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父母的逼婚很无奈

关灯
护眼
    管家一听,瞬间抹汗,他家老爷的口气还真像是古时候大财主替自己傻儿子找对象的模样。

    他们家少爷可是不少女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钻石男,至于这样吗

    “我说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司徒老爷子见管家没有动,着急地吼道。

    管家猛然回神,连忙点点头:“好的,老爷,我这就去打电话。”

    说着,管家就急匆匆地朝大厅走去。

    司徒老爷子见状,这才稍稍松口气。

    他决定了,无论如何也要让司徒朔这个不省心的家伙在今年之内娶个老婆。

    就算拼了他的老命,他也要办的。

    他可不想他们司徒家出一个不能生娃儿的子孙。

    哼

    小西瓜吃着早餐,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司徒老爷,不解地眨了眨眼。

    。。。

    司徒朔晚上回到家的时候,莫名感觉气氛有些怪异。

    他疑惑地抬眸,转身向身后跟来的管家问道:“老爷子去哪里了”

    “呃,老爷去见朋友了。”管家是挺懂事的,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心里很是清楚,否则也不会在司徒家干这么多年。

    司徒朔听管家这么说,也没有在意,只觉得大概是司徒老爷子不在家,所以家里太安静,因此才会觉得怪异。

    他低笑一声摇摇头,看来他是习惯了自家老爷子的吼声。

    这一天没有吼声,他倒是觉得奇怪了。

    “对了,小西瓜在哪里”想到小可爱,司徒朔的表情柔和下来。

    “小小姐在楼上画画”

    “嗯,我知道了,你忙你的去吧”司徒朔说着,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接着朝楼上走去。

    来到楼上后,司徒朔首先敲响小西瓜的房门。

    没等几秒钟,小西瓜便轻轻开了门,不过没有完全打开,而是探出了小脑袋,一双黝黑明亮闪烁的眼睛望向了司徒朔:司徒舅舅。”

    司徒朔微怔,随即挑了挑眉:“小西瓜,怎么不把门打开”

    小西瓜眨眼,沉默不语,但是也没有开门。

    她的表情就像是做错事那般,司徒朔倒是疑惑了:“有什么话想对司徒舅舅说吗”

    事情大概挺严重,否则小丫头怎么会喊他司徒舅舅

    她可是一直喊他漂亮舅舅。

    小丫头今天是怎么了

    “嗯,司徒舅舅,如果小西瓜说错话了,你会生气吗”小西瓜忐忑的样子打量着司徒朔。

    司徒朔一听,随即笑了:“说错话有什么关系小西瓜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谁敢说我们小西瓜说错了,司徒舅舅第一个不原谅他”

    他还以为是什么大事,比起她离家出走,这些算什么

    我们的司徒公子是不是很大方

    只是,不知道如果他晓得小西瓜说的什么话后,会不会抓狂,甚至抽自己一耳光。

    小西瓜眨巴着眼睛,咬着手指头,纠结了几秒钟,最后终于打开了房门。

    司徒朔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随即走进了房间,陪她玩耍。

    看到可爱的小西瓜,他突然觉得很温馨,如果他有这样一个可爱的女儿

    桑小鱼找了一天的工作一无所获,当她疲惫不堪地回到家,发现屋里居然亮着灯。

    她心中一喜,走进了厨房。

    果然,消失几天的桑绾心正在冰箱面前翻找。

    桑小鱼怔了怔,接着故作严肃地走过去:“您在找什么”

    桑绾心的动作明显僵了一下,接着她才猛地转过身,一双黝黑的瞳子盯着桑小鱼:“啊,你终于回来了,快快快,我饿死了,给我弄点吃的”

    桑小鱼瞥嘴,将背包放在餐桌上走过去:“您消失这几天去哪里了为什么电话一直打不通你是不是又去赌博了”

    “桑小鱼”桑绾心一副无奈的样子:“我是你妈,不是犯人,你不能这样审我,难道我还没有人生自由了”

    桑小鱼瞧她一眼:“我不是审您,我是关心您”

    “好好好,我知道你最孝顺”桑绾心突然笑着上前抱住桑小鱼:“既然你这么关心妈妈,那么你可以答应妈妈一件事吗”

    “什么事”桑小鱼轻轻推开桑绾心,略有些防备的目光看向她。

    桑绾心表情有几分不自然,伸手揉了揉鼻子:“是这样的,我让人给你介绍了一个不错的对象,所以我希望你”

    “不去”桑小鱼皱眉,果断地打断了桑绾心的话。

    接着,转身朝自己的卧室走去。

    桑绾心见状,连忙追了上去:“听说是一个医生,收入不错,长得也非常英俊,你究竟有什么不满呀”

    “我现在不想谈男朋友”

    “桑小鱼,你已经不小了。”

    “我也不大啊”

    “可是再这样下去,你就成剩女了。”

    “那也没什么不好”

    “你到底是不想谈,还是忘不掉江遇”

    随着桑绾心的话一出,桑小鱼像是被人一下点穴了那般,脚步瞬间停下来。

    气氛也随之变得怪异,像是吹来一阵冷风,将周围的空气都变冷了那般。

    桑绾心微愣,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她的眸光看向前面桑小鱼的背影:“呃,小鱼”

    “我去”桑小鱼突然转过身,看向自己的母亲:“你要让我去相亲,那么我去。但是,以后我不再希望听到江遇这两个字。”

    “对不起,小鱼,我不是故意”

    “因为您是我的妈妈,如果没有您,就不会有我。所以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是生气。”

    “小鱼”

    “我累了,先回房休息了。”桑小鱼结束了谈话,转身走进了房间。

    桑绾心伸手过去想挽留,可是最后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桑小鱼关上了房门。

    很多话说出口,就不能挽回,很多伤害已经存在,就难以抚平。

    桑绾心眼神一黯,缓缓地握紧了颤抖的双手。

    桑小鱼回到房间后,无力地倒在床上,她的表情很平静,没有难过,也没有悲伤,自然也没有在酒店时的凶悍。

    只是她的目光看向了床头,床头上贴着大大小小的大头贴,上面有她还有江遇

    那个给过她欢乐,给过她屈辱,给过她悲伤,给过她希望,最终让她绝望的男孩

    现在他应该是一个出色的男人了吧

    究竟有多少年没有见过他了

    桑小鱼皱眉,眼神里有些迷茫,原来她的世界没有他,一样可以过下去。

    她的身体朝床头滚过去,接着伸手将一张张大头贴撕下来。

    回不去的过去,只能让他成为回忆。

    明亮的灯光下,桑小鱼将撕碎的大头贴一点一点地丢进垃圾桶,最后她的嘴角却扬起了一抹笑。

    一抹干净无比的笑

    。。。

    第二天,司徒朔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助理就跟了进来。

    司徒朔不以为然地坐到位置上,打算开始整理工作。

    助理看了他一眼后,开始今天的行程报告:“早上十点有一个主管会议,x公司的总经理约见是在十一点,十二点和洛小姐共进午餐,下午两点”

    “洛小姐”司徒朔挑眉,看向助理:“哪一个洛小姐我约了她吃饭我怎么不记得”

    “呃,是司徒老爷为你安排的”助理小心翼翼地观察司徒朔的表情。

    只见,司徒朔的表情瞬间黑沉下来。

    助理心里咯咚一声,暗叫不妙

    “你是我的助理,还是老爷子的助理”司徒朔果然不满地扫助理一眼:“需要我安排你到老爷子身边去做事吗”

    “还是不要了吧”助理苦着一张脸:“总裁,我也是无可奈何,老爷子的吩咐我也不能不从啊。”

    司徒朔斜睨他一眼,接着拿起电话打给了司徒老爷子。

    老爷子很快便接起了电话,洪亮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什么事”

    司徒朔皱眉:“这句话应该我问您吧谁让您替我安排行程的”

    真是,太无聊了吗

    “老子只安排了你午餐的时间,顺便也告诉你,不只是今天,以后每天你的午餐时间,我都已经替你安排好了。”

    “什么鬼”司徒朔扶额:“老头子,您是不是太闲了要不您继续回来守着酒店”

    “你小子少跟我扯这些。”老爷子的火气还旺着:“好好和这位洛小姐相处,如果你不想我插手你的事情,那么就听我的话早点结婚。否则,你一天不结婚,那么你的午餐时间就归我管,你必须和我安排的女孩用餐。”

    “变相相亲”

    “什么狗屁变相,这是明相,今年之内你必须给我结婚,听清楚了吗”

    “不结婚又怎能怎样”司徒朔的火气也上来了:“结婚是我的事情,跟您有什么关系您瞎操什么心”

    “司徒朔,我可是你的老子,你觉得你的是跟我没关系你是想造反吗”

    “随便你怎么想,总之,我和谁吃饭您管不着。”

    “成啊,你要是不听我的,我立马跳楼给你看。”司徒老爷子记得当初苏颜兮也用过这一招。

    不错,他就不信这个邪了。

    司徒老爷子朝身旁的管家抛去一个眼神,管家立刻领悟,瞬间大呼起来。

    “老爷,您冷静一点啊,您千万不要跳楼啊,千万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啊,少爷舍不得您,少爷不能没有您啊,少爷只有您一个亲人了呀,老爷,你千万别想不开啊”

    司徒老爷子翘着二郎腿,悠哉地坐在沙发上,拿着话筒,看着管家表演,他非常满意管家的表现,决定给他涨工资。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