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秦学礼见到苏染

    秦学礼不满地摇摇头,然后帮秦若雅张罗好早餐,期间还忍不住抱怨道:“你妈也真是的,不照顾你去走什么走”

    “老爸,我这点伤没什么的”

    “身体无数擦伤,左手骨折,刚出医院又回医院,还叫没什么”

    秦学礼不满地瞪了一眼秦若雅,秦若雅沉默了,安静地用早餐。

    见她如此,秦学礼才没有继续说她。

    他坐到沙发上,拿着刚才保镖一同送进来的报纸翻阅着。

    突然,他被一张熟悉的照片吸引住。

    像是害怕自己看错了那般,他将报纸拿到了窗前光线最足的地方,再次仔细地看了好几遍。

    而他的举动,引来了秦若雅的注意。

    “老爸,您怎么了”秦若雅疑惑地看向他,心里暗想,该不是昨晚的事情上报了吧

    “呃,老爸”

    “若雅”秦学礼突然抬头,深邃的目光看向秦若雅,拿着报纸的双手微微轻颤,声音也略有些颤抖:“苏小姐的母亲叫什么名字”

    “爸”秦若雅一惊:“您您怎么突然问这个”

    “回答我”秦学礼上前,一脸严肃地看着秦若雅:“你和苏小姐那么要好,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她母亲的名字,说,她叫什么”

    秦若雅怔住,木愣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突然间觉得,所以的隐瞒都已经无济于事。

    “她她叫苏染”

    “苏染”秦学礼突然感觉晴天霹雳,整个人向后退了一步:“原来真的是她”

    秦学礼缓缓低下头,再次看向报纸上苏染的照片:“是她,真的是她,她还是一定没有变”

    “爸”秦若雅担忧地看向秦学礼:“我知道爸和苏阿姨以前是情侣,可是爸,现在您已经和老妈在一起,您不能”

    “你这么知道我们以前是情侣”秦学礼复杂的目光看向了秦若雅。

    秦若雅一震,这才想到自己说漏嘴了:“我”

    “是你妈妈告诉你的对不对”除了她,秦学礼想不出别人:“她居然早知道”

    “爸,您别怪老妈,她之所以不告诉您,是不希望您对苏染阿姨念念不忘,她这么做,也是因为太爱您,太在乎您”

    “你妈妈还做了什么”秦学礼突然想到苏染被绑架的事情:“苏小姐的母亲被绑架,那不就是苏染被绑架谁敢绑架她”

    想到这里,秦学礼的目光看向了秦若雅:“若雅,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秦若雅一惊,目光闪躲地不敢看秦学礼。

    而对她甚是了解的秦学礼,瞧着她此刻的样子,更是觉得事有蹊跷。

    叩叩突然敲门声响起,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请进”秦若雅像是找到救兵了那般,连忙让人进来。

    只是,当看到进来的人时,她后悔到恨不得将人轰出去。

    警察,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警察。

    秦学礼看到警察,微微蹙紧了眉头:“请问有什么事吗”

    警察走了过来,表情严肃地回道:“我们来是想核实一些关于苏染被绑架的事情,请问秦夫人在哪里”

    “我老妈没有在这里,请你们出去”秦若雅连忙抢先回答着。

    “那么你们知道秦夫人在哪里吗”警察自然是不会这样就走的。

    秦学礼半响才反应过来:“警察同志,这件绑架案和我夫人有什么关系”

    “绑匪已经招供,说是秦夫人指示的。可是苏染却说这件事是一个误会,我们要确认一下才好结案。”

    听到警察的话,秦学礼怒目瞪向了秦若雅:“这件事你也知道”

    “我”

    “秦若雅,你妈究竟去了哪里”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秦若雅知道秦学礼是真的发火了,可是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老妈去了哪儿,她只是说出去办事,办事

    秦若雅一怔:“天呐,老妈该不是去找苏染阿姨了吧”

    “什么”秦学礼面色一沉,神情瞬间变得紧张起来,接着他不顾站在这儿的警察,快步朝外走去。

    秦若雅也担心不已,忍着身体的疼痛从病床上起来,接着同样无视警察,离开了病房。

    两名警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明所以然。

    苏染与顾西城从咖啡厅出来的时候,天气变得阴沉,似乎要下雨的样子。

    因为两人刚才在咖啡厅谈事,加上离顾家不远,所以起初让司机回去了。

    此刻,唯有走路回顾家。

    苏染其实蛮喜欢这样散步,会让她学会如何让自己的心安静下来,走着走着整个人会变得非常轻松。

    眼看要走到顾家门口了,苏染突然笑着看向顾西城:“小兮终于恢复记忆了,你们的婚礼也早点办了吧虽然这样说会让你笑话,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想说,看到你们结婚现在是我最大的心愿。”

    顾西城薄唇微扬:“这也是我的心愿,妈,您放心吧,我会尽快实现这个心愿。”

    “好,我相信你。”苏染的笑意更浓了。

    就在这气氛美好的时候,一辆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车子,违反交通规则朝他们直接冲过来。

    幸好,顾西城眼明手快,拉着苏染避开了车子。

    不过,苏染还是受惊不小,因为车子与她擦肩而过,只差那么一点就

    “小心”顾西城再次拉着苏染朝一旁躲去,因为车子退了回来,同样朝他们撞来。

    这一次,顾西城和苏染都倒在了地上。

    顾西城手脚利索地站起身,眉头紧锁的他伸手去扶苏染,心里也明白这是冲着他们来的。

    该死,是谁

    扶起苏染后,顾西城深邃的眸子射向了车子,想看清楚对方是谁。

    岂料,车子转过方向后,又向他们冲过来。

    顾西城震惊之余,搂着苏染想要避开。

    没想到,这时突然出现一个身影挡在了他们前面,面朝着冲过来的车子。

    顾西城一震,伸手过去想将对方对开。

    只是万万没想到,原本带着杀气向他们冲来的车子,奇迹般地在刹那间急速刹车停了下来

    吱吱只听一声巨响,顷刻间划破了早晨的宁静

    一瞬间,时间像是凝结在了此时

    苏染在顾西城的搀扶下,皱着眉看向那抹熟悉的背影。

    挡在车前的人,怒目瞪向车里的人。

    双手紧握着方向盘的人,颤抖着身体隐忍着怒意看着外面的人。

    最后,还是挡在车前的人最先反应过来。

    他带着浓浓的怒意,冲过去敲打车门:“你跟我下车

    这一幕,瞬间让所有人都回过神来。

    苏染缓缓闭上双眼,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绝望。

    她的双脚一软,险些摔倒。

    幸好,顾西城及时扶住了她。

    顾西城眉头紧皱,目光看向了车上的秦夫人和愤怒敲打车门的秦学礼。

    这件事,看来不是他们想不计较就能不计较的,也不是他们想隐瞒就能隐瞒的

    秦夫人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害怕,整个人颤抖着,始终不愿打开车门。

    秦学礼敲打几次无果后,转身来到了苏染身边。

    他将顾西城推开,双手紧握着苏染的肩膀,将她上下打量着:“怎么样还好吗有没有受伤”

    苏颜兮缓缓抬头,清澈的目光看向眼前这个男人,渐渐的,她脑中模糊印象的脸和他的脸重叠,所以一切记忆都变得清晰。

    “秦、学、礼”

    “是,是我,阿染,是我啊”秦学礼虽然极力压抑着,不过他的表情看上去还是很紧张很激动

    “我终于又见到你了,阿染,阿染”不知道说什么,唯有不断呼喊这个藏在心里最深处的名字。

    苏染看着他,眼眶逐渐变得湿润,心里的一道结巴的伤口像是被人一点点的剥开了。

    疼蔓延全身

    “秦学礼,你放开她”秦夫人不知何时居然冲下车,并且上前将秦学礼从苏染面前拽开。

    苏染失去了支撑,整个人软倒在地上

    顾西城见状,连忙伸手去扶她。

    秦学礼看到苏染跌倒,表情瞬间充满了怒意,他侧身过去,一耳光狠狠地打在了秦夫人的脸上,然后怒吼道:“你刚才在干什么你想开车撞死她吗”

    “是,我就是想要她死”此刻的秦夫人完全失去了理智:“只要她死了,你才会彻底忘记她,不会一辈子惦记她”

    “你这个疯女人”秦学礼扬起手,恨不得再扇她几耳光。

    秦夫人生气地将自己的脸送上:“你还想打我是不是,你打啊,你打啊”

    “你”

    “秦学礼,你居然为了她打我,你还是人吗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秦夫人发疯似地一拳一拳往秦学礼身上打。

    “老妈”秦若雅一瘸一瘸地来到了秦夫人面前,伸手拉着她:“您被这样”

    “若雅,你看到了吗”秦夫人流着泪对突然出现秦若雅哭诉:“你爸爸居然为了这个女人打我”

    她带恨的目光看向苏染:“就是这个女人,她要破坏我的幸福,我要杀了她” 总裁误宠替身甜妻:

    “老妈,您冷静一点”秦若雅极力地拦着想冲过去的秦夫人。

    “妈妈”苏颜兮在这时从顾家出来,没想到就看到这样混乱的一幕。

    她毫不犹豫地跑到了苏染面前,瞧着她一脸的难受表情,担忧地询问:“妈妈,您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小兮”苏染看到苏颜兮,心里突然紧张起来:“你怎么出来了”

    “管家说外面好像出事了,我就来看看,没想到哎,不说这个,您告诉我这是怎么了”

    “没事,我们回家”苏染努力支撑着自己,一手握住苏颜兮的手,一手握住顾西城的手,然后朝顾家走去。

    顾西城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因此他也没有阻止,如果要找秦夫人算这笔账,那也只能等事后。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