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打算隐瞒司徒朔

关灯
护眼
    桑小鱼明明心里很难过,可是此刻却有想笑的冲动。

    她好像明白了,为什么眼前这个女人能把a市女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追到手。

    那是因为她的简单和善良,很难能可贵

    高高在上的顾少,他这一生想必什么都不缺,唯一缺少的大概就是这样简单的善良吧

    所以,他们是真正天造地设的一对。

    两人个在一起,不一定都要优秀才能相互吸引。

    还有的就是性格上的互补,那才能拼成一个圆。

    “对了,还要叫上司徒朔。”苏颜兮突然说着,并且已经拿着手机打算打电话给司徒朔。

    桑小鱼回神,见状连忙站起身,上前拦住了苏颜兮:“不要告诉司徒朔。”

    “嗯”苏颜兮破有些不解地看向桑小鱼:“为什么不告诉他呀”

    桑小鱼尴尬地扬了扬嘴角:“这是我的事情,我自己解决就好,我已经给他带来太多麻烦,所以不想再麻烦他。”

    “可是”

    “小兮”原本苏颜兮还想劝说,却被顾西城出声打断。

    顾西城站起身,走到苏颜兮的身边:“既然桑小姐有了决定,那么我们应该尊重她的决定”

    苏颜兮的目光移向顾西城,见他示意她别再说,她才忍住了没继续开口。

    桑小鱼朝他们两人微微颔首:“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对你们道一声谢,谢谢你们帮我找到我妈妈的下落。”

    “桑小姐客气”顾西城的眸光微眯,看向桑小鱼:“桑小姐打算去市。”

    就算是龙潭虎穴,她也不能丢下自己的母亲。

    “桑小姐,既然你要去w市,那么我也不得不提醒你几句。闻人赫这个人并非一个简单的人物,所以你一定要小心。”顾西城想,他能帮的大概也只有这些了。

    顾家和闻人家没有任何生意来往,他也不想和闻人家有任何接触,所以他也不打算介入这件事。

    或许是他多疑,他总觉得这件事并非表面那么简单。

    因此,他更不会茫然插手。

    “顾少,我明白你的意思,谢谢你的提醒。”

    其实桑小鱼也知道,这件事并没有表面这么简单。

    因此,她不想牵扯太多人进来,尤其是司徒朔。

    在了解清楚母亲的状况后,桑小鱼便告辞离开了顾家。

    苏颜兮几次想拦下她,可最终还是忍下来了。

    在桑小鱼离开后,她便不满地质问顾西城。

    “你难道真的不打算帮她吗”

    “小兮,她的事情与我们无关。”顾西城永远都是那么理性。

    苏颜兮皱眉:“可她毕竟也是我们的朋友,明知道此次去w市会有危险,难道我们什么都不做,冷眼旁观”

    顾西城上前,伸手握紧苏颜兮的手:“闻人赫这个人阴险狡诈,并非善类,我不想与他有任何接触,你明白吗”

    “正因为他是坏人,我们才更不应该让小鱼一个人去。”

    “这是她自己的决定”

    “那是因为她的母亲”

    “她不是小孩,她比谁都清楚她自己在干什么,所以我们根本无需担心。”顾西城深邃的眸子紧紧地看着眼前的苏颜兮:“每个人都有他可以做的事情,和不可以做的事情。桑小鱼要救她的母亲,这是理所应当。而我们并没有理由去管这件事再说,桑小鱼也没有开口请我们帮忙不是她之所以不让我们帮忙的原因就是,她不想司徒朔因她冒险。而我也不希望司徒朔介入这件事,多一件事不如少一件事,司徒朔的脾气想必只会将事情弄得更糟糕,到时就更难以解决。”

    “可是,我觉得司徒朔一定会非常愿意帮小鱼的呀。”苏颜兮了解司徒朔,他虽然表满看是一个花花公子,可实质他是一个非常愿意帮朋友的人。

    顾西城伸手揉了揉苏颜兮的小脸:“他愿意,可是司徒老爷子不愿意。”

    “你是说”

    “老爷子找过我,让我阻止司徒朔去插手桑小鱼的事情,我答应了。”顾西城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异样,不过很快便隐了下去。

    “看来干爹是真的不喜欢小鱼”苏颜兮抿唇,也有些为难:“不过我也明白干爹的顾虑,他就只有司徒朔这个儿子,自然不希望他有任何危险。”

    “所以,我们怎么能拒绝一个父亲的请求”顾西城将苏颜兮拥入怀中:“其实,我挺羡慕司徒朔”

    “呃”苏颜兮微愣,像是被我们顾少的话怔住了。

    顾西城耶,高高在上的顾西城耶,他居然说羡慕司徒朔。

    如果换做其他人听见他这么说,一定会很惊讶。

    苏颜兮回抱着顾西城,她自然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从小到大,顾西城都没有体会过多少父爱,这是他心里的一个遗憾。

    每每想到那时候的顾西城,苏颜兮就特别的心疼:“顾西城,你有我,还有孩子们,我们都爱你,都会永远陪着你。”

    顾西城心中一暖,轻轻松开苏颜兮,接着吻上了她的唇:“我也爱你们”

    他顾西城这一辈子最大的财富,就是有他们的陪伴,此生足矣。

    。。。

    桑小鱼离开顾家后,在外流浪了一天,她想要好好整理思绪,然后再决定何去何从。

    当她走到司徒家门口的时候,司徒朔的车子也正好开到司徒家的大门口。

    司徒朔发现了桑小鱼,便立即停下了车。

    桑小鱼认出了司徒朔的车子,也自然而然地停下了脚步。

    看到桑小鱼,司徒朔的心跳又莫名其妙地乱跳,昨晚他亲她的场景不觉地现在他脑中。

    他心里顿时有种万马奔腾的感觉

    该死,司徒朔你究竟对她做了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去这样对她

    “司徒朔”桑小鱼低声念着这三个字,茫然的目光看着车子。

    她心里有好多好多话想对他说,可是她知道,她现在什么都不能说。

    因为,她怕自己说了,就无法再继续坚强下去。

    桑小鱼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将复杂的心绪抛之脑后。

    她是一只坚强的小鱼,所以她不能让人发现她的害怕和忧伤。

    “桑小姐”就在这时,门卫走了出来。

    他原本疑惑,为什么门开了,他们少爷却还不肯开车进去。

    因此,他出来看看。

    却不想,桑小鱼也在门口。

    他自然认得桑小鱼,还知道这位桑小姐和他们少爷关系匪浅。

    所以,他对桑小鱼也客气了几分。

    桑小鱼回神,朝门卫微微笑了一下,接着朝司徒家走去。

    门卫见她走了,连忙又跑到司徒朔车面前去,车窗是关上的,他本想伸手去敲车窗。

    岂料,车子突然嗖地一声朝大门的方向开去。

    门卫瞬间石化在原地

    我的大少爷,你发动车子的时候能不能提前打个招呼啊

    吓死本宝宝了

    桑小鱼没走几步就知道司徒朔的车子已经过来,因为车灯在闪烁。

    她心里有些纠结,她此刻是该停下脚步打声招呼,还是

    “桑小鱼”没等桑小鱼理清楚自己的心思,司徒朔的车子已经行驶到她身旁,并且自动减缓了速度。

    桑小鱼回神,疑惑地看向司徒朔:“呃,干嘛”

    “你去哪里了”司徒朔本来也挺纠结的,后来他仔细想了想,不就是亲个嘴吗至于别扭

    而且,他一个大男人敢作敢当,亲了就亲了,大不了让她亲回去。

    不过,这个丫头是怎回事究竟去什么地方了现在才回来

    桑小鱼面对司徒朔的质问,有些心虚:“我我就在外面走了走”

    吱吱车子突然急刹,发出一道刺耳的声音。

    桑小鱼着实吓了一跳,她皱眉看向司徒朔,只见他突然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就那么眨眼功夫,他伟岸的身躯就站在了她面前。

    桑小鱼潜意识地退后了一步,却被司徒朔一把抓住了手:“你为什么要一个人出去,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万一那些人又找来怎么办”

    司徒朔真是气结,他怎么就没把她带到身边,这样至少可以盯着她。

    “我我没事”桑小鱼抿唇,眼神有些闪躲:“我现在不是平安回来了吗”

    司徒朔皱眉:“总之以后没有我陪着你,你什么地方都不可以去,知道吗”

    “啊”桑小鱼眨眼,有些愣住:“那万一你不在,我”

    “我又没死,我怎么可能会不在”司徒朔气结,这丫头是咒他吗

    “不是啦,我的意思是”你不能一辈子待在我的身边,我怎么能事事依赖你又怎么可能要你陪着我去我想去的地方

    “你的意思是什么”司徒朔双手放在腰间,他倒要好好听听。

    “没什么”桑小鱼最终将想说的话咽了回去,她抬眸与司徒朔直视,随即朝他微微一笑:“你放心吧,我会保护好自己”

    “就你”司徒朔好不隐藏的鄙视:“你还是老老实实待在我的身边吧,你细胳膊细腿的,遇到坏人能打赢谁”

    待在你的身边

    桑小鱼无奈地笑了,司徒朔啊司徒朔,你为什么总是说这样让我心乱的话。

    你知不知道,我会当真的

    到时候,看你怎么办

    “你盯着我干什么”司徒朔见桑小鱼看着他不说话,整个人有些不自在:“我脸上难道有什么东西”

    不应该啊,他那么一张帅脸

    “呃,没有”桑小鱼摇摇头,随即苦涩一笑:“司徒朔,你对每个女人都这样吗”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