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承诺,终身有效

    桑绾心不解地看了桑小鱼一眼:“你怎么回事,没看见我正在和司徒公子说话吗插什么嘴啊”

    “我”

    “说到你,我还正想问你,你和司徒公子是怎么认识的”桑绾心带着好奇心走到桑小鱼面前:“难道,你们两个”

    “不是您想的那样”桑小鱼虽然没有听完桑绾心的话,可是她已经知道她要说什么,每次都如此,只要看到她和一个有钱的男人站在一起,她就会以为对方和她是恋人关系,真是醉醉的。

    “不是我想的那样,哪又是那样”桑绾心疑惑的目光在桑小鱼和司徒朔的身上来回徘徊:“但是除了我想的那样,你们还能怎样”

    “妈”

    “行了行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是你妈,你不要一直这样喊我行不行啊”桑绾心非常不耐的模样。

    桑小鱼对此特别无语:“我刚才不小心掉进海里,是司徒公子救了我,然后我们在光头强的游艇上救了你。事情就是这样,您别乱想什么。”

    “哦,原来如此,英雄救美”桑绾心明了的点了点头,接着意味深长的目光看向桑小鱼:“你这孩子终于开窍了,知道用这样的方式引起司徒公子的注意,不错”

    “妈,您胡说什么我”

    “别不好意思,妈是过来人。”桑绾心眸光里闪着异光,并且朝桑小鱼竖起了大拇指:“再接再厉,我的心愿就是看到你嫁入豪门,过着贵夫人的生活”

    说着,桑绾心倾身向前,在桑小鱼耳边细声道:“这个司徒公子绝对是一个好人选,一定不能错过”

    桑小鱼嘴角一抽,敢情她刚才的解释全是屁

    司徒朔虽然没有听到桑绾心的话,可是看她们的表情,多半也能猜出什么。

    他微微挑眉,对于这样的事情习惯性地忽略。

    “你们慢慢聊,我去后面吹吹风”说着,司徒朔就朝游艇的后方走去。

    桑绾心见状,连忙将身旁的桑小鱼拽起来:“司徒公子,让小鱼陪着你,万一掉下海去就不好了。”

    “我”桑小鱼震惊地伸手指向自己,有没有搞错啊

    “赶快去”桑绾心朝桑小鱼眨了眨眼:“把我机会,争取幸福,拿下这个男人”

    桑小鱼黑线,认命地被桑绾心推了出去。

    当她来到游艇后方的时候,司徒朔正坐在一个事先准备的小凳上。

    因为地形比较窄,所以桑小鱼没有走过去,而是站在了围杆旁边。

    此刻的夜已深,气温明显下降,海风吹来有些冷。

    桑小鱼缩了缩脖子,抬眸看向司徒朔:“你是怎么办到的”

    司徒朔听到她的声音微微一愣,后因为她的话有些怔住:“什么”

    桑小鱼嘴角轻扬,清澈的眸子看向了海面:“我一向不是一个运气好的人,所以说,今晚的赌局并非我的运气帮我才赢了的吧”

    “何以见得”

    “直觉”

    “呵,你们女人总是相信这个东西的存在”

    “那你告诉我,我的直接是对的吗”

    “没错”司徒朔双眸微眯:“我的确做了手脚,难不成还真的和他赌”

    司徒朔冷笑,他又不是傻子

    桑小鱼微微点头:“果真如此,可究竟是你是怎么做的呢”

    她想不通,当时他明明坐在她身边。

    按理说,根本没有机会做手脚啊

    “赌局开始之前,结果就已经被我定了”司徒朔低沉的声音伴随着风吹向了桑小鱼:“这点小事我都没有办法办到,那我就不是司徒朔了。”

    说着,他抬起目光看向了已经开远的大游艇。

    就在这时,好几艘游艇朝大游艇的方向行驶而去。

    桑小鱼也看到了这一幕,她倍感疑惑地看向司徒朔:“警察”

    司徒朔淡淡一笑:“这样的东西,留着只会害人而已,所以没有必要留”

    “东西”桑小鱼傻住了,这个东西是指赌博,还是指光头强这个人

    “呀,好多警察”桑绾心的惊呼声打断了桑小鱼的思绪。

    她收回心思,转而对司徒朔说道:“不管怎么说,今晚谢谢你。虽然我的话或许很不自量力,但是我还是想说,如果以后司徒公子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一定会回报司徒公子,这个承诺终身有效。”

    说着,她朝司徒朔微微颔首,接着转身朝桑绾心走去。

    刚走出两步,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她猛地转身过来:“还有,我叫桑小鱼,我的承诺绝不赖账。”

    司徒朔看向桑小鱼,双眸半阖,突然间觉得这个丫头倒是蛮有趣的。

    说她泼辣,她偶尔却很温柔。

    说她蛮横不讲理,她却懂得回报。

    说她笨,她又能看清赌局。

    呵,真是有意思

    最后因为警察逮捕了光头强和那些赌徒,将海上搅得不安宁。

    司徒朔便收起了玩心,将游艇开回到了岸上。

    桑小鱼很识趣地道谢道别,准备离开。

    岂料桑绾心拽着她不让她走:“我们要不做司徒公子的车子回城”

    桑小鱼瞬间黑线,一把捂住了她的嘴:“我们还是走路回去吧,您正好可以想想该怎么解释今晚的事情”

    “呃”桑绾心听她这么说,立马安静下来。

    司徒朔并没有注意两人,而是去到警察旁,与前来的唐骏打了一声招呼。

    “没想到唐局亲自出马,还真是劳师动众”

    唐骏看了司徒朔一眼:“司徒公子安排的事情,我自然要好好处理。”

    “呵,走吧,找个地喝一杯”

    “你不是有朋友”

    “她们”司徒朔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瞧见桑小鱼拽着桑绾心离开。

    他双眸微眯:“还算不上朋友”

    “既然如此,那就走吧”唐骏说着,率先上了车。

    司徒朔也上了自己的车,与唐骏一起开车离开。

    当他们的车子从桑小鱼面前驶过的时候,桑小鱼的脚步顿了顿。

    心里突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只是她不知道该怎么用语言形容。

    桑绾心突然在她耳边叹道:“看吧,多么好的一个机会,这里回城大概要两个小时,如果和司徒公子同坐一车,你们的感情一定能更深一步”

    “桑女士,我再次郑重声明,我与司徒朔没有一点关系,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所以,请将您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全部扔掉。”桑小鱼故作严肃,继而又说道:“如果您再这样,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这辈子我不嫁了。”

    “不可以”桑绾心顿时慌了:“桑小鱼,你跟我听好了,不嫁人的想法你不能用,你必须给我嫁出去,否则我不就白养你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

    桑小鱼咬牙,此刻的她深刻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她不再愿意和某人多说,因此快步离去。

    “喂,小鱼,你等等我啊”桑绾心瞧着周围黑森森一片,连忙追上了桑小鱼的脚步。

    翌日,清晨。

    司徒朔昨晚和唐骏一起回城后,就去了宫爵。

    后来喝多了,因此在宫爵住了一晚。

    在第二天早晨才回到司徒家,神情还有些疲惫。

    因为时间还早,所以司徒家显得特别安静。

    司徒朔原本不想惊动任何人,回房休息一会儿。

    岂料,刚走到大厅门口,管家就拦住了他。

    “少爷,先生找你”

    司徒朔揉着发痛的额头看向管家:“大清早的是闹哪样,回去告诉他,我没有回来”

    “这”

    “你如果没有回来,现在站在这里的是鬼吗”就在这时,司徒朔的父亲走了出来,表情相当的不悦。

    司徒朔听到他的声音就忍不住皱了皱眉,接着才看向他:“老头子,听说您找我,有什么事”

    “咳咳当然有事。”司徒朔的父亲怔了怔表情:“而且是好事”

    司徒朔黑线,如果对他家老头子是好事,那么对他未必就是好事

    不过,谁叫人家是老子,所以他这个作为儿子的不得不妥协某些原则。

    “什么好事”

    果然,司徒老爷子听司徒朔这么问,心情立马变得很好。

    不过在司徒朔面前,他仍然故作严肃的样子:“事情是这样的,我一个老战友的女儿过几天会来a市玩,我打算让她住到我们家。听说对方是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孩,更巧的是还未婚,年龄比你小不了两岁,所以我想让你和她好好相处。”

    司徒朔一听,脸黑了一半,果然就不应该有期待:“老头子,您什么时候有个老战友我怎么从来没有听您说过还有,我们家有的是酒店,为什么要让她一个陌生人住进我们家还要我和她好好相处,凭什么呀”

    “你个臭小子”司徒老爷抬手就朝司徒朔挥掌过去:“我的朋友还能一个个介绍给你认识你是老子,还是我是老子我让她住进我们家的原因,你不懂我告诉你司徒朔,这次你给我认真听好了,如果这个女孩真的不错,那么她就是你未来的媳妇儿,给我好好对她”

    “靠”司徒朔怒,气得在原地走了几圈,最后再次看向他的父亲:“这什么年代了,您还玩这个”

    “少废话”司徒朔老爷的火气也不小:“什么年代也阻止不了我要孙子的心,你给我听清楚了,和她好、好、相、处”

    “如果我说不呢”

    “哼,那我就把你赶出司徒家,和你断绝父子关系”

    司徒老爷吼完,转身离去,完全不给司徒朔再开口的机会。

    司徒朔生气地站在原地,良久才吐出一句话:“去他大爷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