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有些感觉抵挡不了

关灯
护眼
    “司徒朔,你没事吧”桑小鱼见司徒朔因她而被司徒老爷打,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歉疚。

    她转身面对司徒朔,仔细打量了一眼他被打的地方:“有些红了”

    说着,她伸手过去,替司徒朔揉了揉:“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司徒朔微怔,双眸落在离他很近的桑小鱼脸上。

    此刻,她的表情认真,认真到让他有些不舍得移开视线。

    桑小鱼

    “咦,这是怎么回事”不远处的几人将这一幕也看在眼里,陆安安更是好奇地询问。

    苏颜兮摇摇头,也是一脸的茫然。

    唯有顾西城和商震看出了一些事情,不过也不方便多说。

    至于小西瓜和小北,毕竟还是孩子,对这些自然不好奇,此刻他们已经迫不及待带着弟弟妹妹跑去司徒家可以玩的地方玩去了。

    此刻,其实最尴尬的司徒老爷。

    他站在司徒朔和桑小鱼面前,看着他们两人如此亲密地在一起,心里那真是不舒坦到了极点。

    当然,所谓的亲密,也是司徒老爷自己认为的。

    他其实很想将两人分开,可是却又莫名其妙地觉得两人站在一起的画面很唯美。

    真是活见鬼了。

    “哼”司徒老爷冷哼一声,接着甩甩衣袖,转身上楼去了。

    他虽然想赶走桑小鱼,但是他心里也清楚得很,只要他那个没出息的儿子不答应,他赶也赶不走。

    所幸,眼不见心不烦

    当司徒老爷从陆安安他们身边走过时,陆安安悄悄地将脑袋放在苏颜兮的肩上,小声说道:“我听说,司徒朔之前带了一个女朋友回家,司徒老爷子非常不满,非常生气。现在看来,这个女孩就是桑小鱼不会错。”

    苏颜兮沉思着点了点头:“我也有同感”

    说着,她的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司徒朔和桑小鱼。

    “哎,我怎么觉得他们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是吗我怎么觉得他们身高差距有点大”

    “年龄不是距离,身高自然也不是问题,只要他们真心相爱就好。”苏颜兮双手互握,带着一种美好憧憬,希望司徒朔和桑小鱼可以在一起。

    顾西城看向自己的小妻子,眼神不由地温柔下来。

    她会不会太操心司徒朔的事情了

    “我说,你们两个人打算把我们晾在这里,一直这样卿卿我我下去吗”商震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司徒朔和桑小鱼微微一僵,随即看向彼此,目光就这样撞上,心莫名一颤。

    接着,像是约好的那般,彼此各种向后退了一步。

    “哟,默契地这么高”陆安安挑眉,带着浅浅笑意:“要为你们的默契鼓掌吗”

    司徒朔黑线,转而快速收起复杂的心思,目光移向顾西城他们:“谈正事”

    话落,他便快步走了过去。

    此刻我们司徒少爷的心乱成了一团,想必他今天没睡午觉的缘故,所以脑袋不太清醒,总是产生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

    司徒朔,你醒醒吧,丢人不丢人啊你

    他他他他居然看着桑小鱼失神了真是中邪了不成

    比起司徒朔,桑小鱼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儿去。

    她感觉自己做了一件非常丢人的事情,清澈的眸子不觉地看了看自己的指尖。

    桑小鱼啊桑小鱼,你没事吧你刚才都在做什么呀

    真的,太无语了。

    啊啊啊

    “小鱼,快过来”苏颜兮见桑小鱼站在哪儿一脸的纠结,于是朝她招了招手。

    桑小鱼回神,目光看向苏颜兮,随即收回思绪,朝她苦苦一笑:“呃,好”

    说白了,其实关于桑小鱼的事情,顾西城他们根本没必要插手。

    可她正巧和司徒朔的关系处在一个很特别的点上,司徒朔闹着要帮忙,顾西城他们自然就不会袖手旁观。

    因此,他们也动用了自己的人脉来帮助桑小鱼。

    桑小鱼知道这会欠下一个很大的人情,可是她没有办法拒绝。

    因为比起欠下这个人情,她更希望可以早点找到自己的母亲。

    现在,没什么比母亲的安危重要。

    所以,这个人情,她桑小鱼欠下了。

    顾西城从桑小鱼这儿拿走桑绾心的照片,然后动用在w市的人脉,想查出绑走桑绾心和安东尼的人是谁。

    要查清楚这件事,并非一两天的事情,所以桑小鱼唯有等待。

    等待这期间,司徒朔主动提议让桑小鱼住在司徒家。

    桑小鱼本想拒绝,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司徒老爷不舒坦。

    可是,突然想到自己原来的家已经打算出售,她不再方便回去住。

    无奈之下,她只好厚着脸皮接受司徒朔的安排,借住在司徒家。

    当然,司徒老爷是绝对会阻止的。

    司徒朔也被他家老爷子折服了,趁他数落桑小鱼的时候,将其拽到了司徒家的花园。

    司徒老爷奋力挣扎,极度不悦:“司徒朔,你干什么”

    “应该是我问您,到底想干什么呀”司徒朔没好气地看了司徒老爷一眼。

    司徒老爷挺胸,义正言辞地说道:“我们司徒家不是酒店,怎么可以让一个外人三天两头过来居住”

    “她不是什么外人。”司徒朔想也没有想,便回了话。

    司徒老爷一听,顿时傻眼了:“不是外人,难道难道还是内人,你别告诉我,你们假戏真做”

    “什么跟什么呀”司徒朔扶额,他真是服了他家老爷子胡搅蛮缠:“我让桑小鱼住在我们家不过是想确保她的安全。”

    “她有什么不安全,要钱没钱,长得一般”

    “今天,她母亲被人绑架了,她也险些被绑架”司徒朔的表情严肃了几分:“她现在无依无靠,甚至很有可能那群人会再次找上她,你认为我可以坐视不管让她自生自灭”

    原来是这样

    司徒老爷的眉头皱了一次,接着沉默了一会儿才又嘀咕了几句:“咳咳,现在这些绑匪是没有长眼睛吗见谁逮谁,也不怕把自己的裤子赔掉。哼”

    说着,我们的司徒老爷背着双手,故作轻松地朝客厅走去。

    司徒朔看着他装模作样,有些哭笑不得,不过知道他已经不反对桑小鱼住在这里,不觉松了口气。

    只是,如何才能救出桑小鱼的母亲

    靠,这群绑匪出门不带眼睛的吗

    绑走那个什么安东尼不就得了,干嘛要绑走毫无反抗力的女人

    丢脸,丢他们男人的脸

    从骂人的语气来看,我们的司徒公子和司徒老爷绝对是父子。

    晚餐时间,司徒家难得该出现的人都出现了。

    司徒老爷和司徒朔平时能凑在一起吃饭的时间挺少的,今天倒是都在家没有出去。

    加上桑小鱼,三人便一同共进晚餐。

    司徒老爷知道司徒朔在家用晚餐,于是早早地跟管家打了招呼,让人准备了司徒朔喜欢吃的几样小菜。

    饭桌上,司徒老爷也习惯性地替司徒朔夹菜。

    司徒朔平时会嚷着说:老头儿,您能不能别把我当小孩。

    只是今天,我们司徒少爷的心思完全不在这个上面。

    他时不时地打量坐在对面的桑小鱼,此时的桑小鱼不像平日里的她,不会跟他斗嘴,甚至没有了活力,整个人心事重重的样子。

    司徒朔也明白,任谁面对这样的事情也无法轻松。

    只不过,他不怎么喜欢现在的桑小鱼,好像太过于沉默。

    他还是喜欢桑小鱼凶巴巴的样子,跟他斗嘴的样子,一脸不在乎瞪他的样子。

    呃,喜欢司徒朔傻眼了,靠,他什么也不喜欢。

    桑小鱼什么样跟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他这是脑抽了吧,想什么呢

    司徒朔强行移开目光,不想再看桑小鱼。

    可他不到两分钟,他的目光又不觉地移向了桑小鱼。

    只见,桑小鱼低着头,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米饭,也不晓得夹菜吃。

    司徒朔顿时皱紧了眉头,接着不由自主地夹了几样自己喜欢吃的菜到桑小鱼碗中。

    桑小鱼一怔,抬眸看向他,一脸的疑惑。

    司徒朔斜睨她一眼:“看什么,快吃吧如果你饿死了,你妈谁去救”

    桑小鱼抿唇,心里升起一抹温暖。

    看着碗中的菜,很是感动。

    她知道司徒朔虽然语气很凶,但其实是在关心她。

    这一刻,他让她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

    这样的感觉很好,让她不会那么害怕。

    “哼”司徒老爷突然啪嗒一声放下了手上的筷子,摆出一副不悦的表情。

    桑小鱼回神,转而不明所以地看向司徒老爷:“司徒叔叔,您怎么了”

    司徒老爷子听到桑小鱼这么问,便朝着桑小鱼冷哼两声,接着又瞪向自己的儿子:“我喂的白眼狼,眼里除了女人,还能看到我这个老头儿吗”

    他在不断给他夹菜,他倒好,只顾着跟女人夹菜,也不问问他这个老爹吃什么,真是白养了。

    噗司徒朔喷了。

    接着阴测测地看向司徒老爷:“您能别闹吗”

    多大的人了,还为这点事闹,司徒朔也是服了他。

    “你”

    “司徒叔叔,吃菜”

    眼看司徒老爷要站起身教训司徒朔,桑小鱼连忙夹了一筷子菜到司徒老爷碗中

    司徒老爷的扬起的手,硬生生地僵在了半空。

    他低眸,看了一眼桑小鱼夹的菜。

    心里莫名有些酸,看来还是养女儿好啊

    都说女儿是小棉袄,不像儿子那么粗心。

    司徒老爷一脸嫌弃地瞧了瞧司徒朔,他怎么就没有生一个女儿呢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