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他们出国前再遇

关灯
护眼
    “我”

    “不知道也无所谓,不过,您可以告诉我,您想要的是什么吗”

    “小小鱼”

    “您是想要一直活在过去还是想要离开的人重新回来”桑小鱼的目光认真且严肃地看着桑绾心。

    桑绾心瞬间惊讶,眼神中带着一丝不可置信:“你你在说什么”

    “妈,您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呀”桑小鱼苦涩一笑:“我不可能永远是小孩子,很多不应该我知道的,我不知道。但是应该我知道的,我全知道。”

    “小鱼”桑绾心面色刹那间变得苍白:“你”

    “妈”桑小鱼抿唇,打断了安东尼替我找了一份工作,但是工作地点在国外。这次的机会很难得,所以我想让您陪我一起去。”

    “去国外”桑绾心微微一怔:“国外我们也不熟,去国外好吗”

    “开始的时候,我们不是对a市不是也不熟吗后来,我们不也一样生活了那么多年。”时间之久,让她以为自己就是a市人。

    桑绾心抬眸看向桑小鱼,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你真的愿意去国外生活吗其实,你和司徒朔”

    “妈,我想去国外”桑小鱼的回答找不到一丝破绽

    桑绾心眼神一黯,知道她不是说的假话,心里开始变得纠结。

    桑小鱼在此刻走上前,伸手抱住了桑绾心:“我什么都可以听您的,这一次,您可不可以听我一次。妈,我觉得好累”

    “小鱼”桑绾心心疼,是她让她感到累了吗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答应,我们去国外”

    桑小鱼咬着唇角,莫名地松了一口气:“好,我们一起去国外,然后重新开始”

    重新开始

    桑绾心扬起一抹苦笑,她的人生早已经毁了。

    现在,她只希望可以让小鱼过得开心,希望小鱼可以平平安安,仅此而已

    罢了,去国外就去国外吧

    但愿,一切顺利。

    嘀嘀嘀桑绾心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她轻轻松开桑小鱼,然后拿着手机去了去了阳台。

    桑小鱼见她如此,有些疑惑。

    谁的电话

    电话是司徒老爷打来的,自从桑绾心离开早餐店,他就连着打了好几十个。

    桑绾心挂念着桑小鱼,所以一直没有接,直到现在

    “喂”

    “阿心啊,你去哪里了呀怎么我一个转身就看不到你了”司徒老爷的声音带着关心。

    不过,桑绾心却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反而觉得厌烦。原本她是想缠着他,好给桑小鱼和司徒朔制造更多机会。

    得,现在什么都没用了。

    “咳咳,不好意思,我家里有急事,所以我先回家了。”

    “咦,你不是说你的家不在a市吗”

    “呵呵,是啊,我家在国外,所以我们以后不用见面了,拜拜”桑绾心说完,快速地切断了电话。

    电话那边的司徒老爷瞬间傻眼了,不用见面了什么意思

    “谁的电话”桑小鱼见桑绾心进来,忍不住询问。

    桑绾心一怔,别扭的眼神看向桑小鱼:“呃,一个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桑小鱼打量着桑绾心的表情:“真的只是普通朋友”

    “那还有假”桑绾心伸手戳了戳桑小鱼的额头:“干嘛干嘛,你难道怀疑什么吗”

    “没有”桑小鱼带着意味深长的笑看向桑绾心:“如果有一天,您遇到一个想嫁的人,我希望您可以放下过去,然后和他结婚。您放心,我安全没有意见。”

    说完,桑小鱼转身朝房间走去。

    桑绾心半响才回过神,不好意思地朝着桑小鱼喊道:“不嫁不嫁,你要养我一辈子,我的棺材本都花在你身上了。所以你想甩开我,没用”

    桑小鱼听到桑绾心的话,无奈地笑了笑

    她当然要养她一辈子,因为她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

    这一辈子,她可以丢弃一切,唯独不能丢下的就是她。

    回到房间后,桑小鱼拨打了安东尼的电话,然后告诉她自己的决定。

    其实开始的时候,桑小鱼觉得去不去国外并没有什么关系。

    可是现在,她突然觉得离开或许会更好。

    这个地方,她们已经待太久了。

    桑小鱼挂断电话后躺在床上,疲惫至极的她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她相信,醒来后,一切又能重新开始。

    比起桑家母女的平静,司徒家父子就不那么好过了。

    尤其是司徒老爷,在和桑绾心通话后,整个人便不好了。

    一整天下来,午餐没有吃,晚餐也没有吃,这可把管家紧张坏了。

    最后,管家只好打电话告诉司徒朔。

    司徒朔因为醉酒,所以一整天都待在宫爵。

    接到管家电话后,这才赶回了司徒家。

    当他看到平日里精神抖擞的老爷子,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发呆时,着实有些不解。

    “老头儿,今天您这又是演的哪一出”

    司徒老爷抬眸淡淡地扫了司徒朔一眼,最后又沉默地瞥开了视线。

    司徒朔见他如此,这才觉得事情似乎比他想象的严重。

    因此,他走过去,在司徒老爷身边坐下。

    “说吧,什么事”

    “你喝酒了”随着司徒朔坐下,司徒老爷便闻到了浓浓的酒味,眉头也瞬间皱了起来。

    司徒朔稍稍离开了一些距离:“说您的事,怎么扯到我这里来了”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那丫头又闹翻了吧”司徒老爷白了司徒朔一眼。

    司徒朔微微有些愣住,那丫头谁呀桑小鱼

    “她已经搬处我们司徒家,想必是你的命令吧哼,这就对了,她没有资格成我我们司徒家的人”

    搬走了

    司徒朔听到司徒老爷这么说,表情有些僵住。

    随即,他站起身朝楼上走去。

    “诶,小子,你不是要听我说吗”司徒老爷还想说说自己的事,见自己的儿子走了,心情又开始不好了。

    这小子,整天只知道围着女人打转,哼

    司徒朔回到卧室,很奇怪,在推开房门走进卧室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桑小鱼是真的走了。

    不过,他还是走到了桑小鱼住了几天的书房。

    书房很整洁,和桑小鱼来之前一样整洁,仿佛桑小鱼从未在这屋子里出现过那般。

    司徒朔愣了一会儿,最后退出了书房,回到了卧室。

    走了就走了吧

    反正,她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

    不过,这个没礼貌的丫头,怎么可以不道别就一走了之

    可恶

    就这样,司徒朔和桑小鱼结束了这场戏。

    他们回到了各种的世界,过着他们各自的生活。

    因为要出国的原因,所以桑小鱼在办理一切有关出国的事情。

    让桑小鱼有些意外的是,桑绾心居然决定将她们所住的小两居室卖掉。

    桑绾心的理由是能多准备一些钱,去国外后才不会那么难。

    桑小鱼却觉得,她是不想再回到这个地方。

    其实桑小鱼知道她喜欢a市的原因,所以开始她并不刚奢求桑绾心可以陪她一起去国外。

    现在看来,很多事情是可以改变。

    只要,我们努力

    桑小鱼将房子丢给了中介,让他们帮忙处理。

    忙碌了几天,出国的一切都准备得差不多,她总算可以松口气。

    从中介出来后,她便跟随着人群,漫步在大街上。

    桑小鱼喜欢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道前面是有什么等着她,但是她相信一路走下去,总会看到自己想看到的。

    红绿灯转换,她再次跟随着人群朝马路对面走去。

    而此刻,司徒朔的车子也跟随着车群等待着红绿灯交替。

    最后,两人擦肩而过,都没有看到彼此。

    可两人在兜兜转转一段时间后,却意外地在司徒朔的酒店门口碰到。

    桑小鱼走走看看,不知道为什么走到了司徒朔酒店门口。

    司徒朔回到酒店,下车就看到了走来的桑小鱼。

    两人的目光就这样不期而遇,于此同时都微微愣了一下,像是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

    不过也不奇怪,试问还有关系比他们两位复杂的吗

    最后,还是桑小鱼主动走上前,给了司徒朔一个得体的微笑。

    “好久不见”

    司徒朔双眸微眯,好久不见似乎一个星期了吧

    其实,并不久。

    可为何,真的有种很久不见的感觉

    “好久不见”

    “呃,那天你没有回来,所以我走的时候没有跟你说一声再见,希望你不要介意。”

    “没什么好介意”走就走了,有什么大不了的,难道他还指望她能道个别

    切,谁稀罕啊

    “哦,那我先走了”桑小鱼发现已经无话可说,因此只好朝司徒朔点点头,然后离开。

    司徒朔微愣,低眸看向她。

    只见她低着头,从他身边走过,好似以后都不会再见那般。

    莫名的,司徒朔想伸手抓住她,不让她走。

    其实,司徒朔不只是这样想了,而是真的伸手抓住了桑小鱼。

    桑小鱼一震,随即抬起头,不解地看向司徒朔:“你”

    司徒朔回神,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正抓住桑小鱼的胳膊,他不觉地蹙了一下眉头,他是疯了吗干嘛要抓着她

    现在怎么办

    松手,告诉她自己抓错了

    切,那未免也太掉份了吧

    不松手,可他要说什么呢

    桑小鱼缓缓地握紧了双手,抿唇再次看向司徒朔:“还有事吗”

    “咳咳,现在已经中午了,一起吃个饭吧”

    “呃”

    司徒朔邀请她吃饭

    桑小鱼此刻已经坐到了酒店的包厢里,可她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今天的司徒朔没事吧

    “想吃什么”司徒朔看了一眼菜谱,最后却将决定权交给桑小鱼。

    桑小鱼还处在震惊中没有回过神,他这样突然开口,她反而有些小小失措:“呃,随便”

    司徒朔瞥嘴,将菜谱甩给了服务员:“随便”

    服务员瞬间黑线,请问随便是什么什么时候菜谱上有这道菜的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