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司徒朔帮助桑小鱼

    商震看到司徒朔屁颠屁颠地跟着桑小鱼,忍不住错愕:“司徒今天是怎么了”

    顾西城沉默,深邃的眸子看向司徒朔离开的背影。

    看来,他可以不用防贼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桑小鱼究竟是什么人”商震用手抚摸着自己的下颚:“刚才那几个人一看就是经过特别训练的,而且也很聪明。知道我们追来,他们带不走桑小鱼,于是很明智地选择放手。看来,他们不只是想抓住桑小鱼,也非常不愿意身份被揭露。”

    顾西城抬眸,看向某处的监控:“什么身份,问问不就知道了。”

    商震随着顾西城的目光看去,瞬间明白过来他的意思。

    。。。

    桑小鱼的心拧在了一起,透着一抹担忧的眸子四处张望,机场的人很多,来来往往,可唯独不见她想找的人。

    司徒朔跟在桑小鱼身旁,也一路寻找。

    当他们从一楼找到二楼仍不见桑绾心的身影,心里多少有了答案。

    只是,难以接受。

    “妈”桑小鱼终于忍不下去了,颤抖的声音呐喊着,已经无暇顾及他人的异样目光。

    此时此刻的她害怕、担忧、难过。

    这一刻,她真的很希望桑绾心可以出现在她面前。

    只要她出现在她面前,以后她再也不会勉强她。

    她爱赌博也好,想留在a市也罢,她都依着她。

    “桑绾心,您出来呀”桑小鱼跌跌撞撞朝前,无数次撞到别人也好像不知道似的。

    “出来呀,您可不可以不要总是玩消失,您这样一点也不玩。”她不喜欢捉迷藏,一点也不喜欢。

    “桑小鱼”司徒朔也无法再继续任由她这样茫然地找下去,因此他快步上前,拉住了桑小鱼。

    桑小鱼怔住,不解的表现望向司徒朔:“你干什么呀”

    司徒朔双眸微眯,目光盯着桑小鱼:“我们已经找遍了每一个角落,她不在这里。”

    “不会的。”桑小鱼摇头,随即甩开了司徒朔的手:“她和我一起来刀机场,她一定不会丢下我一个人,所以她一定还在这里。”

    一定在

    桑小鱼转身,继续漫无目的地找。

    司徒朔见她如此坚持,不觉地蹙紧了眉头。

    如果人在机场,又怎么会找不到

    “啊”就在此刻,桑小鱼一个失神,被人撞倒在地。

    司徒朔闻声,连忙收回思绪抬头看去,见桑小鱼跌倒,他慌忙地走了过去伸手扶她:“桑小鱼,你还好吗”

    桑小鱼坐在地上,朝司徒朔微微摇头,奇怪的是她越是摇头,眼泪却越要流下来,她想阻止也于事无补。

    最后,终是泣不成声。

    司徒朔自然也看到了桑小鱼突然落泪的模样,心里不免一痛:“桑小鱼”

    “如果他们把我妈和安东尼绑走了该怎么办我该去哪里找他们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桑小鱼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

    他们已经决定去国外,一切都有了新的开始,可到底是怎么了。

    桑小鱼想不明白,也完全失去了冷静。

    司徒朔默默看着她,接着将自己的手帕递给了桑小鱼:“你先冷静一点,事情或许并没有你相信的那么糟糕。我知道你很担心他们的安危,可是哭泣并不能解决问题不是吗”

    桑小鱼咬着唇角,低眸看向司徒朔,像是在认真斟酌他的话。

    半响后,她微微点了点头,伸手将脸颊的眼泪抹去。

    “对,哭解决不了问题。我必须要冷静,我要想办法救妈妈和安东尼。他们现在一定在等着我去救他们”

    她是他们唯一的希望,所以她绝对不能倒下。

    桑小鱼双手紧握,接着从地上站了起来。

    此刻,她便已经恢复了平时勇敢坚强的她。

    “不管他们是什么人,我也要从他们手中把妈妈和安东尼救出来。”

    她发誓

    司徒朔怔了怔,深邃的眸子打量着此刻的桑小鱼,她的表情严肃,目光坚定。

    她这份坚强,让他深深触动。

    随即,他不觉地扬起了嘴角看着桑小鱼。

    “你放心,我会帮你的”像是一句很简单的话,司徒朔自然而然便说了出来。

    桑小鱼有些吃惊地看着他,清澈的双瞳带着一丝疑惑:“司徒朔,你你为什么要帮我”

    他们似乎连朋友都算不上,而他却说要帮她。

    此刻对于桑小鱼来说,这句话让她太感动。

    司徒朔微愣,为什么要帮她

    是啊,为什么要帮她

    他们非亲非故,非敌非友,他这是没事找事干嘛

    对,他完全可以不必管她。

    可是如果他不帮她,谁帮她

    难道要他看着她却冒险,知道她有危险而不管

    靠,那他司徒朔还算男人吗

    司徒朔伸手挠了挠后脑勺,颇有些纠结,因此对桑小鱼的问题很是不满。

    于是,抬头瞪了桑小鱼一眼。

    “废什么话,本少爷愿意帮你,是看得起你,你只管感激流涕地谢谢本少爷就好,问什么问”

    桑小鱼眨眼,木愣地盯着司徒朔,被骂的次数不少,可是这一次她却不觉地委屈,也不觉地司徒朔讨厌。

    真是奇怪

    “别犯傻了,走吧”司徒朔被桑小鱼看得有些不自在,因此主动拉着她朝一楼走去。

    桑小鱼回神,不解地问道:“我们现在去哪里呀”

    “当然是想办法救人啊,站在这里难道他们就能将你妈妈送回来”

    “哦”桑小鱼点了点头,司徒朔说得也有道理。

    司徒朔带着桑小鱼和顾西城他们会合,此刻顾西城他们已经查过监控器。

    “他们已经离开了a市”顾西城看了桑小鱼一眼,接着说出了一个他们查到的事实。

    桑小鱼一听,险些跌倒,幸好司徒朔扶住了她。

    “桑小鱼,你没事吧”

    “没没事”桑小鱼深呼吸一口气,努力撑着,目光看向了顾西城:“我妈妈和安东尼都被他们带走了”

    “我们只看到了你母亲被人带走”商震接过了话:“至于什么安东尼,我们没有从视频中看到。”

    主要是,他们不认识,只能按照刚才那群人来辨别。

    “可以查到他们把我妈妈带去什么地方了吗”桑小鱼的声音在微颤,细心的人都能听出来。

    司徒朔自然也听出来了,他看了桑小鱼一眼,她坚定的目光告诉他,她在努力硬撑。

    不觉间,司徒朔皱了一下眉头,接着伸手握紧了桑小鱼的手。

    果然,她的手也在轻颤。

    她,在害怕。

    “他们去了市的什么人”

    “没有”桑小鱼不用想,也可以很肯定的回答。

    “既然没有,他们怎会把你母亲带去赌城”陆安安也颇为好奇。

    桑小鱼看向他们,心里一阵苦涩,她也很想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母亲爱赌博,你确定不是她得罪的人”司徒朔挑眉:“或者说,是她无意间得罪的人,而你却不知道”

    桑小鱼抿唇,微微摇头:“不会的,虽然我妈妈爱赌博,可是自从我们居住在a市后,她就从没有离开过a市。所以,我可以肯定,她绝对不会得罪什么赌城的人。”

    “那就奇怪了。”商震伸手抚摸自己的下颚:“没理由会无缘无故绑人呀”

    大家同样疑惑,同样找不到答案,因此唯有沉默

    桑小鱼缓缓低下头,眼眸中闪过一丝异样。

    “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先回去吧,在这里也于事无补,我们回去好好想想,说不定可以想到一个救人的办法。”苏颜兮提议,目光寻求在众人的答案。

    最后,大家都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于是,他们一同离开机场,来到了司徒朔家。

    很巧的是,司徒老爷也在家

    当他看到顾西城他们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走进司徒家时,微微有些怔住。

    “咦,顾少今儿个怎么想到过来”

    顾西城朝司徒老爷微微颔首:“伯父,打扰了。”

    “那里的话,都是一家人”司徒老爷笑呵呵地拍了拍顾西城的肩膀,跟苏颜兮嘘寒问暖两句,也跟商震和陆安安打了招呼,并且招呼他们坐。

    再继续便看到了跟在司徒朔身边的桑小鱼

    司徒老爷顿时抽了一下嘴角,瞬间感觉自己的头又开始疼了:“你你你,你又回来做什么”

    桑小鱼抿唇,礼貌地朝司徒朔老爷鞠了一躬:“司徒叔叔很抱歉,我”

    “老头儿,她是我带回来的,您有什么不满吗”司徒朔打断了桑小鱼的话,对着司徒老爷扬了扬头。

    司徒老爷瞪大了眼睛,有些气得不轻。

    有什么不满

    哼,当然有,不满的地方太多了。

    他忍了忍,接着目光盯着司徒朔:“你们的戏不是演完了吗现在怎么又把人带回来还想继续演下去”

    司徒朔嘴角一抽:“老头儿,我们有事情要商量,您没事别在这儿瞎掺和”

    “你个臭小子”司徒老爷咬牙,上前就是给司徒朔一个爆栗子:“什么叫瞎掺和,你把老子当什么人”

    司徒朔黑线,伸手揉了揉吃痛地地方。

    他真的是亲生的吗真的是吗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