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秘密大揭晓

    可是顾西城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秦夫人自己不肯放过自己。

    她在秦若雅的阻拦下,还对要离开的苏染怒骂:“你这个勾引别人老公的女人不要走,今天我要和你拼了。”

    “你闹什么,胡说八道什么”秦学礼被秦夫人气得不轻。

    “我哪有闹”秦夫人的情绪越来越激动:“难道我说错了吗她难道没有勾引你吗她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贱人,勾引别人老公的贱人”

    “秦夫人苏颜兮忍无可忍,转身瞪向秦夫人:“请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污蔑我妈妈”

    “我才没有胡说八道,你以为你妈妈是什么好东西你问她,她是不是不知廉耻地勾引我老公”秦夫人伸手指向苏染:“你,有本事将你做的事情告诉你女儿呀,告诉她你当年是不是不要脸地惦记不属于你的东西”

    “你给我住嘴秦学礼气得扬起手,真的想再扇秦夫人的耳光

    秦夫人却一点不畏惧,仍然乱吼乱叫:“我就是不住嘴,你还想打我是不是,为了这个女人,你刚才打我,现在还要打我对不对”

    “我打你跟别人无关秦学礼也忍不住对她怒吼:“我打你,那是因为你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你居然想开车把人撞死,你究竟知不知你在做什么怎么可以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

    “是,在你心里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而这个女人,她在里心里就是世界上最善良的女人秦学礼,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你你真是不可理喻”

    秦学礼气得满脸通红,怒目瞪向秦夫人。

    秦若雅面对这样的情形,慌乱失措,因为她从小到大,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这个样子。

    看到这一幕,苏颜兮更是不觉地蹙紧了眉头。

    她转过身看向身旁一脸沉默的苏染:“妈,这究竟怎么回事”

    “小兮,别问了。我们还是先回家吧”顾西城代替苏染回答着,并且想牵着苏颜兮的手回去。

    只是,苏颜兮没有移动脚步,因为这样的情况下她不甘心就这么走了。

    她无法看着自己的母亲受了委屈,而装作不知道。

    所以在秦夫人再次的挑衅声中,她挡在了秦夫人面前,坦荡地面对她:“秦夫人,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三番四次说我妈妈勾引你的老公,那么请你拿出证据,否则我可以靠你诽谤”

    “呵,证据真是可笑”秦夫人仰天大笑几声,然后瞪向苏颜兮:“我告诉你,你苏颜兮就是最好的证据,因为你是苏染和我老公生下来的孽种”

    秦学礼顷刻间震惊:“你说什么”

    秦若雅瞬间瞪大了双眼:“这这怎么回事”

    苏颜兮整个人像是被电击中那般:“你你在胡说八道”

    “哼,我告诉你苏颜兮,你的存在就是证明你妈卑鄙无耻勾引别人的男人的证据”

    “秦夫人,你别太过分了。”苏染忍不住出声,打断了秦夫人辱骂。

    接着,她和顾西城同样担忧的目光看向了苏颜兮。

    苏颜兮像木偶那般,一点点地移动,面朝苏染:“妈妈妈,她她在胡说八道对不对,我的父亲是贺振东对不对”

    “小兮”苏染心疼地握紧苏颜兮的手:“对不起,孩子”

    “妈,您别说对不起啊,您告诉我这一切不是真的,不是像她说的那样对不起”苏颜兮神情恍惚:“我我是贺振东的女儿,怎么可能”

    “阿染,这究竟究竟是不是真的”秦学礼震惊、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苏染,手却指向了苏颜兮:“她、她真的是我们的女儿吗”

    苏染面色一白,无力地闭上了双眼。

    而她的沉默,像是给了大家一个最好的解释。

    苏颜兮整个人像是失去了力气那般,身体向后退去几步。

    顾西城担忧地将她扶住:“小兮,你听我说”

    “这不是真的对不对”苏颜兮祈求的目光看向了顾西城。

    顾西城心疼地抱着她:“不管是真还是假,你就是你啊。”

    “哼,你们母女两少在这里演戏”秦夫人的目光阴沉了几分:“苏染,你生下这个孽种,难道不是想着有一天从我身边把学礼抢回去想着将秦家的一切占为己有当年你没有办法嫁到秦家,所以才会想着用这样卑鄙的办法,所以才会生下苏颜兮这个孽种

    “秦夫人,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说我妻子一个字,休怪我不客气”顾西城俊脸一沉,凌厉的目光射向秦夫人,像是用眼神将她凌迟。

    他可以容忍她无理取闹,可是他绝不容忍有人伤害他的小丫头。

    秦夫人对上顾西城的目光,整个人不由地一颤,对此刻的顾西城突然升起了畏惧之心。

    秦若雅也被顾西城的表情吓到,她连忙拉着秦夫人,希望她不要再去热顾西城。

    只是,她心中的疑惑让她慌乱。

    “妈,您刚才说的是真的吗颜兮姐姐真的是我的亲姐姐”

    “你闭嘴”秦夫人转而将气撒在秦若雅身上:“什么姐姐,你没有姐姐,她没有这个资格做你的姐姐,你才是秦家唯一的女儿,她什么都不是。”

    苏颜兮抬眸看向对面秦夫人,此刻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顾西城不想她继续听下去,于是搂着她朝顾家走去。

    此刻的苏颜兮脑袋里一片混乱,所以没有再说什么,任由顾西城摆布。

    苏染担忧地看着苏颜兮离开,双手在不知不觉间握紧。

    秦学礼站在她面前,纠结的目光看着她:“阿染”

    “回去吧”苏染疲惫地打断了秦学礼的话:“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解释,但是不是今天,你带着你的夫人回去吧”

    “苏染,我不许你再和我老公见面,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秦夫人见到秦学礼和苏染站在一起,她就怒火中烧,因为对着苏染乱骂,什么脏话也不嫌弃地往苏染身上砸。

    苏染淡淡的目光看着秦夫人,直到秦夫人骂累了,喘息着,她才缓缓开口:“我突然觉得你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悲的女人,当年你让我离开秦学礼的时候你告诉我,因为你比我更爱秦学礼,所以我理所应当是退让的一方。而如今我才发现,你口口声声说爱你的丈夫,可是自始至终你从未相信过他,其实你的爱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多,甚至你永远不知道你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秦夫人,我可怜你”

    说完,苏染冷漠地扫了秦夫人一眼,接着转身离去。

    秦夫人从苏染的话中回过神来,心里的怒火越演越烈,她挣开秦若雅的搀扶,想向苏染冲上去:“苏染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凭什么可怜我,你”

    “够了”秦学礼一声怒吼,接着一把抓住了秦夫人:“你还嫌闹得不够吗跟我回去”

    说着,秦学礼不顾秦夫人的挣扎,拽着她就上了车,然后急速开车离开。

    最后,闹剧就这样收场,现场只剩下了秦若雅一个人。

    她站在原地,整个人面色苍白,带着一丝忧伤的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顾家大门。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苏颜兮是她的姐姐

    轰隆隆,轰隆隆

    伴随着一阵阵雷鸣声,天空开始下起了雨。

    而此刻秦若雅完全像是没有感觉那般,任由雨水打在自己的身上。

    不知道站了多久她才转身,步伐慌忙地离开了。

    回到顾家,回到卧室,一阵惊人的雷声便响起。

    苏颜兮颤抖着身体卷缩地坐在床上,像是害怕雷鸣似的,用被子将自己结结实实地包裹住。

    顾西城走进来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心疼了一下,他走过去,将手中的牛奶递给苏颜兮:“把牛奶喝了”

    茫然的苏颜兮突然抬起头看向顾西城,接着愣愣地摇头,她现在不想喝什么牛奶。

    见状,顾西城也没有勉强她,将手中的牛奶杯子放在了床头柜上。

    然后,他坐在了床边,伸手过去将苏颜兮抱进了自己的怀中。

    顾西城感觉到苏颜兮的身体在微微颤抖,于是双手更加用力地将她抱紧。

    或许是顾西城的怀抱给了苏颜兮温暖,苏颜兮渐渐的平静下来,身体也慢慢地不再颤抖。

    不过她白皙的手却紧紧地抓住了顾西城的衣服:“顾西城,我感觉今天发生的一切像是一场梦,一场无厘头的梦。你说,秦学礼真的是我的父亲吗这可能吗”

    “我知道你现在很难接受,可是” ;.{.

    “二十几年了,他从未出现过,我从来也没有见过他。这样陌生的人,怎么可能是我的父亲我不相信,我真的不想相信。”

    “小兮”

    “妈妈可怜地在床上躺了那么多年,他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而我,因为妈妈的原因恨了贺振东那么久,可是到头来他却并不是我的父亲,真是太可笑了。贺振东一定早就知道,所以他才会那样对待妈妈和我。是啊,一个是不爱他的女人,一个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他凭什么要对我们好啊”

    苏颜兮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一场闹剧,一场自己是什么角色也不明白的闹剧。

    这样的认知让她难受,依偎在顾西城怀中的她忍不住想落泪。

    “顾西城,为什么会这样”

    面对苏颜兮的疑惑,顾西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因为事实就是事实,他无力为她改变这一切。这一关,她必须自己走过去才行,他能做的,只有陪着她身边而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