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有人欢喜有人忧

    “只有今晚,以后不许”

    “好,就今晚,那我走了”苏颜兮抱着枕头,打算去苏染的房间。

    顾西城突然出声喊道:“你打算就这么走了”

    苏颜兮一脸疑惑地看向他:“不然呢”

    顾西城送她一记白眼,接着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庞。

    苏颜兮瞬间明了,笑着走过去,在他英俊的脸上亲了一下。

    得到了安慰的顾西城,这才让她去了苏染的卧室。

    此刻,早已经回到卧室的苏染梳洗一番后,才从外套口袋里拿出被绑架前收到的信。

    她再次看了一眼信上的内容,本以为是他出现了,现在想来寄信人应该是秦夫人吧,所以才会上演一出绑架的戏码。

    她又是何苦呢

    这么多年过去,难道还能改变什么吗

    哎,这个件事最无辜的怕就是若雅了。

    庆幸的是,她伤的不严重。

    苏染缓缓闭上双眼沉淀自己,片刻后才重新睁开眼睛。

    最后,她将手中的信一点一点的撕碎,然后丢进了垃圾桶。

    就在这时,敲门声突然响起。

    她微微一怔,转身看向房门口。

    只见,房门缓缓打开,苏颜兮的小脑袋探了进来,脸上带着浅浅笑意:“妈妈,睡了吗”

    说完,她才看见站在卧室中央的苏染。

    接着,她笑嘻嘻地推开门走进去。

    苏染疑惑地打量她一眼:“这么晚了,怎么还过来”

    “我来和妈妈一起睡”苏颜兮说着已经跑到了苏染的床上:“我有好多话想和妈妈说”

    苏染温柔一笑,也走过去,在苏颜兮身边躺下:“好啊,我们母女俩今晚就好好谈谈心。”

    “恩恩”苏颜兮开心地点头,主动伸手抱着苏染:“真好”

    这样的相处,实在太难得了。

    苏颜兮此刻觉得,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苏染始终带着和蔼可亲的微笑,用手轻轻拍着苏颜兮的肩膀,如同小时候那般:“是啊,真好”

    她这个母亲做得太少,一直是女儿负累。

    想想,心里忍不住酸涩,也心疼这个女儿。

    “小兮啊,这么多年来,辛苦你了。”

    “妈妈,你说什么呀”苏颜兮嘟着小嘴故作不满:“我不辛苦,一点也不辛苦,妈妈才是最辛苦的。谢谢妈妈能好起来,真的,我好开心啊,妈妈以后一定要健健康康,长命百岁,永远陪在我身边,还有看着小西瓜和小北长大。”

    “好,妈妈会永远陪着小兮”弥补过去她们不能拥有的美好时光。

    苏颜兮眼中升起一抹水雾,不过她还是笑着,并且向苏染伸出手:“我们一言为定,拉钩盟誓”

    “呵,你这孩子,都是孩子的妈了,这样的习惯还不改。”苏染虽然这么说,不过还是和苏颜兮拉钩盟誓。

    就如同过去,只要遇到事情,苏颜兮就会出这一招。

    其实苏染明白,她在不安,她在害怕,希望这样的笨拙方式能除去自己心里的不安和害怕。

    因此,每次她都会配合她。

    拉钩盟誓后,苏颜兮像是真的能实现愿望那般,心情舒畅了不少。

    开心的她,与苏染紧紧相依相偎:“哦,对了,妈妈您为什么会被绑架我听奶奶说您收到了一封信,所以才出去的,是谁寄给您的信呀和绑架有关吗”

    苏染微怔,眼神黯然,停顿半响后,她才低声回道:“绑架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至于那封信是曾经认识的人寄来的,其实其实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只想约我见一面,可是我已经不太记得他了,所以我想去告诉他,以后最好不要见面。没想到中途被那两人绑了,也没有见到他。”

    “原来是这样”苏颜兮皱了皱眉头:“那个寄信人是贺振东吗”

    除了他,苏颜兮想不起自己的母亲以前还认识谁

    至少,她的记忆里没有。

    “不是他,你怎么会想到他”苏染其实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贺振东了。

    不过,她与他之间也最好不见。

    “哎,不是他就算了,不过以后妈妈要去哪里,我都得陪着,如果再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不怕,我可以保护妈妈”

    苏染一听,忍不住轻笑:“你要是天天陪着我,西城怎么办”

    “没关系,顾西城很能打的,他可以保护自己。”苏颜兮完全没有听明白苏染话里的意思。

    “还真是一个傻孩子”苏染无奈地摇摇头:“我现在倒是好奇了,西城怎么会看上我这个傻女儿。”

    “当然是因为我好啊”苏颜兮厚颜无耻地回答着,完全没有丝毫觉得不好意思。

    苏染无奈地摇摇头,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此刻,医院。

    秦学礼得到消息来医院的时候,秦若雅已经从急救室送到了病房。

    秦夫人原本担忧着秦若雅,可在看到秦学礼的时候,整个人面色苍白了不少。

    “你你怎么来了”她已经想办法隐瞒,没有想到

    “我女儿再次被送到了医院,发生这么大的事情,难道我不该来吗”秦学礼显然有怒气:“如果不是我遇到司徒总裁,你是不是打算一直隐瞒我下去”

    “我我不是怕你担心嘛,所以”

    “哼,你也不看看是什么事,这也是该隐瞒的难道现在躺在这病床上的人和我秦学礼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当然不是”

    “我可警告你,如果若雅有什么事,我可跟你没完,你这个做母亲的是怎么做的,派对的时候,你告诉我若雅不舒服在房间休息,怎么休息着的她跑去了什么绑架现场”

    “我”秦夫人突然无言以对,心里更是害怕极了,因此眼神有些闪躲:“这这都怪那个苏颜兮,如果不是因为她,若雅也不会这样。”

    秦学礼听她这么说,突然才想起事情的怪异:“你不说我还险些忘了,苏小姐的母亲被绑架,为什么若雅会去”

    “啊”秦夫人一惊,手微微轻颤。

    “我问你话,你啊什么啊”秦学礼一脸的不耐,也没有注意到秦夫人的怪异。

    秦夫人很快便淡定下来:“你你也知道你这个女儿,总爱凑热闹,我怎么知道她怎么跑去了”

    秦夫人越说越小声,其实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不过她的话倒是让秦学礼没有再继续说她,因为他自然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一个爱凑热闹的性子。

    转过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秦若雅,说来也巧,原本昏睡中的秦若雅,在此刻突然缓缓睁开了眼睛。

    “若雅”秦学礼见状,连忙走了过去,关切地询问:“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若雅”秦夫人也走了过来,她与秦学礼站在病床两侧,同样看着醒来的秦若雅。

    秦若雅的目光在两人身上徘徊,好半响才反应过来:“我这是在哪里呀”

    “你当然是在医院啊”说到这个,秦夫人心里就有气:“我说你怎么回事,为了别人连自己的性命也不顾如果你有什么事,你让妈妈怎么办”

    秦若雅微怔,这才想起今晚发生的一切,再想到自己坠楼的那一幕,心里一震:“我我没死”

    “什么死不死的,你怎么能死,你死了我和你爸怎么办,尽胡说”秦夫人听到死字,就心惊胆战,幸好

    “若雅,你究竟怎么回事,为什么救人为什么不报警”秦学礼不解地询问。

    “我”秦若雅本想解释,可是秦夫人暗自捏了一下她的手,她瞬间顿住了。

    秦夫人见状,连忙打圆场:“好了,现在也别问这些了,我们的女儿好不容易从鬼门关逃出来,就让她好好休息吧”

    “是事啊,我有些累了。”秦若雅别扭地看向秦学礼,其实她不想欺骗自己的父亲,可是想到母亲,她也只能如此。

    此刻,她唯有在心里对父亲说一句抱歉。

    秦学礼是心疼秦若雅的,听她这么说,也当真没有再继续问,而是让她休息,而他去找医生问了问秦若雅的身体情况。

    秦夫人微微松了一口气,以为自己躲过了一劫,岂不知这只是开始。

    待病房里只剩下秦若雅和秦夫人两人的时候,秦若雅忍不住问道:“苏阿姨她没事吧”

    “什么苏阿姨,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这个人,如果不是她,你会变成这样”

    “老妈”

    “行了,她没事,你救了她,她还能有什么事”

    “没事就好”秦若雅松了一口气,可是突然又想起什么,整个人再次紧张起来:“我记得颜兮姐姐来了,那她”

    “你放心吧,除了你,其他人都没事”秦夫人不悦地瞪了秦若雅一眼:“你是不是不要命了,居然跑去见那两个人混蛋,你是不怕死吗” 嫂索{总裁误宠替身甜妻

    “既然颜兮姐姐来了,那么顾少也来了吧他们是不是抓了那两个绑架犯”秦若雅没有理会秦夫人的抱怨,而是担忧地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而她的提醒,也让秦夫人的面色突然变得苍白。

    “没没错,警察把他们抓了。”

    “那该怎么办”秦若雅着急地抓住秦若雅的手,完全忘记了自己身体的疼痛:“如果他们向警察招了,老妈那该怎么办”

    这件事是秦夫人指示的,若是追究起来,秦夫人的罪责不轻。

    想到此,秦若雅整个人就变得不安。

    她独自一人前去,本想悄悄解决这件事,可是最后还是闹大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