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交易失败

关灯
护眼
    “噗”桑小鱼险些被自己的口水淹死:“司徒朔,你”

    “乖,别闹”司徒朔宠溺的目光看向桑小鱼,桑小鱼着实像是被电击中了那般,也瞬间失去了言语。

    司徒朔,他他他他疯了吧

    “司徒朔,你太过分了。”洛小姐见到这样的画面,生气地跺了跺脚,接着拿着自己的包包哭着跑了。

    司徒朔薄唇轻扬,对这样的结果甚是满意。

    “放开我”回过神的桑小鱼伸手用力推开司徒朔:“你太过分了,你怎么可以”

    “桑小姐,你居然不只是和我一个人相亲,你还有姘头”李亚文突然横插进来,质问桑小鱼。

    “姘头”

    “姘头”

    桑小鱼和司徒朔同时一愣,随即同时皱眉,同时怒

    转身,桑小鱼习惯性地找可以泼人的东西。

    司徒朔很有默契地将桌上的红酒递给她:“泼吧,算我的”

    “谢了。”桑小鱼也不客气,还真的接过来朝李亚文泼去。

    此刻,李亚文更是狼狈了,生气地瞪向桑小鱼和司徒朔。

    在他的目光看到司徒朔时,着实惊讶了一下,刚才他怎么没有注意到,这人居然是a市惹不得的人物。

    李亚文面色一白,接着什么也顾不得了,只管转身逃走。

    “逃了”桑小鱼皱眉,还有些不解气。

    司徒朔双手环胸,点了点头:“逃了”

    听到司徒朔的声音,桑小鱼瞬间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她转身瞪向司徒朔:“你刚才胡言论语是利用我”

    司徒朔也看向桑小鱼,薄唇轻扬:“别说这么难听,好歹我们也算是熟人,彼此帮忙一下有必要这么计较”

    “切,谁跟你是熟人”

    “不知道谁,在游艇上说她的承诺,终身有效,这才多久,难道忘记了吗”

    桑小鱼咬牙,居然无言以对

    “桑小鱼,我们做个交易如何”司徒朔挑眉,心生一计。

    “交易”桑小鱼防备的目光盯着司徒朔:“什么交易”

    司徒朔抿唇轻笑,接着牵着桑小鱼的手,就朝电梯的方向走去。

    桑小鱼疑惑不解:“喂,你要带我去哪里呀”

    “当然是去一个可以谈话的地方”

    “啊”

    咔嚓咔嚓

    不远处,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女人将这一画面拍了下来。

    在司徒朔和桑小鱼走进电梯后,她才忍不住掩嘴咯咯直笑。

    她其实并不是什么狗仔队,而是桑小鱼的母亲桑绾心。

    来这里,她本事想看看自己的女儿和相亲对象相处如何。

    却没想到,被她看到这一幕。

    心里不由叹道,好啊,桑小鱼,你还说跟司徒朔没有关系,现在看你怎么狡辩。

    哈哈哈,真是太好了,简直跟做梦似的,让人难以置信,她居然就快有个富豪女婿了。

    以后就算赌钱输了,也不怕了。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真是美好呀

    桑绾心得意洋洋地离开了酒店,想回家等桑小鱼,然后逼供。

    不过千算万算,桑绾心怎么也没有算到,刚走出酒店,就被赌场的人强行带走了。

    而此刻,桑小鱼跟司徒朔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桑小鱼皱眉,用力挣开司徒朔的手:“你到底要干什么”

    司徒朔看了一眼空空的手,接着邪魅的眸光打量眼前的桑小鱼:“你想结婚”

    桑小鱼微怔,随即红了小脸,尤其想到自己刚才丢人的一幕,她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我我才没有想结婚”

    “不想结婚,你还相亲”

    “我那是那是被逼无奈”桑小鱼皱眉:“不对,我的事情,我干嘛要跟你说呀,真是奇怪。”

    桑小鱼白了司徒朔一眼:“如果没事,我走了。”

    “你觉得我怎么样”司徒朔低淳的声音缓缓响起,平静无波。

    而听在桑小鱼的耳里,就如一记惊雷,震得她险些平地摔倒。

    她猛地回头,惊悚地看向司徒朔:“你你刚才说什么”

    司徒朔扶额,被桑小鱼的表情伤的不轻。

    她还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吗

    如果换做其他的女人,会是这样的表情

    “司徒朔,你没傻没痴没疯吧”桑小鱼眨眼,同样觉得某人不正常。

    两人的目光对视着,心思却各异。

    司徒朔双眸微眯,很想伸手捏一捏桑小鱼的包子脸,他的样子像是疯了痴了傻了

    这丫头不只粗鲁,而且愚蠢

    “桑小鱼,你别误会,我不是让你喜欢我。我只是觉得我们同病相怜,或许可以互帮互助”

    “同病相怜”桑小鱼微微挑眉,突然间想起在刚才司徒朔也和一个女人在用餐,难道

    “你也在相亲”桑小鱼问出这句话后,自己都忍不住觉得好笑:“司徒公子,你逗我玩吧,就你还有必要相亲吗”

    司徒朔嘴角一抽,他这是被鄙视了还是被嘲讽了

    “只要你司徒公子招招手,想嫁给你的女人都能把他压成肉沫了。你”

    “你有没有文化,会不会用词啊,怎么形容的”司徒朔忍不住反驳,并且斜睨桑小鱼一眼:“爷我的魅力还需要你提醒”

    “呃”

    “你听清楚了,爷我要找的不是喜欢我的女人,也不是想嫁进司徒家的女人。爷想找一个可以帮我解决麻烦的女人,仅此而已,无关情与爱”

    “无关情与爱”桑小鱼眨眼,脑中灵光一闪,像是瞬间明白了什么,一双黝黑的眸子多看了司徒朔一眼:“你你是想要掩饰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司徒朔皱眉,突然间的糊涂。

    桑小鱼叹息一声,朝他打了一个响指:“司徒公子,你不用刻意隐瞒我,我懂,你想找一个女人为你解决麻烦,并且希望这个女人不会爱上你,因为你永远也不可能爱上她。”

    司徒朔惊讶地盯着桑小鱼,接着非常佩服地向她竖起大拇指:“聪明”

    “那是当然,我知道你的苦衷,所以要了解你并不难”她桑小鱼这点自信还是有的:“你相亲也是被父母逼迫的吧”

    司徒朔再次惊讶:“完全正确”

    “看吧,我就知道”

    “不过,我记得我刚才似乎说过”

    “司徒公子,其实你喜欢男人对吧”桑小鱼无意间打断了司徒朔的话,一脸我懂你的表情。

    司徒朔瞬间觉得一记闷棍打在了他身上:“桑小鱼,你说什么”

    “你别激动啊,我也是无意间发现的,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你”

    “你是想找个女人搪塞父母对吧”桑小鱼仰起头,一脸自信地朝司徒朔眨了眨眼,她的眼神是想告诉司徒朔,她真的理解他。

    因为,她有一个好闺蜜也是如此。

    所以,她完全懂

    “桑、小、鱼司徒朔咬牙切齿地喊了桑小鱼一声,如果不是仅存的理智提醒她,他非过去掐死她不可:“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喜欢男人了”

    那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说,他还没有在意,想不到这个女人还说真的。

    靠,他英俊不凡、帅气多金、无所不能的司徒公子,会喜欢男人

    tnnd,是要气死他吗

    桑小鱼见司徒朔一脸怒意,她微微一震,莫名有些心虚:“呃,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啊,那天你抱着一个男人,还不舍得撒手,难道不是”

    司徒朔微怔,脑中急速回想了一下,这才想到那天他和慕廉川在一起的时候的确遇到了桑小鱼。

    可是,仅仅如此,她就这样想他

    她脑袋里是什么结构啊

    “司徒朔,其实其实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我能够理解”

    “你能理解个屁”司徒朔皱眉,她要是能够理解还能这样以为

    “呃,那什么,其实喜欢男人没什么大不了。”桑小鱼将司徒朔的过度反应当成了他在不好意思。

    司徒朔却因她的话而气得半死,而这样的谈话让他莫名想起了苏颜兮。

    记得,当初她也以为他和顾老大有什么。

    靠,现在的女人都是怎样

    司徒朔眸光一沉,冷声说道:“桑小鱼,你跟我听清楚了,若是再让我听到你说我喜欢男人,那么我就把你的舌头割下来,让你以后都没办法多废话一个字”

    桑小鱼双眼一瞪,潜意识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防备的目光看向司徒朔。

    接着一步一步快速往后退,在确定退到安全范围的时候,她才转身跑出了司徒朔的办公室。

    天哪,这人就是一个大、变、态;必须远离,必须远离,必须远离

    “喂,你跑什么呀”司徒朔见桑小鱼突然转身跑了,瞬间错愕不已。

    紧接着,他追了出去,却没有再看到桑小鱼的身影。

    他皱眉,忍不住低咒了一声。

    桑小鱼,我收回我的话。

    你根本就是一个白痴、笨蛋、傻瓜

    司徒朔,你真是是疯了才想到找她合作

    回到办公室,司徒朔倒在了沙发上,用力呼吸着,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将他刚才心里的那些火发泄出来。

    他一定是被他家老头子传染了,所以才会如此神志不清

    一个翻身,司徒朔趴在了沙发上,接着一拳打在了柔软的沙发上。

    “桑小鱼,别再让我遇到你,否则”

    靠,否则能怎么样

    那个包子脸跟他没有一点关系,他还能怎么样

    最多,不搭理她

    不然,一定被她气死

    可恶的包子脸

    一点也不可爱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