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桑小鱼见到苏颜兮

    桑绾心下定决定后,打算暂时忍着不出现,等时机成熟后再报仇,让这个司徒镇知道她的厉害,看他还敢不敢随便骂她的女儿。

    瞪了司徒镇一眼,桑绾心握拳回了自己的病房。

    司徒镇像是越骂越起劲,完全不给桑小鱼留一点面子。

    桑小鱼一直沉默着,任他骂个痛快。

    最后司徒朔实在忍不了,才向管家示意了一个眼色,让他把司徒老爷支走。

    待司徒老爷离开后,世界才恢复了安静。

    “咳咳”司徒朔抬眸看向桑小鱼,本来以为会在她脸上看到怒容,可是却发现她一脸的平静,他倒是好奇了:“桑小鱼,你是笨蛋吗难道不知道还嘴吗”

    桑小鱼抿唇也看向了司徒朔:“还嘴我该说什么说你不是因为救我而受的伤”

    “这”

    “事实就是事实,没什么好说的,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他只是太关心您,我有什么理由去反驳一个关心儿子的父亲”如果她有父亲,她想他也一定会很关心她吧

    不知道

    因为她没有父亲

    司徒朔听桑小鱼这么说,微微有些愣住。

    他父亲对他的在乎,他并不是不知道,只是偶尔太过了,让他觉得太沉重。

    所以总爱跟他唱反调,其实他更希望他能多在乎自己。

    而不是变着法折腾他。

    “司徒朔,刚才谢谢你”一件事归一件事,桑小鱼想到司徒朔在酒店救了她,心里对他多了一丝感激。

    司徒朔回神,奇怪的眼神看了桑小鱼一眼:“原来你也知道客气还真让我诧异。”

    他一直觉得桑小鱼是一个挺凶悍的女人,在游艇上他就见识过了。

    今天她的一声谢谢,倒是让他有些受宠若惊

    桑小鱼深邃的眸子离斜睨他一眼:“司徒朔,我并非是非黑白不分,你不用这样挖苦我,别以为你救了我,我就要对你卑躬屈膝”

    “桑小鱼,我不是挖苦你,我可是在夸你”司徒朔就知道,这个丫头还真不能夸,不然非得上房揭瓦:“你现在倒是知道还嘴了,刚才对我家老头儿怎么一字不说”

    敢情,他司徒朔好欺负

    司徒朔不悦地沉了俊脸,接着伸手打在桑小鱼的肩膀上:“既然知道我救了你,以后就对我态度好一点,现在扶我离开医院,闻着医院的药水味,爷我的心情就不好到了极点”

    桑小鱼皱了皱眉,看了一眼司徒朔搭在她肩上的手,她要不要提醒他,男女授受不亲

    “怎么了”司徒朔见桑小鱼未动,忍不住开口询问。

    桑小鱼猛然回神,连忙摇了摇头:“没事,我们走吧”

    话落,她便扶着司徒朔快步朝外走去。

    司徒朔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强行拽走

    他顿时生气的怒吼:“桑小鱼,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呃”

    “走这么快干什么你是想疼死本少爷吗”

    “司徒朔,我们走得并不快啊。”

    “废话,我的伤口啊”

    “好吧,我们走慢一点”

    最后,两人的交谈声渐渐消失在医院的走廊

    。。。

    因为受伤的缘故,所以司徒朔暂且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待在家里养伤。

    司徒老爷对此完全没有意见,而且注定替司徒朔处理一些工作上的重要事件。

    酒店曾经可是他的,所以管理起来并不费劲。

    并且,他还有时间往医院跑

    虽然桑绾心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在司徒老爷的坚持下,她还是住在医院调养几天身体。

    开始的时候,桑绾心是打算悄悄离开的。

    后来知道司徒镇是司徒朔的父亲后,她便改变了注意。

    最最重要的是,她要撮合桑小鱼和司徒朔在一起,第一个要制服的就是司徒老爷。

    因此,她选择留着司徒老爷身边,找个好机会帮助桑小鱼。

    不用工作的司徒朔待在家里很是无聊,本来想找几个好兄弟喝喝酒,可是又怕他们笑话自己。

    混在一起那么久了,谁不了解谁啊

    别指望他们安慰你,不打击你就已经是安慰。

    所以,他现在不但不能出去找他们,反而要躲着他们。

    可是,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不知道谁走漏了消息,顾西城和慕廉川他们也知道了这件事。

    于是,某一天,他们携带爱妻来到那司徒家,名义是探望司徒朔。

    司徒朔原本躺在床上玩手机游戏,佣人上来通报,瞬间把他吓得从床上滚了下来。

    幸好,没有碰到伤口。

    大概是听到了动静,本来待在卧室的桑小鱼急匆匆地跑了出来。

    在看到司徒朔趴在地上时,她惊住了,接着快步走了过去。

    “司徒朔,你怎么了”

    司徒朔闻声,连忙翻身,小心翼翼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顺了顺头发,扯了扯裤脚

    “咳咳,我没事”

    “那你刚才”

    “废话少说,你,现在立刻下楼,不管看到谁,就告诉他们我不在”打死他,他也不去见那几个毒舌的家伙。

    “啊”桑小鱼傻眼,什么意思啊

    司徒朔瞧着她一脸呆样,不耐地伸手推她,将她往房间门口推去:“别啊了,照着我说的去做,没有把人赶走,你也不用回来了。”

    “咦,真的吗”桑小鱼眼睛一亮,回头看向司徒朔:“我可以不回来”

    司徒朔一听,顿时黑线:“桑小鱼,你听人说话能听重点吗重点是让你把楼下的那群家伙赶走欠债五百万,居然还想走,你以为自己在做梦吗”

    桑小鱼嘴角一抽,对某人彻底无语。

    这个家伙,就跟小孩子一样,幼稚霸道还傲娇

    被逼着去赶客人的桑小鱼,最后认命地下楼。

    不过她也很好奇,什么样的客人居然让霸气十足的司徒公子如此忌惮

    待桑小鱼下楼看到来人后,瞬间惊讶了。

    原来客人不只一两个人,而且每一位客人都是重量级人物。

    传闻中的四大公子之顾西城、慕廉川、商震,以及顾西城的夫人和商震的夫人。

    这些如神话般的人物,此刻就这样出现在桑小鱼面前,桑小鱼还真是有些愣神。

    虽然她不是他们的什么脑残粉,不过好歹对方也是知名人士,突然就这样面对面,让她难免还是会有些局促

    “你们你们好”

    “咦,是你”最先开口说话的人是苏颜兮,她看到桑小鱼第一眼便认出了她。

    站在她一旁的顾西城,见她如此反应,有些疑惑:“你们认识”

    苏颜兮朝顾西城微微一笑,不觉地挽着他的手:“嗯,我们有过一面之缘。”

    一面之缘

    桑小鱼微愣,目光此刻移向了苏颜兮,她居然说她们有一面之缘

    她见过她

    此刻的苏颜兮明艳动人,穿着虽然简单,可是她的衣服绝对价格不菲,加上她自身修养的气质,更是显得高贵。

    她早已不是以前那个为了生活奔波劳累的小丫头,现在的她是顾西城的妻子,孩子的妈,更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豪门夫人

    因此,只是见过她一面的桑小鱼,根本没有认出她,也可以说压根忘记她们曾经的一次见面。

    “我们见过”

    “呃,你忘记了”苏颜兮瞧着她一脸茫然,想必是真忘记了。

    她无奈地笑了笑,也对,时间过去了那么久,不记得也是自然。

    接着,苏颜兮抬头指了指自己的脸,说道:“顾家,孔雀面具,晚礼服,邀请函,还能记起吗”

    桑小鱼微愣,脑中随着这几个信息仔细回想了一下。

    很快,她脑中便闪现出苏颜兮说的画面。

    “哦哦哦,原来是你桑小鱼既惊讶有惊喜,终于想起了苏颜兮。

    为了逃避母亲为她安排的集体相亲会,她从顾家逃了,然后无意间遇到苏颜兮。

    还有司徒朔

    对,在那个时候她遇见过司徒朔

    天哪,她好笨,既然全忘记了。

    “没错,就是我,你终于想起了。”苏颜兮微微一笑:“那天,真的很感激你”

    “呃,不用客气的,其实”桑小鱼本来想说的话,在注意到她挽着顾西城的手时硬生生收了回来,然后话锋转向了苏颜兮和顾西城:“你你被选中了”

    “呃”苏颜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桑小鱼的意思,随即不好意思地红了小脸:“其实其实和你想象的不太一样”

    “诶诶诶,你们当我们不存在吗”陆安安终于忍不住打破两人的谈话,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打量:“你们在打暗语吗我怎么一个字没有听懂”

    “额,事情是这样的”苏颜兮看向陆安安,然后将她和桑小鱼怎么认识的过程说了一遍。

    在听完她的讲述后,大家才恍悟,没想到之中还有这样一出

    顾西城眉头潜意识的皱了一下,目光随即看了桑小鱼一眼。

    他是不是应该感谢她

    如果不是她,说不定他还见不到自己的小丫头

    “呃,其实其实就是一个很巧的巧合”桑小鱼感觉到了顾西城的目光,微微有些怵得慌。

    她怎么感觉他的眼神特别让人压抑啊

    此刻陆安安是最激动的,她一脸好奇地看向桑小鱼:“全部的女人都争着想嫁给四大公子,你干嘛要逃啊”

    “呃,因为”桑小鱼尴尬地抽了抽嘴角,这位怎么能问出如此犀利的问题。

    天哪,她该怎么回答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