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 苏颜兮与秦学礼的谈话

    来墓地之前,苏颜兮特地去花店挑选了一束鲜花。在卖花的时候她才发现,她对这个姐姐了解甚少,连她生前喜欢什么花,她也不清楚。

    苏颜兮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或许她并什么特别没有喜欢的花吧。

    因此,她随便挑选了一束最美的,然后在顾西城的引领下来到了贺锦兮的墓碑前。

    当苏颜兮看到墓碑上刻着贺锦兮三个字,她的心还是忍不住痛了。

    这个和她骨血相连的姐姐,最终就躺在了这样一个冰冷的地方,与他们不再相见。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死亡更残酷。

    记得见贺锦兮最后一面是在她们都被绑架的时候,那个时候她们都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怎么样,更不会知道那是她们此生最后一次见面。

    记得当时,她只是将自己的外套给了她,可是她们却没有多少时间说话,她最后也没有叫她一声姐姐。无论两人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此刻想来,那都是一种遗憾。

    苏颜兮叹息一声,将手中的鲜花放在了墓碑前:“姐姐,我来看你了,你在天国还好吗应该很好吧,听说天国没有灾难和伤害,所以你以后要幸福哦。”

    再见,再也不见。

    此生,姐妹缘已经到了尽头。

    来世,如果还能做姐妹,我们就做一对相亲相爱的姐妹吧。

    苏颜兮双手合十,默默请求。

    顾西城在这时走到她身边,修长的手轻轻搭在她的肩上,像是给予她安慰:“如今,你不恨她了吗”

    苏颜兮抿唇,抬眸看向顾西城,接着微微一笑摇了摇头:“不恨,如果不是她,我就不会遇到你。”

    所以,她心里对贺锦兮的怨早已经烟消云散。

    顾西城喜欢苏颜兮此刻脸上干净的笑容,他忍不住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那我们一起祝福她在另一个国度幸福美满吧”

    “嗯,我想她现在是幸福”

    没有了病痛,放下了背负的一切。

    就在这时,秦学礼朝这边走来。

    顾西城看到他的身影,于是对苏颜兮说道:“他来了,你们聊,我在车上等你。”

    苏颜兮自然知道那个他指的谁,因此带着浅浅的笑点了点头。

    顾西城在她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像是给予她力量,接着才迈步离开。

    当他与秦学礼擦肩而过时,他朝他微微颔首,相当的尊重。

    毕竟这个人,是他最爱之人的亲生父亲。

    秦学礼对待顾西城也很客气,两人彼此点头招呼后他才走向苏颜兮。

    只是心里疑惑,为什么苏颜兮会将见面地点约到这里。

    直到看到墓碑上的照片,秦学礼才震惊地询问:“她她是谁”

    居然和苏颜兮长着同样一张脸,怎么会这样难道

    “她是我的孪生姐姐贺锦兮,她也是你的女儿”苏颜兮的语气很平静,就像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秦学礼却震惊地不能言语:“这怎么”

    他居然还有一个女儿,他居然还有一个女儿

    刹那间,秦学礼的眼泪涌了出来,这样的事实让他震撼,也让他难受。

    “怎么怎么会这样为什么”

    “她是五年前去世的,因为生病的缘故”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们,都是我的错”秦学礼悲痛万分,手不觉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苏颜兮没有看他,目光始终落在贺锦兮的照片上:“我今天之所以约您来这里见面,那是因为我希望姐姐可以见您一面,毕竟她也是您的女儿,她有权知道真相。”

    “孩子,谢谢谢谢你告诉我这一切”秦学礼悲伤的目光看向苏颜兮:“你你可以告诉我,这些年你们是怎么过来的吗”

    “这些年那要从什么时候开始说呢”苏颜兮双眸微眯,思绪渐渐飘远:“怕是要从在贺家的时候说起,妈妈和贺振东结婚了,可是他们的婚姻并不幸福,妈妈甚至遭到了贺振东的背叛。以前我不明白贺振东为什么要这样对妈妈,现在我想我应该明白了。自己的妻子爱的人不是自己,妻子的孩子不是自己的孩子,他又怎么能无怨无悔地继续爱妈妈,所以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而那个女人将妈妈和我赶出了贺家。”

    当时苏颜兮是最生气的,所以后来她非常恨贺振东。

    此时此刻想来,或许离开贺家对她的妈妈来说是一种解脱。

    因此,当时离开贺家的时候,她的妈妈除了舍不得贺锦兮,其他并没有任何留恋。

    “后来妈妈发生了车祸变成了植物人,因此在床上躺了许多年。”

    “什什么,阿染她”

    “那段时间对我们来说是昏暗的,我们每天都在寻找阳光,支撑我们的阳光。所幸的是她后来醒过来了,现在您也看到了,我们都很幸福很快乐。”说到这里,苏颜兮终于转过头看向了秦学礼。

    此刻的秦学礼面色苍白,表情震惊,眼神里全是伤痛。

    见他如此,苏颜兮无力地叹息了一声。

    “我告诉您这一切,只是希望您能知道妈妈因为您付出了什么,您也应该知道这一切。还有就是,您送给我的股份我拒绝接受,想必您也看到了,我和妈妈现在过得很好,这些东西对我们来说并没有什么用。”

    “孩子,爸爸爸爸只是想弥补你和你妈妈,爸爸对不起你们,对不起你的妈妈”

    “其实您不用说对不起,我想妈妈并没有怨恨您,因为这也是她自己的选择,所以您大可不必这样。事到如今,弥补或是不弥补又有什么重要我相信,妈妈也不会接受您的赠予,所以希望您能尊重我们的选择”

    说到此,苏颜兮向秦学礼鞠了一躬,然后迈步打算离开。

    秦学礼见状,悲痛的声音连忙喊住她:“孩子,你能原谅我这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吗”

    苏颜兮微微顿住了脚步,可是她却没有回头,而是背对着秦学礼。

    停顿片刻,她才缓缓回道:“我妈妈都不曾怨恨,我又怎么可能会怨恨你所以,不存在什么原谅不原谅。再见。”

    说完,苏颜兮没有再继续停留,离开了墓地。

    秦学礼站在原地,泪眼朦胧地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眼前,此刻的他心痛不已

    回到车上,苏颜兮的表情和往常一样,没有什么异样。

    顾西城打量了她一眼,最后什么也没有问,直接将车子开走。

    当他们的车子进入市区,顾西城才开口对苏颜兮说道:“商震和安安回国了,现在正在宫爵。”

    “哈”苏颜兮回神,微微怔了一下:“安安回来了,怎么这么快不是说蜜月旅行一个月吗”

    顾西城抿唇轻笑,空出的手握住了苏颜兮的白皙的小手:“大概是因为担心你,所以才会急着回来。”

    苏颜兮微愣,这才想到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叹息一声,她慵懒地躺在椅背上。

    “那我们也去宫爵吧,我挺想她的”

    “ok”顾西城没有意见,随即调转了车的方向,开往了宫爵。

    当他们的车子抵达宫爵的时候,另一辆豪车也同时抵达,两辆车并列停在宫爵门口。

    苏颜兮推门下车,抬眸看了一眼对方的车子,这一看才发现车主既然是司徒朔。

    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薄唇轻扬走了过去。

    后下车的顾西城看到她过去,并没有阻止,因为在停车那一瞬间,他已经发现了司徒朔的车。

    后知后觉的哪一位永远是我们的司徒公子,在准备下车的时候也没有注意到正走近他的苏颜兮。

    于是,苏颜兮将他堵在了车门口,然后用温柔至极的声音轻声喊道:“司徒哥哥

    “呃”司徒朔浑身一震,像是被雷击中了那般,接着他抬眸看向挡在车门口的某人。

    这一看,他嘴角顿时抽动了几下。

    “今天,你你怎么这么热情”热情到十分诡异。

    苏颜兮始终保持着笑,手肘搭在车上,手指轻轻地敲着车门,像是在弹奏钢琴那般:“看到司徒哥哥了,自然要热情招呼”

    “嘿嘿,其实没必要这样,你这样让我很惶恐”还很心慌

    “为什么要惶恐呀”苏颜兮故作不解:“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司徒朔黑线:“胡说,爷我从做亏本买卖,亏心的买卖更不会做” 本书醉快更新{半}}{生

    苏颜兮斜睨他一眼:“得了吧你,司徒朔,你居然趁我失忆的时候玩什么结拜,我们不是说话,你做我闺蜜的吗怎么变成我哥哥了怎么算我也应该是你小嫂子啊,让你当我的哥哥我不是很吃亏”

    “咦”司徒朔眨眼再眨眼,看向苏颜兮:“你刚才你刚才说什么闺蜜”

    苏颜兮双眸微眯,透着一丝笑意看着司徒朔:“好久不见,我的好闺蜜司徒少爷”

    “哗”司徒朔震惊不已,嗖地一声想站起来,却不想意外地撞到了车顶。

    碰咚一声,吃痛的他哀叫连连,也在瞬间皱紧了眉头。

    苏颜兮瞧着这突然的一幕,嘴角抽了几下,随即潜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不再堵着他的出路。

    司徒朔的手捂住被撞到的头部下车,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苏颜兮,将她打量了一番:“你你你你恢复记忆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