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 她叫桑小鱼

    女孩震惊了,呆呆地看着司徒朔

    “司徒公子,怎么招,你认识这个小姑娘”华强意味深长的目光打量着司徒朔和女孩。

    司徒朔邪魅一笑:“难道不能认识”

    华强笑容一僵,听这护着的语气,究竟是个什么情况:“这不是不能认识,如果司徒公子认识她,我可就难办了。”

    “别给我玩拐弯抹角这一套”司徒朔双眸微眯:“说吧,她是怎么得罪你了”

    “哟,司徒少爷,你既然问到这事上,那我可就不客气地说了。”华强也不笨,既不想得罪司徒朔,也不打算放过女孩,于是顺杆往上爬:“说实话,她没有得罪我,可是她有个妈,那可是我们赌场的常主,最近小输一笔,钱虽不多,但是她还不上。所以只能拿她女儿抵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对吧”

    司徒朔瞥他一眼,转而看向身旁的女孩:“他说的是真的吗”

    女孩面色一红,双手紧握,最后微微点了点头。

    对方说得没错,她的母亲好赌成性,她会来这里,也是被她的母亲骗来的。

    来到游艇上后,她才知道,游艇上不只有赌场,还有一些非法交易,所以她才想要逃走,也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

    女孩叹息一声,抬眸看向司徒朔:“这件事跟你无关,你不用管了,你让我走吧。”

    说着,女孩便打算再次离开。

    不过,就在她从司徒朔身边走过的时候,司徒朔也再次握住了她的手。

    女孩甚是不解,深邃的眸子看向司徒朔。

    司徒朔低眸,看向海面,薄唇微扬:“你的意思是让我看着你自投罗网”

    “我”

    “你在别的地方是生是死与我无关,可是你现在在我眼前,我司徒朔就不会坐视不理”

    “你你什么意思”女孩眨眼,完全不懂他的意思,他是要帮她吗在她失神之际,司徒朔已经多光头强喊道:“说吧,她母亲欠你多少钱”

    “嘿嘿,并不是很多,一千万而已”光头强笑得极为阴险。

    女孩却因为他的话怒不可遏:“有没有搞错,刚才在游艇上你告诉我是五百万,怎么突然就变成一千万了你抢钱吗”

    光头强一听,笑了:“小姑娘,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既然来了我们这里,那就得按照我们的规矩来”

    开玩笑,遇到一尊佛,他能就此放手

    “可恶,你”

    “行了”

    女孩本想反驳,却被司徒朔阻止:“你觉得你说得过他”

    “可是他这样也未免太过分了。”

    “这个社会本就如此”

    “那我们就只能任人欺负”女孩特别生气。

    “弱者和强者,本来就是有差别的“

    “你什么意思”她太弱

    “我的意思很简单”司徒朔微微挑眉:“既然不想被欺负,那么就翻身做主,成为可以说话的强者。”

    “嗯”女孩彻底不明白了:“你的意思是”

    “你会赌博吗”司徒朔突然转移话题,意味深长的目光打量着女孩。

    女孩听到赌博二字,潜意识地皱了皱眉,接着摇头:“不会,也不想会”

    “哦”司徒朔嘴角微扬:“听说不会赌博的人,最开始学赌博的时候运气会很好,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真的”

    女孩嘴角一抽:“你不会想让我去学赌博吧”

    司徒朔惊喜地朝女孩打了一个响指:“聪明”

    女孩瞬间黑线:“不要”

    “不想救你母亲了”

    “我”

    “诶诶诶,司徒公子,你们商量得如何呀”等得不耐烦的光头强终于忍不住出声打断了两人的交谈。

    女孩皱眉,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司徒朔却笑得不以为然:“商量好了。”

    “那是给钱,还是”

    “不给”

    “什么”光头强瞬间不悦了:“敢情司徒公子逗我玩来着”

    “华强,收起你的花花肠子”司徒朔双眸微眯,透着一抹肃杀之气,别以为他不知道他想借此敲竹杠,不过他司徒朔的竹杠可不是那么好敲的。

    虽然隔着距离,可是光头强也因此怔了怔:“司、司徒公子,你究竟几个意思”

    “你不是说要按照你的规矩来”司徒朔挑眉:“那今天爷我就按照你的规矩来。开赌局,一局定输赢。我赢,人我带走。你赢,人你留着如何”

    女孩瞪大双眼,不可思议地看向司徒朔,像是突然明白他刚才问她话的意思。

    可,这样真的好吗

    “司徒公子,你确定要这样”光头强不是很满意这样的结果,本来想着女孩和司徒朔的关系,可以狠狠捞一笔。

    没想到,最后司徒朔却选择这样的方法。

    计谋落空,着实让人很不舒服。

    “我既然这么说了,自然是已经确定”司徒朔语气颇为不悦:“你究竟是敢于不敢一句话,别跟我扯东扯西”

    光头强嘴角一抽:“当然可以”

    接着,他又对身后的手下大声吩咐道:“请司徒公子上游艇”

    就这样,司徒朔和女孩被对方请上了他们的大游艇。

    女孩一直忐忑不安,小心翼翼地抓住司徒朔的衣袖,跟在他身旁。

    远处看来,倒是有几分小鸟依人的赶脚。

    “我说,你有把握赢他吗”

    “不是我,而是你”

    “我”

    “没错”

    “开什么玩笑,我不会”

    “那你还想救你母亲吗”

    “当然想啊”不然她干嘛来这里

    司徒朔带着一抹浅笑:“那你有一千万吗”

    “没有”女孩很果断地摇头

    “这不就对了我现在给你争取这样一个机会,说不定你可以不用一分钱,就能救回自己的母亲,这不是很好吗”司徒朔觉得这个主意是最好不过的:“当然,你不用谢我本少爷平时就喜欢助人为乐。”

    女孩嘴角颤了颤:“你你逗我玩吧,这也能叫机会,万一我输了怎么办”

    岂不是和刚才一样,被逼在这儿陪、客

    司徒朔瞥了女孩一眼:“你就不能想点好的,还没有开始赌,你就认为自己会输,首先在气势上就已经输给了对方”

    “何止是气势,我已经可以肯定我输定了。”开玩笑,她完全不懂赌博,怎么赌

    司徒朔对女孩的回答非常无语,忍不住送她一记白眼:“你难道没有听过,梦想要有的,万一见鬼了呢”

    “呃”

    “从现在开始,你什么都不用想,就想着赢就好。”

    “这样真的好吗”

    “放心”司徒朔自然地伸手搭在女孩的肩膀上,不过彼此之间没有暧、昧,只有一种类似同盟战友的革命感情:“不是还有我吗”

    “你”

    “我司徒朔可不喜欢输这个字”感情上已经做了输家,他已经很不满,如果现在他不能赢,他就不是司徒朔

    女孩愣愣地看着司徒朔,他坚定地表情让她心里莫名变得踏实起来。

    带着这样的踏实心情,她跟随着司徒朔光明正大地走进了游艇上的赌场。

    “司徒公子大驾光临,欢迎欢迎”光头强的虚伪表情做到了极致:“今晚难得司徒公子前来,为了表示对司徒公子的欢迎,今晚我们就开一场赌局,就一场”

    赌局有许多种,此刻赌场里围着不少人在赌博。

    可是因为光头强这一句话,其他的赌局一瞬间全部被暂停,赌徒们都疑惑地看向光头强和司徒朔这边。

    大概是气场太强的缘故,虽然他们心中有所抱怨,但是却不敢吱声,气氛也变得诡异。

    最后,光头强的笑声打破了这样的气氛。

    “司徒公子,来者是客,你说说,你想怎么个赌法”

    “慢着”司徒朔摊开双手:“难道你想让我就这样和你赌”

    光头强一愣,这才发现司徒朔和女孩的衣服都湿透了。

    他像是突然恍悟那般,拍了一下自己的光头:“瞧我,也太没眼力劲了。司徒公子千万别见怪,我立即让人为你们准备干净的衣服”

    说着,他便快速地朝手下使了一个眼色。

    因此,在赌局开始前,司徒朔和女孩在光头强的手下带领下,先去了游艇上的房间换衣服。

    女孩一路跟着司徒朔来到了房间,像是在琢磨什么,心不在焉的样子。

    司徒朔突然想起什么,止住脚步,转而看向女孩:“你还要跟我到什么时候”

    “嗯”女孩一愣,半响才回过神来,抬眸看向站在面前的司徒朔,疑惑的眼神像是在询问司徒朔几个意思

    司徒朔无语地再次送她一记白眼:“你难道想和本少爷一起换衣服”

    女孩双眼瞬间瞪得大大的,连忙摇摇头。

    恍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她连忙咬着唇角,快速地退出了房间,那速度快得惊人。

    站在门口的手下疑惑地看向突然出来的女孩,不明白她怎么没有换衣服就出来了。

    女孩无视他们眼神中的疑惑,轻声咳嗽了一声:“那什么,我的房间在哪里”

    手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将女孩带到了另一个房间。

    女孩来到房间后,重重松了一口气:“桑小鱼啊桑小鱼,你还能再丢人一点吗”

    想到刚才的一幕,她就忍不住想哀叫几声。

    司徒朔,她和他认识不到一个小时,怎么就可以那么相信他

    桑小鱼愣了愣,脑中不觉地现出刚才司徒朔说的话

    “你在别的地方是生是死与我无关,可是你现在在我眼前,我司徒朔就不会坐视不理”

    “这不就对了我现在给你争取这样一个机会,说不定你可以不用一分钱,就能救回自己的母亲,这不是很好吗”

    “不是还有我吗”

    “我司徒朔可不喜欢输这个字”

    桑小鱼咬牙,事已至此,她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司徒朔,我就相信你一次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