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秦若雅无意间发现

关灯
护眼
    助理嘴角抽了几下:“既然我们先生不打算见秦小姐,秦小姐何不回去,等先生想见年了,你再来也不迟啊”

    “切,如果他一辈子不见我,我等他一辈子”秦若雅斜睨助理一眼:“再说了,我没有习惯等人。”

    “呃”

    “大叔,你在哪里呀”秦若雅已经不顾助理的错愕,直接步入了客厅。

    此刻,连城正坐在客厅的沙发翻阅一些重要文件。

    在听到秦若雅的声音时,潜意识地皱了皱眉。

    接着站起身,打算拿着文件去楼上。

    可是他刚走出两步,秦若雅就走了过来挡住了他的去路。

    “大叔,你干嘛要躲着我呀”秦若雅对此很不满意。

    连城打量了她一眼,见她看上去蛮精神的,心里突然安心了不少。

    不过,他的表情却淡淡的。

    “你误会了,我并没有要躲你。再说了,这里是我的住处,我为什么要躲你倒是你,为什么还要来这里我不是已经说过”

    “我不管你说过什么,反正你住在这里,我就会来找你。”

    “秦小姐,你”

    “什么秦小姐秦小姐的,你不是叫我秦若雅的吗本小姐准许你叫我的名字。”秦若雅走上前,来到连城身边,主动挽着他的手,突然开始撒娇:“大叔,你为什么都不来医院看我,也不来接我出院,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等你”

    连城眉头紧蹙,心里升起一抹异样,那是一种很复杂的思绪,让他自己都难以理清。

    低眸看了秦若雅一眼,他试图避开她的手。

    可是秦若雅却舍不得松手,反而抓他更紧。

    连城的眉头瞬间皱得更紧了:“秦若雅,松手。”

    “不松手。”秦若雅不顾连城的反对,非要依偎在他身边。

    开玩笑,她好几天没有这样靠近她的大叔了,她怎么能说松开就松开呀。

    “放手”连城见她执意不肯松手,只好沉着俊脸,严厉地对待她。

    不过秦若雅才不是那么容易妥协的主,所以她完全不为所动。

    连城实在觉得无奈,只好用力将她推开。

    秦若雅怎么也没有想到,连城会真的对她出手,因此完全没有防备的她就这样被推到在地,身体撞在了茶几上,手不小心将茶几边上的各类杂志、报纸撞到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闷响。

    连城自知力道没有控制住,在出手后就后悔了,也在第一时间转身过来想拉住秦若雅。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只能眼睁睁看到秦若雅的身体倒下。

    “秦小姐助理见到这一幕也惊呆了,想着秦若雅刚出院,突然这样一摔,还真是为她捏把汗。

    “连城秦若雅回过神来,怒目瞪向了连城,她简直不敢相信,他真的对她这般的无情:“你你居然打我”

    连城一怔,突然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我这不是打”

    “你都将我打倒在地了,还不是打”秦若雅气得快七窍冒烟:“你、你太过分了,我好歹才出院,你怎么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呀”

    秦若雅越说心里越发委屈,这辈子受到委屈加起来还没有在连城这儿受的委屈多。

    “你你真的很过分”没有了平时的蛮横无理,秦若雅突然变得小女人,低眸一副要哭的模样。

    连城见她如此,眉头潜意识地皱得更紧了。

    他终是没有忍住朝秦若雅走进了一步,可是就在他想蹲下身扶她起来时,她却突然抬起了。

    “大叔,这是什么”秦若雅晃眼间看到了夹在报纸和杂志中间的一份文件,大概是刚才从茶几掉到地上的缘故,文件夹里唯一的一张照片掉在了外面。

    这张照片秦若雅再熟悉不过,她伸手将文件和照片拿起来,表情有些惊讶,完全盖过了她刚才的难过模样:“我和老爸老妈的全家福照片,你这儿怎么会有”

    连城表情微愣,深邃的眸光看向了秦若雅手中的文件,半响才反应过来那是什么。

    “大叔,你居然调查我。”秦若雅翻阅着文件,那是关于她的身份调查,随意翻了两页,她便带着窃喜的目光望向连城:“你还说不喜欢我,不喜欢我,你为什么要调查我呀而起还调查那么详细”

    秦若雅又翻阅了两页:“不是别,我老爸老妈你也调查清清楚楚,难道是因为丑媳妇怕见公婆”

    哈哈哈秦若雅心情突然变得愉悦。

    连城无言以对,唯有扶额叹息。

    助理见状,连忙上前解释:“秦小姐,你误会了,这是这是为了帮你找到家人我们才调查的,谁知道你的母亲后来来了,于是这份资料放在这忘记处理。”

    “咦,是这样吗”秦若雅半信半疑地打量了连城和助理一眼,随即继续翻页文件,并且漫不经心地问道:“帮我找家人,至于将我的家人调查这么详细”

    助理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解释道:“这算职业病吧”

    因为连城的工作性质问题,底下的人习惯性将他交代的事情调查得仔仔细细,不落下一丝重要的线索。

    因此,关于秦若雅的背景就这样被彻彻底底的调查了一番。

    秦若雅再次打量了连城一眼:“真的只是这样”

    “那你还想怎么样”连城不耐烦地看她一眼

    秦若雅拿着文件站起身,再次靠近连城:“大叔,你一点也不懂浪漫,你就不能说是因为在乎我,所以调查我”

    “我没有这个爱好”

    “你”

    “秦小姐,秦小姐”助理见秦若雅有生气的趋向,连忙上前劝阻:“我们先生的意思是他向来光明磊落,不会暗中调查你,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想尽快帮秦小姐联系上家人而已,绝对没有别的意思。”

    “我知道了,要你多事”秦若雅将气顺便撒在了助理身上。

    助理心里那叫一个冤,不过他还是陪着笑:“不知道秦小姐今天来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秦若雅微顿,这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

    于是,她略有些不悦的目光看向连城:“今晚我要在酒店举办派对,你必须要来。”

    “我不”

    “不能拒绝我”秦若雅见连城要开口拒绝,于是连忙打算了他的话:“我老爸来了a市,他要见你,所以你必须去。”

    “我和你父亲不认识,我也没有必要见他。”连城丢下一句,转身就打算朝楼上去。

    秦若雅不满地追上他:“现在不认识没关系,见面后不就认识了再说,以后我们结婚,他可是你的岳父”

    “你胡说什么”连城险些平底打滑摔倒,涨红着俊脸瞪了秦若雅一眼:“你还是个女孩子吗怎么女孩子的矜持在你身上一点也看不到,动不动说结婚,你有问我过愿意吗我”

    “你愿意吗”秦若雅抓住重点询问:“大叔,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连城哑言,突然有种对牛弹琴的悲剧发现,他避开秦若雅的触碰,冷哼一声:“我不愿意”

    “大叔

    “别再跟来”连城厉声吼道,然后朝楼上走去。

    秦若雅本不死心,想要跟上去,却不想手中的文件一不小心从她手中脱落,洒落在了地上。

    她一怔,接着连忙蹲下去捡:“讨厌,大叔,你先别走啊”

    一边捡文件,她还一边着急地望向上楼的连城。

    见他没有停留的意思,秦若雅难受地瞥了瞥小嘴。

    就在这时,她收回的目光落在了最后一张纸上,熟悉的两个字一时间夺去了她的注意力。

    “苏染”秦若雅疑惑地拿起文件,仔细地看了一眼。

    那是关于她父亲秦学礼的调查资料,秦若雅现在不好奇连城调查她的父亲,而是好奇为什么她父亲的名字和苏染连在一起。

    秦若雅拿着文件站起身,仔细地阅读了一番,最后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他们曾经是情侣”

    天哪,这是真的吗

    还有,这上面的苏染是她认识的苏染吗

    她是颜兮姐姐的妈妈吗

    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秦小姐,什么情侣”助理疑惑地走了过来,询问秦若雅。

    秦若雅猛然一震,收回了思想,她无意间抬眸,对上了助理疑惑的眼神。

    她微微一愣,潜意识地将文件抱在怀里,然后朝助理摇摇头:“没,没什么。”

    “嗯”

    “呃,我还还有事,我先走了。”

    丢下一句话,秦若雅抱着文件夹快步地跑出了小洋楼。

    助理想喊住她也没有来得及,心里更是疑惑了,今天的秦小姐怎么这么自觉地回去了

    不解地摇摇头,收回目光走上楼,来到了连城的房间。

    原本坐在椅子上看文件的连城听到声音,缓慢地抬起了头。

    他本以为进来的人会是秦若雅,可没有想到是自己的助理。 :\\

    眉头始终紧锁的他,终是开口询问道:“人走了”

    “是的,奇奇怪怪地走了。”助理始终想不明白咋回事。

    连城眉头微挑,目光落在助理身上:“什么奇奇怪怪”

    “就是秦小姐好像很惊讶的样子,然后什么也没再说就跑了。”助理觉得这次秦若雅的作风和往日不一样,要知道她以前是赶也赶不走,今天倒是像遇到鬼了,二话不说就离开了。

    这让他怎么不觉得奇怪

    连城听闻后,陷入了沉默。

    再看手中的工作,突然没了兴趣。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