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桑小鱼离开司徒家

    “你身体好了”司徒老爷打量司徒朔一眼,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他对自己儿子的关心不减。

    司徒朔不耐地挥手:“一点小伤,早好了。”

    受伤对我们司徒少爷来说,简直是耻辱。

    “既然好了,明天开始回酒店上班”司徒老爷说着,整理了自己的领结:“我要去接一个朋友出院,午餐不用等我”

    说着,司徒老爷就捧着鲜花朝外走去,脸上的笑一直没有减少。

    直到,他看到了桑小鱼,笑容瞬间收回:“哼

    桑小鱼嘴角一抽,站在原地,让司徒老爷从身边走过。

    待司徒老爷走远后,她才回头看了一眼他选去的背影。

    “呃,司徒朔,你父亲该不是恋爱了吧”

    “恋爱”司徒朔蹙眉,感觉自己听了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桑小鱼,你胡说八道什么”

    桑小鱼手收回目光,转而看向司徒朔,表情很是自然:“我没有胡说啊,因为陷入恋爱的男人都是这样的。比以前更注重打扮了,比以前更爱笑了,而且眼神还会发光”

    桑小鱼说完,笑着朝楼上走去,她大概可以肯定自己猜测没有错,不过到底是谁能征服强悍的司徒老爷,她倒是很好奇

    司徒朔愣在大厅,脑中回想着桑小鱼说的话。

    比以前更注重打扮

    他家老头儿压箱底的衣服拿出来了,是不是注重打扮了

    比以前更爱笑了

    他家老头儿刚才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好像笑不值钱一样。

    眼睛会发光

    他怎么感觉他家老头儿不只眼睛发光,从头到脚都在发光

    呃,难道真的恋爱了

    司徒朔错愕,半响回不过神来。

    司徒老爷将大部分心思都放在了桑绾心身上,所以并没有继续折腾司徒朔。

    因此,司徒朔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

    不过突然的平静,反而让他感觉更加的不安,不知道为何

    桑小鱼也明显感觉自己越来越闲了,因为她不用帮司徒朔挡女人。

    依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似乎离她还清债务的日子并不远了。

    某晚,趁着司徒朔在家的时候,桑小鱼主动找他谈了谈。

    “司徒朔,现在你父亲没有逼着你再相亲,我是不是可以”

    “你想走”司徒朔很快明白桑小鱼的意思,莫名地皱了一下眉头。

    桑小鱼微微点头,既然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也没什么好顾及:“戏总要到收场的时候,我们似乎已经到了该收场的时候,如果在再这样继续演下去,我怕结局会很糟糕。”

    司徒朔沉默,其实他比谁都清楚。

    他可以和桑小鱼演戏骗他家老头一时,却不能骗一世。

    沉默半响后,司徒朔终于开了口。

    “桑小鱼,明天你可以离开司徒家,我们之间一笔勾销”

    话落,他迈步回了走出了卧室

    桑小鱼站在原地,像是被定住了那般

    她本以为要和司徒朔周旋很久,却没想他居然那么容易就答应了。

    一时间,心里有些堵得慌

    奇怪,终于可以离开,她不是应该感觉轻松吗为什么会觉得堵

    司徒朔开车离开了司徒家,然后漫无目的地在大街小巷穿梭,此刻他莫名地感觉到一种孤独感,仿佛他的世界只有他一个人。

    其他,都与他无关。

    活了大半辈子,居然产生这样的感觉,司徒朔还真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

    围着a市饶了两圈,最后司徒朔将车子开到了宫爵。

    此时此刻,怕是只有慕廉川才有时间陪他。

    慕廉川见到司徒朔,颇为惊讶:“哟,司徒公子,稀客。”

    “阴阳怪气”司徒朔斜睨慕廉川一眼,然后走到包厢的沙发上躺下。

    慕廉川带着邪魅的笑,拿着酒杯和红酒来到他身边:“这是怎么了活像是被抛弃了的样子”

    “tnnd,你才被抛弃”

    “成,看在你心情欠佳的份上,我被抛弃就被抛弃吧。来,喝一杯”慕廉川说着,将一杯红酒递给了司徒朔。

    司徒朔接过,然后一饮而尽。

    见状,慕廉川只能微微摇头,然后在他身旁坐下,伸手搭在他的肩上。“你一向不是一个婆婆妈妈的人,什么事情也能很快放下,为什么这一次就那么难”

    司徒朔眼神一黯,推开慕廉川:“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慕廉川不计较他的行为,继而又说道:“其实什么都不知道也是一种幸福,往往知道太多,所以才会觉得累。”

    司徒朔抿唇,最后闭上双眼,慵懒地倒向后面:“我、已经放下了。”

    慕廉川眉头微挑,目光打量着他:“既然如此,又在苦恼什么忘不掉放不下”

    “太平静了,我好像不太适应这样的平静了奇怪,以前的我是怎么活过来的”

    司徒朔的回答让慕廉川有些吃惊,他的眼神瞬间变得深邃。

    他大概明白司徒朔的意思,生活了几十年,突然出现一个人打乱你原本平静的一切,扰乱了你的心弦,最后再让你一个人独自去面对,试问几个人可以做回到过去的自己

    时光流逝,我们往往回不去的就是过去,做不回的也就是曾经的自己。

    慕廉川倒是真心想要安慰这个兄弟,可是此刻他知道,所有安慰的话在这里都会显得苍白无力。

    于是,他选择了沉默,唯有陪司徒朔喝几杯。

    司徒家。

    桑小鱼一夜没有睡,坐在卧室的沙发上发呆,从深夜到第二天早上。

    这一夜,司徒朔没有回来。

    其实桑小鱼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没有睡意,可以摆脱现在这里的一切,她应该高兴才是啊

    最后带着复杂的心情,桑小鱼收拾了自己简单的行李。

    当她拿着行李下楼的时候,正好遇见了司徒家的管家。

    管家见她拿着行李,顿时惊讶起来

    桑小鱼明白他的惊讶,因此很坦然地对他笑了笑:“我要走了,这段时间很谢谢你的照顾,再见。”

    话落,她如来时那般潇洒地离去。

    管家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桑小鱼,呆愣着的他忘记该说什么,直到桑小鱼的身影消失走远,他才猛然回神。

    接着,反应过来的他快速给司徒老爷拨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将桑小鱼离开的事情告知。

    此刻的司徒老爷正在陪伴着桑绾心,接到管家的电话后,非常震惊:“她走了真的吗”

    管家很肯定地点了点头:“我亲眼看到她带着行李离开了我们司徒家。”

    “好好好,走得好”司徒老爷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她早就该走了,哼”

    桑绾心在一旁听到司徒老爷和管家的话,顿时蹙紧了眉头。

    他说的是小鱼吗

    带着疑惑,桑绾心悄悄地离开了早餐店

    待司徒老爷挂断电话后回头,已经不见桑绾心的身影,他一时傻眼了:“咦,人呢”

    桑小鱼一路步行回了自己的家,等她回到家的时候,已经精疲力尽。

    她非常喜欢这样的感觉,累到了极致,便不会胡思乱想

    “桑小鱼”桑绾心急切地回到家,一眼就看到躺在沙发上的桑小鱼,她的眉头瞬间蹙紧,原来她真的离开了司徒家。

    桑小鱼听到桑绾心的声音也着实愣了一下,随即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转而看向走进门的桑绾心:“妈,您去哪里了”

    这么多天,她总算就回来了。

    “你别管我去哪里了,你倒是告诉我,为什么突然离开司徒家”

    “妈,我又为什么要留在司徒家还有,您为什么要从司徒朔哪儿拿钱钱在哪里”桑小鱼朝桑绾心摊开手:“把钱给我,我必须把钱还给司徒朔”

    “你傻啊”桑绾心伸手戳了一下桑小鱼的肩膀:“一个男人愿意为了你拿出这么多钱,说明他对你是真心的,你难道不应该好好珍惜”

    桑小鱼蹙眉:“什么跟什么呀我和司徒朔之间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您胡说什么呀”

    “不是我想的那样”桑绾心一副不相信的表情:“那天在酒店,我明明看到你和司徒朔那么亲密,怎么可能不是我想的那样小鱼啊,司徒朔无论是人品还是家庭背景都非常适合你,你应该好好把握”

    “够了”桑小鱼感觉自己的头开始痛了:“妈,我不明白,您究竟是为什么非要让我嫁入豪门,找个有钱的老公,难道钱就是万能的吗”

    “我”桑绾心一怔,有些话卡在了喉咙处,怎么也无法说出:“嫁入豪门没有什么不好,总之,如果你还当自己是我的女儿,那么立刻回司徒家去”

    “不可能”桑小鱼摇头,断然拒绝:“我之所以去司徒家是因为还您欠司徒朔的钱,现在现在这笔账一笔勾销,因此我也没有必要留在司徒家。”

    司徒朔说的,一笔勾销,那就是在告诉她,他们不必再见。

    让她回去岂不是笑话

    “一笔勾销”桑绾心微微有些惊讶:“五百万,就这样就这样一笔勾销了”

    这个司徒朔是傻子吗

    那可是钱啊,钱,就这样算了

    “是”桑小鱼的语气很肯定:“当然,如果五百万还在你手上,我希望您可以把钱还给司徒朔。”

    桑绾心抿唇,眼神有些闪躲,也不敢与桑小鱼对视。

    桑小鱼见她如此,心中自然明了,同时也无奈地闭上了双眼。

    “呃,小鱼啊”桑绾心瞧着桑小鱼的表情,心里有些愧疚:“我知道都是我不好,不过让你嫁入司徒家,我真的是为你好。”

    “为我好”桑小鱼突然想笑:“妈,您究竟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吗”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