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 一同演戏

关灯
护眼
    “女人是很多,可是眼下我就觉得你最合适。”司徒朔相信自己的眼光,更何况,他家老爷子已经逼急了,他哪有时间去找其他的女人

    而且,找一个不喜欢他的女人。

    “如果我的答案是拒绝”

    “桑小鱼,你还有别的选择”

    “司徒朔,你很卑鄙”

    “卑鄙也是一种习惯,很抱歉,爷我习惯了。”

    “无耻”

    “如果你再继续骂我,或许改变主意的人会是我。”

    “你以为我怕你,你”

    “你知道你母亲若是还不上五百万的后果吗”

    “混蛋,你想要我替你解决什么麻烦”

    “把称呼改了”

    “司、徒、公、子”

    “以后叫我司徒就好,或者朔”

    “呕呕”

    “我要你做的事情,就是假扮我的女朋友,然后住进司徒家,想办法让我父亲改变逼我结婚的想法”

    “哦,原来你也被逼婚”

    “桑小鱼,请你听重点”

    “听清楚了,你要我与你合伙欺骗你父亲,果然是卑鄙的人才能干的事情。”

    “欢迎你加入卑鄙人行列”

    “我司徒朔,你会有报应的。”

    “我会不会有报应,那是我的事。你还是好好想想,该怎么解决我交给你的事情。什么时候可以办好,什么时候你母亲欠我的债务才算还清。”

    司徒朔说完,站起身,已经胜券在握的他完全没有任何顾忌。

    桑小鱼黑着脸斜睨他一眼:“我可以被迫答应和你合作,但是我也有一个附加条件希望司徒朔公子可以答应”

    司徒朔微微挑眉,转而看向桑小鱼:说”

    桑小鱼薄唇轻扬,走向司徒朔:“都说四大公子在a市可谓是一手遮天,那么我就请司徒公子帮我一个小忙,我要整个a市的赌场拒绝我的母亲参与赌博。”

    司徒朔微愣,大概是没有想到她会提这样的要求。

    不过,这件事对他来说并不难。

    于是,他微微点了点头,接受了她的条件。

    桑小鱼见他答应,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不管对与不对,她只能做眼下能做的事情。

    “明天,搬到司徒家住”司徒朔丢下一句话后才开车离开。

    桑小鱼站在原地,看着车子消失的方向,最后慢慢地扬起了嘴角。

    司徒朔,希望你不会后悔你的决定。

    今天你是如何逼我的,改日我桑小鱼定当加倍奉还

    翌日,清晨

    桑小鱼起床后刻意打扮了一番,接着按照约定简单收拾好自己的行李,然后直奔司徒家。

    她当然不会指望司徒朔来接她,毕竟他拥有完全的主导权。

    不过无所谓,她会拿回主权的,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叮咚叮咚

    桑小鱼站在司徒家门口,按响了门铃,在等待人开门时,将司徒家的外观打量了一下。

    对于那些优美的形容词,她不懂。

    她对司徒家的评价就两个字:烧钱

    “小姐,请问你找谁”门卫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口的桑小鱼,略有些疑惑,因为桑小鱼面生。

    桑小鱼拉着行李,绕过门卫直接朝里走去。

    门卫见状,连忙阻拦:“小姐,你不能进去,你究竟是谁呀,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不能乱闯”

    “这里是司徒家吧”桑小鱼脚步没有停下,只是耐心地回了几句。

    “是,是司徒家,可是”

    “我找司徒朔”

    “找少爷那那我去问问少爷,如果他要见你”

    “我是他女朋友,所以他一定会想见我的,你不用这么麻烦,忙你的去吧”桑小鱼看了门卫一眼,接着加快步伐朝里走去。

    晕,司徒家未免也太大了,早知道她就选平底鞋穿了。

    悲剧的她,居然穿着恨天高,还要走这么远的路

    不过庆幸的是,门卫没有再追了,他大概是被女朋友三个字怔住了。

    桑小鱼就这样拉着行李箱,经过喷池,绕过花园,与无数女佣擦肩而过,最后在大家惊讶的目光下走到了司徒家客厅。

    一眼望去,安静的客厅一尘不染,摆列整齐,也极为宽敞。

    桑小鱼莫名有些心酸,她的家还不比人家的客厅大

    人比人,还真是能气死人

    带着不平衡的心,桑小鱼将行李箱狠狠砸到客厅里,然后一声怒吼:“司、徒、朔

    “靠”躺在床上正美梦的司徒朔,就像是被一阵惊雷惊醒,整个人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发生了什么事”

    正要下楼的司徒老爷,被这一声吼震得险些从楼上滚下来,幸好他及时抓住了护栏。

    待他缓过神来后,整个人彻底怒了:“管家,谁在大吼大叫”

    此刻闻声赶来的管家,正好看到了站在客厅中央的桑小鱼。

    他没时间询问,只是打量了桑小鱼几眼,然后快步走到楼道口迎接下楼的司徒老爷。

    桑小鱼清了清嗓子,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接下来,怕是有一场硬仗要打。

    “你是谁呀”下楼的司徒老爷,在看到桑小鱼后,便不耐地质问:“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居然敢在这里大呼小叫,你就不怕我让人送你去警察局”

    桑小鱼嘴角一抽,嘿,还真是父子啊,动不动就警察局警察局

    行,谁叫她来到了人家的屋檐下,不低头还能怎么招

    桑小鱼端正了态度,然后咧嘴一笑,踩着小碎步来到了司徒老爷身边,并且主动伸出手给他敲敲肩膀,轻声细语地说道:“咳咳,不好意思,我的出现太意外,让您震惊了。”

    司徒老爷顿时感觉自己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接着他避开了桑小鱼的双手:“你、到底是谁呀为什么来我们司徒家”

    司徒老爷将桑小鱼打量了一番,他明明记得从未见过眼前的桑小鱼

    “我是很重要的人哦”桑小鱼不留痕迹地收回自己的手,仍然笑得灿烂地看着司徒老爷。

    就在这时,穿着睡袍的司徒朔缓缓从楼上走下来。

    昨晚他和慕廉川一起,喝了不少酒,感觉刚睡醒就被人吵醒了,心情极度不悦。

    “一大早的,谁在叽叽喳喳”真是吵死了,我们的司徒公子非常不悦。

    桑小鱼闻声,便知道是司徒朔。

    此刻的她背对着楼道的方向,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司徒朔下楼,在听到司徒朔的声音后,她这才带着意味深长的笑转过身面对着司徒朔。

    “哈尼,早安”

    “哗”司徒朔听到熟悉的声音,猛地惊醒。在他看到突然出现的桑小鱼时,整个人愣了一下。在听到桑小鱼那一声问候时,险些和司徒老爷一样,从楼上滚下来。

    幸好,他扶住了护栏。

    桑小鱼看到他的反应,嘴角微微抽了一下,接着她避开司徒老爷和管家的目光,朝着司徒朔眨了眨眼,提醒他

    司徒朔回神,快速地进入了状态。

    “早安,哈、尼”司徒朔硬是咬出了最后这两个字,然后快步下楼,接着给桑小鱼一个大大的拥抱。

    桑小鱼真想一脚给他招呼去,不过最后还是忍了,谁叫她欠了他:“我来这么早,没有打扰你们吧”

    司徒朔邪魅一笑:“这里随时欢迎你,就算你半夜来,我也不嫌早”

    “呵呵呵,我就知道哈尼对我最好了。”桑小鱼想吐,她半夜来灭了他吗

    “你是我的小心肝,不对你好,我还能对谁好”司徒朔再次抱紧桑小鱼:“小心肝,来,再抱抱”

    “抱抱”桑小鱼嘴角一抽,抱你个大头鬼啊。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司徒老爷终于忍无可忍,一声怒吼打断了两人。

    他上前将司徒朔拽到自己身边,然后伸手指向桑小鱼:“司徒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突然失去依靠的桑小鱼险些摔倒,幸好最后她及时稳住。

    震惊之余,她极力保持着微笑。

    司徒朔双手环胸,不以为然地看向司徒老爷:“什么怎么回事,难道还不明显吗”

    说着,他再次将桑小鱼拽进了怀中,并且手指指向她,对司徒老爷说道:“她,桑小鱼,我的女人,您未来的儿媳妇,你孙子的妈”

    司徒老爷双眼一瞪,震惊无比。

    在他还没有回神过来时,司徒朔又指着他对桑小鱼说道:“他是我爸,也是你爸,问候一下吧”

    桑小鱼咬牙,面带微笑地看向司徒老爷:“爸初次见面,阿尼哈塞哟”

    “你们”司徒老爷着实被雷得无言以对,尤其是桑小鱼那声爸,他颤抖的手指指向两人,半天也说不出完整一句话。

    司徒朔和桑小鱼各怀鬼胎,谁也没有先开口,像是等待着老爷子说出他们想听的那句话。

    时间一点点过去,老爷子终于开口了。

    “你们两个,给我立刻分手,立刻

    “不可能”司徒朔不假思索地开口拒绝:“我非她不娶”

    桑小鱼憋着难受,不过还是很配合地来了一句:“爸,我非他不嫁”

    “你别叫我爸,谁是你爸啊”司徒老爷忍无可忍,怒瞪桑小鱼,然后转向司徒朔:“你的眼睛是不是瞎了,这样的女人你也娶”

    桑小鱼一愣:“什么叫这样的女人啊我”

    “穿得不三不四,一脸的染料,像你这样的女人也想嫁进我们司徒家,简直是痴人说梦。我告诉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带着你的行李滚出司徒家。”司徒老爷对桑小鱼的不喜欢毫不遮掩。

    桑小鱼听到他如此怒骂,倒也不生气,她刻意把自己打扮得不伦不类,为的就是司徒老爷的不喜欢。

    总体来说,她的计划是成功的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