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暗黑交易

关灯
护眼
    “我说了,我不需要,你们让开”秦夫人一脸不耐,声音也变得严厉几分。

    也因此惹怒了叼着牙签的男人,男人将牙签不客气地吐掉:“你这人怎么敬酒不吃,难道是想吃罚酒”

    “你们”

    “实话告诉你,你今儿个不留下钱,就休想离开”

    “荒唐信不信我报警”秦夫人说着,就想从包里拿出手机来。

    男人见状连忙夺过她的手机,然后狠狠地砸在了地上,反而将自己的小刀拿了出来,快狠准地放在秦夫人的颈项处:“你要不要试试,看是警察来得快,还是我的刀快”

    “你你知不知杀人是犯法的”

    “老子在牢里蹲了二十年也没有怕过,还怕犯法”

    秦夫人面色一白,心里开始有些慌,她的双手紧紧抓住手提包。

    男人见她怕了,心情瞬间变得愉悦:“认识就是有缘,不然有大道不走,你走什么小道,我们怎么又会遇到所以说啊,这是上天派你来给我送钱的所以啊,我劝你还是乖乖的把钱拿出来吧,看你的穿着,想必很有钱吧哈哈哈”

    秦夫人看着对方得瑟的笑,心里异常不舒服,也懊恼自己不顾路况,横冲直闯来到了这里。

    可说来说去,全都是因为苏染。

    如果不是她,她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处境。

    真是,为什么她总是存在她身边,好想让她消失啊

    消失

    秦夫人眼前突然一亮,对啊,她怎么没有想到

    只要苏染消失,她就不用担心他们会见面,不用担心明天去顾家,不用担心晚上派对她会出现,所有的一切都会迎刃而解,保持原状。

    没错,只要她消失。

    秦夫人像是被某种意识操控,双手在不知不觉中渐渐紧握,眼眸中闪过一丝狠厉。

    她抬眸扫向挡着去路的男人:“你们想要钱”

    “废话,不要钱,我们在这儿跟你瞎扯什么”男人仰着头直嚷嚷:“别t嗦,把钱交出来”

    秦夫人心里刚才升起的一丝畏惧渐渐消失,她带着一抹冷笑看着对方,接着动作缓慢地打开手提包,拿出钱包,将钱包里的一叠现钞拿了出来。

    虽然灯光昏暗,但是还是能看出钱不少。

    两人男人见状,双眼都直了,他们已经很久没有看过这么多钱了,心里瞬间变得激动。

    “钱钱钱给我钱”男人说着就想从秦夫人手中将钱夺过来。

    可惜,秦夫人眼明手快地避开了。

    两个男人不悦地瞪向她:“你耍我们”

    “别急啊”秦夫人冷哼一声:“我还有话没有说完”

    “你想说什么,快说”男人的目光停留在钱上,完全不舍得移开。

    秦夫人对于这一点非常满意:“你们不是想要钱吗我可以给你们比这里多十倍的钱”

    “十倍”男人惊呆了:“天哪,十倍,那该是多少钱啊”

    两个男人连忙伸出十根指头,开始数。

    秦夫人鄙视的目光扫他们一眼:“别数了,只要你们答应帮我做一件事,我会给你们每人一笔钱,让你们以后的生活无忧,怎么样做还是不做”

    “做,不管什么事,我们一定做”两个男人彻底掉进钱眼里了:“别说一件,只要你给我们钱,十件事我们也愿意。”

    秦夫人满意地扬起了嘴角,然后将手中的钱扔给了他们。

    。。。

    “呀啊”

    早上,苏颜兮刚起床就被椅子绊倒,整个人摔倒在地,幸好地上铺上了厚厚的地毯,否则指不定摔成什么样。

    顾西城听到动静,连忙从浴室出来。

    当他看到躺在地上的苏颜兮,神情瞬间变得紧张,并且快步走了过来,伸手去扶起苏颜兮:“怎么这么不小心,有没有伤到哪里”

    苏颜兮皱了皱眉,在顾西城的搀扶下站起身:“没事”

    “真的没事”

    “嗯”苏颜兮突然感觉有些肚子疼,她的手也不由自主地放在了肚子上。

    而这一举动落在顾西城眼中,让他更是担忧:“不舒服”

    “肚子肚子有点疼”

    “我送你去医院”

    “诶,不用了。”苏颜兮连忙拉着正打算抱她的顾西城:“大概是刚才摔了一跤的缘故,休息一下应该没事,不用大费周章去医院。”

    “不行,万一摔倒了哪里可怎么办,听话,去医院。”顾西城不放心,执意想将苏颜兮带去医院检查一番。

    苏颜兮感动之余,又觉得顾西城太大惊小怪,无奈之下,只能伸出攀上他的颈项撒娇:“你别紧张,我只不过是摔了一跤而已,搞得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那般。我没事,真的没事,现在肚子已经没有那么痛了。如果因为摔一跤就去医院检查,让人知道了岂不是笑话,我没有那么娇气。放心吧”

    “你还说没事,没事怎么会肚子疼。还有怎么突然摔了一跤,你的手脚现在可是够灵敏了,居然还能摔跤,是不是有什么心事”顾西城伸手刮了一下苏颜兮的俏鼻:“不许隐瞒,老实交代。”

    “没有”苏颜兮皱了皱俏鼻:“我刚才只是眼皮不断地跳,有些奇怪,所以才没有注意到挡着路的椅子,才会被绊了一跤。”

    “眼皮跳”顾西城的目光打量着苏颜兮的眼睛:“该不是眼睛有问题”

    “顾大少爷,你想太多了吧。”苏颜兮哭笑不得:“不就是眼皮跳,至于这么紧张吗”

    “顾少夫人,你从头到脚,包括每一根头发丝都是我要重点保护的对象,所以我怎么能不紧张”顾西城说这话的时候,一脸严肃。

    苏颜兮听着却忍不住笑了:“敢情我成国宝了。”

    “错,你是我的宝”顾西城将苏颜兮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起,然后将她放在了大床上:“如果你真不想去医院也可以,但是必须躺着好好休息,等肚子不疼了才可以下床。”

    苏颜兮瞥瞥小嘴,对某人的霸道无言以对:“成,躺着就躺着吧。”

    只要某人不让她去医院,什么都成。

    顾西城瞧着苏颜兮乖乖地躺着,原本紧张的神情才缓和下来,替苏颜兮捏了捏被角,接着才转身离开。

    苏颜兮见顾西城似乎打算离开卧室,于是忍不住喊道:“你去哪儿呀”

    顾西城微愣,随即转过头看向苏颜兮,瞧着她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心里瞬间变得美妙。

    “咳咳,我去准备早餐。”

    “哦”

    听到顾西城的回答,苏颜兮才放松地点了点头,嘴角扬起了一抹浅浅的笑。

    顾西城的目光看了她许久,才转身走出了卧室。

    楼下,顾老夫人和苏染带着两个小宝贝正在用早餐。

    在看到顾西城独自一人下楼的时候,都好奇地询问。

    “小兮,她怎么没有一起下楼”

    “她刚才摔了一跤,所以我让她在卧室休息。”顾西城没有隐瞒,直接地说着,并且吩咐佣人单独准备一份早餐。

    “摔跤”顾老夫人眉头微皱:“有没有伤到哪里”

    “没事”顾西城走到两个小宝贝身旁坐下。

    苏染听到顾西城说没事,也就放心下来:“这孩子做事太不细心了,怎么好端端的摔跤了。”

    “只要人没事就好。”顾老夫人也明显松口气:“你们的婚礼在即,凡事都要小心注意”

    “知道了,奶奶”顾西城在看到佣人将早餐准备好以后,站起身,朝顾老夫人和苏染微微颔首:“我先上楼,您们慢用。”

    说着,他伸手揉了揉两个小宝贝的小脑袋,接着端着早餐转身上楼。

    小西瓜看着顾西城离开的背影,忍不住叹息了一声:“苏笨笨好笨,居然还会摔跤,真是让小西瓜操碎了心。”

    顾老夫人与苏染互看一眼,随即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孩子说话倒是越来越像大人了。”顾老夫人笑着看了小西瓜一眼。

    苏染也爱怜地替小西瓜夹菜:“小西瓜,妈咪就是妈咪,怎么可以叫苏笨笨。”

    “因为妈咪很笨,所以妈咪就叫苏笨笨。”小西瓜回答得理所应当,完全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苏小北转过头看着小西瓜:“你也很笨。”

    “哥哥小西瓜顿时不悦了:“小西瓜不笨不笨”

    苏小北瞥她一眼,不再开口,专心地吃着早餐。

    小西瓜却没了胃口,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一直盯着苏小北。

    顾老夫人和苏染看到这一幕,笑意更浓了。

    就在这个时候,管家走了进来,手上拿着报纸,还有一份挂号信。

    他将报纸放在了顾老夫人的身边,却将挂号信放在了苏染旁边。

    苏染微怔:“这是什么”

    说着,她的目光移向了挂号信,并且伸手将信拿了起来。

    管家恭敬地回道:“这是今天早上在信箱里拿到的,上面写着是给苏染夫人你的。”  .{.

    “给我的信”苏染向来波澜不惊的表情此刻却带着几分惊讶:“奇怪,谁寄来的信”

    这些年,苏染根本没有跟任何人有过书信来往,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她唯有牵挂的人就是自己的女儿。

    现在她的女儿已经回到她身边,她已经没有值得联系的人。

    那么,这封信又是谁寄来的

    顾老夫人在此刻突然说道:“打开看看吧,这样就知道是谁寄来的信了。”

    苏染回神,目光看向顾老夫人,随即点了点头:“好。”

    话落,她便轻轻地拆开了信封,拿出了信纸。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