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赢了,真是见鬼了

关灯
护眼
    桑小鱼换好衣服走出房间,就瞧见司徒朔站在门口,挺拔的身躯倚靠着浅墙壁。

    大概是听到了动静,他的目光朝桑小鱼看了过来。

    桑小鱼疑惑地眨了眨眼:“你怎么在这儿光头强的手下呢”

    她看了看周围,居然没有刚才带他们来的人。

    司徒朔瞥了桑小鱼一眼:“本少爷是随便谁都能监视的”

    桑小鱼嘴角一抽,无言以对。

    是啊,他是谁,他可是花花公子司徒朔

    “你那什么表情”司徒朔双手环胸,打量着桑小鱼。

    桑小鱼心虚地收起思绪,勉为其难地扬起一抹笑:“我的表情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教教我赌博吗”

    “怎么对赌博感兴趣了”

    “这不是你出的主意吗让我去和光头强赌,我如果不学习一下,拿什么和他赌啊”桑小鱼眉头深锁,觉得自己可以赢的希望很是渺茫。

    “切”司徒朔鄙视的目光再次看向桑小鱼:“现在学你也不嫌晚”

    “可是”

    “别可是了,走吧”司徒朔说着,率先朝游艇上的赌场走去。

    桑小鱼瞥了瞥小嘴,无奈的她只好跟上。

    此刻,光头强已经让人清场。

    刚才的赌徒被安置在一旁观看,光头强坐在赌场中央,身边站在无数的手下,那气场让人望而生畏。

    当然,对于司徒朔来说,他就是个装腔作势的家伙。

    “哟,司徒公子,你们终于来了”光头强在见到司徒朔和桑小鱼走进赌场的那一瞬,严肃的表情瞬间转换成一幅讨好的模样。

    桑小鱼对这样的人无言以对,只能送他一记白眼。

    当然,此刻的光头强没有在意桑小鱼的表情,他的全部心思都在司徒朔身上。

    “一切我已经安排妥当,不知道司徒公子想怎么个赌法”

    “最简单的”司徒朔不以为然地回答着,接着将桑小鱼拉到了自己面前:“她不会赌博,所以我要用最简单的方式来比赛,你不吃亏吧”

    “不不吃”光头强笑得勉强,他当然不会吃亏:“那你倒是说说,什么简单的赌法”

    此刻不只光头强看向了司徒朔,就连桑小鱼也看向了司徒朔。

    她其实很想告诉司徒朔,最简单的她也没有玩过。

    这样,真的好吗

    只见司徒朔双手放在裤袋里,悠闲自得地走到堵桌前,深邃的目光看向对面发牌的小姐,最后薄唇微扬,开口说道:“玩扑克牌,谁的牌大,谁赢如何”

    “这”光头强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一副为难的模样:“司徒公子,这会不会太简单了”

    司徒朔挑眉看向光头强:“我要的就是简单”

    光头强顿时被噎得不轻,换做别人,他定是不会答应,因为赌场这样的玩法根本没有。可是眼前之人是司徒朔,别说司徒朔本身的势力,司徒朔背后牵连的人可是顾西城几人啊。

    他既不想白白失去一笔钱,也不想因此得罪司徒朔。

    因此,思来想去,他终是答应了司徒朔的提议。

    司徒朔像是早就预料到了结果,因此很自然地朝桑小鱼眨了一下眼。

    桑小鱼抹汗,真的不是她没有自信,而是对赌博真的一窍不通。

    像是看出了她的压力,司徒朔走到她面前低声说道:“幼儿园的小盆友也会,你难道觉得自己连幼儿园小盆友都不如”

    桑小鱼无语,瞪了司徒朔一眼后,走了过去,来到了光头强面前,故作勇气对他说道:“开始吧”

    光头强挑眉,别有深意的眼神打量着桑小鱼:“有胆识,希望待会儿你输了,也能这么果断地跟我说话。”

    开玩笑,他从小在赌场混大,关于赌博,在a市有谁能赢得了他

    别说眼前这个小丫头,就算换做司徒朔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司徒朔居然并没有亲自参与。

    这个丫头和司徒朔到底是什么关系

    光头强纠结了,如果说是他的女人,那他大可直接地给钱,然后把人带走,他司徒朔也不缺这几个钱。

    如果这个丫头不是他的女人,依照他的性格,并不会这么多管闲事才对啊。

    靠,这关系真t解

    桑小鱼似乎已经习惯光头强的嚣张语气,因此听他这么说便不以为然。

    直接无视他,走到赌桌前,选择了一个位置坐下。

    之前明明紧张的她,现在看起来确是那么的淡定。

    司徒朔满意地扬起嘴角,走过去在她身旁坐下。

    随着他坐下,光头强便第一时间开口吩咐赌局正式开始。

    桑小鱼潜意识中,握紧了双手。

    这时,负责发牌的小姐已经开始将第一张扑克牌送到她面前。

    她的目光落在牌上,心跳也失去了正常频率。

    一人三张牌,然后一张一张对比,三局两胜。

    转眼间,桑小鱼和光头强面前已经放好了三张牌,周围的人都在拭目以待,等待结果。

    桑小鱼不觉地转头看向身旁的司徒朔,只见他也正看着她,并且朝她点了点头。

    仿佛在示意她,可以揭牌了。

    桑小鱼深呼吸一口气,颤抖的手伸过去,鼓足勇气将第一张牌摊开。

    众人的视线随着她的动作看过来,一起见证她的牌究竟是个什么数。

    “红桃三”众人异口同声地念出了桑小鱼摊开的牌。

    桑小鱼眉头瞬间蹙紧:“三这个”

    比大小,是不是只要对方的牌比三大,她就输了

    想到此,桑小鱼就一脸纠结,转而抓住司徒朔的衣袖:“怎么办,这个数字也未免太小了吧。我们是不是输定了”

    “别着急”司徒朔悠闲自得地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不是还有二吗如果对方是二,我们就赢了不是”

    “哈哈,司徒公子真会开玩笑,我的牌怎么可能会是二”光头强笑得极为夸张,仿佛将司徒朔的话当成了笑话,伴随着笑声,他一把将第一张牌抛了出来:“你们看我的,我的”

    哗。

    “黑桃二耶”

    “居然真是黑桃二”

    “是啊,小姑娘的红桃三居然侥幸赢了。”

    “小姑娘的运气真不错”

    观战的人看到这一幕,忍不住你一言我一语讨论起来。

    输第一局的光头强怒目扫了他们一眼,他们这才安静下来。

    光头强不可置信地看向面前的扑克牌:“这这怎么可能”

    “真是见鬼了吗”桑小鱼也惊讶无比,本以为自己输定了,想不到居然会逆袭,一个点数便赢了这一局,略有些呆愣的她习惯性转头看向司徒朔:“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难道,司徒朔这家伙真的料事如神

    “我说过,开始学赌博的人,运气会很好”司徒朔的笑意越发的深了。“再来再来”光头强从惊讶中回过神来,颇有些生气的他大声嚷嚷着,说着便先一步摊开了第二张牌。

    他就不信邪了,他会输给一个小丫头。

    可事实证明,很多事情总是不在预料当中。

    第二张牌亮出,光头强依然拿了一张二,这让在场的人都傻眼了。

    这究竟什么个情况

    “二”桑小鱼既惊讶,又惊喜,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她不再像刚才那般战战兢兢地揭牌,而是学着光头强那般,直接将第二张牌快速亮出来。

    毫无意外,她的牌大过了光头强的牌。

    她愣了三秒钟,随即尖叫起来:“赢了,我赢了耶

    三局两胜,三张牌两张定输赢,至于第三张牌是什么,此刻已经没有了意义。

    桑小鱼激动地站起身,忍不住为自己鼓掌:“太好了,赢了。”

    司徒朔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什么,仿佛局面早就在他的掌控中。

    “不,这不可能”光头强傻看着面前的牌,完全无法接受:“老子赌博一辈子,从没有输的这么惨,这其中一定有问题,我”

    “华强,注意你的言辞”司徒朔俊脸一沉:“你的地盘,你居然说赌局有问题你让在场的人如何想”

    “是啊,我们已经输了好多,难道真的是赌场有问题”其中一个赌徒开始质疑。

    伴随着他的质疑,那些输钱不少的赌徒也开始出声。

    眼看局面有些控制不住,光头强才咬着牙接受了自己输给桑小鱼这个事实。

    桑小鱼乘此上前对光头强说道:“按照约定,我赢了,你就放人,我妈妈在哪里我现在要带她走”

    光头强一听,脸瞬间绿了,可是也没有办法,只能让手下将桑小鱼的母亲带出来。

    他可以不顾及桑小鱼,但是他必须顾及司徒朔。

    因此,在司徒朔的保驾护航下,桑小鱼见到了自己的母亲,并且将自己的母亲成功带离了光头强的游艇。

    当他们回到司徒朔的游艇后,桑小鱼才后知后觉无力地坐在了甲板上。

    仔细回想一下,还真是险中求胜,太不容易了。

    桑小鱼抬头,责备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母亲,本想乘此好好说说母亲的她,却发现母亲正盯着司徒朔瞧来瞧去。

    她一时无语,顷刻间额头挂满了黑线

    “司徒公子,久仰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发现你和传说中的一模一样”桑小鱼的母亲桑绾心带着巴结的笑,目光一直盯着司徒朔。

    司徒朔微微挑眉,眼眸中闪过一丝促狭:“传说中的我是什么样”

    “英俊潇洒,一表人才,风度翩翩,俊逸非凡,衣冠禽哦,不对,衣冠楚楚的帅哥一枚”

    “哦”司徒朔故作好奇:“居然这么多”

    “可不是”桑绾心笑意更浓了:“还不止这些,只要是a市的人都知道,要找老公,要好女婿,就要找司徒公子你这样的青年才俊,才会终身无悔,那什么,司徒公子,你有女朋友了吗”

    “妈桑小鱼捂脸,真是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