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送花给大叔

关灯
护眼
    此刻,她非常想知道大叔收到她送的花是什么样的表情。

    激动开心感动兴奋

    还是心动

    秦若雅满怀期待,只是怎么猜也没有猜准

    因为连城看到花的那一瞬间,除了黑脸就是黑脸。

    一大卡车的花堵在他的住处,你觉得他能开心起来吗

    他站在花园里,看着花店员工将一束束鲜花送进来,俊脸黑到了不行。玫瑰,向日葵,百合,菊花仙人掌

    当他这里是花园吗

    “呃,秦小姐好像太有心了。”助理带着僵硬的笑,硬着头皮说了一句。

    其实他心里犹如无数马儿呼啸而过

    天哪,见过送花的人,可是就没有见过这样送花的,好端端的送什么菊花

    秦小姐是生病生糊涂了吧

    “她是根本就是没有心,更没有大脑”连城冷着俊脸,转身回了房间。

    助理抹汗,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

    阿嚏阿嚏

    躺在病床上的秦若雅此刻喷嚏不断,她皱了眉头:“难道真的感冒了”

    岂不知道,有人正在念叨着她

    顾家老宅。

    见过律师的第二天早晨,苏颜兮起床就吩咐厨房的阿姨准备一些补身体的汤,然后装保温盒。

    苏染听到她的吩咐,疑惑地询问:“你这是准备送给谁”

    “哦,若雅好像并没有离开a市,想必还在医院里,我想去看看她。”

    “咦,她生病了吗”苏染想了想,那晚在酒店见到的时候,秦若雅的面色的确苍白。

    苏颜兮点了点头:“是啊,还做了一个小手术。”

    “原来是这样”苏染抬眸看向苏颜兮:“我和你一起去看她吧,这孩子挺惹人心疼的。”

    “不用了,我一个人去就好,您就在家里陪奶奶吧”苏颜兮舍不得自己的母亲劳累,毕竟她的身体并不是很好。

    苏染最后也没有坚持,只是帮助佣人将补汤熬好,装进保温盒里。

    于是,苏颜兮提着装好的补汤,一个人前往医院。

    医院每天都一样,非常热闹,前来看病的人络绎不绝。

    当苏颜兮来到医院住院部的时候,正好瞧见电梯门要关上,她连忙小跑过去:“请等一下。”

    随着她的声响,刚要关上的电梯居然缓缓打开了。

    苏颜兮庆幸地走了进去:“谢谢”

    潜意识中,她抬眸看了一眼电梯里的人,尤其是替他打开电梯门的人。

    这一刻,她瞬间震住了

    只见电梯里除了几个医护人员,还有一位居然是她见过的人,那人就是秦若雅的父亲。

    苏颜兮愣愣地朝秦学礼点了点头:“您好”

    秦学礼也认出了苏颜兮,也颇为惊讶:“小姐你好,没想到又见面了。”

    “是啊”苏颜兮带着礼貌的笑回答着秦学礼的话。

    就在这时,电梯到达了指定的楼层,于是缓缓打开了电梯门。

    秦学礼在保镖的保护下,走出了电梯。

    苏颜兮见到他出去,也跟着走出去。

    秦学礼本来想跟苏颜兮道个别,却没有想到转头就看到苏颜兮站在自己身后。

    他颇为惊讶地问道:“这么巧,小姐你也是来这里探望病人”

    “呃”苏颜兮尴尬地笑了笑,其实她并不知道若雅住在那间病房,只知道他是若雅的父亲,他一定是看望若雅来的,所以跟着准没有错,因此毫不犹豫地走出了点头。

    被这样一问,她也只好老实回答:“其实其实我是来看望若雅的。”

    “咦”秦学礼此刻更为震惊了:“原来小姐你是若雅的朋友”

    “是的,她来a市的时候,我们认识的。”

    “原来如此”秦学礼笑着点了点头:“多谢你能来看望若雅,我们先去病房吧”

    “好的”苏颜兮面对长辈会拘束,不过却很懂礼貌。

    在秦学礼先走一步后,她才跟上。

    从电梯口到病房有十几米的距离,秦学礼走着一边询问道:“请问小姐贵姓”

    “秦先生太客气了,我姓苏,我的名字叫做苏颜兮。”

    “苏”秦学礼表情微顿,眸光中闪过一丝异样。

    苏颜兮疑惑地看着他:“秦先生,我的名字怎么了吗”

    “呃,没什么”秦学礼回神,微微笑了一下:“我有一位许多年未见的朋友,她也姓苏,所以听到这个姓,我突然想起了她,苏小姐请别见怪。”

    “咦,真是巧了。”苏颜兮突然想到一件事,和此刻的场景对比起来,突然觉得很有意思。

    秦学礼没有明白苏颜兮的意思:“什么巧了”

    苏颜兮微愣,随即收回思绪,笑着回答道:“我记得我母亲第一次见到若雅的时候,也和秦先生一样,在听到若雅说自己姓秦的时候也想到了一位多年不见的朋友。”

    “哦居然有这么巧的事情”秦学礼也感到不可思议:“不知道苏小姐的母亲是”

    “苏小姐,你怎么来了。”突然,一道急切的女声打断了苏颜兮和秦学礼的谈话。

    苏颜兮与秦学礼同时看向了说话的人,而这个人就是秦若雅的母亲秦夫人。

    原来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走到了病房门口。

    而此刻,秦夫人正好站在病房门口看着他们。

    苏颜兮见到秦夫人,随即反应过来,连忙礼貌地打了一声招呼:“秦夫人,您好。”

    “呃,你好”秦夫人的双手不留痕迹地握紧,带着僵硬的笑看着苏颜兮。

    这时,秦学礼开了口。

    “这位苏小姐是若雅的朋友,特地来看望若雅”

    “哦,原来是这样,苏小姐你太可气了。”秦夫人上前亲切地握着苏颜兮的手,拉着她朝病房里走去:“来来来,苏小姐,里面请。”

    苏颜兮就这样来到了秦若雅的病房,也看到了躺在床上的秦若雅。

    大概是听到了吵闹的声音,原本闭着双眼的秦若雅瞬间睁开了眼睛。

    当她看到突然出现的苏颜兮时,瞬间开心不已:“姐姐,你怎么来了”

    苏颜兮笑着扬了扬手中的保温桶:“给你送汤”

    “呀,太好了,谢谢姐姐。”秦若雅犹如一只馋猫一样盯着保温桶。

    后面进来的秦学礼没好气地笑说道:“她眼中现在只有苏小姐手中的汤了,连我这个父亲也入不了他的眼。”

    “呵,老爸”秦若雅将目光移向秦学礼:“您在我心里最最重要的人”

    秦学礼斜睨她一眼:“有多重要啊”

    “没有您,我就没有饭吃,没有钱花,货真价实的衣食父母。您都不知道,我来a市的时候,身无分文,哼,就是因为您断了我的经济。本来我以为自己会饿死的,幸好遇到了颜兮姐姐,还有呵呵”

    苏颜兮瞧秦若雅那表情,就知道她指的谁,不过在秦家夫妇面前,她没有揭穿她。

    “那我们可要好好感谢苏小姐”秦学礼笑说着,目光看向了苏颜兮。

    秦夫人在一旁看着,面色沉了下去。

    不过只是眨眼功夫,很快她有恢复了若无其事的样子:“说得是,我们的确要好好感谢苏小姐。”

    “既然如此,不然这样,等若雅出院,我们举办一个小小的派对,一来感谢苏小姐对若雅的帮助,二来庆祝庆祝若雅出院。”

    “好呀好呀,老爸,你这个主意真不错”秦若雅举双双脚赞成。

    秦夫人不由地冷眸看了秦若雅一眼,这个孩子真是添乱。

    她知不知道

    “不用客气,秦先生。”苏颜兮没想到秦学礼如此客气,于是连忙开口拒绝:“我其实并没有帮助若雅什么,不需要这么隆重的道谢,这样真让我受之有愧。”

    “无愧无愧”秦学礼摇摇头:“就这么定了”

    说着,他又将目光移向了秦夫人:“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

    秦夫人很想拒绝,可是此刻她却无法拒绝:“放心吧,我会办好一切。”

    “太好了”秦若雅忍不住鼓掌:“姐姐,你千万不要拒绝,我好久没有办派对了,这次借这个机会我一定要好好热闹热闹,也许这是我在a市唯一一次举办派对。”

    苏颜兮听到秦若雅如此说,便再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秦若雅说得对,她毕竟不是a市的人,等她回去以后,自然来a市的机会就少了。

    想到此,苏颜兮心里有几分不舍,因此忍不住点头答应了:“好吧”

    “呀,太好了”秦若雅简直高兴坏了:“我一点要办一个隆重的派对,我要邀请老夫人,阿姨,顾少,还以小西瓜和小北。对了,还有安安姐姐,只不过不知道到时候她和商少渡蜜月回来没有。”

    苏颜兮笑说道:“等你出院,她大概已经回来了。”

    “那样就再好不过来,这样我们就可以热热闹闹地办派对。”秦若雅如果不是因为身体缘故,此刻怕是早已经跳起来。

    苏颜兮与秦学礼互看一眼,因为秦若雅的欢乐,两人也被感染地笑了。  .{.

    此刻,唯有秦夫人笑不出来,更是冷着一张脸。

    她的手紧握成了拳状,就连指甲镶入了肉中,流出了鲜血,她也不曾松开。

    这个派对,如果真的邀请苏染,那么事情就会变得复杂。

    不,她绝对不能让苏染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

    绝对不行

    带着复杂的心情,秦夫人转身去了洗手间。

    此刻沉浸在开心中的苏颜兮他们并没有注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