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司徒朔教她玩牌

关灯
护眼
    “噗”商震和慕廉川一个没忍住,笑喷了。

    商震挑眉看向司徒朔:“其实大家不应该叫你司徒公子,而是叫你二公子,真是非常二”

    “哈哈哈”这才桑小鱼忍不住笑出了声,她第一次知道司徒朔原来挺二

    “桑小鱼司徒朔不悦的眼神扫过来:“你敢笑话我”

    “呃,不敢”桑小鱼抿唇,忍住了笑。

    苏颜兮瞧着两人的互动,不觉地眨了一下双眼,他们

    “能伤到我们司徒公子的人可不简单,我们要不要开个表彰大会”慕廉川故作严肃地询问。

    商震附和地点了点头:“对,表彰大会,让我们的二公子分享分享受伤的感受”

    “得了你们”骂人的话在司徒朔嘴边转了一圈,他才忍着没有骂出来:“如果你们是来看戏的,全滚蛋”

    司徒朔早就料到他们会这样,所以才不想见他们。

    一个个没事闲的蛋疼的人

    “司徒朔,听说你有女朋友了”苏颜兮没有在意他们之间的斗嘴,因为早已经习惯他们这样相互调侃的相处模式。

    反而,她更关心司徒朔的女朋友问题。

    司徒朔听到苏颜兮如此问,着实愣了几秒:“谁谁告诉你的”

    “谁告诉我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真的吗她现在在哪里呀”苏颜兮很希望是真的,因为她希望司徒朔可以拥有属于他的幸福。

    她和顾西城结婚了,商震和安安也结婚了,现在就差他和慕廉川了。

    “没有的事,别听外面胡说八道”司徒朔蹙眉,果断地澄清。

    不知道为什么,他可以串通桑小鱼骗自己的父亲,却不想骗苏颜兮。

    其实,他很想骗她也骗自己,但是他终究做不到。

    一旁的桑小鱼疑惑地看了司徒朔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此刻的司徒朔和她认识的司徒朔有些差异。

    可是,究竟哪儿不一样,她却有说不上来

    “没有”苏颜兮一听,倍感失望:“司徒朔你怎么回事呀,你究竟打算什么时候安定下来,你的年纪可不小了”

    司徒朔嘴角一抽,瞥了苏颜兮一眼:“我家老头子的话,你怎么也学去了”

    “哼,我可是一片好心,再说了,你如果再不结婚,我就真以为像小西瓜说的那样,你喜欢的其实是男人”

    “什么”司徒朔黑线:“谁告诉小丫头的”

    “呃”桑小鱼捂嘴,在一旁沉思,这个问题其实还是一个迷。

    还有,她记得那晚司徒朔抱着的人似乎就是

    这时,桑小鱼悄悄打量了慕廉川一眼。

    慕廉川非常不巧地感受到了她的目光,因为这个奇怪的目光,他想起那晚和司徒朔在酒店见过的女孩就是眼前这位桑小鱼,也想起了看到司徒朔和他抱在一起的时候,转头就走的女孩也是她。

    心里突然恍悟,也明白她眼神的深意,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过,缘分还真是奇特,她为什么会出现在司徒朔的身边

    “就算全天下的女人死光了,我也不会喜欢男人”司徒朔突然咬牙切齿地发誓,让众人着实愣了一把。

    他真是受够了,桑小鱼那丫头也说他喜欢男人,现在倒好,她也说他喜欢男人。

    他司徒朔无论怎么看都是直男好吗

    桑小鱼听司徒朔这么一说,潜意识地将目光移向了他。

    呃,真的

    “你的什么眼神”司徒朔无意间对上桑小鱼的目光,不悦地直嚷嚷。

    桑小鱼瞥了瞥小嘴回道:“没什么”

    “你是不相信我的话”

    “我没有说我不相信啊”

    “可是你刚才的眼神就是不相信”

    “你想多了。”

    “桑小鱼,你不敢看我的眼睛,有本事你看着我的眼睛回答。”

    “呃,没这个必要吧”

    “其实你根本不相信我,所以你才不敢看我”

    “哎,你叫我怎么相信你”桑小鱼憋不住了:“那天晚上,我亲眼看到你们抱在一起”

    说着,她的手指指向了慕廉川

    嘎嘎嘎刹那间,时间定格,唯有一群乌鸦从他们头道:“我还以为小鱼就是司徒朔的女朋友,可惜不是”

    顾西城低眸,在苏颜兮额头上亲了一下,这似乎已经成为习惯:“他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他可不是小孩”

    “顾西城,你可真无情”

    “我怎么了”顾西城不解

    苏颜兮抬头望向他:“司徒朔不是你的兄弟吗难道你就不关心他的幸福”

    顾西城眉头微挑,摇了摇头:“我要负责的是你的幸福”

    “呵呵”苏颜兮不觉地笑了:“顾西城,我已经很幸福了。”

    有他还有孩子,就是她全部的幸福。

    顾西城双手抱紧苏颜兮,心里很暖:“嗯,幸福就好”

    现在他们的生活很平静,每天都可以这样平静的在一起,就是他们最大的幸福。

    在顾西城他们离开后,司徒家瞬间清静下来。

    司徒朔顿时觉得呼吸顺畅了不少,不过心情还是不怎么爽

    他的目光扫了桑小鱼一眼:“你会玩牌”

    桑小鱼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呃,不会”

    “不会你还玩,你傻不是傻啊”

    “不是我要玩,是”

    “输了”

    “嗯,输了”

    “输了多少钱”

    “额,商少说找你给”桑小鱼无辜地眨了眨眼。

    司徒朔咬牙,着实被气得不轻:“桑小鱼,你是故意输的吧”

    “啊”桑小鱼一愣,随即连忙摇头:“不是的”

    “少废话,坐下”司徒朔突然伸手指向牌桌前的椅子,示意桑小鱼过去坐下。

    桑小鱼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不过还是配合地过去

    在她坐下后,司徒朔走到她对面的坐下,两人就这样面对面地坐着。

    桑小鱼终于忍不住问了:“司徒朔,你这是干什么”

    司徒朔抬眸用看白痴的目光看了桑小鱼一眼:“废话,这么明显还看不出来爷教你玩牌,以后才好给爷我长脸”

    噗桑小鱼绝倒,司徒朔这个家伙真是

    司徒朔平时有很多娱乐,除了赛车,他最喜欢的就是玩牌。

    现在的他正好无聊到快疯了,因此看到牌,牌瘾就犯了。

    如果换做平时,他定会约上商震他们在宫爵玩一玩。

    可此刻受伤的他不想见到他们,因为见到他们准好事。

    所以没办法,他只能拉着桑小鱼陪她玩牌。

    桑小鱼念在他救过她的份上,勉为其难地陪他玩了几天牌,以至于后来她看到牌就想吐。

    为了让自己脱离苦海,桑小鱼找了一些事情分散司徒朔的注意力,让他不要整天只知道玩牌,还要拉着她作陪。

    这些事情便是去公园看大爷大妈跳广场舞

    司徒朔带着墨镜,帅气地站在一旁,吸引无数人目光的他却冷漠地看向桑小鱼。

    “你居然带爷来这里,这里也符合爷的气质”

    桑小鱼瞥嘴,送他一记白眼:“司徒朔,有一天你也会老,也会像他们这样,难道你不觉得他们现在的生活很有趣”

    司徒朔额头瞬间掉下三条黑线,脑中莫名其妙地现出自己老了以后跳广场舞的画面。

    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于是,他转身拉着桑小鱼就走”

    “啊,司徒朔你干什么”

    “回家,我要吃饭”

    桑小鱼:

    当司徒朔和桑小鱼回到司徒家的时候,正好碰到要出门的司徒老爷。

    今日的司徒老爷和平日不同,因为看上去年轻了不少。

    他穿着一身白色西服,带着白色帽子,手捧一束鲜花,一脸的笑容

    桑小鱼来司徒家这段日子,从未见过这样的司徒老爷。

    她疑惑地小声询问司徒朔:“你父亲以前也这么的和蔼”

    司徒朔伸出手指,将桑小鱼的小脑袋戳开,自己走到了司徒老爷面前:“老头儿,您没事吧”

    正在打量自己的司徒老爷听到司徒朔的声音,瞬间抬起了头:“什么有事没事,我怎么可能有什么事”

    司徒朔黑线:“你把二十年前的衣服拿出来穿还叫没事”

    这套衣服司徒朔印象很深,因为这是他母亲送给他父亲的生日礼物,他父亲一直很珍惜

    从他母亲离开后,他便从没有穿过、

    不过,今天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