔见状,连忙追了上去,将苏颜兮送到了宫爵门口:“你也别太担心,怎么说顾老大还没有做最后的决定”

    瞧着苏颜兮的反应,司徒朔是越来越不放心。

    可是苏颜兮却对着微笑着,让他找不出一丝破绽。

    “我不会让顾西城因为我失去原本属于他的东西,你放心吧”苏颜兮带着微笑,肯定的语气对司徒朔承诺,明明司徒朔想安慰他,可最后她的语气倒是像在安慰司徒朔。

    司徒朔注视着她的笑,硬生生愣在原地,最终不知道该说什么。

    苏颜兮朝他欠了欠身,便坐上车,将车子开离宫爵,朝顾家的方向驶去。

    当车尾消失在司徒朔的视线范围,他才猛然回神,又一次蹙了一下眉头。

    他将这件事告诉她,是对是错

    司徒朔心里突然没有底了。

    a市的夜景很美,可是此刻苏颜兮却无心欣赏。

    她开着车,目光注视着前方,可是思绪却早已飘远。

    刚才和司徒朔的谈话,对她的触动真的太深,像是一棍子将懵懂的她敲醒了那般。

    一直以来,她都非常相信连城,所以很多事情的主动权她都交在连城手中。他说只要证明顾西城对她是真心,他就会放手,她就那么相信了他。

    因为他救过他,因为他说不会伤害她爱的人,因为他说他将她当成了亲人。

    所以,她也愿意毫无保留地相信。

    可是,为什么他又要瞒着她去威胁顾西城,要他交出龙神集团

    难道这也是为了她吗

    苏颜兮咬着唇角,心里感觉一片茫然,对连城筑建的信任城墙此刻一点一点的裂开,最终轰然倒塌,一块块重石压在她的心上,让她难以呼吸。

    她双眼紧闭,眼泪也没能拦住,从眼角滚落下来。

    嘀嘀突然急促的车鸣声响起,伴随着强烈的光射来。

    苏颜兮猛然睁开双眼,只见对面一辆越野车正直冲过来,她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接着快速打转方向,避开了越野车,可是却没有避开旁边的防护栏,砰一声直直地撞了上去。

    因为心不在焉,所以忘记系上安全带的苏颜兮经过刚才的激烈晃动,整个身体向前撞去,额头正好撞在了方向盘上,顿时磕破了额头,鲜血也紧接着冒了出来。

    苏颜兮趴在方向盘上,整个人感觉昏昏沉沉的,有些没能缓过来。

    不知道过去多久,她才渐渐睁开双眼,缓缓抬起头。

    额头上传来的疼痛提醒着她,她受伤了,于是条件反射地伸手抚摸了一下疼痛的地方。

    “嘶”苏颜兮皱眉,真是痛啊。

    对着后视镜看了一下,她才知道自己的额头磕破了。

    这一下,她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回去

    苏颜兮的心情顿时变得纠结,她的目光看了一眼车窗外,发现已经离顾家不远,她愣了一会儿,才重新发动车子。

    不过她没有直接回顾家,而是在附近的小诊所处理好额头上的伤以后,才回到了顾家。

    顾西城此刻仍然沉睡者,苏颜兮没有惊扰他,悄悄地去了浴室熟悉,然后又悄悄地躺在顾西城身边。

    当感觉到顾西城的温度,苏颜兮才重重松口气,心里的阴霾才渐渐消失。

    只是此刻的她了无睡意,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沉睡中的顾西城。

    她好像对他说一句对不起。

    真的很对不起

    。。。

    医院。

    秦夫人赶到医院的时候,秦若雅已经在做手术。

    不过她还是对医护人员仔细询问了一遍,在确定跟自己女儿动手术的是本院最好的医生后,她才稍稍放心。

    或许是因为惦记着秦若雅,所以她也没有太注意等候在手术室外的连城,仿佛连城就是一个透明的。

    连城也只是在秦夫人刚来的时候颔首招呼了一下,接着也没有多说一句,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等待着手术结束。

    助理一直陪在他身边,当看到秦夫人来了时,他纠结着要不要劝连城先回去。

    万一这位秦夫人又拿钱请他们走,岂不是笑话

    观察了好一会儿,发现秦夫人没有赶人的意思i,他们先生也没有要走的意思,他才没有开口劝说。

    就这样,在一片寂静中手术终于结束。

    连城虽然知道秦若雅面临的是一个小手术,可他还是在听到医生说手术很成功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

    而秦若雅睁开眼睛就是找大叔,一句一句大叔叫着不停。

    秦夫人看到这一幕,非常不悦地皱了皱眉,这才将视线移向连城。

    连城感觉到了秦夫人的目光,不过他并没有看向秦夫人,而是走到秦若雅病床前,对她说道:“你现在已经没事了,休息几天就会好起来,已经很晚,我就不打扰你休息,先告辞了。”

    “大叔”一脸苍白的秦若雅艰难地伸手抓住连城的衣袖:“你不要走好不好”

    她不想他走,一定都不想。

    连城微顿,缓慢地转过头,看向床上躺着的秦若雅,心情有些复杂。

    “若雅,不许胡闹。”秦夫人再也看不下去,上前将秦若雅的手拽回来,还了连城自由:“你今晚已经很麻烦连城先生,现在也该让连城先生回家休息,你也闭上眼睛休息。”

    秦夫人强行将秦若雅的手赛回到被子下面,替她捏了捏被角。

    秦若雅不满地瞥了瞥小嘴,想要反驳,却收到了秦夫人一记厉眼。

    生病的她,此刻也只能沉默,只是表情很委屈,目光再次看向了连城。

    秦夫人毫不犹豫地上前,挡住了秦若雅的视线,脸却对着连城,并且对连城客气地微笑了一下:“谢谢你连城先生,今晚的事情真是太感谢了。我女儿跟你添了太多麻烦,真是让我过意不去。”

    “没什么”连城淡淡地回了一句,停顿半秒后,终究转身朝病房外走去。

    秦若雅察觉到了他的举动,连忙喊道:“大叔,你不要走,大叔”

    “若雅秦夫人转身,微怒的目光瞪了秦若雅一眼:“什么大叔大叔,这样叫多没礼貌,还有你不要总是去烦人家连城先生。好好的休息,养好身体就跟我回家,我看你爸爸让你订婚这件事非常正确,你就应该找个人好好管管”

    连城一步一步走出病房,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回过头,只是将秦夫人的话听进了耳里。

    好像走了很久,终于走到了病房门口,他重重松口气,顺便关上了房门。

    一道简单的门,将他和秦若雅彻彻底底隔开。

    连城走到病房外的走廊时,总算停下了脚步。

    一直守候在外的助理连忙走上前:“先生,是要回去吗”

    连城回神,点了点头:“回去吧”

    “秦小姐她还好吧”助理跟随着连城朝电梯口走去,忍不住开口关切地询问了几句。

    连城面无表情的走着,淡淡地回答着他的问题:“没事。”

    “需不需要买点水果或是补品”

    “不需要”

    “呃”

    助理扶额,看了情况还是不乐观。

    此刻病房里的秦若雅非常不满地看着对秦夫人抱怨:“你干嘛不把大叔留下,我好不容易才见到他,都没来得及说话” 、生

    “你和他能有什么好说的”秦夫人不客气地打断了秦若雅的话。

    秦若雅瞥嘴:“他是我为了的老公,我当然有话和他说。”

    “秦若雅,我警告你,别想这些不可能的事情。

    “妈”

    “还好,你还记得我是你妈,既然你记得,那么你就听清楚,我是绝对不会答应你和他在一起。”

    “为什么,大叔到底哪里不好了,为什么不让我和他在一起就因为我是什么秦家大小姐妈,您这观念真奇怪”

    “好,你想知道为什么,那我就告诉你为什么。”秦夫人坐到床边,表情严肃看着秦若雅:“我可以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可是他是一个残疾人,我怎么可能把你嫁给一个残疾人”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