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3章 你相亲,我也相亲

    司徒朔在电话那边听到这夸张的表演,嘴角瞬间抽了几下。

    接着,啪地一声挂断了电话。

    助理战战兢兢地看着他:“总总裁”

    “找两个有名的神经科大夫去司徒家,让他们仔细跟老爷子检查检查”司徒朔俊脸黑黑的,心情极度的郁闷。

    他怎么就摊上这样一个会闹事的爹

    “额,那中午的午餐是取消,还是”

    “你没听到老爷子的话吗”司徒朔瞥了助理一眼:“难道你是希望老爷子去跳楼”

    “啊”助理错愕地张大了嘴巴:“我我不敢,我这就去安排。”

    说着,助理快速地冲出了司徒朔的办公室。

    司徒朔眼眸一沉,用力扯下了自己的领带。

    。。。

    桑小鱼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酒店,让她特别郁闷的是酒店很熟悉,她和安东尼才来过不久,并且发生了一下不好的回忆。

    她就不明白,这段时间怎么就和这里结缘了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她来到了与相亲对象预定的位置。

    此刻,对方还未到来,她只好要了一杯白开水。

    看了一眼时间,对方似乎不太守时啊。

    这时是午餐时间,所以酒店的客人比较多。

    桑小鱼的目光随意地环视四周,发现似乎只要她是一个人,莫名有些尴尬。

    咦桑小鱼的目光恍然间看到一张熟悉的俊脸,因此视线定格在了对方身上。

    当看清楚是谁时,她不由地扯了扯嘴角。

    司徒朔,居然又是他。

    不过,今天的他好像换女伴了。

    还好不是原来那个,否则她一定会忍不住自己的脾气。

    不过话说回来,他不是喜欢男人吗怎么三天两头和女人约好

    桑小鱼疑惑地皱了皱眉,随即瞪大了双眼:“男女通吃”

    噢,买噶,太了不起了。

    啧啧,居然还有这么多女人为他着迷,究竟看上他哪一点

    好皮囊有钱有势

    哎,也是,女人找老公,不看这些还能看什么呀

    桑小鱼双手托腮,瞥了瞥小嘴,无聊地看向司徒朔和他对面的女人。

    这个长相也挺好的,比害她丢工作的女人顺眼多了。

    司徒朔,你还真是有福气啊

    就在这时,司徒朔像是感应到了桑小鱼的目光,忽然间转过头来。

    桑小鱼一震,反应极快地拿起面前的菜谱挡住自己的脸。

    妈呀,千万不能被他发现,否则他说不定会将她从这儿赶出去。

    想到上次的事情,他大概已经很不想见到她了吧

    “请问你是桑小鱼小姐吗”突然,一道磁性的男声从头上传来,打断了桑小鱼的思绪。

    桑小鱼唰地放下手中的菜谱,抬眸看去,只见一个白净且带着眼镜的斯文男人站在餐桌前。

    听他刚才问话的语气,想必就是今天的相亲对象没错。

    桑小鱼偷瞄了一眼司徒朔,发现他此刻并没有再看向这边。

    松口气的同时,她站起身来,微笑着对眼前的男人说道:“你好,我是桑小鱼。”

    “哦,你好,我是李亚文”李亚文微微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然后很绅士地跟桑小鱼握手:“抱歉,因为病人出了一点状况,所以来晚了。”

    桑小鱼愣了一下,忽然间觉得这个男人其实挺不错,第一印象。

    随即,两人相对而坐,服务员也走过来点餐。

    李亚文非常客气地询问桑小鱼喜欢吃什么,桑小鱼的心里再次给他加了一分,随着点了两样自己喜欢吃的

    点餐结束,等待的过程中,两人开始了交谈。

    “桑小姐,请问你是从事什么工作”李亚文推了推眼镜,似是在打量桑小鱼。

    桑小鱼抿唇,坦然回道:“我暂时无业。”

    “哦,是吗”李亚文喝了一口开水,笑容缓了缓:“那桑小姐打算从事什么工作”

    “现在不确定,有适合自己的,我都会试试。”

    “这样啊”李亚文又喝了一口开水,笑容几乎没有了:“那桑小姐的父母是从事什么工作的”

    桑小鱼的眉头潜意识地皱了一下:“呃,我没有父亲。我母亲她她暂时也没有工作。”

    “没有工作”李亚文也皱起了眉头:“这样说来,桑小姐家里暂时没有任何收入那请问你们如何生活”

    桑小鱼愣了愣,有些疑惑:“呃,李先生,这好像是我的私事,我们”

    “桑小姐,我们今天来的目的想必你也清楚,我们是以结婚为前提的相亲,我们自然应该彼此了解清楚,不只是了解我们彼此,还有我们的家庭背景。我的父亲和母亲都是医生,我们家的收入非常稳定。桑小姐凭什么觉得我们会选择像桑小姐这样的家庭你觉得这样合适吗”

    桑小鱼一怔,随即黑了脸,刚才对李亚文的好感瞬间消失不见:“李先生,如果我没有记错,我们是自愿相亲。难道介绍人没有告诉你,关于我的事情”

    真是见鬼了,她逼着他来相亲的吗

    “介绍人只告诉我,你是一个勤俭持家的好女人。”李亚文回答着,再次打量桑小鱼一眼:“可是第一次见面,你约在这个高档的地方见面,让我看不出你有多么的勤俭持家”

    吼,还真见鬼了。

    桑小鱼深呼吸一口气,努力压下自己心里的火:“李先生,这个地方不是我约的。如果不是你,想必是介绍人。”

    “可是你也没有拒绝呀”

    “我”

    “我或许明白了”李亚文的眸光深邃了几分。

    桑小鱼却疑惑了:“你明白什么”

    “像你这样的女人,我能理解”

    “什么像我这样的女人我怎么了”

    “你的目的无非是想掉一个金龟婿,然后一家人可以不愁吃穿,又能过上富太太的生活,又能满足你们的虚荣心。不过我要告诉你,我最不喜欢这样的女人,因为这样的女人很令人不齿,以为自己有几分姿色,就可以不劳而获”

    “闭嘴吧你”桑小鱼忍无可忍,站起身,将面前剩下的开水嗖地一声泼到了李亚文脸上,这样的动作,她倒是非常熟练了。

    而她突来的动作,不仅让李亚文惊呆了,也让周围的人惊动了,大家纷纷将目光投过了。

    其中,包括司徒朔

    司徒朔看清楚是桑小鱼时,眉头潜意识地挑了一下,居然这么巧

    当看到她重重将杯子放下后,他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最后用非常同情的目光看了桑小鱼面前的男人一眼,胆子可真肥,居然敢惹这个小辣椒。

    对,她就跟小辣椒一样。

    想到她用红酒泼齐恩娜的画面,他就忍不住啧啧摇头。

    “桑小姐,你怎么可以用水泼我”狼狈的李亚文回过神来,非常不满地瞪向桑小鱼。

    桑小鱼双手插在腰间,冷笑两声:“不好意思,我就想试试看你是不是金龟,仔细一看,我觉得你比较像落汤鸡。”

    “你”

    “你什么你呀,你以为你是谁呀,你有什么资格批评别人还什么金龟,你太看得你自己了吧,我看你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本小姐告诉,你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没有一点本小姐看得上。哼,找你的母金龟去吧”桑小鱼再次冷哼一声,拿着自己的手提包就朝外走去。

    李亚文气得说不出话来,唯有瞪着桑小鱼,看着她离开。

    周围的人,鄙夷的目光看了他一眼,随即偷笑出了声。

    桑小鱼本来打算离开酒店,无意间,她的视线与司徒朔的目光对上。

    她突然一愣,想到自己刚才的行为,又感到几分尴尬。

    不用问,想必司徒朔已经全看见了。

    因为太生气了,所以压根忘记了司徒朔的存在。

    真是无语了,每次最丢人的时候,都会遇到他。

    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孽缘啊

    桑小鱼一掌拍在自己的额头上,接着快步朝酒店大门走去。

    “小鱼”突然,一道熟悉的男声响起,吓得桑小鱼停下了脚步,对方声音特别的响亮,桑小鱼怀疑在场的每个人都听见了。

    她额头随即掉下三条黑线,接着缓缓抬起头看向喊她的家伙。

    只见,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的司徒公子。

    他正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然后优雅从容地走向离他不远的桑小鱼。

    桑小鱼一时间忘记了移动脚步,只是身体在不断后倾。

    这这这这个家伙想干嘛

    他们很熟吗

    居然叫她小鱼

    天哪,起鸡皮疙瘩了怎么办

    “原来你也在这里”司徒朔邪魅地一笑,接着上前将桑小鱼揽入怀中。

    桑小鱼瞬间石化,只有那双黝黑清澈的眼睛眨巴眨巴。

    “正好,我们一起用午餐吧”司徒朔的语气极度温柔,强行将桑小鱼带到了他的餐厅前。

    桑小鱼这才慢慢回过神:“司徒司徒朔,你没发烧吧你在干什么”

    “调皮”司徒朔故意用手捏了捏桑小鱼的小脸,动作极其暧、昧:“我不是说过,叫我司徒就好”

    “你你你你什么时候说过”桑小鱼一愣:“呸呸,不是,我你”

    “好了好了,别激动”司徒朔将桑小鱼指指画画的双手一起抓住,让她一直待在他的怀中。

    这时,坐在司徒朔对面位置上的洛小姐终于不淡定了。

    拍桌而起,质问司徒朔:“她是谁”

    司徒朔白她一眼:“难道还不明显”

    “她是你的女朋友”洛小姐还不死心。

    司徒朔给了一个非常明确的答案:“她是我以后孩子的妈”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