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苏颜兮拼死救若雅

    “若雅”

    “如果有下辈子,我还想和姐姐做姐妹,做真正的姐妹。”

    “不要松手,若雅,不能松手,不可以”苏颜兮瞪大了双眼,紧紧地看着秦若雅,她感觉到她在一点点松开自己的手,心里慌乱无比,却又无能无力,她恨透了这样的感觉:“若雅,不要”

    “再见了,姐姐”秦若雅仰起头,朝苏颜兮甜甜一笑,然后从苏颜兮手中挣脱,身体像羽毛那般随之往下掉落。

    “若雅苏颜兮看着秦若雅的身体掉落,本能地朝她扑过去,想要抓住她,想要救她,想要阻止这一切。

    岂料,这样的举动只是让她也跟着掉下去。

    幸好,顾西城及时出现,紧紧抓住了她的手,才阻止了她身体的坠落。。

    苏颜兮看不到秦若雅的身影了,她的眼泪顷刻间顺眼角滑落下来。

    忽然间,她好像感觉黑暗的天空突然间亮了起来,她回过头看去,看到了那张她再熟悉不过的俊脸,他抓住她手,紧紧的抓住她的手,脸上写满了担忧。

    这一幕,好熟悉,好像曾经也见过。

    最后,苏颜兮疲惫地闭上了双眼。

    可是,耳边却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呼喊。

    她知道是他在喊她:“苏颜兮

    其实她想回答他,可是她好像没有力气了。

    唯有在心里回道:顾西城,我听见了,我听见你在喊我苏颜兮。

    咦,原来你已经知道我是苏颜兮

    。。。

    顾老夫人在管家的搀扶下下车,来到了小洋楼门口。

    当看到小洋楼的的外貌后,她严肃的表情上居然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只是笑意不曾到底眼底。

    “老夫人,怎么了”

    “这个地方你还记得吗”

    “咦”管家听闻老夫人的话,抬头看了一眼周围。

    半响,他才想清楚。

    “这里这里好像是金瑶夫人曾经住过的地方。”关于金瑶夫人的一切,管家曾经听老夫人的吩咐调查过,所以他记得很清楚,是这里没错。

    “是啊,她在认识西城的爸爸之前所住的地方。”后来金瑶夫人认识了西城的父亲,然后才搬离了这里。

    不过,这里并非金瑶夫人的房子,当初她只不过租住在这里。

    当时,也让不少人以为,她其实是一位名门千金。

    往事如风,但是每每去回忆起过去,顾老夫人心里却总是特别的难受。

    她忍不住叹息了一声,对管家吩咐道:“去敲门吧”

    有些事,该面对,终究要面对。

    助理在保镖的通报下,前来迎接。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来到人会是顾老夫人。

    在看到顾老夫人的那一刻,他整个人都有些懵了。

    不过很快,他便将自己的惊讶压了回去。

    然后上前,恭敬地询问。

    “老夫人,这么晚了,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我们夫人想见连城先生”管家上前,回答着助理的话。

    助理面色沉重,深邃的目光看了顾老夫人一眼,接着又说道:“不好意思,现在很晚了,我们先生已经休息,请问老夫人有什么急事吗如果不介意,您可以告诉我,等明天我再告诉我们先生,让我们先生亲自登门拜访老夫人。”

    “你这是什么意思”管家略有些生气,因为这么多年来,他还没有遇到这样对待老夫人的人,居然将老夫人拒之门外,这简直是太荒唐了:“我我说你”

    “管家”顾老夫人突然出声制止了管家继续说下去,并且看了他一眼,最后才将视线移向连城的助理。

    连城的助理此刻多少有些紧张,因为顾老夫人的突然到访,所以此刻他并没有直接面对顾老夫人的目光。

    顾老夫人看着他的表情,像刚才一样,突然扬起了一抹浅笑,继而缓缓开口说道:“既然你们先生已经休息,那我也不便打扰。不过我既然已经来了,就这样回去又觉得不甘心。那这样不吧,我就在这里等他,他什么时候休息好了,我什么时候见她。”

    “这”助理蹙眉,大概是没有想到顾老夫人会如此,他犹豫了半响后,最终无奈地回道:“老夫人稍等”

    说着,他便转身进了屋子。

    顾老夫人看着他的背影,嘴角冷漠上扬:“还真是挺老实的”

    “老夫人,你这招可真高明。”管家朝老夫人竖起了大拇指。

    顾老夫人斜睨他一眼:“得了吧,我今天都当无赖了,还高明什么”

    “呵呵,老夫人说笑了。”管家尴尬地憨笑两声。

    顾老夫人没有再继续说话,而是随意地打量了四周。

    突然,她的目光无意间看到花园灯光下的盆栽。

    她微微一怔,随即双眸微眯走了过去。

    “老夫人”管家不明所以,连忙上前扶着她。

    顾老夫人扬起手,示意他不用搀扶。

    最后,她来到了盆栽面前,终于看清了这盛开的花是什么

    本以为自己眼花了,没想到居然真是。

    “咦,小苍兰”跟来的管家也在这时看到了花,瞬间有些怔住。

    顾老夫人缓缓弯下腰,从其中随意摘了一朵:“没想到这花还能在a市这样的气候存活。”

    说着,她的目光看了一眼四周的设备,大概都是为这花而准备的吧。

    “老夫人,这这是巧合吗”管家的表情瞬间变得严肃。

    他的话别人或许不明白,可是顾老夫人却很清楚。

    顾老夫人眸光一沉,深邃的眸子看向手中的小苍兰:“天下哪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一件事巧合也就罢了,几件事都巧合,那可就不一定是巧合了。”

    “老夫人”这时,连城的助理再次来到了花园。

    当他看到顾老夫人的手中的小苍兰,表情微顿了一下。

    不过,他还是很快地收回异样思绪,对顾老夫人恭敬地说道:“我们先生请老夫人进屋。”

    “谢谢”顾老夫人面色一沉,在管家的搀扶下一步一步走进了小洋楼的客厅。

    此时此刻,连城衣冠楚楚地站在落地窗前,像是等待着老夫人的到来。

    走进客厅的老夫人很快便看到了连城的背影,笔直地站在哪儿,不得不说,他的背影让她有些恍惚,像是看到了一个熟悉人的背影。

    突然间,她很想看清楚他此刻的表情,是不是和他一样。

    想到此,她的步伐不自觉间,缓慢了下来。

    屋子里很安静,安静到只剩下脚步声。

    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连城优雅从容地转过来身,目光准确无误地看向了老夫人。

    接着,他扬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这样的微笑,与老夫人刚才的笑极为相似。

    低沉的嗓音缓缓说道:“顾老夫人,我们又见面了。”

    顾老夫人双眸半阖,心里莫名有些失落,不是他。

    是啊,他早已经不再了,怎么会是他

    整理一番自己的思绪,顾老夫人再次看向连城,表情略有些严肃,声音有些低沉:“是啊,又见面了。”

    说着,她老人家走过去,将刚才摘下来的小苍兰放在了桌上。

    在听到老夫人的话以后,连城的笑隐了下去,不过他的目光始终跟随着顾老夫人。

    当看到她放下的小苍兰时,双手在不经意间握紧。

    “老夫人,请坐吧。”接着他看了一眼助理:“替顾老夫人准备一杯热茶。”

    “是,先生。”助理说着,连忙退了出去。

    顾老夫人也朝管家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然后她走过去坐在了沙发上,目光看像小苍兰。

    “这花我儿子很喜欢。”顾老夫人开口淡淡地说着:“不过很可惜,他已经不在了。他离开的时候,比你大不了多少。仔细算算,却已经过去很多年了。时间真是一个奇怪的东西,我好像越来越记不清楚他的长相。刚才在看到你的时候,恍惚间,我以为看到了他。是不是很好笑,离开的人又怎么能回来”

    “老夫人,既然人已经不在了,那么忘记也未尝不可。对于离开我们的人,我们能为他做的事情,最好就是放下,让他安心离开,不是吗”连城缓慢的步伐走过去,来到离顾老夫人最近的单人沙发上坐下。 :\\

    顾老夫人转过头看向他:“是啊,我也认为应该忘记,应该放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会出现一些息息相关的人和事,不断地提醒着我,让我想忘不能忘,想放不能放。你说,这该怎么办才好”

    “其实老夫人何必要因为外界的事情而让自己心烦”连城毫不避讳地与顾老夫人直视:“许许多多的事情都是上天注定,而不是老夫人可以掌控的。世界上的事情瞬息万变,人又怎么能事事如意因此又何必斤斤计较”

    顾老夫人深邃的目光打量着连城,两人的目光对上,谁也没有先移开。

    最后,顾老夫人浅浅笑得:“听你这么说,好像是我多心了。”

    连城也同样扬起了笑意:“如果我的话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还请老夫人见谅。”

    “连城先生客气了。”顾老夫人说着,伸手拿起了小苍兰:“其实今天我来,原本是有件事想向连城先生确认一下,不过现在,已经没必要。但是,有句话我可必须要说,无论连城先生认为我是多心也好,坏心也罢。”

    连城双眸微眯,突然手机震动了几下,他没有理会,目光直直地看向老夫人:“老夫人,请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