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苏染去见谁了?

    闻声,管家转过头来,正好看到苏颜兮和顾西城两人走过来。

    于是,他连忙退到了一边,让开了路。

    顾老夫人的目光也移向了走来的苏颜兮和顾西城:“我们在说你的母亲。”

    “妈妈”苏颜兮一怔,这才想起一大早就没有看到自己的母亲:“妈妈去医院了吗她不舒服吗”

    说到这儿,苏颜兮心里就开始担忧起来。

    顾老夫人微微摇头:“并不是不舒服,应该是去做体检,她每年都会去检查一次”

    “体检”顾西城眉头微蹙:“我为妈安排的医生最近去了法国,并不在国内,怎么会今天体检”

    “什么”顾老夫人怔住:“不在国内”

    “是啊”顾西城很确定:“妈说是体检了”

    “没有”顾老夫人想了想:“早上她收到一封信,说是医院让她记得体检。所以我猜测她是去了医院,如果照你这么说,那封信不是医院送来的”

    “不行,我要去找妈妈”苏颜兮不放心,心里开始担心起来。

    说着,她就想朝外走去。

    顾西城及时拉住了她:“你先别着急,先拿上外套,换好鞋子,我陪你去找。”

    苏颜兮一愣,这才发现自己还穿着拖鞋,于是点了点头,快步朝楼上跑去。

    顾西城见苏颜兮这么着急,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他比谁都清楚,他的小丫头有多么的在乎自己的母亲,所以他希望不是自己多想了。

    顾老夫人看向顾西城,开口说道:“西城,你带着小兮去好好找找,我也让人四处找找,亲家母为人和善,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

    “嗯,我知道了奶奶。”顾西城回答着,也上楼去换衣服。

    过来一会儿,两人一同离开了顾家前往医院。

    苏颜兮坐在车上不断拨打苏染的电话,可是没有人接听。

    她心里变得更加不安:“顾西城,妈妈为什么都不接电话”

    顾西城双眸微眯,看着前面的路况:“大概是没有听见,你先别着急。”

    最后两人到了医院,顾西城找到院长,让院长调查了一下才得知,苏染并没有来医院,而医院并没有寄出什么信到顾家。

    听到这样一个消息,苏颜兮的心顿时拧在了一起。

    “怎么会这样”

    “小兮”

    “顾西城,既然医院没有寄信给妈妈,那信是谁寄给妈妈的”苏颜兮觉得太奇怪了:“妈妈根本没有来过医院,那么她去哪里了难道遇到了坏人吗”

    “你先别胡思乱想”顾西城紧握着苏颜兮手,感觉到她的手在发抖,他心里一阵心疼:“你仔细想想,如果信不是医院寄来的,那么妈为什么要说是医院寄来的”

    苏颜兮微怔,抬眸看向了顾西城:“你的意思是妈妈在说谎”

    “或许是想隐瞒”除了这个解释,顾西城想不到其他:“她大概是不想让人知道寄信人,所以才随意编了一个理由。”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究竟对方是谁让她想要隐瞒”苏颜兮被搞糊涂了,完全理不清楚。

    顾西城也难以理解,毕竟这几年苏染都是住在顾家,除了和老夫人一起参加一些活动,并未和谁有深交。

    那么,让她说谎隐瞒的人是谁

    而,寄信的人又是谁

    不过,很肯定的是,寄信的人是苏染认识的。

    “小兮,你记得妈以前有什么熟人吗”顾西城突然想苏颜兮问道。

    苏颜兮一愣,表情突然变得悲伤:“我我不记得了。”

    顾西城怔住,这才想起苏颜兮失忆的事情,他心中一紧,将苏颜兮抱在了怀中:“抱歉,我忘记了”

    “没有什么好抱歉的”苏颜兮明白顾西城的歉疚,回抱着他,打断了他的话:“顾西城,我突然很懊恼自己没有关于过去的记忆,如果我记得,说不定就有线索找到妈妈了。”

    “傻瓜,失去记忆不是你的错。”顾西城在苏颜兮的脸颊亲吻了一下:“你也别太担心,我想妈或许是见信的主人去了,也许是她以前的朋友,我们先回去,说不定她已经回家了。”

    苏颜兮咬着唇角,微微点头:“好,我们回家等她。”

    虽然有顾西城安慰,但是苏颜兮心里还是担忧着,可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相信顾西城所说,自己的母亲或许是见朋友了,很快就会回来。

    这一刻,苏颜兮真希望自己能记得过去的事情。

    可惜,她什么也记不得了。

    两人离开医院后,便开车回去了顾家。

    。。。

    此刻,秦若雅趁秦氏夫妇不在,悄悄地偷溜出房间。

    晚上的派对,她想邀请连城参加。

    虽然某人没有接她出院,不过她暂时不跟他计较,等将他拿下后:“哈哈哈”

    “秦小姐,什么事情让你这般高兴”司徒朔率领着酒店工作人员路过电梯门口时,正好瞧见秦若雅站在电梯门口傻笑。

    于是,他停下脚步好奇地询问了一番。

    秦若雅一震,猛然回过神来,抬眸不期然间撞上了司徒朔的眸光,她的笑也及时地止住了。

    “怎么是你呀”

    “是我很奇怪”

    “我”想到自己父亲说的那番话,秦若雅突然不想看到司徒朔:“不奇怪,可是很烦”

    “嗯”司徒朔疑惑,他这是得罪谁了:“秦小姐,可否说清楚”

    他烦着她了吗

    “哎呀,总之你以后别出现在我老爸面前就成”秦若雅手一挥,不打算与司徒朔继续说下去,现在她得赶紧离开酒店才成,万一她老爸老妈从顾家回来,她想去大叔哪儿就去不了了。

    “诶,秦小姐你这是去哪儿呀”

    “不需要你管”

    “那需要车吗”

    “需要”秦若雅停下脚步,转过头看向司徒朔,接着认真地点了点头。司徒朔瞧她此刻的模样,真有些哭笑不得,不过还是对身旁的工作人员吩咐道:“替秦小姐备车”

    “等等”秦若雅疑惑地走回到司徒朔面前,眸光将他打量了一番:“我说司徒少爷,你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难道你看上我了”

    噗司徒朔今天听到了一个新鲜的笑话。

    这个秦小姐

    司徒朔抽了几下嘴角,双手环胸,深邃的目光与秦若雅对视。

    就在这时从外面走来一位十分美艳动人的美女,司徒朔伸手指向那位美女:“秦小姐,你觉得她长得如何”

    秦若雅不解地转过头,朝司徒朔指的方向看去,正好看到走进来的美女,这才知道司徒朔是问那美女长得如何:“前凸后翘,要什么有什么,长得也不错,就跟狐狸精一样”

    “对啊,而且特勾人”司徒朔说着,见美女的目光看过来,他便随意地朝她招招手。

    原本一脸淡定的美女,顿时惊喜万分,踩着小碎步快速地来到了司徒朔面前:“你找我”

    她的目光不留痕迹地将司徒朔打量了一番,不用疑惑,这就是个金龟

    而且看长相,好像是四公子之一的司徒少爷。

    也正好在酒店,难道真的是司徒少爷

    美女想到此,整个人开心得跟什么样,因此不顾众人的目光,朝司徒朔靠了过去。

    司徒朔也没有阻止,只是带着笑意的目光看向秦若雅:“秦小姐,我司徒朔从来不缺女人,而且我挺挑食的,像秦小姐这样的哎,我真的没有那个想法。”

    秦若雅思绪一转,瞬间明白过来,厉眼瞪向司徒朔:“切,你不喜欢我明说不就好了,拐什么弯啊哼,我一定告诉颜兮姐姐,让她不要理你这样的坏人”

    丢下一句话,秦若雅转身就离去。

    司徒朔看着她的背影,眉头潜意识地皱紧,这丫头该不会真的到处乱说吧

    “司徒少爷,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美女见司徒朔将秦若雅气走,心里可谓是心花怒放,变得更加积极起来:“是要约我吃饭还是看电影啊我今天都有空,不对,明天后天也非常有时间”

    “抱歉”司徒朔将目光转身身旁浓妆艳抹的女人,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我刚才不是向你招手,而是向保安招手”

    丢下一句话,司徒朔便没有再理会妖艳美女,而是转身继续视察工作。

    妖艳美女愣在原地,瞬间有种从天上摔倒地上的感觉。

    酒店的员工忍着想笑的冲动,紧跟在司徒朔身后,继续工作。

    秦若雅离开酒店后,乘坐着司徒朔让人为她准备的车,直接前往连城的住处。

    或许是因为上次她倒下的一幕太过于惊人,所以保镖看见她都装作没有看见,让她畅通无阻地走进了小洋楼。

    助理见到秦若雅,除了悲剧地哀叹几声,已经没有别的想法了。

    当然,他也不会拦着她,毕竟才从医院出来不久的人,万一再伤到他可付不起责任。

    “好久不见。”秦若雅朝里走,还不忘跟助理打招呼。

    助理扶额:“大小姐,只是几天不见而已。” 、生

    “是吗”秦若雅微微挑眉:“可是我感觉好像很久了”

    “呃,秦小姐,你今天来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就是想见见大叔。”

    “可是”

    “我知道,他一定跟你说他不想见我,让我赶我走对吧”

    “这”

    “哼,每次都这样,一点创意都没有”秦若雅嘟着小嘴,一脸的不满。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