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再见了,司徒朔

    “嗯什么”这次换司徒朔愣住了,一脸的茫然。

    桑小鱼见他如此,无奈地摇了摇头:“没什么”

    接着,她转身朝屋子走去。

    司徒朔见状,连忙追上去拉住了桑小鱼:“欸,你怎么回事,说话留一半很没礼貌知道吗”

    把他的好奇心勾起来了,居然就这么走了,像什么话

    “快说,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桑小鱼黑线,这人还真是跟小孩没什么区别:“我没有什么意思,我肚子饿了,我想吃饭。”

    “呃,肚子饿了”司徒朔皱眉,看了一下手腕上的名表:“下午三点,你这是打算吃晚餐还是午餐”

    “呃”桑小鱼伸手抚摸自己的肚子,她是真饿了:“我还没有吃午餐。”

    从顾家出来后,她就没有想过吃饭的事情。

    现在倒是真的饿得不轻

    “桑小鱼,你是傻瓜吗”司徒朔的俊脸黑了一半,伸手戳了一下桑小鱼的额头:“不对,你比傻瓜还傻,就连傻瓜也知道吃饭。”

    桑小鱼无语,司徒公子这张嘴可真不怎么讨喜。

    算了,她懒得和他多说。

    想到此,桑小鱼转身打算离开。

    结果,司徒朔又一次抓住了她的胳膊,没让她走。

    桑小鱼嘴角一抽,转而再次看向司徒朔:“你又想干嘛”

    司徒朔不悦地瞪桑小鱼一眼:“不是没吃饭吗走吧,我带你去吃饭”

    “咦”

    桑小鱼傻眼了,怎么也没有想到司徒朔会提出这么这么讨喜的话。

    最后,司徒朔带着桑小鱼来到了酒店用餐。

    看着熟悉的环境,桑小鱼突然有点想笑。

    以前的她从来也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成为这里的常客,这个世界上的事情真的很奇妙。

    “这是我们酒店的新菜式,你尝尝如何,如果不满意,我让他们重新改”司徒朔一边说着,一边帮桑小鱼布菜。

    桑小鱼收回思绪,抬眸看向坐在对面的司徒朔,他此刻的表情很认真,不像平时那般吊儿郎当的样子。

    这两天的相处让桑小鱼对司徒朔有了新的认识,其实他挺会照顾人的,也挺细心的。

    桑小鱼长这么大,极少遇到这样照顾她的人。

    这一点,让桑小鱼很感动。

    她深呼吸一口气,也夹了一块鱼到司徒朔的碗中:“你也吃吧”

    “我不饿,你吃吧”司徒朔继续为桑小鱼布菜:“我知道你心里很担心你妈妈,不过也不能不顾自己的身体。无论如何,也要按时吃饭,好好睡觉。这样,你才能去救你的妈妈。”

    司徒朔细心到把鱼刺剔除后才放到桑小鱼的瓷碗中:“你放心,等顾老大查出绑架你妈妈的人,我一定能帮你把妈妈救出来。”

    桑小鱼的目光始终看着司徒朔,听到他这么说,嘴角不觉地微微上扬。

    “司徒朔,你是一个好人。”

    “嗯”司徒朔忙活的手一僵,眸光看向了桑小鱼,半响才反应过来她的话,随即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故作严肃地回道:“桑小鱼,爷我本来就是好人好吗”

    桑小鱼笑:“是,我知道了,你是好人。”

    “哼,那是当然”司徒朔瞥桑小鱼一眼:“不是好人,我能救你一次两次”

    桑小鱼点头:“你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

    “桑小鱼,你以前一直把我当坏人对吗”

    “呃,小的有眼不识泰山”

    “哼,我就知道”司徒朔一副我很聪明的样子:“你的眼光不好,爷我不跟你计较,以后可不能再把爷当坏人”

    桑小鱼终于大笑出声:“司徒朔,你能别这么自我感觉良好行吗”

    司徒朔瞪桑小鱼:“爷我本来就很好”

    自恋,其实也是一种病

    桑小鱼摇摇头,没有跟司徒朔计较。

    她低着头,专心地用餐。

    司徒朔见桑小鱼开始认真吃饭,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不过他心里却莫名地感觉开心,一种难以言喻的开心。

    仿佛和桑小鱼在一起,他心里都会有这样的感觉。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也是让他非常喜欢的感觉

    司徒朔双眸微眯,模模糊糊之间像是逐渐明白,这种感觉是什么了。

    当桑小鱼和司徒朔再次回到司徒家的时候,已经华灯初上。

    司徒老爷见早归家的儿子,忍不住调侃:“这天才刚黑,你怎么就回来了”

    司徒朔黑线:“老头儿,您是太闲了吗如果您觉得无聊,那么我就把总裁的位置还给您”

    “切,谁稀罕”司徒老爷知道自己讨不了好,因此瞪了两人一眼,转身上楼去了。

    不过他心里可是不舒坦,他这个儿子,平日里一个月见不到几回。

    现在有这个丫头在,他倒是天天在面前晃来晃去。

    到底是女人比他这个跌重要啊

    都说养女儿是替人家养的,其实养儿子也差不多

    桑小鱼瞧着司徒老爷离开的背影,忍不住对司徒朔说道:“司徒叔叔很关心你。”

    司徒朔不以为然地回道:“我是他唯一的儿子,他不关心我难道关心别人的儿子”

    桑小鱼嘴角一抽,这家伙的理论真是让人无言以对。

    “司徒朔,对你父亲好一点吧”

    “嗯”司徒朔慵懒地坐在沙发上,好奇的目光打量桑小鱼:“难道我对他不够好”

    “不好”桑小鱼摇摇头,也走过去坐下:“你老是惹他生气”

    “那是因为他太能闹腾”

    “他是因为你,所以才会如此”

    “切,你根本不知道他”

    “我也很想有一个像司徒叔叔这样的父亲”桑小鱼轻轻的一句话,却让司徒朔住了嘴。

    他深邃的眸光打量桑小鱼一眼:“你”

    “我没有父亲,我也不知道我父亲是谁。”桑小鱼抬眸,与司徒朔对视,她的嘴角扬起一抹笑,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小时候,我也幻想过自己有父亲会是什么样子。后来长大了,我习惯了没有父亲。直到遇到你和司徒叔叔,我才再次想起父亲这个称呼。”

    司徒朔看到此刻的桑小鱼,眼眸中闪过一丝疼惜:“你妈妈没有告诉你关于你父亲的事情”

    “没有”桑小鱼摇摇头,从小到大,她不会问,她妈妈不会说。

    因为,她们心里都有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所以,关于父亲的话题,她们不会随意打开。

    “呃,我累了,我先上楼休息。”桑小鱼突然意识到自己把话题扯远了,于是连忙制止了这个话题。

    站起身,打算上楼。

    司徒朔回神,看着她,但没有开口说什么。

    因为刚才关于桑小鱼父亲话题,让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桑小鱼走到楼道的时候,像是又想起了什么,因此回头看向了司徒朔:“那什么,我好像忘记说了,谢谢你,司徒朔。”

    谢谢你的照顾,谢谢你的安慰,谢谢你的陪伴

    听到桑小鱼的话,司徒朔潜意识地皱了皱眉:“女人就是这么婆婆妈妈”

    不知道为何,司徒朔不喜欢桑小鱼跟她这么生疏

    好像,他们是陌生人那般

    桑小鱼早已经习惯司徒朔的语气,因此对他的回答,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扬起了一抹微笑:“晚安,司徒朔”

    司徒朔抿唇,故作不情愿地朝她挥手:“去休息吧”

    此刻,他的心跳又不听话了。

    就让这丫头走吧,他也好冷静冷静。

    桑小鱼黝黑的眸子深深地看了司徒朔一眼,眼中闪过一抹异样,不过很快便不见了。

    接着,她缓缓低下头,转身朝楼上走去。

    伴随着自己缓慢的脚步声,桑小鱼在心里默默说道:再见了,司徒朔

    司徒朔没有察觉到桑小鱼的异样,而是在桑小鱼上楼后,接到一个电话,然后起身离开了司徒家。

    翌日,清晨。

    “老爷不好了,不好了老爷”

    清静的早晨,管家的声音打破了司徒家的安静。

    正坐在大厅喝早茶的司徒老爷顿时皱了皱眉头,深沉的目光转身看向从楼上下来的管家:“你乱嚷嚷什么,你老爷我好得很”

    真是要气死他吗

    一大早,就喊着他不好了。

    他究竟那里不好了

    哼

    “呃,老爷,出事了。”管家抹汗,纠结的表情看向司徒老爷:“桑小姐走了”

    “什么”司徒老爷一怔,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谁走了”

    “就是桑小姐呀”管家一五一十地说道:“刚才佣人上楼打扫,看到桑小姐的房间半掩着,于是她走了进去,发现桑小姐居然没有在房间。然后,在床头柜上发现了这个。”

    管家说着,将手中的一封信递给了司徒老爷。

    司徒老爷眉头微皱,接过信封,随即将信封拆开看了看。

    果然,这封信是桑小鱼留下的。

    她走了,她真的走了。

    此刻,司徒老爷心情异常复杂。

    按理说,他该高兴,桑小鱼终于离开了他儿子司徒朔。

    可是,看着手中的这封信,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这个丫头,还真是可恶

    “老爷,桑小姐这是去哪里了”管家疑惑,这住得好好的怎么就走了

    司徒老爷没有回答管家的话,反而问道:“少爷在哪里”

    “呃,少爷昨晚回来后,好像又出去了。”

    “一晚上都没有回来”

    “嗯,是的”

    “这臭小子”司徒老爷冷哼一声,接着向管家吩咐道:“备车,去酒店。”

    知子莫若父,自己的儿子一夜未归,作为父亲自然知道他都去干了什么事。

    早上的时候,听到新闻广播,说是昨晚有人在高速路上赛车。

    不用问,想必就是他那个没出息的儿子。

    除了他,还有会这么胆大妄为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