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被捅了一刀

    “去死吧”男人的疯狂,惊住了在场所有人。

    眼看他的手中原本切牛排的刀,已经冲向桑小鱼,大家吓得闭上了双眼。

    桑小鱼整个人僵在原地,此刻的她已经看到了刀尖发出了一道亮光,朝她逼近。

    第一次,她感觉死亡离她是如此近。

    脑中莫名地现出司徒朔拿着欠条的模样

    “桑小鱼”突然,伴随着一道吼声,一抹身影扑了过来。

    桑小鱼猛然回神,不过她还没有看清楚喊她的是谁,就被对方扑倒在地。

    接着,耳边传来一道闷声

    哗哗哗随着,又是周围的人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

    桑小鱼蹙眉,心中疑惑,怎么了

    “哈哈哈,杀死你,杀死你眼镜男的狂笑声惊醒了桑小鱼。

    桑小鱼猛地睁开双眼,只见司徒朔放大的俊脸就那样直接地闯入了她的眼帘。

    她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伸手抓住了司徒朔的手臂:“司徒朔,怎么是你”

    原来,刚才喊她且朝她扑过来的人是司徒朔。

    见此刻的司徒朔一脸的忍耐表情,桑小鱼恍然间想起了什么。

    于是,她轻轻推开司徒朔,看向刚才扑来的眼镜男。

    这一看,她着实吓了一跳。

    因为眼镜男刚刚要捅她的一刀,现在却捅在了司徒朔的大腿上

    渐渐的,鲜血打湿了他的白色西裤

    “司徒朔”桑小鱼的面色一白,担忧地看向司徒朔。

    “啊”就在这时,眼镜男突然将刀子抽走,司徒朔忍不住痛呼一声。

    靠,真t

    “该死,你们统统该死”眼镜男没有因为自己的举动而歉疚,反而越发的疯狂。

    并且,他还想补上一刀

    桑小鱼见状,连忙抱紧司徒朔,然后抬腿狠狠踢向了眼镜男。

    好巧不巧,她这一脚踢中了眼镜男的脆弱部位。

    眼镜男的脸瞬间绿了,手中的刀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整个人缓缓蹲下,双手捂住了自己的某处,痛叫出声。

    这声音,比刚才司徒朔的声音震耳一百倍。

    酒店的人在此刻赶了过来,趁这个机会将眼镜男制服。

    而和他分手的女人,脸色苍白地看着这一幕,整个人已经失去了言语。

    周围围观的人也放松下来,最后将担忧的眼神移向了桑小鱼和司徒朔。

    “司徒朔,你还好吗”桑小鱼感觉到了司徒朔的身体在颤抖,她担忧地询问。

    司徒朔的上身此刻仍然压在桑小鱼的身上,听到桑小鱼的问候后哦,他握紧了双手,抬眸瞪向桑小鱼:“废话,你说我能好吗”

    被人捅了一刀,还能好

    无力的他,翻身倒在了地上。

    桑小鱼没有和司徒朔计较,而是嗖地一声爬起来,对身旁的酒店工作人员大声喊道:“快叫救护车

    酒店人员知道受伤的是他们的老板,个个也开始紧张起来,不敢怠慢的他们连忙过来帮忙。

    最后,把司徒朔送去了医院。

    。。。

    好巧不巧,司徒朔被送去的医院也正是桑绾心所在的医院。

    桑绾心被迫在经过各项检查后,送进了本院的vip病房。

    医生对她的身体状况得出的结论是:营养不良

    当时听到医生这么说,桑绾心险些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一直不敢直视司徒老爷,其实她本来以为像司徒老爷这样有身份地位的人,只会甩她一笔钱。

    谁知道,他非要将她带来医院。

    真是

    “医生说你没事,你安心调养身体,不要太担心”司徒老爷笑着看向桑绾心,那态度可是亲切非常。

    桑绾心顿时起来鸡皮疙瘩,奇怪的眼神打量了司徒老爷两眼,这人也真奇怪,不质问她,反而关心他。

    真是,有病吧

    “哦,对了,我叫司徒镇,请问你”

    “司徒”桑绾心一怔,怎么这么巧难道最近和姓司徒的有缘

    在a市有钱人,姓司徒的,似乎也只有一家

    “那什么,你和司徒朔是什么关系”

    “嗯”司徒镇惊讶地看向桑绾心:“你认识我儿子”

    “司徒朔是你儿子”桑绾心的反应比司徒镇更加的激动,她伸手捂住自己的心口,有种被坑爹的感觉。

    天哪,这未免也太巧了吧

    “司徒朔是我儿子有什么问题吗”司徒镇不解

    桑绾心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呃,没问题,完全没有问题。”

    有问题的是她,没事干嘛要故意碰瓷啊。

    现在好了吧,给未来亲家留下了一个不好的印象。

    这这该如何是好啊

    以后若是见面,又该怎么办

    “咦,你的面色很苍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司徒镇注意到了桑绾心的表情,因此担忧地询问。

    桑绾心无奈地看他一眼,她现在是真的全身不舒服,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

    不过,这些事她没法跟司徒镇说

    “老爷”此刻,管家突然着急地走进了病房。

    司徒镇微微皱了皱眉,不悦地斜睨管家一眼:“大呼小叫什么,没有看到我们在聊天吗究竟什么事”

    “呃,老爷,刚才酒店的人来电话说少爷被人刺伤了。”

    “什么”原本淡定的司徒老爷在听到管家的话以后,瞬间激动起来:“被人刺伤是谁那么大胆敢刺伤我司徒镇的儿子人抓到了吗还有伤得严重不严重”

    “少爷被送来了医院,正在楼下急诊室”

    “快,带我去”司徒老爷担忧着司徒朔,既然忘记了桑绾心的存在。

    看他和管家离开,桑绾心也忍不住跟了上去。

    她刚才听到司徒朔被刺伤的消息也忍不住惊了一下,当然,她最担心的是桑小鱼,不知道她有没有受伤

    当司徒老爷见到司徒朔的时候,司徒朔受伤的地方已经包扎好,整个人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样。

    不过医生还是说了,如果伤口再深一点,那就不会这么轻松了,建议好好休养几天。

    司徒朔对医生的话不以为然,他现在已经感觉好很多,因此打算离开医院。

    桑小鱼见状,连忙拽住了他:“那个还是坐轮椅吧”

    司徒朔黑线,不悦地瞪桑小鱼一眼:“坐什么轮椅,你想毁了爷的形象”

    “司徒少爷,难道形象比你的身体还重要”桑小鱼算是服了他。

    “废话,如果刚才我没有救你,你是希望那个人一刀捅死你,还是一刀划花你的脸”

    “这”

    “没话说了吧,所以扶着本少爷,本少爷要走出医院”司徒朔是下了决定,死也不坐轮椅

    司徒老爷见到这一幕,狠心地赏给司徒朔一个爆栗子:“现在这个时候,你耍什么帅,万一扯到伤口怎么办还有,究竟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被人莫名其妙捅一刀幸好是捅在腿上,万一是捅在别的地方该怎么办”

    在司徒朔的上面,其实还有两个姐姐,不过都在出生没多久就离开了人世。

    后来好不容易有了司徒朔,叫司徒老爷怎么不在乎

    虽然平时会忍不住动粗,不过谁也比不上司徒老爷那么关心司徒朔。

    见到司徒朔受伤,司徒老爷既紧张又愤怒

    桑小鱼能感受到司徒老爷那份关心,所以她老老实实地向司徒老爷交代了一切。

    “司徒朔是为了救我,所以才会受伤的”

    “什么”司徒老爷一听,脸上瞬间带着满满的怒意:“居然是你害他变成这样的”

    “呃,是,不过当时”

    “桑小鱼,我不是让你离开我们司徒家吗你这个倒霉星干什么要一直赖着不走你的目的就是想害死我儿子才甘心吗”司徒老爷本就讨厌桑小鱼,现在更是讨厌到了极点。

    因此听到司徒朔受伤是因为桑小鱼,整个人就像是被刺猬刺了一下那般,竖起了自己的尖刺。

    桑小鱼原本是想解释的,可是瞧着此刻司徒老爷的情绪失去了控制,她索性沉默了,因为想必现在解释什么,对他大概也没有用。

    倒是司徒朔忍不住呛声:“老头儿,您不要小题大做,我现在不是很好吗”

    “好被人捅了一刀还叫好我是不是应该去感谢那个捅你一刀的人”

    “呃,我让人把他送去警察局了,听说他精神有些失常”

    “我看你才是精神失常,不然你怎么会替她挡刀。老子养你这么大,你一天也没有孝顺过老子,现在倒好,你还拿着我给你的命,去救这个无关紧要的女人。司徒朔,你是想气死我吗”

    “抱歉,司徒叔叔”

    “闭嘴,谁跟你说话了”

    听到桑小鱼的道歉,司徒老爷不但不领情,反而怒骂。

    而这一幕,正好被门口的桑绾心瞧见。

    桑绾心躲在哪儿,偷偷地看着,在看到司徒老爷骂桑小鱼的时候,她好几次想冲出去把他脑袋上的头发全部拔掉。

    可是最终,她还是忍了下来。

    因为此刻她出现,事情会弄得更加糟糕。

    她皱了皱眉,不满的眼神瞪了司徒老爷一眼。

    这个老家伙,真是可恶至极。

    他凭什么骂她的女儿呀

    她都没舍得骂过

    还有,什么倒霉星,她看他才是倒霉鬼

    桑绾心暗自咬牙,真是气死她了

    本来以为自己的女儿被她送进了福窝,现在看来事情并不是她想的那般顺利。

    至少,她的女儿有个不讨喜的未来公公。

    想到此,她的目光移向了桑小鱼,只见她抿唇不语,微微低着头,真是和平时一模一样。

    虽说看上去不卑不亢,可是还是让人生气,她就不能反抗吗

    桑绾心心里那个着急啊

    不行,一定要帮女儿把这个可恶的司徒老爷摆平。

    否则,她和司徒朔就难以走进结婚礼堂。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