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司徒朔威逼桑小鱼

    司徒朔的表情微微有些凝重,兄弟结婚的结婚,远走的远走,而他仍然毫无方向,混天度日。

    难道,正因为如此,所以他家老头子才会这般着急逼着他结婚

    嘀嘀嘀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也在无意间打断了司徒朔的思绪。

    司徒朔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发现是陌生来电,他以为是工作上的事情,因此拿着手机站起了身:“你们先聊,我出去接个电话。”

    说着,他便朝外走去。

    苏颜兮看了他一眼,略有些疑惑,接着目光看向了顾西城:“你有没有发现,司徒朔好像有什么心事的样子。”

    顾西城抬眸,同样看向苏颜兮:“老婆,你老公我平时有心事,你怎么从来没有看出来”

    敢情司徒朔有心事,这丫头就看出来了

    我们的顾大少,心情不悦。

    苏颜兮嘴角扯了扯,忍不住送顾西城一记白眼:“你顾大少爷的心事谁能猜透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不拿刀子划破心脏,怕是神仙也猜不透。”

    顾西城皱眉,他隐藏得这么好

    “妈咪,我知道漂亮舅舅的心事哦”小西瓜讨好的口气看着自己的母亲苏颜兮。

    而她的话还真的引出了大家的好奇心。

    “小西瓜,你说说,你漂亮舅舅有什么心事”陆安安倒是好奇了,他们几个大人都不知道,小可爱是怎么知道的

    小西瓜眨着黑溜溜的眼睛说道:“司徒外公知道漂亮舅舅喜欢男人,他很生气,他还叫管家叔叔替漂亮舅舅找老婆,可是漂亮舅舅不喜欢大婶”

    哗哗哗众人听完小西瓜的话后,一声惊叹。

    就连我们的顾大少爷也露出了一丝惊讶表情,随即与同样惊讶苏颜兮对视了一眼。

    苏颜兮嘴角颤抖了一下:“呃,司徒朔喜欢男人”

    “不可能”

    “不可能”

    “不可能”

    顾西城、商震还有慕廉川异口同声地回答,那声音极其的果断。

    苏颜兮听到他们的回答,忍不住眨了眨眼:“你们为什么这么肯定你们没有听到小西瓜说”

    “因为”

    “小孩子的话怎么能全信”原本商震要回答,顾西城果断地开口打断了他的话,目光柔和地与苏颜兮对视:“我们几个从小一起长大,彼此很了解,所以绝对不会像小西瓜说的那样”

    “爸爸,您是说小西瓜撒谎吗”苏小北看向顾西城,疑惑的问。

    顾西城微怔,低眸看向小西瓜和小北,两个孩子的眼睛非常清澈,委屈地看着他。

    尤其是小西瓜,瞥着小嘴像是要哭了的模样。

    她才没有说谎好不好

    顾西城眸光微闪,轻声咳嗽了一下:“小西瓜说得很对,漂亮舅舅喜欢男人。”

    嘎嘎嘎

    众人一听,头上瞬间掉下几条黑线。

    尤其是商震和陆安安,纷纷将鄙视的目光投向顾西城。

    顾大少,你未免太没有原则了吧

    苏颜兮瞥开脸看向别处,她不认识某人

    此刻,正在外面接听电话的司徒朔完全不知里面的热闹。

    不过,这时的他略有些惊讶。

    因为打电话来的人不是什么合作商,而是桑小鱼的母亲桑绾心。

    司徒朔眉头微挑:“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司徒公子,你能不能看在小鱼的面子上救救我吧”

    “救你”

    “是,拜托你了,司徒朔公子”

    。。。

    桑小鱼发现自己最近运气挺差的,相亲失败就算了,还遇到司徒朔那个神经质的家伙,现在更无语,连着找了几天工作也没有找到。

    再看看自己的钱包,那叫一个凄惨

    难道,天要亡她

    桑小鱼皱着眉头,看向天空。

    今天的天空非常蔚蓝,可是却赶走不了她心中的阴霾。

    “桑小鱼,你在等天上掉馅饼吗”突然,一道低沉的男声传来,打断了桑小鱼的思绪。

    桑小鱼一怔,接着目光快速地看向说话的人。

    这一看,她潜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表情惊讶不已,并且伸手指向对方。

    “司徒朔,怎么是你”

    “除了我,还能有谁”一身灰色西服的司徒朔摊摊手,站在他那辆骚包的跑车旁,深邃且带着笑意的目光正看着桑小鱼。

    桑小鱼对上他的目光,眉头潜意识地皱了皱:“这里这里好像是我家,你怎么知道我家在这里你来这里做什么”

    司徒朔双手放在裤袋里,迈步走近桑小鱼:“我来讨债”

    “你开什么玩笑”桑小鱼冷笑两声:“我和你之间有什么债”

    “白纸黑字,你自己看”司徒朔果断地拿出证据,呈现在桑小鱼眼前。

    桑小鱼微怔,着实被眼前某人手中薄薄的一张纸吸引住:“借据”

    “你母亲桑绾心女士从我这里借走五百万,并且要求她的女儿也就是你替她偿还,看清楚,上面一字一句写得清清楚楚,还有桑绾心女士的亲笔签名。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拿去验证。桑小鱼小姐,请问你何时可以把这笔债还上”

    “等等”桑小鱼的面色一白,伸手挡住司徒朔,她此刻脑袋里一片混乱:“你是说我母亲找你借钱”

    “没错,金额五百万。”司徒朔带着浅浅笑意,缓慢地将借据收起了。

    桑小鱼却怒目瞪向了他:“谁让你借钱给她”

    “桑绾心女士苦苦哀求,并且说你会替她还债,所以我就借给她了。”

    “司徒朔,你傻啊她找你借,你就借,你钱多是不是”

    “这你倒是说得没错,钱这玩意儿我不缺”

    “你”

    “桑小鱼,你东拉西扯,还夸我,该不是想赖账吧”司徒朔故作一脸严肃的样子。

    桑小鱼送他一记白眼:“我需要赖账吗这又不是我跟你借的钱,自然跟我没关系,你要讨债,那就去找借钱的人,慢走不送”

    丢下一句话,桑小鱼就朝自己屋子走去。

    司徒朔像是早已经料到她会这么说,所以看到她此刻的反应,并没有一点惊讶,反而笑得轻松:“既然你这个做女儿的不愿意替她还,那么我就只好让警察介入”

    桑小鱼脚步一顿,接着猛地回头,一双大大的眼睛瞪着司徒朔:“你敢”

    司徒朔挑眉,倒是有几分佩服桑小鱼的勇气,她未免也太不了解他司徒朔了,既然放出来的话,他还会不敢

    冷笑一声,他果断地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然后开始拨号。

    “司徒朔”桑小鱼突然冲了过来,抓住了司徒朔的手,表情很是纠结:“你、不准报警”

    司徒朔被迫停下动作,意味深长的目光打量着桑小鱼:“你不是说我不敢吗那你这么着急做什么”

    “我”

    “我是商人,我可不会做亏本生意,而且五百万也不是小数目,我自然要想办法追回。既然你不愿意还,难道你还想阻止我找桑绾心还”

    “你就算找到她,她也没钱还你”桑小鱼皱眉,她太了解自己的母亲了,一定是拿着钱去赌博了。

    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去找司徒朔借钱。

    真是

    “就算她还不上,我也必须找到她,然后交由法律处理。”

    “什么”桑小鱼的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你有必要做得这么绝吗”

    “桑小鱼,这可是你逼我的,我给你还钱的机会,你不肯要,你又怎么能说我做得绝”司徒朔觉得自己非常委屈:“我不能白白丢掉五百万吧”

    桑小鱼皱眉,一把推开司徒朔:“所以说,谁让你随便借钱给她了”

    司徒朔表情一敛:“如果我不借钱给她,说不定她的双手早已经保不住了。你倒好,不知道谢我,倒是开始怪起我了。”

    “我”

    “现在,你就说怎么办吧”司徒朔再次将借据呈现出来,悠闲地看向桑小鱼,等她的答案。

    桑小鱼眉头紧皱,看了看司徒朔,又看了看借据,整个人都不好了。

    “司徒朔,别说五百万了,现在就连五万我也拿不出来,所以这笔钱我真没法还你。不如等我找到工作,拿到工资,然后再分期付款”

    “你当我傻啊”司徒朔白桑小鱼一眼:“分期付款呵,你打算我一辈子都等你的债吗万一你跑了,我上哪儿找人去呀”

    “我才不会跑呃,不是,我现在真的没有钱,所以根本还不了,你究竟想怎么样吗”桑小鱼真的无计可施,她从哪儿拿五百万还给他呀

    “要不你报警,报警抓我”反正她的生活一片灰暗,再灰暗一点也无所谓了。

    桑小鱼说着,自暴自弃地坐到了楼道口外的梯子上。

    就这样吧,她等警察来。

    司徒朔看到她如此,又好气又好笑:“你是想跟我这样耗下去”

    “我是打算坐以待毙”

    “桑小鱼,其实吧我也不是一个狠心的人。”司徒朔缓步走过,在桑小鱼身旁坐下。

    桑小鱼双手托腮,转而斜睨司徒朔一眼:“你说这样的话也不怕笑掉别人的大牙”

    不是狠心的人

    追债追到人家家里,处处相逼,还说不是狠心的人

    司徒朔伸手在桑小鱼的额头上重重敲了一下,桑小鱼吃痛,更加严肃地瞪向司徒朔:“你干嘛呀”

    “爷我这是给你一个警告,跟我斗嘴,纯粹找死”

    “你”

    “废话我也不想多说,记得我提过的交易吗”司徒朔双眸微眯:“只要你帮我解决现在的麻烦,我们之间的债务可以一笔勾销”

    “为什么是我”桑小鱼算是明白了,这个人要债是假,主要是想利用她,可是她就想不通了:“这个世界上女人那么多,你找谁都可以啊,为什么非要大费周章让我帮你”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