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秦若雅的父亲

关灯
护眼
    只是让他失望的是这些地方都已经改建,根本找不回以前的半点踪影。

    想来也是,已经二十几年没有来过了,怎么可能会一成不变

    往事如过眼烟云,又怎么能找到一丝踪迹。

    微微叹息了一声,他才让人开车去了酒店。

    秦学礼入住的酒店自然和秦夫人的一样,也就是在司徒朔的酒店。

    酒店的人早已经将秦学礼入住的事情告诉了司徒朔,司徒朔也亲自迎接了秦学礼。

    要知道,秦学礼可是上市公司老总,地位和身份非同一般。

    他来到a市,自然在商界会带来一些影响。

    作为酒店贵宾,司徒朔自然会亲自迎接。

    只是让司徒朔有些震惊的是他居然是秦若雅的父亲,而秦若雅的来头原来并不是他们以为的那么简单,她居然是家财万贯的秦家大小姐,还真是难以置信。

    “秦先生,欢迎您能入住我们酒店,真是我们让酒店感到的荣幸。”司徒朔带着不卑不亢的微笑,礼貌地与秦学礼握手。

    “你好”秦学礼也回以礼貌的微笑,他向来欣赏年轻有为的青年,尤其见司徒朔这么年轻就能将酒店管理得如此好,更是欣赏,甚至他突然觉得眼前的司徒朔挺适合他女儿的。

    想了想又觉得自己最近操心女儿的事情,操心得走火入魔了,其实他内心深处还并不舍得将女儿嫁出去。

    可是又担心着好的男人都被人挑走了,所以才逼着自己的女儿早点结婚,也因此才惹得自己的女儿离家出走,只是没有想到她会来到a市。

    总而言之,作为父亲的心理可不是一般人能懂的。

    “司徒朔”突然一道清脆的女声打断了秦学礼的思绪,他猛然回神,与司徒朔一起,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声音来源处。

    其实喊司徒朔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与司徒朔约好的苏颜兮。

    她刚才走进酒店就看到司徒朔站在大堂中央,于是毫不犹豫地喊出了他的名字。

    在喊了名字以后,她才意识到自己冲动了,因为此刻的司徒朔正在接待客人。

    苏颜兮尴尬地朝他们点了点头,然后对司徒朔示意自己在去咖啡厅等他。

    司徒朔带着浅笑,朝她微微点头,算是回应。

    秦学礼将这一幕看着眼中,对司徒朔打趣地说道:“司徒先生的女朋友很漂亮”

    司徒朔微怔,随即才反应过来,带着一丝苦笑回道:“秦先生说笑了,我哪里这么好的福气,她并非我女朋友,她是一个妹妹。”

    “哦,原来如此”秦学礼笑着点点头,没有继续追问,只是目光不由地看了一眼苏颜兮的背影,莫名有些恍惚,好像看到多年前的一个熟悉身影。

    片刻愣住以后,他心里一阵失落,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

    “秦先生,这边请”司徒朔语气客气,想着苏颜兮在等他,也没有再与秦学礼继续说下去。

    秦学礼也没有心情再谈什么,在司徒朔的陪同下,去到了他入住的房间,也就是秦夫人所住的房间。

    酒店服务员刚将煮好的咖啡送到苏颜兮面前,司徒朔就突然出现了。

    苏颜兮惊讶看着他:“怎么这么快”

    司徒朔拉开椅子,在苏颜兮对面坐下:“你知道刚才和我一起的那个人是谁吗”

    “谁呀难道不是住客”苏颜兮微微挑眉,轻轻地吹着热滚滚的咖啡,不以为然地问道。

    司徒朔被她的反应打败:“秦学礼,秦若雅的父亲”

    “哈”苏颜兮瞬间瞪大了双眼,一脸的惊讶表情:“你是说他是若雅的父亲”

    “怎么样,很惊讶吧”司徒朔对苏颜兮此刻的反应才稍稍满意:“没想到吧,秦若雅居然是秦氏的千金大小姐。”

    “秦秦氏”

    “秦氏企业公司可是上市公司,秦家也是z市的名门望族”

    “等等”苏颜兮感觉自己被绕晕了:“你的意思是若雅家里很有钱”

    “那是当然,不过你也不用惊讶,在这富豪榜上,顾老大的财产可是超过了秦学礼,比他家有钱。”司徒朔不咸不淡地说着。

    苏颜兮蹙眉:“这好像不是重点”

    “咦,那什么是重点”

    “重点是昨天若雅告诉我,她父亲身体不舒服,所以昨晚她就回家了。”

    “这还叫身体不舒服”司徒朔伸手朝刚才他与秦学礼站的位置指了指,就好像指向了秦学礼。

    “若雅是这么说的,昨天晚上她和她母亲就已经乘坐飞机回去了。”

    “不对啊,秦夫人并没有走啊。”司徒朔明明记得酒店的人告诉过他,秦夫人退房不到一个小时又重新入住了。

    苏颜兮眨眼,看向司徒朔:“秦夫人没有走”

    “那当然,仍然住在我们酒店”

    “咦,真奇怪,那若雅也没有离开吗”

    “我记得好像刚才秦学礼有说来a市是为了接她女儿回家,那秦若雅应该没有回家。”

    “哦”苏颜兮点了点头,忽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如果若雅没有回家,也没有在酒店,那么她会在医院,对,应该在医院。她的身体本来还没有康复,秦夫人一定会将她送回到医院。”

    “听你这么说,大概是吧”司徒朔对秦若雅的事情不是很在意:“对了,我越好了律师,等你喝完咖啡,我们就过去见见他吧”

    “不喝了,我们现在就去吧”苏颜兮毫不犹豫地站起身,拿着自己的手提包,就已经做好了走的准备。

    司徒朔被她突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干嘛这么急”

    “我的事情,我当然着急”苏颜兮走在前面,司徒朔也连忙跟了上去。

    他们来到了律师事务所,与越好的律师见面。

    这位律师的确是a市最好的律师,而且对离婚这样的案件非常拿手。

    苏颜兮将她的情况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律师,然后律师只是简单地说了几句,就让她回家等消息。

    这可让苏颜兮傻住了:“就这样”

    律师非常有效率地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准备离开。

    苏颜兮纠结地看着律师,也跟着站起身:“请问,我需要做什么”

    表情严肃的律师微微摇头:“由于这期离婚案件比较特别,我需要时间将一起了解清楚,然后才会给予你一个妥善的处理方案。”

    “呃,原来这样啊”苏颜兮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她怎么感觉这位律师的处事风格和别人不一样啊。

    “我不喜欢打没有把握的战”律师像是看出了苏颜兮的疑惑,因此又额外开了金口:“既然我接了你这个案件,那么我定然会用最完美的方式处理好,女士亲不必担心。”

    话落,他便笔挺地走出了会议室。

    苏颜兮叹息一声,坐回到椅子上,伸手拍了拍身旁的司徒朔:“这位律师先生真的行吗”

    “听说不错,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听说”

    “我我又没有离过婚,我怎么知道”

    “呃”

    “他让你等他消息,你就安心等吧。”司徒朔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要是他不行,我们改天换一个。”

    苏颜兮黑线:“司徒少爷,你当这是逛菜市场啊”

    司徒朔:“额”

    。。。

    秦若雅躺在医院里除了睡觉就是看电视,整个人无聊到了极点。

    于是,她向她的母亲要了手机,想要给连城打电话。

    可是当她拿到手机的时候,才忽然想起,自己并不记得连城的手机号码。

    她失落地将手机丢到了一边,重重叹息了一声。

    “怎么了,一天都在不断叹气。”秦夫人故作不懂地看向了秦若雅一眼。

    秦若雅瞥了瞥小嘴回道:“我感觉自己都要无聊死了。”

    “尽胡说”秦夫人将消好的苹果递给秦若雅:“如果觉得无聊,那就看电视。”

    说着,她替秦若雅将电视打开,然后她自己走去了洗手间洗手。

    秦若雅啃着苹果,无精打采地看着电视。

    突然,电视上一段清晰的字句吸引了她。

    她吃着苹果含糊地念着:“教你如何打动心爱人的心。”

    咦,电视里还有这个教

    秦若雅顿时来了兴趣,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盯着电视屏幕。

    如果真的如电视上这么说,那么她照着这样的方法就可以将大叔追到手吗

    哎,不管了,试试总没错。

    这时,电视里的主持人正在一一讲解。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追心上人的第一条就是送花。

    秦若雅将苹果丢一边,伸手抚摸着自己的下颚,认真思考着:送花,可是大叔喜欢什么花呀

    哎,不管了,什么花都送,总有大叔喜欢的

    秦若雅顿时觉得自己高智商,心情瞬间好起来。 :\\

    接着,她拿起手机查了一个附近花店的电话,然后特地定了花送去给连城。

    一起搞定后,她似乎已经感觉到成功就在不远方了。

    身体倚靠着床头,暗暗偷笑

    秦夫人走出洗手间就看到这样的秦若雅,她带着疑惑走上前,用手在秦若雅的额头上探了探:“发烧了吗”

    “老妈,您干什么呀”秦若雅回神,嘟着小嘴看向自己的母亲。

    秦夫人没好气地瞪她一眼:“看你傻笑,我就发现你不像我的女儿。”

    秦若雅双手捧着自己的小脸,没有理会秦夫人的话,继续傻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