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苏颜兮坦然面对一切

关灯
护眼
    “说起你们第一次结婚我就头痛,大概就是因为你在婚礼上摔了一跤,所以你们结婚后一直不顺。”

    “奶奶”苏颜兮不好意思地红了小脸,扯着老夫人的衣袖撒娇。

    老夫人白她一眼:“不管怎么说,我们顾家的婚礼一定要办的喜庆,怎么能扯个证就算了还有,也借这个机会好好去去霉运,让你们以后能顺顺利利,我觉得这样才好,所以必须隆重地办”

    苏颜兮无力叹息一声,看来她小小的力量是不能改变什么了。

    就在这时,顾西城夹了一块糖醋排骨在苏颜兮的瓷碗里:“别说些没用的,吃饭”

    苏颜兮嘴角一抽,瞪了顾西城一眼。

    顾西城照单全收,不与她计较,甚至继续为她夹菜。

    苏染看到这一幕,心里很是欣慰。

    正在努力吃饭的小西瓜算是听明白了,她妈咪和爸爸要结婚了,跟商震叔叔和陆安安阿姨一样的结婚。

    于是,她举手说道:“我要当妈咪的花童”

    顾西城和苏颜兮一听,彼此看了一眼,最后顾西城先反应过来,笑着对苏颜兮说道:“我们不能女儿失望,所以婚礼必须隆重的办”

    苏颜兮黑线,既然无言以对

    最后她将视线移向了对面坐着的儿子:“小北,你也想当花童吗”

    小北慢条斯理地放下筷子,是一个合格小绅士:“不想”

    苏颜兮顿时一喜:“顾西城,你看你儿子他”

    “我要做婚礼见证人”小北再次出声,打断了苏颜兮的话。

    而他的话,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纷纷将目光移向他。

    “婚礼见证人”苏颜兮皱眉:“我说小北,你知道什么是婚礼见证人吗”

    “我知道,百度上有”小北双手环胸,严肃的表情看着苏颜兮和顾西城,接着用大人的语气说道:“苏笨笨您终于要嫁人了,我很欣慰,我要和安安阿姨的爸爸一样,牵着你的手,把你送给我爸爸,我也会上台说舍不得您,如果爸爸欺负您,我会把您带走让他找不到的”

    苏颜兮和顾西城听到苏小北的话,瞬间傻眼了。

    顾西城暗想:这就是他顾西城的儿子

    苏颜兮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或是该感动:她的宝贝儿子呀

    最后,倒是顾老夫人和苏染忍不住笑出了声

    老夫人看向自己的宝贝曾孙:“小北啊,百度有没有告诉你,婚礼见证人必须是长辈,你可不是长辈,所以不能做婚礼见证人啊。”

    小北小脸一皱,伸手挠了挠后脑勺,是这样吗

    失落

    苏颜兮掩嘴轻笑,脸上写着的全是幸福。

    顾西城看着她,也不觉地扬起了嘴角。

    看来,关于身世的问题并没有给她带来太多的困扰。

    见她如此,他心里也着实放心不少

    翌日,清晨。

    一大早,顾家就迎来了一位客人。

    这位客人不是别人,而是苏颜兮的亲生父亲秦学礼。

    再次见面,苏颜兮不能做到像以往那样随意地与他攀谈。

    倒是秦学礼,看到苏颜兮的时候,眼神里多了几分慈爱。

    他很震惊自己还有一个女儿,也很意外这个女儿就是苏颜兮。

    不过更多的是感动,感动这份亲情的连接。

    苏染知道秦学礼来的目的,她也没有刻意去逃避什么,反而很坦然地面对。

    于是,她带着秦学礼来到了顾家花园,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去谈他们之间的事情。

    “阿染”秦学礼大概是一夜没睡,所以看上去很疲惫:“当年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怀孕了为什么什么都不说”

    苏染看着眼前的百花齐放,心里很是平静:“说了有什么用说了无非跟你增添烦恼和压力,何必呢”

    “如果我知道”

    “如果你知道,你不会结婚,会坚持和我在一起,也会和秦家断绝一切关系对吗”苏染转身看向身旁的秦学礼,多年不见,其实他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秦学礼眉头紧锁:“是,我会像你说的那样做,因为我不会丢下你和孩子不管。”

    苏染抿唇,心里一阵酸涩,眼眶不觉地变得湿润,她一直都知道他对她的好:“我知道你的心意,一直都知道,可是我承受不起你知道吗所以我并没有告诉你孩子的事情,而是选择独自离开。很多时候我们都会遇到一些无能为力的事情,那么我们最后可以做的就是接受。我接受了我们不能在一起的事实,也相信你最终也可以接受。其实仔细想想我已经很知足,你给了我一个孝顺的女儿,也给了我一段最美的爱情,我的一生也没有什么遗憾,我很幸运也很幸福。”

    “阿染”秦学礼忍不住伸手抱住了苏染,此刻他们两人的眼眶里都积满了泪水:“对不起,这一生是我对不起你。我来的时候准备了很多话想对你说,可是看到你那一瞬间我才明白,我说什么都已经无济于事,发生了的事情早已经无法改变,我们都回不到过去。”

    苏颜兮回抱着这个她想念了一辈子的男人,忍着眼泪,扬起了一幕笑:“是啊,我们都回不去了。所以我们不要再去为过去而悲伤,我们要珍惜眼前,好好过我们剩下的日子。你以后也要好好善待你的妻子,好好过你们的生活”

    秦学礼没有回答,而是更加用力的抱紧苏染:“我一直都很想你,从来没有忘记过你。”

    此刻,苏染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滚落下来。

    她轻颤的声音缓缓说道:“我知道”

    这个久违的拥抱让他们想起了过去的甜蜜和辛酸,虽然他们这一辈子注定错过,但是却不能否认他们真心爱过。

    有这份爱和属于他们的回忆,他们知足了

    此刻,苏颜兮与顾西城站在二楼阳台看着这一幕。

    苏颜兮心里酸涩无比,整个人依偎在顾西城的怀中:“你说,我妈妈为什么也不怨恨他甚至为了他,愿意牺牲一切。这么多年来,妈妈那么辛苦,而他却过着幸福的生活。”

    “其实他不一定像我们以为的那样过得幸福。”

    “什么意思”

    顾西城双眸微眯:“如果让我和一个不爱的人在一起生活,我想我永远不会觉得快乐或是幸福。

    苏颜兮微怔,最终沉默下来。

    顾西城低头在苏颜兮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小兮,原谅他吧。我相信如果他知道有你这样一个女儿,他一定会非常爱你。”

    苏颜兮瞥嘴:“什么原谅啊,我才没有恨他。对我来说,他还是一个陌生人,我不会跟一个陌生人去计较。”

    “好,他是陌生人,不计较,我们慢慢去和他熟悉。”顾西城附和着苏颜兮的语气。

    苏颜兮咬着唇角,什么也不再说。

    她不会接受他,不是因为恨,而是因为这已经不重要。

    或许是经历的事情太多,所以现在的苏颜兮看事情不再那么的极端,不再是除了爱就是恨

    因此,之后再见到秦学礼时,她的态度都是非常从容有礼。

    苏染和秦学礼也不曾勉强过苏颜兮接受这一切,因为不管她接受不接受,她是秦学礼的女儿这个事实不能改变。

    所以哪怕她不喊秦学礼爸爸,秦学礼也一样对她极好。

    知道她要结婚,秦学礼还特地延迟了回z市的计划。

    并且,他还将公司的一些股份作为嫁妆送给了苏颜兮。

    这一刻,苏颜兮想默不出声都不行了。

    于是,她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约秦学礼见面。

    顾西城看到苏颜兮挂了电话,才走到她身边,伸手搂着她的细腰:“想通了”

    苏颜兮歪着小脑袋看向顾西城:“我什么时候没想通呀”

    顾西城轻笑地在她嘴角亲了一下:“嘴硬的丫头”

    “我才没有嘴硬,我只是觉得认不认他都无所谓,我现在很好,没有什么值得他操心的。他要参加我的婚礼我也没有意见,可是他干嘛送我公司股份,我又不缺钱花”

    “他是因为在乎你,所以才这么做,这是他这个父亲对你的心意”

    “顾西城”苏颜兮双眸微眯打量着顾西城:“什么时候你变成知心哥哥了”

    居然懂得劝人了,真是奇了。

    顾西城嘴角一抽,没好气地伸手刮了一下苏颜兮的俏鼻:“小没良心的,行,不说这个,说说你们明天打算去哪里见面吧,我送你过去。”

    苏颜兮一愣,缓缓低眸,接着她伸出双手紧紧搂住了顾西城的颈项。

    顾西城疑惑,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如此,不过他还是用力地抱紧她。

    片刻后,苏颜兮才缓缓开口回道;

    “明天,我想去贺锦兮的墓地我想带他去见贺锦兮。”

    顾西城一震,随即明白了她的心思,目光深邃了几分的他微微点头:“好,明天我送你们去”

    苏颜兮抿唇,也同样点了点头。

    既然她记起了过去,那么很多事情该做个了断的,就一一了断吧 嫂索{总裁误宠替身甜妻

    第二天,天气晴朗,看上去是不错的一天。

    苏颜兮在顾西城的护送下离开了顾家,她和秦学礼见面并没有告诉苏染。

    因为很多事情,她可以告诉秦学礼,却不想告诉苏染。

    比如,贺锦兮的死

    或许苏染心里是清楚的,但是让她真正见到贺锦兮的墓碑又会是另一种心情。

    苏颜兮偏袒自己的母亲,因此她与顾西城一样,不打算让她去墓地。

    所以这次见面,除了顾西城这个司机,就只有苏颜兮和秦学礼。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