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齐聚司徒家

关灯
护眼
    难道,她要说,她已经不相信爱情

    还是说她听闻四大公子个个都是纨绔少爷,所以就

    “哎呀,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不好意思回答”陆安安突然挥了挥手小手,好像是桑小鱼的知心姐姐那般:“你一定怕说出来让四公子丢面子,放心放心我懂,改天咱们私下里说”

    桑小鱼嘴角一僵,姐姐啊,你都这样说了,我们还有必要在私下里说吗

    “呃,不过,你怎么在司徒家”陆安安反应极快,发现了问题。

    而她的问题,也正好是大家想知道的问题。

    于是,所有人都一致看向了桑小鱼。

    桑小鱼再次面临尴尬的场面,真是有种泪奔的冲动:“呃,我和司徒朔,我们”

    “啊,你们在一起了”陆安安嗅到了苗头,惊讶地接了话,还带着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商震和慕廉川互看一眼,也不敢相信,这不应该啊

    “不不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桑小鱼自己也被陆安安的话吓到了,连忙手舞足蹈起来:“我和他完全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我们没有在一起,我我我欠他钱了,所以我就在这里还债,对,还债”

    “还债”苏颜兮一听,瞬间皱起了眉头:“司徒朔什么时候这么小气了,居然为难你一个女孩子,你欠他多少钱”

    桑小鱼再次尴尬地笑了笑:“不不多”

    “不多”商震薄唇轻扬:“看来我们的司徒公子最近闲的蛋疼啊”

    “应该不闲啊,听说司徒老爷子最近替他安排了不少相亲宴”慕廉川意味深长的笑:“这次受伤该不会和相亲有关”

    “咦,我听到的版本怎么和你们的不一样”陆安安调皮地眨了眨眼:“我听说司徒朔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还不顾司徒老爷的反对,将人带回了司徒家。”

    桑小鱼在一旁听着,忍不住抹汗。

    糟了,她好像摊上事了。

    “司徒朔有女朋友了吗”苏颜兮一脸的惊讶:“我怎么不知道”

    说着,她看向了身旁的顾西城:“你也知道吗”

    顾西城淡定地摇了摇头:“不知道”

    商震和慕廉川一听,顿时抽了一下嘴角,某人说谎还真是面不改色。

    苏颜兮听顾西城如此说,也没有起疑,而是将目光移向了桑小鱼:“呃,司徒朔他在家吗”

    “他让我告诉你们,他不在家,额”桑小鱼捂嘴,惨了,她都说了什么呀

    汗,她一定是被他们说晕了吧

    “他让你告诉我们,他不在家”苏颜兮傻眼了,这回答还真是

    商震和陆安安互看一眼,算是明白了。

    陆安安打趣地对桑小鱼说道:“小姐,我们的司徒公子还让你告诉我们什么”

    “呃,叫我小鱼就好”桑小鱼感觉自己一直处于尴尬状态,不过事已至此,她也只能豁出去了:“司徒公子要静养,所以暂时不方便见各位,所以你们”

    “看来我们今天来得不是时候”商震双手环胸:“本来还想好好表达我们的关心,现在看来他是不给我们机会”

    “既然如此,我们就先回去吧”苏颜兮向来善解人意。

    桑小鱼听到她的话,顿时松口气。

    走吧走吧,这样她就好交差了。

    “走”陆安安一副不太愿意的表情:“好不容易来一趟,就这样走了”

    桑小鱼汗颜,不走还干嘛呢

    “没错,既然来了,怎么说也得坐下来喝喝茶,玩玩牌,不是挺好吗”商震眼眸中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浅笑。

    对于他的提议,苏颜兮倒是有些纠结,反倒是不怎么开口说话的顾西城同意了商震的提议。

    于是商震笑着看向了桑小鱼:“你会玩牌吗”

    “玩牌”桑小鱼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睛,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还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这是来探望病人的吗

    “我会会一点点”

    商震满意地打了一个响指:“那就正好,摆桌,玩牌”

    “啊”桑小鱼以为自己听错了:“你的意思让我也玩牌”

    “来者是客,你难道要拒绝我们的要求”

    “我”桑小鱼无语,来者是客,可是不是她的客好吗

    虽然如此,但她还是没能反驳,面对几个重量级人物,她最终的出路就是被逼上战场。

    他们玩的是司徒朔最爱的娱乐节目打麻将,桑小鱼对此一窍不通,她本以为是和上次在游艇上那样简单的玩法。

    结果,不是

    桑小鱼看着麻将,脑袋忍不住发麻。

    在看到顾西城和商震他们熟练拿牌的动作后,她彻底崩溃了:“呃,那什么,我我没钱”

    一个不会玩牌的人,和几个会玩牌的人玩牌,结局显而易见。

    虽说他们来头不小,她必须给点面子,可是没钱真的是撑不起面子。

    所以,桑小鱼只能选择坦白

    坐在商震旁边的陆安安朝桑小鱼挥挥手:“放心,就算你输了,我们不会要你付出一分钱。我们找司徒朔要,难不成还让你一个女孩子承担”

    桑小鱼嘴角抽搐了几下,她算是明白了,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司徒朔。

    而且更重要的是她刚才的解释,全是放屁,他们根本不相信。

    算了,既然人家已经说了,她还担心什么

    桑小鱼暗自咬牙,开始认真和顾西城他们玩牌。

    不用问,几局下来,桑小鱼已经输得惨不忍睹。

    开始的她完全是胡乱出牌,后来她渐渐找到一些规则,输的几率明显减少,可是最终还是输。

    苏颜兮在一旁看着都替桑小鱼感到同情,玩了快一个小时,居然没有一次胡牌

    不过,从某种角度来说,她倒是佩服桑小鱼。

    顾西城和商震还有慕廉川,他们是什么人啊,一个个老奸巨猾,她怎么可能是他们三人的对手。

    如果换做平时,苏颜兮一定会把牌局给撤了。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所以她也只能看着。

    。。。

    司徒朔躺在卧室的大床上,等待着桑小鱼回来。

    可转眼一个小时过去,也没见桑小鱼的身影。

    他疑惑地皱了皱眉,心里甚是不解,怎么回事

    最后,无聊至极的他带着心中的疑惑总算走出了卧室。

    当他缓慢的步伐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突然听到楼下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他的脚步猛然顿住,接着竖耳细听

    原来说话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他多年的好兄弟。

    司徒朔扶额,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个桑小鱼究竟在干什么不是让她把人赶走吗究竟怎么回事

    “胡牌”就在这时,商震震耳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司徒朔额头瞬间挂满黑线:“胡牌他们居然居然在玩牌”

    靠,他们不是来探望他的吗

    这都什么兄弟啊

    交友不慎,真是交友不慎

    还有,为什么玩牌没人通知他

    司徒朔带着一丝愤怒,小心翼翼地走下楼。

    当他走到楼道中央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到大厅里正在玩牌的几人。

    顾老大和商震还有慕廉川就不说了,为什么桑小鱼这个丫头也在玩牌

    她会玩牌

    “司徒朔”苏颜兮最先发现司徒朔,接着不由自主都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牌桌上的人听到苏颜兮喊司徒朔,也自然地放下了手中的牌。

    商震看了司徒朔一眼,然后挑眉对顾西城说道:“看吧,我就知道这个方法最有效,这不,下来了吧”

    顾西城和慕廉川淡淡一笑,转而看向了从楼上走下来的司徒朔。

    慕廉川:“看样子伤得不重”

    顾西城:“嗯,没死就好”

    “呃”桑小鱼看了说话的顾西城一眼,这位老大未免也太直接了吧。

    “桑小鱼,你在做什么”司徒朔来到楼下,第一件事就是质问桑小鱼。桑小鱼闻言,像是被电击了一下,嗖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然后,扮演了一个小女佣,老老实实地来到了司徒朔身边,顺便扶着她。

    “商震少爷说想玩牌,所以我们”

    “他是你的老板,还是我是你老板”司徒朔的语气摆明不悦:“她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你傻还是蠢啊”

    被骂了一通的桑小鱼暗自咬牙,一双清澈的眸光变得深邃,不悦地瞪了司徒朔一眼。

    此刻,她恨不得扑上去一口咬死他

    他以为她愿意玩牌吗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是他的朋友,她桑小鱼才没有闲情逸致陪他们玩牌。

    这家伙不感恩就算了,干嘛还要这样理直气壮地骂她

    “司徒朔,你干什么呀”苏颜兮看不下去了,于是走了过去将桑小鱼护在身后:“司徒朔,你究竟怎么回事就算小鱼欠你钱,你也不可以这样随便骂她呀”

    “没错,欺负女人的男人不是男人”陆安安也忍不住帮腔。

    司徒朔顿时黑线:“敢情你们是来教训我的”

    “呃”苏颜兮微顿,这才想到来这儿的目的,因此她仔细打量了司徒朔一眼:“当然不是教训你,我们听说你受伤了,所以就过来看你了,你还好吗”

    “死不了”司徒朔瞥嘴:“不就挨一刀,有什么大不了”

    这点小伤还被传出去,司徒朔倍感无语,他的形象啊

    “你出门没有带眼睛吗”顾西城抬眸,扫了司徒朔一眼。

    司徒朔不解地回望他,伸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一直在”

    “既然如此,你还被他伤到,真是够丢人的”顾西城嫌弃地摇了摇头。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