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不一定要这样报恩

    “啥”司徒朔惊呼一声,随即脑袋转动了一下才明白,伸手指了指苏颜兮:“你打算和连城摊牌”

    “什么摊牌啊。”苏颜兮瞥嘴,接着叹息一声:“我只是想早点结束这一切而已。”

    司徒朔挑眉,双手环胸,打趣地问道:“不打算报恩了”

    苏颜兮苦涩一笑:“报恩有很多种方式,这或许并不是最好的方式。”

    “不错,看来你已经醒悟。”

    “呃,那也得多谢司徒朔少爷提点。”

    “客气,放心吧,我会替你安排最好的律师。”

    “谢谢”苏颜兮很真诚地向司徒朔道谢。

    司徒朔微微一愣,随即忍不住叹道:“谢谢二字其实没什么用处,报答我的方式也有很多种,我其实更期待别的。”

    “别的”苏颜兮茫然:“金钱”

    “你俗气”司徒朔嘴角一抽,转身离去,当然他不忘对苏颜兮挥挥手:“明天来酒店,我带你去见律师。”

    “一言为定”苏颜兮看着司徒朔的背影,最后轻轻笑出了声。

    顾家大大小小回到家时,已经很晚了。

    小西瓜和小北也早已撑不住,趴在苏颜兮和顾西城怀里就那样睡着了。

    顾西城与苏颜兮抱着两个小宝贝去了他们的卧室,然后洗漱一番后,一家四口就在一张大床上躺下休息。

    小西瓜和小北睡着中间,苏颜兮和顾西城躺在两人身边,带着浅浅的笑意看着两人熟睡的模样。

    昏暗的灯光下,看着特别温馨。

    因为不用照顾小北和小西瓜,苏染便回到自己的卧室休息,她也累了一天。

    只是,当她躺在床上的时候,总是会不由地想起秦若雅的母亲。

    她心里倍感疑惑,不知道为什么会总想起她。

    在安安的婚礼上,她没有怎么留意这位秦夫人。

    今天近距离聊了几句,让她总是有种熟悉感。

    但是,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她伸手揉着自己的发痛的额头

    此刻,顾家还有一位也难以入眠,那就是顾老夫人。

    顾老夫人从拍卖会现场回来后,整个人都变得魂不守舍。

    最后,她将管家叫到书房询问。

    “沈梦瑶的儿子叫什么名字”

    “咦”管家疑惑地抬眸看向顾老夫人:“老夫人怎么突然想到问这个”

    “没什么,只是今天看到一个人,总给我一种很特别的感觉”顾老夫人双眸微眯,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那种感觉。

    管家瞧着老夫人的表情,略有些吃惊:“老夫人您该不是怀疑这个人就是金瑶夫人的儿子吧”

    顾老夫人微怔,随即点了点头:“没错,我是有那样的错觉,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的感觉很奇怪”

    其实,连她自己都觉得奇怪。

    “不是,我只是想应该不会那么巧吧”管家没有去拍卖会现场,所以没有见到连城,也只能适当地分析:“当初金瑶夫人她在哪个时候他都没有出现,没有理由现在出现啊。”

    “这正是我想不通的一点”顾老夫人的眉头深锁:“或许是我多疑吧,但是也不能排除这样的可能,西城父亲墓碑上的小苍兰我还没有理清楚是怎么回事,他却正好出现在这个时候,不管是巧合还是刻意安排,我都想要知道一个答案。”

    “老夫人您的意思是”

    “查,用各种方法去查,一定要找到沈梦瑶的儿子”只有确定是自己多疑了,她才能放心。

    管家明了地点了点头:“我立即让人着手去查。”

    “嗯,不过这件事不能让西城知道,千万不能。”

    “老夫人放心,这个我明白。”

    “哎,但愿是我产生的错觉。”顾老夫人靠着椅背,整个人很是疲惫。

    管家看到她如此,也变得忧心忡忡:“老夫人别太担心,我会让人尽快找到对方的下落,这样就可以确定他是不是来了a市。”

    “嗯”顾老夫人深深叹息了一口气,并没有因为管家的话而放轻松:“我希望他这一辈子就在国外好好呆着,永远不要回来。如果他和她的母亲一样,我定然不会放过他。”

    。。。

    秦若雅回到医院后,整个人已经累到了极致,躺在病床上的她却莫名的满足,本来对这儿还有些不舍得,现在好了,不用走了。

    想到此,秦若雅的心情就格外的好。

    她要好好养身体,等她好了,她就去追大叔,一定要让大叔喜欢上她。

    秦若雅的父亲秦学礼来到a市的时候,正好天空微亮。

    他一下飞机就在保镖的护送下来到医院,看望自己的女儿。

    原本沉睡中的秦若雅像是感觉到他的到来那般,瞬间从睡梦中醒来。

    这时身着一声黑色西服的秦学礼就站在病床前,一双深邃的眼睛正看着秦若雅。

    当两人的目光对上,秦若雅险些尖叫起来:“老爸您来了。”

    说着,秦若雅就像坐起身,却被秦学礼出声制止。

    “怎么生病了也改不了你这个急躁的性格,快躺好,不能乱动。”秦学礼的语气严肃,却透着浓浓的关心吗,最后他走过去坐在了床边。

    秦若雅此刻非常心虚,因此很听话地躺在床上没有动,只是笑得极为灿烂地看着自己的父亲:“才多久不见呀,我老爸怎么又变帅了。”

    秦学礼故作生气地瞪了一眼秦若雅:“你少跟我灌迷药,你是越来越没规矩了,居然敢离家出走,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我可告诉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不追究你做的这些事情,等你养好身体,该罚的还是要罚”

    “爸”

    “叫谁都没用,如果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你还真不知道天有多高。”秦学礼板着脸,很有大家长风范。

    秦若雅嘟着嘴,只能将求救的目光移向自己的母亲秦夫人。

    秦夫人连看也没有看她,而是将目光落在秦学礼的身上:“你也累了,先回酒店休息吧”

    “没事,我在这里陪这丫头。”说来说去,秦学礼还是挺在乎这个宝贝女儿。

    秦夫人心里多少有些安慰,原本一直紧张的心情此刻放松了不少:“医生已经说了,这是小手术,没什么事。你在飞机上一定没有休息好,我还是先送你去酒店。”

    秦学礼想了想,微微点头:“好吧,我先回酒店休息一会儿,待会再来看这丫头,你就不用送我了,留在这儿看着她”

    “好,那我送你出医院”秦夫人平静地说着,期待的目光看着秦学礼。

    秦学礼想了想,最终点头:“行吧,那就走吧”

    说着,秦学礼又最后看了一眼秦若雅,厉声说道:“你最好乖乖地待在医院,再敢悄悄离开,我就打断你的腿。

    “呃,知道了爸。”秦若雅不满地嘟嘴:“一点也不像是亲生的。”

    秦夫人面色一沉,厉声朝秦若雅吼道:“胡说什么,没大没小的。你爸爸说什么,你就好好听着”

    “哎,我真可怜,老爸老妈都不站在我这边。”秦若雅用被子盖住脸,不看他们两老,故作生气的样子。

    秦学礼知道她的脾气,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在秦夫人的陪伴下离开了病房。

    当两人走到走廊时,秦夫人终于忍不住询问。

    “公司那么忙,你又何必要特意跑这一趟,我带若雅回去就好,你”

    “这丫头都住院了,我这个做父亲的能坐视不理”秦学礼不冷不热地回答着,一步一步朝电梯的方向走去。

    秦夫人带着凝重的表情注视着秦学礼:“如果如果若雅没有住院,你还会来吗”

    秦学礼脚步一顿,转而看向秦夫人:“你究竟想说什么”

    秦夫人低眸,带着一丝不悦:“我没想说什么,我只是觉得这个地方不适合我们家人来,所以想尽快回去。”

    “胡说什么,什么适合不适合,现在若雅的身体还没有康复,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带着她回去”

    “我已经问过医生,医生说只要注意一点就没什么问题。”

    “那也没有康复后离开来得好”秦学礼的表情严肃了几分,深邃的目光扫了秦夫人一眼:“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你非要拿出来说吗女人真是不可理喻”

    “我不可理喻”秦夫人的呼吸变得急促,显然被气得:“你以为我想提吗你可以很肯定的说你来a市没想过要找她”

    “找什么找啊,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上那儿去找啊说你不可理喻,你还不服,你瞧瞧你现在这个样子,我都懒得说,你也别送我了,还是去守着若雅吧”秦学礼气得冒烟,瞪了秦夫人一眼后,便走进了电梯。

    秦夫人站在原地,看着保镖随后也走进了电梯。  .{.

    她忍了忍,最终没有追上去。

    直到电梯门合上,秦学礼也没有看她一眼,这让秦夫人很失望。

    她这一辈子将所有的心力都投注在自己的老公身上,却总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回报,这是她心中最大痛。

    潜意识中,她握紧了双手,眼眸中闪过一丝狠劲。

    不管她是否能得到,总之她得不到的,也不能轻易让别人得到。

    以前不会放手,现在她更不会放手。

    秦学礼离开医院后,心里因为秦夫人的话而感觉不舒服,于是他并没有直接去酒店,而是去了曾经熟悉的地方想散散心。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