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我想再亲你一下

    “司徒叔叔,我知道您不喜欢我,也不想看到我。您放心,我不会在司徒家待太久,等我找到我妈妈后,我会离开的。还有就是,我和司徒朔之间真的没有什么,之前骗了您,我很抱歉。您放心,我和司徒朔以前没有什么,现在也没有什么,以后也绝不会有什么。”桑小鱼不想让司徒老爷因她不高兴,也不想连累司徒朔被骂,于是在此刻将话挑明了来说。

    “司徒叔叔,我知道自己的位置,不会去奢求不属于自己的一切。”

    司徒朔眉头微皱,深邃的目光落在桑小鱼身上

    她非要这样与他划清界限

    司徒老爷回神,意味深长的目光打量桑小鱼一眼:“你说真的”

    桑小鱼抿唇轻笑,很认真地对司徒老爷点了点头:“其实我并不喜欢说谎话”

    啪司徒朔将筷子丢在桌上,比刚才司徒老爷的动作更加用力。

    桑小鱼和司徒老爷同时震了一下,随即纷纷将目光移向司徒朔。

    只见,我们司徒公子很生气地瞪了桑小鱼一眼,然后起身离开。

    桑小鱼微愣,呃,她惹到他了吗

    “桑丫头,你真的不喜欢我儿子”司徒老爷双眸微眯,视线再次落在了桑小鱼的脸上。

    桑小鱼抿唇,也看向了司徒老爷,接着点了点头。

    她和司徒朔最多算朋友吧。

    但,绝对不是情侣。

    这一点,她很清楚,也很有自知之明。

    司徒朔是那么高高在上,她又怎么可能做一些不切实际的梦。

    他愿意帮她,她很感激,可是她不会因此有别的遐想。

    桑小鱼将自己的思绪端正了,也制止自己胡思乱想。

    司徒老爷见她如此,微微点头:“你若真的这么想,那就对了。或许你会觉得我这个老头儿很可恶,没关系,我的确可恶了。作为司徒朔的父亲,我希望他未来的另一半是可以帮助他,让他变得更强大。而不是像你这样,总是给他带来麻烦。”

    桑小鱼的手在潜意识中握紧,不过她的笑却一直挂在脸上:“我明白您的意思。”

    “嗯,你倒是一个聪明的丫头。”司徒老爷说着也站起身:“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事情总是会解决的”

    “谢谢,我知道。”

    “嗯”司徒老爷将想说的话说完,也离开了饭厅。

    最后,饭厅只剩下桑小鱼一个人,此刻的她看着满桌的美味佳肴却没有一点胃口。

    她明明知道司徒老爷说的话没有一点错,可是心里还是很忍不住难受了。

    。。。

    这一次,桑小鱼住在了司徒朔卧室隔壁的客房。

    能再回到这里,桑小鱼做梦也没有想过,所以缘分这个东西,真的很微妙。

    如果没有机场的意外,现在的她想必已经去了很远。

    桑小鱼想到机场发生的事情,就难以入眠。

    于是,她披着外套离开了房间,来到了司徒家的花园。

    这个时候的司徒家非常安静,大家都已经休息。

    桑小鱼走到花园的秋千缓缓地坐下。

    夜风徐徐,让她烦乱的心慢慢平静下来,整个人也逐渐放松。

    最后不知道过去多久,她既然倚靠着秋千的绳索睡着了。

    当司徒朔来到花园的时候,就看见安静坐在秋千上睡着了的桑小鱼。

    他自然而然地放轻了脚步,朝她走进。

    夜光下,他的身影被拉长。

    因此,他还未走近,身影已经触碰到了桑小鱼。

    沉睡中的桑小鱼只感觉有什么朝她压过来,她猛地惊醒睁开了双眼。

    或许是因为动作过于激烈,整个人险些从秋千上摔下来。

    幸好,司徒朔及时扶住了她。

    “桑小鱼”

    “呃”桑小鱼恍然回神,惺忪的双眼看向眼前突然的人。

    当她看清楚是司徒朔时,整个人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司徒朔差距到异样,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了”

    桑小鱼深呼吸一口气,松开了司徒的手:“我我刚才做了一个梦”

    “梦”司徒朔缓缓蹲下身,目光却一直看着桑小鱼,见她眼眸中带着一丝慌乱:“噩梦”

    “嗯”桑小鱼潜意识地皱了一下眉头:“我梦到妈妈她”

    “放心吧,你妈妈一定不会有事。”司徒朔不觉地上前握紧桑小鱼的手,想以此给她安慰,虽然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喜欢看到她不开心:“我相信很快就会有你妈妈的消息,到时候我陪你去w市救她。”

    “司徒朔”桑小鱼紧张地回握着司徒朔的手,此刻的他们谁也没有察觉彼此是那么接近:“真的可以找到妈妈吗”

    司徒朔抿唇,突然扬起一抹邪魅的微笑:“你是在质疑顾老大的能力”

    桑小鱼微愣,随即摇摇头:“不是的,我不是那个意思。”

    “最好不是,否则顾老大该生气了。”司徒朔说着站起身,也将桑小鱼从秋千上拉起来,接着他伸手指向天空:“不如我们打个赌,如果待会儿天空划过流星,那么就证明我们可以将你妈妈平安救出。如何,愿意赌吗”

    桑小鱼眨眼,随即看向了天空。

    此刻天空上的繁星不少,不过要划过流星可能吗

    虽然觉得希望很小,但是桑小鱼心里还是忍不住祈求。

    “我赌”

    就在这时,桑小鱼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天空还真的突然下起了流星雨。

    她瞬间惊讶地瞪大了双眼:“流流星,司徒朔你看,真的有流星”

    司徒朔看着一闪而过的流星,眼中的笑意更浓了:“恭喜,你赌赢了。”

    流星划过,愿望实现。

    “妈妈我一定可以救出妈妈。”

    “是的,相信你自己,也相信我,我们一定可以救出你妈妈。”

    “谢谢你,司徒朔。”桑小鱼带着浅浅的笑,转而看向了身旁的司徒朔。

    司徒朔也将目光移向了她,两人就这样四目相接:“谢我什么”

    “呃,谢谢你帮我,谢谢你让我变得不害怕。”还有很多很多,她都好想谢谢他。

    司徒朔抿唇,双眸微眯,表情突然严肃起来:“如果你真的要谢谢我,那么就把晚上的话收回去”

    “呃,晚上的话”桑小鱼微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司徒朔见她茫然的样子,心情有些不爽了:“桑小鱼,你自己说的话也忘记了”

    桑小鱼尴尬地看向他:“我好像说了很多”

    介个,到底要她收回什么话

    “哼”司徒朔瞪了桑小鱼一眼,突然不悦的他,甩开桑小鱼的手,独自回屋去了。

    被晾在花园的桑小鱼,傻傻地看着司徒朔离去的背影,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说生气就生气

    “欸,司徒朔”桑小鱼来不及思考,直接追了上去。

    司徒朔听到她的喊声也没有理她,而是来到大厅的吧台,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他心里可窝火了,可究竟是为什么窝火,他大少爷又说不清楚,因此又感觉窝火得郁闷,这样复杂的心情说不明白只好憋着。

    将红酒一饮而尽,酒杯重重地放在了吧台上。

    “司徒朔”桑小鱼走进来就看到这一幕,她心里咯噔一声,接着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司徒朔:“你怎么了”

    司徒朔瞥了桑小鱼一眼:“我怎么了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是我谁呀”

    没良心的丫头

    桑小鱼被司徒朔的话呛得不轻,看来还真是她惹到这位少爷了。

    眼看司徒朔又喝了一杯,桑小鱼连忙走过去抓住他的手:“大晚上的喝什么酒呀,如果你生我的气,那就骂我好了。”

    “切,骂你我为什么要骂你”司徒朔郁闷,心情烦躁。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桑小鱼蹙眉:“我或许说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话,也或许做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情。不过司徒朔,我从来没有想过惹你生气,所以不管我说了什么,还是做了什么,都请你不要生气好吗”

    “我为什么不生气”司徒朔突然一把抓住桑小鱼的手,他们虽然一个在吧台里面,一个在吧台外,可是距离却非常的近:“桑小鱼,我问你,为什么要跟老头儿说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

    桑小鱼眨眼,有些傻住:“我们我们的确什么都没有啊”

    他们是做过情侣,可是那是骗司徒老爷的啊。

    而且

    “爷我非常不喜欢你这句话”司徒朔咬牙,一副特别痛恨的样子,接着他倾身向前,准确无误地封住了桑小鱼的小嘴。

    他到要看看,现在她还敢不敢说,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

    “唔唔”桑小鱼双眼睁得大大的,整个人瞬间石化了,这是怎么回事

    暗暗的灯光下,两个人吻在了一起。

    时钟滴答滴答地走着,不知道过去多久,司徒朔才慢慢地从桑小鱼的唇间移开。

    此刻的司徒朔也有些愣住,他刚才做什么了

    他他他他居然亲了桑小鱼

    司徒朔,你疯了吗

    桑小鱼眨眼,重新找回了呼吸,不解的目光看向某人:“司司徒朔,你你刚才”

    “不要说话”司徒朔因为自己刚才的行为而感到尴尬,不过,他又觉得刚才的吻美妙极了。

    而且,当他吻上桑小鱼那一秒,他的心脏砰砰直跳,像是失去了正常频率。

    他对这样的感觉不陌生,因为曾经也有过如此。

    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对桑小鱼也会如此。

    深邃的眸子透着一丝迷茫,他伸手再次捧着桑小鱼的小脸。

    “桑小鱼,我想再亲你一下。”他想知道感觉从何而来。

    说着,他又一次吻上了桑小鱼。

    桑小鱼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已经再次被夺去了呼吸。

    她清澈的双眼逐渐迷离,司徒朔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