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身不由己的桑小鱼

关灯
护眼
    桑小鱼双手环胸,转身挡在书房门口,目光看向从卧室走来的司徒朔:“从今天开始,书房属于我,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进来一步。”

    司徒朔黑线:“偶尔我会找资料”

    “提前申请,看我的心情,我高兴让你进来,你才可以进来。”开玩笑,她必须保证自己的安全。

    司徒朔虽然帮过她,可是这也不代表他就是好人。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桑小鱼,你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吗”

    “你你想干什么”

    “我想把你丢出去”居然敢在他面前嚣张,找死吗

    桑小鱼黑线,无语了

    所以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司徒朔并不像他表面那般无害,可阴险了。

    。。。

    不管两人怎么斗嘴,总之两人之间达成了默契,说是合作,还不如相互利用。

    桑小鱼不得司徒老爷的喜欢也是事实,所以司徒老爷并没有因为桑小鱼的存在就停止帮司徒朔找结婚对象。

    在他看来,桑小鱼是必须出局的。

    只是,桑小鱼总会时刻提醒着他,她的存在。

    比如,又一次相亲宴上。

    司徒朔和女人刚在餐厅坐下,桑小鱼就收到命令赶来。

    她依旧浓妆艳抹,把自己打扮得怪里怪气。

    大概是要做恶人的原因,桑小鱼给自己找了找了一张面具。

    在这样的面具下,她能更加勇敢地做尽坏事。

    “亲爱的,我来了。”桑小鱼踩着高跟鞋,扭扭捏捏地在司徒朔的身旁坐下:“我想和你一起用午餐,可以吗”

    司徒朔抬眸,微微点头:“当然可以”

    “啵,你真好”桑小鱼旁若无人地送司徒朔一个飞吻。

    司徒朔拿着酒杯的手着实抖了一下,此刻他发现,浓妆艳抹的桑小鱼带着妩媚,还真像是一个妖精。

    “司徒公子,她是谁呀”相亲女人终于忍不住质问。

    不过没等司徒朔回答,桑小鱼已经主动挽着司徒朔的手回道:“姐姐,我们已经这么明显,你难道还要问吗”

    相亲女怒,起身哭着跑走了。

    桑小鱼瞧她走了,立马松开了司徒朔的手:“呕”

    司徒朔皱眉,厉眼射向桑小鱼:“你恶心谁”

    “不好意思,我被我自己恶心到了。”桑小鱼突然发现,做一名演员真是太辛苦了,跟不同的演员演情侣,还要亲亲我我,真是太强悍了。

    司徒朔见到桑小鱼心情就不悦了,这个女人没几句话是他喜欢的。

    因此他不打算理她,站起身回了办公室。

    桑小鱼也不期待看到司徒朔,反正她的工作已经完成,回家睡觉。

    只是,事情并没有桑小鱼想到那么顺利。

    她回到司徒家,就被司徒老爷叫住了。

    桑小鱼心里跟明镜似的,不用问也知道对方已经来告状过了。

    不过无所谓,她还担心她不告状

    桑小鱼咧嘴一笑,踩着小碎步走了过去:“爸”

    “停停停”司徒老爷眉头深邃,他现在听到桑小鱼这样叫他,心里就难受得不行:“我还没有答应你进我们司徒家,所以你没有资格叫我爸。”

    桑小鱼眨眼,故作委屈地请教:“那爸您希望我叫你什么”

    “都说不要叫爸了”司徒老爷那叫一个头痛。

    桑小鱼看到他这副表情,险些笑出来:“哦,那小鱼就叫您司徒叔叔吧”

    司徒老爷一脸不悦地看了桑小鱼一眼,他也不喜欢这个称呼,总之感觉桑小鱼叫他什么都不怎么好听。

    不过,这个称呼总比第一个好。

    因此,他勉强接受。

    “你今天都干什么去了”

    “呃,我去见司徒朔了。”桑小鱼面对司徒老爷的质问,认认真真地回答着。

    司徒老爷听她这么说,立即火了:“他上班,你去见他做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女人会毁了他的事业”

    桑小鱼明亮的眼珠转动了一下,接着故作委屈地撒娇:“司徒叔叔,您是不是替司徒朔安排相亲了。您怎么可以这样啊您明知道我和司徒朔在一起了,为什么还要帮他安排相亲”

    桑小鱼说着,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下,眼泪瞬间掉落下来,那模样说是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为了完成任务,她也是拼了。

    司徒老爷毕竟是大老爷们,看到女孩子被他逼哭,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因此表情随着也缓和了几分:“你哭什么哭,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司徒家是不会接受你的,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可是,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司徒朔”

    “废话,你去问问整个a市的女人,有几个不喜欢我儿子,我儿子随我,长得帅。喜欢他的女人多了去,难道他每个都要喜欢我让你离开我儿子也是为你好,我儿子对你不是真心他,你瞧他对那个女人真心过”

    “司徒叔叔,这也随您”

    “随我丫头你怎么说话的”

    “呃,抱歉”桑小鱼捂嘴,故作认错的样子。

    司徒老爷白了桑小鱼一眼:“其他话我也不想多说,你开个价吧只要你肯离开我儿子,多少钱也无所谓”

    桑小鱼眼前一亮:“真的”

    她在电视来看过这样的情节,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能遇到这样的事情。

    可是,她要不要像电视里的女人那样誓死不从坚持不要钱

    呸呸呸,她傻呀,有钱不要

    司徒老爷瞧着桑小鱼的反应,鄙视地摇了摇头,果然和其他的女人没什么不一样。

    他拿出支票写了个数字,然后递给桑小鱼:“这里有五百万,拿着,走人”

    “五百万”桑小鱼惊讶地瞪大了双眼,接着双手颤抖地接过支票。

    这一辈子,她除了拿过五百万的账单,压根没有见过五百万。

    现在,她居然就这样轻轻松松地握住了五百万。

    “哎,有钱就是好呀”

    “拿着钱走吧”司徒老爷瞥开脸,完全不再想看到桑小鱼。

    “走”桑小鱼疑惑地抬头,不解地眨了眨眼:“为什么要走啊”

    司徒老爷一怔,随即怒瞪桑小鱼:“你已经收了我的钱,难道不该走吗”

    桑小鱼摇摇头:“我没有说过拿了钱就走人啊”

    “你、臭丫头你敢逗着我玩”司徒老爷气得快吐血。

    “我没有啊”桑小鱼一脸无辜的表情:“我只是觉得,五百万太少了。”

    “你说什么你想狮子大开口”

    “司徒叔叔,您想啊,如果我不收您的五百万,然后一直留在司徒朔身边。这样,司徒朔可以给我无数个五百万。一个五百万和无数个五百万比,傻子也会选后者不是吗”

    “你”

    “所以司徒叔叔,我决定了,我不收您的五百万。”桑小鱼笑着将支票塞到了司徒老爷手中:“当然了,我也不会离开司徒朔。”

    话落,她转身朝楼道口走去。

    司徒老爷颤抖的手指着桑小鱼,想叫住她,想骂她,可是他此刻喉咙像是堵住了什么。

    不过幸好桑小鱼自己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司徒老爷。

    此刻,他们之间有些距离,所以司徒老爷看不清桑小鱼的脸和表情。

    桑小鱼对刚才的事情感触很大,因此声音柔和了不少:“司徒叔叔,虽然您不喜欢我,但是我好像挺喜欢您的。您是一个好父亲,您处处替司徒朔着想,将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他的身上。我知道您非常非常爱司徒朔,司徒朔有您这样的父亲真的很幸运。我从小就没有父亲,也渴望过能有一个疼爱自己的父亲,不过我知道那是不可能实现的白日梦。当然,因为没有父亲,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跟父亲相处。如果我惹您生气,让您不开心,我在这里向您说声对不起。”

    对不起,我和司徒朔欺骗了您。

    抱歉,我也是迫不得已。

    要怪就怪您的儿子吧

    是他,生在福中不知福。

    桑小鱼心情复杂地说完,然后一步一步走上楼去。

    司徒老爷因桑小鱼的话而愣在了原地,他的眸光微微半阖,第一次有人对他说这些。

    是,他生命全部的寄托都在自己的儿子身上。

    他的儿子就是他的全部

    所以,他希望他拥有的一切都是最好的。

    然后,这个丫头并不是最好的,他压根就觉得她配不上自己的儿子。

    可刚才她的话,却深深震撼了她。

    这个丫头似乎不像表面那般肤浅,就是她本性如此,还是在有意讨好,故意演戏

    她没有父亲

    哼,难怪这么没有家教

    司徒老爷回神,低眸看了一眼手中的五百万支票。

    这丫头一定是不安好心,就像她说的那样,她是为了钱才跟司徒朔在一起的。

    不行,他不能相信她,他一定要把她赶出司徒家。

    哼

    桑小鱼回到卧室后,整个下午没有再出过房间。

    因为她知道,司徒老爷会不断找她麻烦。

    所以,能躲就躲吧

    她突然发现,自己答应司徒朔的事情太草率了。

    说一个谎言已经是很不好的事情。

    要用这个谎言去伤害一个善良的长辈,那真是一种罪孽了。

    桑小鱼窝在沙发上,咬着自己的手背,眉头深邃。

    妈,您究竟在哪里

    您知不知道,因为您,我做了一件非常不好的事情。

    。。。

    司徒朔是在傍晚的时候回到司徒家的,当他刚走进司徒家客厅,就被司徒老爷叫住。

    “我不管你是不是真心喜欢楼上那个丫头,总之你必须听我的把她赶出去。”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