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我的手机送你

关灯
护眼
    司徒朔的回答理所应当,桑小鱼却无语地送他一记白眼,然后转身朝店外走去。

    “喂”司徒朔不解地追上她:“我有说错什么了”

    “你什么都没有说错”

    “那你干嘛突然走了呀”

    “不走干嘛呀”难道继续跟他讨论这些

    “最起码也要试试项链好看不好看啊,本少爷难得买一次礼物送你,你就这样对待本少爷”司徒朔倍感憋屈,这丫头一点不讨喜。

    如果换做其他的女人,非得缠着他情话绵绵。

    她倒好,甩脸色走人。

    这脾气,还真是让人够呛

    “你要送我”

    “不然呢”

    “司徒朔”桑小鱼眨眼,一脸的疑惑:“你无缘无故怎么想到送我礼物”

    “你刚才不是很喜欢这条项链吗”

    “就因为我喜欢,你就买来送我”

    “这不是很正常吗”反正也花不了几个钱。

    桑小鱼无语,这能正常吗

    “先生,你买的项链已经包好了。”就在这时,珠宝店的服务员走了出来,带着微笑提醒。

    司徒朔将金卡递给她,随即接过项链,然后递给桑小鱼:“喏,给你”

    桑小鱼怔怔地看向司徒朔手中的礼物,心中莫名一暖。

    从小到大,她收到礼物的次数十根手指也能数的清,所以能收到礼物对她来说其实是一件挺幸福的事情。

    只不过

    “无功不受禄,我不能收你的礼物”桑小鱼摇摇头,并没有接受司徒朔的礼物。

    被拒绝的司徒朔俊脸瞬间黑了一半:“这个东西是女人带的。”

    “呃”

    “所以你不要,我留着干什么”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司徒朔直接将礼物塞到了桑小鱼的手中:“你如果不喜欢就丢掉,总之爷送出去的礼物从不收回。”

    开玩笑,收回该多丢面子。

    我们的司徒少爷双手环胸,转身离去,将是丢是留的决定交给了桑小鱼。

    桑小鱼一向节俭,这对她来说简直是一个酷刑。

    她看了看手中的礼物盒,再看看司徒朔离去的背影。

    最后无奈地对他喊道:“司徒朔,下次不许没有经过我同意就买礼物”

    司徒朔脚步微顿,随即扬起了嘴角,不过很快又故作严肃,转头斜睨了桑小鱼一眼:“爷我买礼物为什么还要经过你的同意”

    桑小鱼望着他,理直气壮的回道:“你买礼物给别人我管不着,但是你买给我的礼物,我有权利收或是不收。所以以后你不能随便买礼物给我,尤其还是这么贵的”

    “切,你就要出国了,还有什么下次”

    “呃好像也是”桑小鱼抿唇,这才想起自己要出国的事情。

    是啊,离开了,他们哪还有机会见面呀

    一时间,司徒朔和桑小鱼都沉默了。

    这样的沉默让人特别的压抑,尤其是对我们的司徒公子来说,非常的不爽

    于是,他挠了挠后脑勺,再次转身离开。

    “啰里啰嗦,走啦,下一站”

    “哦。”桑小鱼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接着连忙追上了司徒朔。

    司徒朔感觉到她的靠近后,又开口问道:“接下来去哪里”

    “我想我想拍照”桑小鱼抿唇,眼神有些迷离:“我好像很少有时间给自己拍照,在这个地方生活了那么多年,我想将这里的点点滴滴记录在相册里。然后等我老了,可以翻阅相册去回忆过去,想想就觉得好美好。”

    “是好幼稚吧”

    “哪有明明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我说你能不能有点远大志向”司徒朔鄙视地看了桑小鱼一眼。

    桑小鱼回瞪他:“那请问司徒公子,你的远大志向是什么”

    “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的远大志向就是祸害无数妙龄女孩”

    “靠,我什么时候祸害谁了”

    “你瞧瞧”桑小鱼示意他看看身旁两侧。

    司徒朔挑眉,疑惑地扫了一眼。

    只见,好几个女人对着他指指点点,贼笑贼笑的。

    对于这样的画面,其实司徒朔并不是陌生,但是也并不喜欢。

    他瞥了瞥嘴,接着非常自然地伸手搭在桑小鱼的肩膀上:“长得帅,怪我咯”

    “噗”桑小鱼白他一眼,这还能愉快地聊天吗

    。。。

    离开商场后,两人步行开始了a市游览记。

    走到高楼大厦的时候,桑小鱼会拿出手机自拍一张,当走到特别的建筑物面前时,她又会站在哪儿拍几张,路过咖啡厅她也不舍得放过。

    司徒朔双手环胸,依旧不近不远地跟着她。

    每每看到她自拍的样子,他都嫌弃地摇头。

    桑小鱼不理他,只管拍自己的

    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儿冲出一辆摩托车,险些撞上只顾拍照的桑小鱼。

    幸好,司徒朔眼明手快地将桑小鱼拽入了自己的怀抱,在紧要关头避开了摩托车。

    桑小鱼整个人被吓傻了,软软地靠在司徒朔怀中,手中的手机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不可置信,刚才就差那么一点点自己就被车撞倒。

    她的心跳瞬间失去了正常频率。

    “桑小鱼,你是白痴吗”司徒朔回过神后,松开了桑小鱼,不悦的眼神瞪着她:“你眼睛放哪里去了,车子过来也没有看到吗你的小命不想要了”

    “我我真没看到”桑小鱼也特委屈,转而看向刚才的摩托车,结果对方已经跑很远了。

    司徒朔俊脸沉了下来:“走路不许拍照”

    “哦”桑小鱼见司徒朔不高兴,也没有再反驳,而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不过转而她发现自己的手机居然四分五裂地躺在地上,于是无奈地叹息一声:“就算我想拍照,现在恐怕也不能拍了。”

    司徒朔听她这么一说,渐渐冷静下来,然后瞧着她弯腰捡起了摔坏的手机。

    “今天一定不是个好日子,险些被车子撞到,现在手机也坏了。”桑小鱼检查了一下手机,发现根本无法开机了。

    这个手机跟了她几年了,现在终于报废了。

    “司徒朔,你说,你是不是我的克星啊,为什么每次遇到你,我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桑小鱼沮丧地抬起头,看向面前的司徒朔。

    司徒朔嘴角一抽,接着伸出手指狠狠地戳在桑小鱼的额头上:“你良心被什么吃了,如果不是我,你觉得你还能好好活到现在”

    “呃”

    “不就是一个手机吗你至于一副失恋的表情”

    “我、我什么时候一副失恋的表情了”

    面对桑小鱼的质问,司徒朔置之不理。

    他在此刻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然后塞到桑小鱼的手上。

    “爷的手机给你,你放心,它绝对不像你手上的便宜货,一摔就坏”

    桑小鱼看到手中多出的手机,整个人傻眼了:“给我”

    “没错,陪你一部手机,以后再敢说我是你的克星,我就”司徒朔想伸手弹一下桑小鱼的额头,桑小鱼潜意识地闭眼向后躲。

    看到她害怕的样子,司徒朔的手僵在了半空。

    桑小鱼等了一会儿,没有感觉到预料般的疼痛,于是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看向司徒朔。

    只见,司徒朔也看着她。

    一时间,两人的目光对上,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这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唯有身后的车子在马路上穿梭而过。

    后来的后来,天色已晚。

    司徒朔很绅士地将桑小鱼送回了家,而他去带着复杂的心情去了宫爵。

    当司徒朔的车子远去,桑小鱼从楼道口走了出来,站在黑暗中,看着司徒朔的车子离去。

    她的手上握着司徒朔的手机

    宫爵。

    司徒朔来到宫爵的时候,慕廉川正在和他的小堂弟巡视工作。

    看到这一幕,他才想起慕廉川要离开的事情。

    离开,大家都要离开。

    难道,现在流行

    慕廉川见到司徒朔后,和他的小堂弟交代了几句,然后陪着司徒朔来到了包厢。

    “你最近很闲”天天往他这儿跑。

    “怎么,不欢迎我来”

    “这倒不是,我是担心没时间陪你喝酒。”因为交接工作的事情,他已经延迟了时间去t市,所以想尽快整理好,尽快去t市。

    “没关系,我把顾老大他们叫上,今晚我请客,权当给你送行。”

    “哟”慕廉川打量司徒朔一眼:“今天心情不错”

    “废话,手机给我”

    “手机你的手机去哪里了”慕廉川疑惑地问着,接着还是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司徒朔。

    司徒朔接过手机,淡淡回道:“送人了。”

    “送人”慕廉川一脸惊讶。

    司徒朔忍不住白他一眼:“你是复读机吗干嘛一直重复我的话”

    慕廉川嘴角一抽:“我不是复读机,我是震惊,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居然你让你舍得将手机送给他。”

    要知道,他们几个的手机是特别定做,可谓是限量版,有着不同的意义。

    结果,这家伙居然送人了。

    还有,平时要是谁动一下他的手机,就好像人家踩到了他的尾巴似的,瞬间伸出了爪子。

    这倒好,送人了,究竟送给何方神圣了

    慕廉川的好奇心被瞬间勾起:“你该不是暗度陈仓交了一个女朋友吧”

    司徒朔微顿,随即淡淡地扫了慕廉川一眼,没有开口回答他,权当他是自言自语。

    慕廉川不放弃地上前,伸手搭在他肩上:“别藏着掖着啊,好事情当然要分享出来,怎么样,对方是谁我们认识吗”

    “慕大婶”司徒朔一脸嫌弃:“你能别这么八卦吗”

    什么女朋友

    女克星才对。

    “司徒朔,你欠抽”慕廉川毫不客气地伸出脚,将司徒朔踹开

    司徒朔顺势倒在沙发上:“什么时候走啊,我买鞭炮去欢送你。”

    “行啊,顺便把我行李拖去机场。”

    “额”

    。。。

    机场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