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他们简单的相处

    司徒朔叹息一声,伸手将领结扯掉:“她又怎么惹您了”

    “你个臭小子,你知不知道,她和你在一起只是为了钱,她根本不是真心喜欢你。你知不知,我今天拿钱让她走,她居然厚着脸皮说你会给她无数个五百万,她说什么也不走。你听听,她是一个多么贪心的女人”

    “她说得没错啊”司徒朔眉头微挑,深邃的眸子微眯,认真回答道:“我的确可以给她无数个五百万,正常来说她的选择很聪明。”

    “你脑袋被门夹了吗”司徒老爷咬牙,一副很提不成钢的表情:“她究竟跟你下了什么迷药,把你迷得好坏不分。”

    “行了。老头子”司徒朔揉了揉耳朵,他家老头儿真是中气十足啊。

    “您也别瞎折腾了,我暂时不想和她分手。如果您强行让我和她分手也可以啊,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

    司徒老爷一怔:“什么条件”

    “以后不再干涉我的婚姻,不再替我安排相亲”

    “原来你在这里等着我,司徒朔你、你就是为了这个,所以随便找个女人回来搪塞我”司徒老爷突然恍悟过来,难怪他觉得奇怪,从不带女人回家的他,居然带女人回来:“我告诉你,不管你打什么鬼主意也没用。我就你一个儿子,我不找你替我们司徒家传宗接代,那我去找谁”

    司徒朔抿唇,淡淡说道:“那就没什么好谈了。”

    “你”

    “既然你想我结婚,那我就结”

    “嗯”司徒老爷眼睛一瞪,伸手指向楼上:“和她”

    “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

    “屁今天给你介绍的那个姑娘难道不比她好”

    司徒朔蹙眉,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我不是告诉您不要再安排这些无聊的相亲了吗”

    “哼,什么叫无聊”司徒老爷伸手想跟司徒朔一个爆栗子:“老子是为你好,今天这位姑娘无论是家庭背景还是才学都比这个桑什么小鱼的好,就连名字也比她好”

    “既然这么好,您就自己娶啊”

    啪

    司徒老爷一掌打在了司徒朔的胸口:“你个臭小子,满口胡话,欠抽是吗”

    “我说的是事实”司徒朔斜睨司徒老爷一眼:“都是男人,我理解。您不用觉得对不起我老妈,老妈丢下您一个人,是她对不起您,所以你想怎么样我都没有意见,只要您别一天到晚折腾我。”

    他都快被烦死了

    “你个小子”司徒老爷气得呼吸不畅,狠狠地瞪着司徒朔,半天找不到骂他的话。

    司徒朔双手环胸,完全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您如果没事,我先上楼了。”

    “你”司徒老爷恨得牙痒痒:“臭小子,你跟我听好了,我是不会吃你这一套的。你结婚的对象必须经过我的允许,不管你和桑小鱼是真情还是演戏,给我趁早打住。这个桑小鱼配不上你,所以我不准她进我们司徒家的门,明天你也必须去相亲,直到你找到适合的结婚对象为止”

    “老头儿”司徒朔不悦地回头,转而看向司徒老爷,不满的语气质问:“您到底讨厌桑小鱼什么她究竟什么地方配不上我”

    “你傻啊没看出来她是为了你的钱”

    “您就那么确定其她女人看上的不是我的钱”

    “我”司徒老爷语塞,目光闪烁了一下才回道:“好,就算不是为了你的钱,可是她的身份背景和你也不配,听说她还没有父亲”

    “您调查她”司徒朔目光微眯。

    司徒老爷眼睛一瞪:“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调查她了,她算什么,我有必要调查她”

    “那你怎么会知道她没有父亲”

    “废话,当然是她自己说的”司徒老爷说着火气又上来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对你没有一点帮助,完全不适合做你的妻子人选,所以你应该听我的,把她赶走”

    司徒朔伸手揉了揉太阳穴:“老头儿,您这是在无理取闹。随您怎么样,总之我不会赶她走。”

    丢下一句话,司徒朔不再多说,转身上楼。

    司徒老爷气得跺脚,对着楼上大吼:“就算你不赶她走,我也不会同意她嫁进我们司徒家”

    气死他了,真是气死他了。

    司徒朔早已经习惯司徒老爷子的火爆脾气,所以对他的怒骂也无动于衷。

    他走到楼时,发现桑小鱼正双手环胸倚靠着墙壁,一双深邃的眸子带着浅浅笑意正看着她。

    他忍不住挑眉,目光与她对视:“你在偷听”

    “司徒公子,如果我是在偷听,会站在这里等你发现”桑小鱼只是饿了,想下楼找点吃的。

    只是,她没想到正巧司徒朔两父子在楼下争论。

    她可识趣了,所以站在这里没有下楼。

    司徒朔双手放在裤袋里,优雅地迈步走近桑小鱼:“既然你都听到了,我也不多说,明天的想亲宴,你替我去。”

    “哈”桑小鱼错愕:“你让我去”

    “不然呢”司徒朔耸耸肩:“我请你来可不是玩的”

    桑小鱼额头瞬间挂满黑线:“去就去,有什么大不了的。”

    。。。

    司徒老爷还真是固执得可怕,无论司徒朔怎么拒绝,他也置之不理。

    因此,相亲宴一波接一波,把桑小鱼忙得晕头转向。

    桑小鱼怎么也想不到,这辈子她还能做这样的工作,替人相亲

    “你是谁,和我约好的人是司徒公子,你坐在这里干什么”女方化着好看的妆,可谓是倾国倾城。

    可在看到桑小鱼的时候,立即像是换了一张脸似的,并且怒视桑小鱼。

    桑小鱼见怪不怪,非常客气地朝对方笑了笑:“我坐在这里只是想告诉你,司徒公子不会来,所以你不必等他了。”

    “你,你谁呀”

    “司徒公子的现任女友”

    “什么”女人不可置信地打量桑小鱼一眼:“骗鬼吧你,就你这样的货色,司徒公子会看上你”

    嘿,她怎么着了

    桑小鱼的笑挂不住了,对方的话也未免太过分了吧。

    虽然很生气,不过桑小鱼也没有像泼妇骂街那般破口大骂,而是从容地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很快,电话就被接通了。

    电话那边不是别人,正是司徒朔

    桑小鱼薄唇轻扬,按了免提键,故作亲昵地对电话那边的司徒朔说道:“哈尼,你在干么呀”

    司徒朔虽然不是四公子中最狡猾的,可是这样明显的电话他不用想也明白。

    因此,他非常配合地回了一句。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在想你”

    就这么一句话,相亲女人一听,便委屈地撤退了。

    桑小鱼得瑟地抖了抖脚,目光看了一眼离开的相亲女人,接着非常果断地挂了电话。

    敢欺负她,哼,分分钟秒杀

    而此刻,电话那边的司徒朔特别的郁闷,目光盯着手中的手机有些不可置信。

    这个女人,怎么一句再见都没有就挂断了他的电话

    有没有礼貌还有没有礼貌到底有没有礼貌

    切,不讨喜的女人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桑小鱼替司徒挡住了无数个相亲对象。

    从开始的不好意思到后来的应付自如,简直成了司徒朔的官方代言人。

    某晚,桑小鱼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敷着面膜站在书房门口对卧室里的司徒朔说道:“都说宁拆一座庙也不能拆一段姻缘,我这样天天拆你司徒公子的姻缘会不会遭天谴啊”

    “难道你怕下地狱”司徒朔一边说着,一边抬头看向桑小鱼,在看到敷着面膜的桑小鱼时,着实吓了一跳,俊脸也瞬间黑下来:“桑小鱼,你想吓死我啊”

    桑小鱼瞥嘴,用手拍了拍面膜:“至于吗难道你以前的女伴没有在你面前敷过面膜”

    司徒朔嘴角一抽,什么女伴,对他来说,女人这个生物他都快忘记了。

    “咳咳,就算她们敷面膜,可是也没有谁敷面膜比你难看,比你吓人。”

    真是的,大半夜的干什么呀

    听到司徒朔的话,桑小鱼极度不满:“既然她们在你司徒少爷眼里貌美如花,那你为什么不和她们谁谁结婚呀”

    以至于现在还要被安排相亲,还要她当挡箭牌,切

    “桑小鱼”司徒朔俊脸一黑:“你是要惹我生气吗”

    威胁,绝对的威胁。

    桑小鱼瞥嘴,被司徒朔的眼神压制住。

    好吧,谁叫他是老大呢

    “咳咳,听说敷面膜会让人心情好,生气的司徒公子要不要试试”

    司徒朔冷哼一声,低头翻阅手中的杂志。

    桑小鱼权当他拒绝,不过她也猜到他会拒绝,其实她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转身,桑小鱼打算不再和司徒朔多说。

    岂料,她还没有走出一步,司徒朔居然开了口。

    “面膜是什么牌子的”

    “呃”桑小鱼傻住了,以为自己幻听。

    十分钟过去

    最后,我们的司徒朔少爷和桑小鱼小姐同时敷着面膜,躺在阳台的椅子上,轻轻摇着双脚,望着天空的满天繁星。

    “司徒公子怎么样,舒服吗”

    “不舒服”

    “呃”

    “桑小鱼”

    “嗯”

    “如果待会儿我的心情没有变好,我就把你从楼上丢下去”

    “哈”

    “谁敢欺骗本少爷,本少爷就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啥”

    天啊,她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

    司徒朔你至于这么认真吗

    桑小鱼苦着一张小脸,她发誓,以后再也不跟司徒朔开玩笑了。

    这个家伙,完全不懂幽默。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