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听到不该听的话

    “有”眼看司徒朔想要解释,秦若雅连忙打断了他的话:“我还见过,司徒公子的女友长得可漂亮了,当然,比我差一点。不过嘛,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司徒公子居然喜欢那样特别的类型,呵呵呵”

    秦若雅说着,故作很恍悟的样子,捂嘴一阵假笑。

    司徒朔嘴角一抽,顿时有种好似牙疼的感觉。

    他不动声色地站在秦若雅身边,用两人能听到的声音给她警告:“她不是我的女友,别胡说八道。”

    秦若雅带着笑,目光看向自己的父亲,却也用同样的声调回道:“在我老爸面前,你最好承认你有女友。”

    “为什么”

    “难道我老爸没有告诉你,他看上你了。”

    “哈”司徒朔险些将喝下的酒吐出来:“你爸好这一口”

    “你这个思想龌龊的家伙想什么呢”

    “不是你说你爸看上我了吗”司徒朔倍感冤枉:“怎么成我思想龌龊了”

    秦若雅黑线:“我意思是我老爸想让你做他的女婿,让你娶我。”

    “什么”司徒朔震惊:“娶你我不要”

    “司徒朔tnn的,她还没有嫌弃他一个彻头彻尾的花花公子,他倒是激动什么劲呀

    “等一下,我没有别的意思。”见秦若雅一脸怒意,司徒朔连忙开口解释:“我只是觉得我们非常的不适合,不能被这样胡乱的拉郎配。”

    “废话,你以为我想和你在一起啊”秦若雅斜睨司徒朔一眼:“刚才我那样说不就是想打消我老爸的念头嘛,我”

    “若雅,你和司徒总裁在聊什么”秦学礼此刻好奇地询问。

    秦若雅和司徒朔同时一震,最后司徒朔先反应过来,笑着回道:“秦小姐说有保养秘籍,我冒昧替我女友咨询咨询,秦总知道,女人嘛,总是这样爱美”

    秦学礼听他如此一说,心里的某些想法瞬间被打消,不过表面却看不出丝毫情绪,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司徒朔和秦若雅心里各有想法,不过此刻却非常有默契地相视一笑。

    就在这时,秦夫人走了过来,面色微微不悦。

    “时间差不多了,苏小姐怎么还没有来难道我们的小型派对入不了他们眼”

    “你胡说什么”秦学礼皱了皱眉,瞪了秦夫人一眼:“苏小姐一定是有事耽搁,她既然答应过我们会来,想必就一定会来。”

    “是啊,老妈,您也别着急,派对这不是还有一会儿才开始吗”秦若雅是非常相信苏颜兮的。

    “得得得,在你们眼中,我倒是成坏人了。”秦夫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自己的丈夫和女儿偏袒苏颜兮。

    如果苏颜兮不是苏染的女儿,她可以不计较。

    但是她偏偏是苏染的女儿,所以她非常不喜欢她。

    沉默站在一旁的司徒朔瞧着秦夫人的表情,心里有些疑惑,这位秦夫人怎么看上去不太喜欢小兮

    小兮得罪过她吗

    想想,也不应该啊

    她不是那种随便得罪人的人呀

    嘀嘀嘀突然,手机铃声响起,瞬间打断了司徒朔的思绪。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居然是顾西城的电话,于是他朝秦学礼欠了欠身,然后才侧身接起电话:“顾老大,你们到了”

    “没有,我们不过去了。”顾西城坐在车里,表情严肃:“替我向秦总致歉,改天有时间我会亲自拜访。”

    “怎么突然不过来了”司徒朔疑惑地询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兮的母亲不见了。”

    “什么”司徒朔一惊:“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这件事你不用管,我已经找到了线索,现在过去救人,你只要替我向秦总解释一下就好。”顾西城说完,主动切断了电话。

    他们已经找到苏染被困的地点,想着只要赶过去把人救出来就好。

    司徒朔听到电话那边传来的忙音,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怎么想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究竟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做这样的事情

    不行,他必须亲自去看看。

    想到此,司徒朔转身面对着秦学礼,严肃地解释道:“很抱歉秦总,因为突然发生一些事情需要处理,我先告辞了。”

    说着,他便转身离去。

    秦学礼眉头微皱,心中充满了疑惑。

    秦夫人却一脸坦然地站在他身旁,品着酒,嘴角带着浅浅笑意。

    “司徒朔”秦若雅觉得事情不对劲,她刚才明明无意间听到电话那边传来的是顾少的声音,难道

    “发生了什么事”秦若雅追上去,一把抓住了司徒朔的手。

    司徒朔一怔,被迫停下脚步,转头看向秦若雅,知道她与苏颜兮之间熟悉,所以也没有隐瞒:“苏染阿姨失踪了”

    “失踪”

    “没错,听说已经有了线索,我现在要过去看看。哦,还有,小兮来不了派对了,你们玩得开心。”司徒朔丢下一句话,急匆匆离开了。

    秦若雅愣住原地,心里也开始着急起来:“我还怎么玩开心啊究竟怎么回事呀苏染阿姨怎么可能失踪”

    “怎么了,若雅”秦夫人优雅地走了过来,故作不解地询问秦若雅。

    秦若雅皱眉回道:“我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听司徒朔说,苏染阿姨失踪了。”

    “你是说苏颜兮的母亲失踪了”

    “是啊,莫名其妙失踪了。不行,我要去找颜兮姐姐,她现在一定很难过。”秦若雅想着,打算离开。

    秦夫人连忙拉住了她:“今晚你是派对的主角,你怎么能离开”

    “哎呀,老妈,事情都这样了,我哪还有心情举办什么派对啊。”

    “可是派对已经要开始了,而且你爸爸邀请了在a市的熟人,你这样走了,你爸爸的面子往哪儿搁”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这件事本就与你无关,你也不需要参与。”

    “妈,您怎么能这样说”秦若雅不满地皱了皱眉:“苏染阿姨那么好的一个人,万一有什么事可怎么办”

    秦夫人淡淡一笑:“既然她是好人,想必会逢凶化吉,那就更不用你操心了,总之你哪儿也不能去,好好的呆在这里。”

    秦若雅纠结了一会儿,无奈地叹息一声:“好吧,我就在这里等消息成了吧不过听说已经有线索,顾少和司徒朔都赶着去救人,希望可以救出苏染阿姨。”

    “有线索了”秦夫人的面色瞬间变得严肃。

    秦若雅担忧着苏染的安危,因此没有注意到秦夫人的表情:“是啊,顾家在a市的势力,想必找一个人并不难。”

    “也是”秦夫人的表情极为不自然,她牵强地朝秦若雅说道:“妈妈去补个妆,待会再过来,你记住哪儿也不能去。”

    秦若雅微微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秦夫人见她答应,这才安心地离去。

    站在原地的秦若雅,完全没有了想玩的兴致,心里替苏染担忧着。

    虽然和苏染相处的时间短暂,可是她是她见过最温柔的女人。

    好像与世无争那般的淡然从容,而且脸上总会带着浅浅的微笑,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这么好这么好的一个人,究竟谁舍得对她下手

    秦若雅想不通,反而感觉头痛,忍不住抬起手想揉揉隐隐作痛的额头。

    岂料,手不小心打到了突然过来的服务员。

    服务员也没有想到会突然发生这么一茬,手中托盘里的酒杯全部打翻,里面的酒撒了出去,正巧洒在了不少酒在秦若雅的群子上。

    “对不起,对不起”服务员险些被吓傻了,连忙向秦若雅道歉。

    秦若雅忍了忍,最后无力地叹息了一声,真是不顺的一天

    “对不起,秦小姐,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这件事是我不小心,你去忙你的。”秦若雅朝服务员挥手,示意她离开。

    服务员见她没有追究,悬着的心刹那间回到了原位,接着赶紧地道歉离开。

    秦学礼看到这一幕,于是走了过来:“若雅,怎么回事”

    “没事啦,就是不小心把酒撒在裙子上了。”秦若雅指了指自己的裙子。

    秦学礼打量了一眼,最后皱眉说道:“还有时间,你赶快回房间把衣服换了吧”

    秦若雅抿唇点头:“好,我一会儿再下来。”

    说着,她便转身朝电梯的方向走去。

    秦若雅走回到总统套房的时候,直接朝秦夫人的房间走去,因为穿着打扮这些事情她非常依赖秦夫人,知道她也在房间,因此没有丝毫犹豫就来她的房间。

    可就在她走到房间门口时,却被里面突然传来的声音给怔在了原地。

    “我不管你们去哪里,现在必须换个地方”

    “刚才我不是说了吗你们现在这个地方已经被发现,再不走会被他们找到。”

    “我说过会给你们钱,你们干嘛还啰嗦”

    “我警告你们,要是人被他们找到,你们一分钱也休想拿到”

    “废话少说,赶紧带着那个女人撤离” :\\

    “如果你们不想再回监狱待着,那么就照着我的话去做”

    秦若雅伸手抓住门把,颤抖的身体无力地倚靠着门,就那样在不经意间撞开了房门,发出了碰咚一声巨响。

    这也瞬间惊扰到了房间里通电话的人,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秦若雅的母亲秦夫人。

    虽然背对着房门,可是秦夫人还是感觉到了气氛不对劲,她的手无法控制地颤了一下,手机从她手中脱落,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接着,她带着复杂的表情,缓慢地转过身。

    最终,与秦若雅的目光不期然地撞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